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392章 你这样是找不到母狗的!


    “啊~~~”

    巨大的哈欠声,响彻在整个餐馆中,让所有排队的人都是不由的侧目。

    每个人都是眯着眼,看了过来,便是看到了那趴在悟道树下,肥嘟嘟的一只黑狗。

    黑狗张大嘴,舌头外卷,眼睛半眯,似乎有泪水在其中打转。

    那是因为打哈欠而打转的泪水。

    在黑狗的旁边,则是有一头黄白相间的短腿狗趴着,他用狗爪子遮掩住了自己的脸,不想让人看到他的样子。

    显然,跟这只不顾形象的地狱犬呆在一块,让他浑身都很难受。

    狗爷打了个哈欠,便是趴了下来,继续睡。

    成神后的狗爷,和成神之前唯一的差别……便是身边多了只黄白短腿狗。

    其他都没有什么改变,仍旧爱睡,仍旧每天美滋滋的吃着步方的醉排骨。

    不过,这样的生活正是狗爷所喜欢的。

    悟道树摇曳,其上的纹路不断的流转,仿佛有浓郁的意蕴从中扩散开来。

    狗爷趴在悟道树前,使得悟道树也是不由的发生变化,狗爷的点点法则之力,似乎都渗透到了那悟道树之中。

    嗡……

    悟道树扩散出来的意蕴不再是普通的感悟,而是对法则之力的感悟。

    虽然这感悟微弱不可闻,但是就算是一点,对于普通的大圣而言,也是如宝般的东西。

    这也使得餐馆,越加的受欢迎。

    地狱中无数的强者都是纷纷朝着黄泉小店涌来。

    那一场神战,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地狱,黄泉城被打的凸起,黄泉城外打出了万丈深渊,这些都如传说似的传遍了整个地狱大陆。

    甚至冥墟之中,都传播遍了这种传说。

    当然,冥狱九族的老祖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们纷纷出手,镇压了这种传说的传播。

    毕竟,冥墟之主谛听被地狱犬给抓走了,这可不是什么风光的事情。

    如今的地狱黄泉小店之外。

    密密麻麻的盘坐着一大堆的强者。

    这些强者之中有大圣,有小圣巅峰,甚至连刚出世学会走路的娃娃,都有模有样的盘坐在餐馆外,感受着从餐馆中传播出的悟道树的意蕴。

    越是往里,越是能够看到强大的存在。

    像冥王尔哈,像应龙狱主,像黄泉大圣等等……

    这些强者,每一位的身份在地狱中都是如雷贯耳。

    阿紫抱着小龙,每天都会来餐馆中吃美食。

    自从吃了步方的菜品之后,阿紫就陷入了疯狂之中。

    她如今,早已经在黄泉城中定居了下来。

    黄泉城这么好的地方,她不住白不住,不可能还傻傻的带着小龙离开黄泉城。

    时间在流逝。

    除了地狱黄泉城中黄泉小店声名远播之外。

    还有一个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冥墟。

    “冥狱九族中的冥厨一脉,被……灭族了!”

    这个消息从冥狱中传来,瞬间如风暴一般席卷整个冥墟。

    不管是冥狱还是地狱,还是周围的金刚界等其他小世界,都是震骇无比。

    那可是冥狱九族中的一脉啊!

    居然被灭族了?

    这种事情你敢信?

    除非神祗出手,不然如何能够让冥厨一脉灭族?

    而且是无声无息的……

    等到人发现的时候,冥厨族地便是尸横遍野,血流满地。

    有人更是看到,冥厨老祖跪伏在祖地,失去了脑袋……

    这个画面传递出来,传遍了整个冥墟,每个看到的人,皆是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这个消息自然也是传到了地狱。

    餐馆作为吃饭之地,自然少不了聊天。

    叮当。

    厨房的帘布被掀开。

    步方端着一道菜走了出来,缓缓的走到了一桌之前,将菜品摆在其上。

    这一桌的食客乃是地狱几个地狱顶级世家的强者。

    他们互相谈论着,脸上都是残存心悸。

    步方将菜品摆在他们的面前后,他们每个人都是纷纷对步方露出了笑容。

    如今的黄泉小店,谁人敢惹?

    对于步老板,自然也是表达足够多的敬意。

    步方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尔后转身便是打算回到厨房中。

    “太惨了啊!”

    “那画面,从冥狱传来,冥厨一脉数万人口,居然被全部被杀!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阴霾笼罩天地,经久不散。”

    “据我那呆在冥狱的表叔说过……冥厨一脉的上空,阴魂呼号,那都是冥厨一脉不甘的残魂啊!”

    ……

    食客们互相谈论着。

    步方的步伐顿时一顿。

    微微有些疑惑,正常而言,他对这种消息是不会感兴趣的,但是涉及到了冥厨。

    步方就不得不认真点了。

    “冥厨一脉被灭族?为什么是冥厨一脉?偏偏是厨师的族脉被灭……”

    步方皱起眉头,心中想到。

    他本来还打算有时间去冥厨一脉走一遭,毕竟也是一个传承了万年的种族,可能会有一些高深的厨艺之类的。

    步方可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去。

    然而,还没有去,冥厨一脉便是被灭了。

    步方缓缓而行,皱眉,再度听了听那些时刻们商量的事情。

    不过听不到什么消息之后。

    步方便是转身进入厨房,继续烹饪了。

    夜已深。

    餐馆关门。

    厨房中。

    步方烹饪完了菜品。

    浓郁的醉排骨香味弥漫开来,萦绕在餐馆上方。

    “小黑,吃饭了。”

    步方从厨房中走出,轻声道。

    悟道树下。

    呼呼大睡的狗爷顿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睁大了狗眼,吐露舌头,兴奋不已。

    如今的步方……厨艺通天,烹饪的美食,美味无比!

    一盘醉排骨,差点让狗爷将舌头都给吞了。

    原本生无可恋的趴在地上的谛听也是精神了起来,翻身而起,狗眼瞪的滚圆。

    有吃的了么?

    步方将装的满满的一碗龙肉醉排骨摆在了狗爷的面前。

    他看了谛听一眼,轻叹了一口气。

    谛听也是……可怜狗。

    所以,找了一个小瓷碗,从狗爷的盘子中夹了几块醉排骨到碗中,尔后放在了谛听的面前。

    谛听一愣,感动到几乎要哭!

    这小厨子,好人啊!

    步方看了他一眼,站起身,走入厨房中,继续端出新的菜品。

    今晚的菜品是……麻辣血龙虾。

    ……

    醉排骨的香味,浓郁无比,缓缓的萦绕,仿佛化作了实质,在空气中打了个转。

    尔后崩的散去。

    谛听深深的一嗅,狗鼻子耸动。

    顿时,那香味钻入了他的鼻子中,让谛听深深的迷恋。

    “好香呀!”

    谛听心满意足。

    然而,就在他心花怒放的时候,一道犀利的眼神,从旁边迸射而来。

    那眼神,犹如一把锋锐的箭矢,瞬间洞穿了谛听的心。

    “你……你干嘛?”

    谛听顿时浑身狗毛炸开,警惕万分。

    “这是我的醉排骨!!”

    谛听连忙伸出小短腿,扒拉一下盘子到自己身边,道。

    狗爷在冷笑,浑身的肥肉似乎都是在乱颤。

    谛听看着,总有股不好的预感。

    这种感觉,极度不妙。

    “你的醉排骨?”

    狗爷温和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响彻而起。

    但是这声音却是让谛听浑身一抖。

    “那是狗爷我的醉排骨,统统都是狗爷的!”

    狗爷咧开嘴,露出了白皙的牙齿,道。

    赖皮!!!

    谛听顿时欲哭无泪,他就知道,这癞皮狗绝对不会放过他的醉排骨的!

    那喷香滋味的醉排骨……吃过一次,就让他**万分的醉排骨,永生难忘的醉排骨……

    又要远离他了。

    “你是我的神奴,你的醉排骨就是我的醉排骨,我的醉排骨还是我的醉排骨……懂?”

    狗爷舌头一卷,卷起一块喷香醉排骨入口,吧唧吧唧的咀嚼着,对谛听说道。

    谛听悲愤欲绝,看着自己盘子中的醉排骨一块块的少去,心如刀割。

    “你这癞皮狗……你这样赖皮……是找不到母狗的!”

    谛听浑身都是颤抖,毛发皆是颤抖。

    “呵呵……”

    然而,这般恶毒的诅咒对狗爷而言,根本不在乎。

    “此生有醉排骨足以,要母狗做甚?”

    狗爷道。

    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出来,他谛听还能说什么呢?

    他也很绝望。

    最后。

    青花瓷盘中只剩下了一小块沾染着酱汁的醉排骨。

    谛听欲哭无泪,没有这样欺负狗的!

    ……

    黑夜降临。

    步方走出了餐馆。

    轻轻的将餐馆的门合了起来,嘎吱一声。

    小幽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边,抱着小狐,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步方显然也是没有料到小幽居然跟过来了。

    看着后者,对上后者的眼眸,顿时扯了扯嘴角,揉了揉后者的脑袋后。

    便是直接撕裂虚空,踏步进入其中。

    小幽也是亦步亦趋的跟上。

    如今的步方……

    九转大圣水平,撕裂虚空什么的,对他来说很简单。

    虚空碎裂。

    步方和小幽从中走出。

    脚踩在坚实的地面之上。

    “嗯?冥狱?”小幽似乎有些疑惑,不由的轻咦。

    “是的……这里是冥狱。”步方的面色凝重无比。

    “冥狱……冥厨一脉的族地,我要知道……冥厨一脉为什么被灭族。”

    步方说道。

    说完,便是率先朝着前方走去。

    小幽愣了愣神。

    赶忙也是跟上。

    冥厨一脉被灭族的事情,餐馆中经常有人讨论,所以她自然也知道。

    只是她没有想到,步方居然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难道是因为被灭族的是厨师的原因么?

    哒哒哒……

    冤魂才惨嚎,白色的魂魄在天穹上席卷。

    阴冷的气息在不断的弥漫。

    步方行走在冥厨一脉族地中,不断的有白色的残魂扭曲的面庞朝着他飞驰而来,又飞速的远去。

    步方很淡定,负着手,缓缓行走。

    以他如今大圣修为,区区鬼魅自然不放在眼里。

    嗯?

    忽然。

    步方的脚步一顿,目光一凝,看向了远处。

    那儿……

    满地的尸体堆积,成片的灶台在燃烧着火焰。

    这些火焰之中,有冥火,有仙火,也有一些低级的火焰,但是毫无疑问,都是在熊熊燃烧。

    仿佛是有不灭的冤屈需要焚烧。

    遍地尸体,脑袋和尸体分离,尸体的脸上都是布满了惊恐。

    除了满地的尸体以外,还有凌乱了满地的餐盘……餐盘中的食物堆砌在地上。

    这些食物反复被什么力量给腐蚀,失去了灵性,早已经酸臭。

    这对于冥厨一脉的强者而言,是不可置信的事情。

    冥厨亦或者是仙厨,烹饪的菜品,基本能够做到万年不腐。

    不可能在这短短时间内便是腐烂。

    肯定是有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切。

    小幽皱着眉头,空气中弥漫的腐臭味,让人胸口有些发闷。

    “步方……我们走吧,这儿已经沦为了死地了。”

    小幽开口道。

    她怀里的小狐,也使用爪子捂着自己的鼻子,不住的点头。

    步方看了一周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轻叹了一口气。

    点了点头,转身打算离去。

    然而。

    在他转身的瞬间,眼眸陡然紧缩。

    他转身,正对着的便是小幽。

    而小幽的身后……

    居然有一道魁梧的人影,躲过了神念探查……安静的站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