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453章 坑人的木鸿子【第一更】


    步方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的令牌,有种将令牌给捏碎的冲动。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虽然心中已经将木鸿子给骂了千百遍。

    步方很少失态,这一次,他是真的忍不住了……

    太特么坑了!

    他真的是信了木鸿子的邪。

    难怪那厮在他临行前,笑的那么猥琐……

    步方忽然有些淡淡的忧伤,抬起头,看着愤怒到仿佛如火山爆发的墨炮,轻叹了一口气。

    墨炮的气息仿佛如山洪一般冲起,犹如要毁灭一切似的,恐怖万分。

    他的眼睛通红,盯着步方,就仿佛盯着死敌!

    如果之前的步方让他充斥着杀意,那现在拿出令牌的步方,让墨炮恨不得将步方碎尸万段!

    这么拉仇恨么?

    步方嘴角微微一抽。

    他以为自己已经很拉仇恨了,现在看来,比起木鸿子应该还差了一些……

    那厮怕是在神朝中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吧。

    周遭的天地都是猛地被压缩。

    平阳神王,洛家家主等人都是已经不忍直视。

    他们以为步方还会有什么底牌,可是没有想到,步方居然拿出了这么一个玉佩。

    这是嫌死的太慢是么?

    轰隆隆!

    神王级别的强者一旦动怒,天地都是会为之色变,可怕的威力,足以毁天灭地。

    步方轻叹一口气,人生寂寞如雪。

    墨炮目光如炬,一指点出。

    这一指,撕裂了天幕。

    虚空乱流不断地涌动,仿佛要崩碎一切似的,万分可怕!

    这一指朝着步方不断的逼近,逼近……

    若是落下,步方将彻底的被碾碎成渣……

    突然。

    就在墨炮的一指临近的时候,步方一愣。

    那一直被他抓在手中的玉佩,闪烁起了温润的光华。

    缓缓的,漂浮了起来。

    化作了一道闪电,朝着那远处的墨炮冲击而去。

    最后,在万众瞩目之下,和墨炮的一指碰撞在了一起。

    嘭!

    一声炸响,如烟花般绚烂的绽放。

    七彩色的火光在天穹上涌动。

    一阵悠扬的音乐之声浮现而出,像极了传说中的BGM……

    步方嘴角一阵抽搐。

    天穹之上的墨炮顿时怒不可遏!

    这熟悉的风格!这熟悉的套路……果然是那个该死的家伙!

    墨炮咆哮了起来。

    他的咆哮声,在整个神朝朝都中震颤开来,扩散到了四面八方,引得各方都是震骇万分……

    是谁,招惹了一位神王级别的强者!

    噗噗噗……

    灿烂眼花,伴随着一阵悠扬的音乐。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嘿。”

    这是背景音乐,应该是吧……

    步方面无表情的仰着头,看着天穹上。

    墨炮犹如惊弓之鸟,瞬间远遁,一下子便是爆射到了远处。

    伴随着悠扬的音乐之声。

    一道模糊的人影浮现在了苍穹之上。

    那是一张绝美的面容,仿佛倾国倾城,风华绝代,引得无数人,迷离万分。

    三千青丝铺散,长袍猎猎,羽扇纶巾,风流万代。

    配上那背景音乐,倒是……颇为神异。

    “是他!”

    “好美……是哪个大世界的风流美人?”

    “我感觉我要爱上她了……太美了!”

    ……

    周围,无数人都是惊叹万分目光迷离。

    他们看着那天穹上的人影,深深的吸气。

    墨炮目光紧紧的锁定那身影。

    黑甲目光复杂,平阳王一脸懵逼……洛家家主嘴角紧抽。

    熟悉的音乐,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容。

    难道……那个男人,要回来了?

    “爱个屁!那是个男的!”

    似乎是听到了谁的低吟,墨炮在空中便是发出了一声嘶吼,声音震骇天地。

    周围人顿时噤若寒蝉。

    男的?

    许多人心中顿时一阵无语。

    “哟呵,很热闹啊。”

    木鸿子的虚影淡笑起来,背景音乐缓缓散去。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墨炮,温和一笑,一笑倾人国。

    “步方小弟弟,没有想到你居然撑到现在才使用玉佩,比我想象中晚了好久……果然,比起搞事情,你可比我差太多。”

    木鸿子笑道。

    步方翻了个白眼,这很值得骄傲么?

    实际上,步方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开家餐馆罢了。

    搞事情……那不是他的风格。

    墨炮怒不可遏。

    不过却没有急着动手,眼前这个比女人还要美的男人,实力无比的恐怖。

    曾经搅的神朝朝都,天翻地覆。

    可是,不是说这个男人归隐了么?

    怎么又回来了?

    周围人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步方负着手,轻轻吐出一口气,就地而坐。

    可把他给累的,他需要休息一会儿。

    木鸿子的出现,似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所以步方倒也可以缓口气。

    不过,接下来,木鸿子的话,差点没有让步方给岔了气。

    “那个……步方小弟弟是来继承我的衣钵的,你们懂得,不用给我面子……弄死他算我的。”

    木鸿子淡淡的笑着。

    步方的面色一僵,这木鸿子搞事情啊。

    这是给他拉仇恨么?

    步方从地上站起身,身上的气息浮沉无比。

    墨炮等人的目光都是锁定在了步方的身上。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嘿。”

    背景音乐再现。

    尔后,木鸿子的身影犹如泡沫一般,噗的一声响彻。

    一股可怕的法则匹练,在那木鸿子的身躯之上炸开。

    如烟花般绚烂般的散去。

    这突然出现的变故,震惊了所有人,每个人都是猛地抬起头,盯着苍穹。

    墨炮目光一眯。

    步方也是一愣。

    神厨宫方向,有雄浑的气息冲天而起。

    这气息,引得所有人都是色变。

    神厨宫?

    神厨宫的人怎么出手了?

    他们怎么敢出手?

    木鸿子的虚影消失了。

    神厨宫中,则是有一道人影踏空而出。

    血红色的长裙在空中猎猎作响。

    神厨宫副宫主?

    在场之人皆是倒吸冷气。

    这等存在都出现了?

    木鸿子的出现,居然会引得这么多的强者重视?

    步方也是一呆,木鸿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原本以为那家伙可能只是神朝中的普通大官,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那家伙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步方忽然有些好奇木鸿子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了。

    神厨宫的副宫主,身穿血红色长裙,是一位女子。

    不过,却是看不清容貌,因为她的脸,被银色面具所遮掩住了。

    只能感受到她身上所散发出的恐怖气息。

    这女人一出现,一步一步而来。

    木鸿子的虚影就是被她给打散的。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愣。

    难道木鸿子和神厨宫也有过节?

    这女人的气息无比的强盛,从其上,步方感受到了一股厨道之心,这厨道之心,让步方不由的眯起了眼。

    毫无疑问,这女人是个厨师,而且厨艺水平还不弱。

    “这人我要带走,谁要拦我?”

    红裙女子淡淡的说道。

    她的声音很清冷,没有丝毫的情绪。

    她修长的手指,遥遥一指,指向了步方的方向。

    “不可能!”

    墨炮冷冷回应,他怎么可能让步方被这女人带走。

    “这小畜生必须死!”

    “我有问你的意见?”

    红裙女子冷漠的说道,那面具之下的眼眸,锐利的仿佛神剑一般。

    刺眼而夺目。

    她的身形在空中一闪,下一刻,便是横移而来,出现在了墨炮的面前。

    一掌对着墨炮便是拍了过来。

    轰!!!

    墨炮毫不畏惧的抬起拳头抵挡。

    两者皆是神王。

    这般碰撞,引起的喧嚣是可怕的。

    黑甲和平阳王面色一变,皆是释放无上威能,守护住了战斗余波,让气息不至于蔓延开。

    噗嗤!

    然而。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墨炮居然在这一次碰撞之中,轰然喷薄出了一口鲜血,倒飞而出。

    狠狠的摔入了虚空之中。

    “区区一个新晋神王也敢冒犯本宫主?”

    红裙女子似乎不屑的说道。

    墨炮脸色苍白,头顶上法则不断的涌动。

    一百多道法则之力浮沉不定。

    “你……”

    他心中有些骇然,他一直都以为神厨宫只是个徒有虚名的势力,没有想到这神厨宫中居然也有这等强者坐镇。

    “这小厨子跟那个男人有关,我必须带走……”

    红裙女子说道,她话语的语气倒是有些许的怨念。

    听的步方毛骨悚然。

    这女人的话语中蕴含的绝对不是善意。

    “不行!他必须死!!!”

    墨炮咆哮了起来。

    法则之力涌动。

    可怕的气息,通天彻地!

    在这一刻,居然想要彻底的爆发……

    然而,

    那红袍女子只是扬起白玉般的手掌。

    手掌拍下,似乎将虚空都是撕裂一般。

    墨炮就这样被压倒在地。

    平阳王和黑甲都是深吸了一口气,感受到了这女人的恐怖……

    平阳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凑到了黑甲的旁边,小声的嘀咕。

    “听说神厨宫副宫主是当朝神皇的妹妹……也就是咱们神朝的郡主?”平阳王心中很好奇。

    黑甲是皇宫中的人,应该会比他清楚一点。

    黑甲瞥了一眼平阳王,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作死的家伙。

    “我,黑甲,什么都不知道。”

    黑甲说道。

    平阳王一愣。

    下一刻,一个火红色的巴掌顿时横空拍来,其上所蕴含的法则之力让平阳王毛骨悚然。

    平阳王赶紧腾挪开来,心有余悸。

    这女人……脾气太火爆了。

    就仿佛是被抛弃的深闺怨妇!

    墨炮咳血,他打不过这女人……这女人给他的压力,至高无上。

    深深的挫败感浮现而出。

    墨炮内心中怒火中烧。

    女子偏偏然落下。

    落在了步方的身边。

    女子看着步方,那波澜不惊的眸子对上了步方的视线。

    下一刻,女子便是抬起手,那手完美无瑕,如白玉一般吸引人的眼球。

    手掌按在了步方的肩膀上。

    尔后……

    女子便是脚踩虚空,带着步方腾挪而走,朝着神厨宫的方向飞驰而去。

    刹那消失……

    墨炮不甘的看着。

    眼睁睁看着步方被那女子带入了神厨宫。

    他想反抗,去是反抗不得!

    “该死的!我要禀告神皇!我要状告神厨宫!”

    墨炮怒不可遏,冰冷的声音冲天,怒而惊起,拂袖而去!

    只留下在场人,面面相觑。

    黑甲目露同情之色看着被女人带走的步方。

    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