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463章 小步,亮牌子【第二更】


    银甲?!

    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

    外面的银甲军穿起了衣衫,可惜衣衫不整,但是他们的脸上却是流露出了狂热之色。

    银甲,是他们银甲军的军魂,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这个餐馆完蛋了!

    那个厨子死定了……银甲出现,这个厨子肯定是逃不了。

    银甲,可是神皇陛下的禁卫,是三位禁卫中的一位,修为通天,跟黑甲还有金甲齐名的存在啊!

    掌管皇宫三千银甲军,实力之强,镇压神朝朝都无数人!

    这就是银甲。

    银甲的声音很慵懒,但是却带着一股锋锐和冷冽。

    小白的机械眼闪烁,下一刻,身形一闪,便是朝着银甲冲击而去。

    免疫法则的小白,现在底气很足。

    银甲身后那些被扒光的银甲军顿时流露出了讥讽之色。

    这傀儡真的是不知死活。

    居然胆敢对银甲大人出手,这铁疙瘩傀儡,怕是很快就会被砸成一个铁球!

    虽然他们被小白给扒光了,但是银甲比起他们可强大的太多了!

    步方嘴角一抽,还真的出现了一位神王级别的强者?

    这银甲跟黑甲应该是一样的。

    实力必然无比的强大。

    单单是那银甲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就让步方明白后者的强悍。

    那仿佛要引得周遭虚空都是不断崩碎似的可怕画面。

    比起墨家家主,这银甲似乎都要更强一些……

    银甲慵懒的看了一眼冲杀而来的小白。

    这个傀儡很有意思。

    免疫法则。

    将他的手下统统给扒衣了。

    有点意思。

    银甲嘴角微微上挑,下一刻,抬起了一根手指。

    这个傀儡虽然不错,但是在他眼中,与蝼蚁无疑。

    他这一次出手,只是为了完成皇妃的指令,将步方带回去。

    若是步方反抗,打死了再带回去。

    也算是他给皇妃的礼物吧。

    想到皇妃,银甲的目光就变得温柔了许多。

    轰!

    银甲扬起的一指之上,法则之力涌动。

    那法则无比的可怕,仿佛一团璀璨到极致的银色光芒。

    瞬间迸射,一瞬间便是将小白给吞噬。

    咦?

    银甲很快就轻咦了一声。

    因为他发现……银光迸溅之后,小白的身形居然从银光乍泄中冲出,一拳对着银甲便是轰了过去。

    这一幕,让银甲也是微微一惊。

    还真的能够免疫法则……

    连自己这等神王的法则都能免疫么?

    不过。

    神王强者毕竟是神王。

    身形犹如瞬移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轰轰!

    小白连续轰出了数拳,速度极快,要压迫银甲。

    不过,神王级别的强者,肉身战力自然也极强。

    与小白碰撞了几拳之后,小白则是后退了一步。

    远处。

    步方站起身,脸色严肃了许多。

    银甲的实力非常强悍。

    即使是经过了系统升级,在餐馆范围内,可以免疫法则,并且参数全面提升的小白仍旧是拿他没有办法。

    步方觉得自己得想一些办法了。

    “这傀儡很有意思……可以抓回去好好研究,若是能够研究出免疫法则的手段,我银甲军,必将成为夏邑神朝最强军队!”

    银甲盯着小白,目光中爆发出了璀璨的光华,那是惊喜,充斥着意外。

    “乖乖臣服吧!”

    免疫法则……这种能力强不强?

    毫无疑问,非常强。

    法则……是一尊神的根本,失去法则,神跟失去了爪牙的老虎一样,虚弱万分。

    若是能够研究出其中的原理,掌握免疫法则的能力。

    他银甲战斗力怕是能够直线提升,甚至能够直面神皇。

    没有法则之力的神皇,他银甲应该也无所畏惧吧!

    到时候,他银甲甚至能够成为整个神朝中至强的存在!

    想到这,银甲越发的兴奋了!

    轰!

    银甲越加肆无忌惮的释放他身躯之中的气息。

    这气息,恐怖万分,引得虚空都是在震颤,在崩裂。

    可怕的力量,仿佛要碾压一切似的!

    洛三娘等人,在这威压下,感觉呼吸都是变得十分的急促,难受万分。

    步方眯起了眼。

    不过,步方突然一愣,扭头看了过去,便是看到了将海蛎包最后一块塞入口中的平凡女人。

    那女人身上的气息一变。

    一股比起银甲丝毫不弱的气息冲天。

    居然硬生生的将银甲身上的气息给压迫了下去。

    银甲的面色陡然一变。

    猛地看了过来!

    平凡女人在此刻面容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张平凡的脸,不再平凡,因为已经看不出她的模样了。

    能够看到的,只有一片朦胧。

    果然是她……

    神厨宫副宫主……夏天。

    夏邑神朝的郡主!

    “是你!”

    银甲自然是感应到了夏天的气息,面色陡然一变。

    他这么久了,居然都没有发现夏天居然待在这餐馆中……

    夏天一袭红裙,长裙卷卷,长发飘飘。

    大红唇微微上挑,露出了一抹讥讽。

    “银甲……”

    夏天道。

    银甲的身躯陡然一绷,尔后轻笑道:“没有想到郡主大人,居然在这餐馆中,微臣有失远迎,请郡主……恕罪。”

    “滚。”

    夏天淡漠的说道。

    这个滚字,说的很温柔。

    但是,话语一出,却是让银甲的面容一僵,在场的人都是微微一愣。

    所有人都是深吸了一口气。

    居然让银甲滚……这女人,什么来头?

    少王爷瞪大了眼,盯着这女人……

    咕噜了吞了一口唾沫。

    神朝郡主?

    就是当年那个实力通天,天赋妖孽万分的郡主大人?

    他老爹谈及,都是会有些惊恐的女人?

    这女人怎么会在步先生的餐馆中?

    “郡主大人……皇妃下令要捉拿这厨子,你不要让微臣难办啊。”

    银甲淡淡的说道。

    他确实有些忌惮夏天,这女人天赋妖孽,实力恐怖,是一尊神王,而且是领悟了宇宙至强法则的神王。

    空间法则,神出鬼没,他也没任何的把握能打得过。

    “皇妃?那贱女人?”

    夏天微微的扬了扬脑袋,淡淡道。

    这话一出。

    在场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居然敢称呼皇妃为贱女人……不愧是郡主大人!

    银甲的面色陡然一变,爆发出了璀璨凶芒。

    “郡主……微臣敬你一句是郡主,但是你不要得寸进尺,皇妃大人,不可辱骂。”

    银甲冰冷道,身上的气息浮沉。

    皇妃,永远是他心中的一块净土,不允许污染的存在。

    夏天嗤笑了。

    “皇妃不可辱?你到底是神皇的银甲还是皇妃的银甲?”

    夏天冷漠道。

    周围人噤若寒蝉,这等层次的对话,他们没有任何的资格敢插嘴入其中。

    普通人哪里敢妄议皇妃,那是要杀头的大罪。

    也就夏天身为神厨宫副宫主,以及郡主的身份,才是敢这般妄议。

    银甲的面色铁青,虽然他带着面具,看不出脸色,但是众人都知道,这时候的银甲面色绝对不好看。

    “微臣自然是神皇大人的银甲,永远效力于神皇大人!”

    银甲道。

    他的语气冷冽,仿佛是从牙缝中迸射而出似的。

    “看不出来……我怎么都觉得你是那贱女人的走狗!”

    夏天摇了摇头,语气仍然那么的尖酸刻薄。

    “郡主,你若是再这般侮辱皇妃,微臣就不客气了!”银甲冰冷道。

    “哦?恼羞成怒了?”

    “我不知道神皇怎么了,但是你银甲要记住……在夏邑神朝,你银甲,永远都是神皇的手下!”

    “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

    ……

    夏天道,每一句话都仿佛是一把利剑似的刺入银甲的胸口之中。

    银甲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郡主大人……这些话,不需要你来提醒!微臣自然懂得,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厨子……都得带走!”

    银甲身上的气息逸散。

    整个大厦,甚至整个神朝都是笼罩在了这股可怕的气势之内。

    洛家大厦在剧烈的摇晃。

    大厦周围。

    虚空之中,有一道道的人影隐匿在虚空之中,他们的目光无比的锋锐,盯着大厦的顶楼,那一场争锋。

    神皇禁卫银甲,和郡主的争锋……

    很引人注目。

    “带走这个厨子?你难道忘记神皇的命令了么?不许对神厨宫动手?”

    夏天红裙翻卷,在虚空中缓缓的迈步。

    银甲目光一缩。

    “神皇之令,在下自然不敢忘,但是……郡主大人,这厨子如今在神厨宫外,神厨宫应该管不到吧。”

    银甲森然道。

    神厨宫管不到?

    夏天嘴角微微一扯。

    下一刻,她的目光便是一转,落在了步方的身上。

    “小步,亮牌子。”

    夏天红唇轻启,道。

    这话一出,全场人都是微微一愣。

    步方嘴角一抽。

    亮牌子,怎么这话听着感觉这么奇怪呢?

    亮牌子?

    周围人也是微微一愣。

    许多人也是呆了呆。

    不知道夏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步方有些无奈,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只能亮牌子了。

    心神一动,一块令牌从系统空间袋中取出。

    抓在了手中。

    尔后,步方将令牌抓起,在空中扬了扬。

    动作弧度不大。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却都是被步方手中的令牌所吸引。

    不管是银甲,还是少王爷,洛三娘。

    甚至外面观战的一群人,都在这一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每个人的心中,惊骇都仿佛是要炸开似的!

    “这是神厨宫的宫主令牌?这个厨子……特么的什么时候成为了神厨宫的宫主了?!”

    所有人,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