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330章 钓魂者的秘密【第二更!】


    黄泉河,一如既往的奔腾不息。

    赤红色的河流水在其上涌动,其中有哀魂惨嚎,枯骨悬浮。

    步方负手踏浪而行,河风吹拂,吹动他的发丝在飘动,雀羽袍的衣袂在摇摆。

    一艘小船从悠远之中飘荡而来,一叶孤舟,一曲笛声。

    一位带着斗笠,穿着蓑衣的老者坐在小船之中,飘摇不定。

    步方踏浪,远远的便是看到的这艘小船,嘴角顿时一扯。

    手一翻,一个比起黄泉大圣那个拳头大小的青玉坛还要小上一些的青玉坛落在了他的手中,按照这个青玉坛的大小,其中的酒液大概只能装,不到三杯左右。

    不过,三杯酒,相当于三百万冥晶,也是足以算的上是天价了。

    哗啦啦……

    小舟行驶着,顿时破开了流水。

    忽然。

    笛声戛然而止,钓魂者抬起头,苍老的容颜在斗笠之下陡然浮现而出。

    似乎是看到了远处的那道消瘦的身影。

    钓魂者的脸皮子猛地一抖。

    “又是这个青年!”

    钓魂者收起了骨笛,脸上的神色一阵难看。

    尔后,抓起了竹竿,猛地拍打在了黄泉河上。

    小舟在那河面上,直接来了一个甩尾飘逸,转了个方向,便是朝着远处,打算漂流而走。

    很显然,这钓魂者,是真的不想见到步方。

    步方微微扯起的嘴角顿时僵住了,这一幕让他有些懵逼和无语。

    这钓魂者,为什么见到他掉头就跑?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了?

    “等等……”

    步方轻声喊道。

    声音顿时在黄泉河的上方炸开。

    钓魂者听到这声音,更是一惊,苍老的脸上的面皮子抽动的越加的快速。

    尔后竹竿猛地抽击,轰的一声。

    河流水都是翻了起来,仿佛要炸开似的。

    而那小舟,则是化作了一道笔直的箭矢,朝着远处迸射而去。

    速度极快,乘风破浪。

    步方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尔后身上的雀羽袍,便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声嘹亮的朱雀啼叫之声响彻。

    背后浮现出了一对火焰羽翼,火羽在纷飞。

    脚尖点在了河面上,顿时河面炸开。

    步方的身形便是化作了一道流光似的,飞速的朝着那钓魂者的小舟追逐而去。

    步方如今的修为是九转小圣,比起钓魂者更强,要追上他,自然是轻而易举了。

    不一会儿,步方便是追逐到了钓魂者的侧方。

    “你何必苦苦的追逐老夫!”

    钓魂者看着步方,脸皮子剧烈的抖动,苦涩的说道。

    这个年轻人的修为居然提升的这么快,已经达到了九转小圣了。

    见到这年轻人三次,每一次都是给他带来巨大的惊诧。

    第一次,这个年轻人的修为还很弱小,在自己眼中犹如蝼蚁。

    但是那时候,这年轻人身边有只狗。

    第二次,这年轻人的修为仍旧不强,但是诡异的居然能够与自己一战。

    第三次……

    便是这一次,这年轻人,已经上天了!

    彻底的超乎自己的想象,实力已经超越了自己。

    这才过去多久啊……

    这年轻人现在是要找他算账了么?

    啪啪啪!

    竹竿飞速的点在河面之上,河面顿时不断的炸开。

    使得老者的小舟,犹如一道流光。

    或者说,两者都是化作了流光,在黄泉河上飞速的奔走。

    轰!

    许久之后。

    进入了宽阔的河面之上。

    河面不起波澜。

    小舟也终于不再飞驰。

    钓魂者重新坐在了小舟之上,仿佛是放弃了抵抗似的。

    步方一脸古怪之色。

    实在是不明白这个老家伙,为何一直在跑。

    “老夫这把老骨头,懒得跟你折腾了……今日老夫没有带奈何花,所以你拦住老夫也没用。”钓魂者说道。

    他摘下了斗笠,露出了满头苍白的发丝,根根发丝都是枯翘。

    “谁跟你说,我今日找你是要奈何花的?”

    步方瞥了那老者一眼,扯了扯嘴角道。

    钓魂者顿时一愣,看向了步方,浑浊的眼眸中满是惊疑不定之色。

    不找自己要奈何花,这年轻人逼停自己的小舟,所谓何事?

    难道要老夫的命了么?

    步方没有说什么。

    手一抖。

    顿时一酒坛便是飞驰而出,朝着钓魂者飞驰而去。

    嗯?

    钓魂者一愣,抬起手,抓住了那酒坛。

    “当初借你奈何花,便是说过,会送你一坛酒,今日,便是还债的时候……”

    步方道。

    声音很淡定。

    不过老者却是不淡定了。

    “真的只是送酒?”

    钓魂者诧异万分。

    步方点了点头。

    钓魂者的浑浊的目光顿时一亮,心情也是放松了下来。

    “那你的酒老夫也收到了,你放老夫离去吧。”

    钓魂者说道。

    步方看了钓魂者一眼,没有说什么,手一翻,一块热气腾腾的造化饼便是飞驰而出。

    “再送你一块饼吧……算是感谢你第一次送的一瓣奈何花。”

    步方道。

    说完。

    脚掌踩在河面上,河面顿时炸开,整个人身形飞速奔驰而出,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了朦胧的水雾之中。

    钓魂者如枯木般的手抓着青玉坛和造化饼,看着步方离去的背影,浑浊的目光中也是有点点光华逸散。

    “在这黄泉河上钓魂万年,居然有人送酒于我,倒是稀奇啊……”

    钓魂者干枯苍白的发丝在风中飘荡一番,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这笑容发自内心,颇为感慨,当然,看上去这笑跟哭没有什么差别。

    他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的笑了。

    啪嗒!

    步方脚掌踩在河面上,河水顿时如鼓包似的随着他的身形而冲起,化作了长龙在咆哮。

    实力提升到了九转小圣,步方对力量的掌控也是越加的娴熟。

    身形一步踏出,背后的火羽消失,雀羽袍也是恢复到了红白相间的模样。

    身形落在了岸上,步方负着手,悠闲的朝着餐馆中走去。

    ……

    夜已深。

    一夜孤舟飘荡在黄泉河上。

    寂静的黄泉河上,满是萤火在纷飞。

    周围的岸上,伸长着漆黑的枯木,仿佛遭受到了雷霆的轰击,焦黑不断。

    小舟停泊。

    昏暗的烛火光芒在小舟中点亮。

    钓魂者从小舟中走出,脱下了蓑衣,露出了干枯瘦弱的身子。

    坐在了小舟的船板上,船板的侧方,则是由一根红色的蜡烛点亮,蜡油不断的从其中流淌而下。

    钓魂者,取出了一个陶罐,拍开了陶罐的封盖。

    其中顿时浮现哀嚎的残魂。

    老者眼眸中浮现些许的厌恶之色,可是却仍旧是将陶罐凑到了嘴边。

    咕噜咕噜。

    陶罐中的裹挟着残魂的汁液便是纷纷被钓魂者喝入口中。

    嗡……

    钓魂者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痛苦之色,佝偻着背,不断抖动。

    许久之后。

    明月高悬。

    钓魂者才是吐出了一口气。

    “这诅咒之力越来越强了……钓魂万年,终究到了压制不住的时候了,唉。”

    “大人都陨落了,我又如何能够抗拒命运?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钓魂者吐出了一口气。

    浑浊的目光望着倒映着天穹上明月的河水,波光粼粼的画面,让他一时间失了神。

    他的眼眸中浮现了他曾经的辉煌……曾经的意气奋发。

    可惜了……

    在这一刻,他忽然很想喝酒。

    举杯浇愁,即使会更愁,但是却是也是一种排忧的方式。

    所以钓魂者想到了那青玉坛。

    那个神奇的青年所说的美酒。

    “用奈何花酿制的美酒……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

    钓魂者叹了一口气。

    取出了那青玉坛。

    青玉坛不大,大概就半个拳头左右。

    心中腹诽了一番那青年的吝啬。

    钓魂者便是拍开了这青玉坛的封盖。

    嘭的一声,封盖打开。

    只是打开的瞬间,钓魂者便是惊呆了……

    嗡……

    一股浓郁的酒香仿佛化作了张牙舞爪的长龙,从酒坛中纷飞而出,在天穹上蜿蜒。

    深吸一口气,那酒香便是钻入了身躯之中,让整个身躯都是沉浸在了酒液的浓香之内。

    这种感觉……

    钓魂者身躯都是颤抖了起来。

    七彩色的光华从酒坛中迸发而出,一束束的映照诸天。

    跟天穹上的清冷月光遥相呼应。

    “这酒……”

    钓魂者目光中第一次出现了震撼之色。

    这酒,让他感受到了似曾相识的意蕴。

    难道……

    哗啦。

    钓魂者心中的激动,几乎难以抑制。

    他小心翼翼的捧着青玉坛,干裂的嘴唇凑到了青玉坛上,咕噜一声。

    顿时甘冽的酒液顺着嘴唇,涌入了口腔之中。

    那一瞬间,仿佛百花盛放,一切都是在这一刻恢复了清明。

    钓魂者感觉自己宛若在一瞬间,年轻了几十岁似的。

    一口酒中,找到了曾经年轻时叱咤风云的感觉。

    捧着酒坛,轻轻的闭上了眼。

    钓魂者心中激动的难以抑制。

    浑浊的泪,从眼角滑落。

    他的身躯之上,有幽绿色的光华在不断的席卷,仿佛和酒液中的精气不断的抗争。

    可是老者早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从腰上的破旧布袋中,取出了一块热气腾腾的饼。

    即使过去了这么久,饼上的热气仍旧未曾消散。

    咬一口饼。

    酥脆的饼入口,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嗡……

    一股清新的流光从饼中涌入了老者的口中。

    那是造化之气。

    专属于造化饼的造化之气。

    造化之气入体,钓魂者浑浊的目光陡然变得精亮。

    身躯之上的气息发生了滔天的变化。

    居然节节攀升。

    轰然之间轰破了壁垒,冲入了大圣之境……

    老者那苍老的面容也是恢复到了年轻的模样,一个很不起眼的中年人模样。

    “我……”

    老者摸了摸自己的脸。

    有些发呆。

    造化之气夺造化,居然让他恢复到了年轻时的容颜和实力。

    可惜……这状态持续不了多久,只有半个时辰罢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

    老者顿时大笑了起来。

    笑声响彻,在这漆黑的黄泉河上,萦绕不止。

    那些停滞在干枯树枝上的鸟雀被惊扰,扇动翅膀,纷飞而出。

    变年轻的钓魂者,身躯仿佛都在散发着莹莹光华。

    从船舱中取出了一个食盒。

    食盒上有着道道阵法封禁。

    钓魂者嘴角一翘。

    “太久了,久到我这混吃等死的老头子都快忘了大人的嘱托了……如今,终于等到了该等的人,这食盒,也该送出去了。”

    钓魂者大笑起来,将青玉坛中的酒全部灌入口中。

    身躯的气息陡然暴涨,整个黄泉河都是风云色变。

    轰!

    气息冲天。

    黄泉河陡然翻起滔天巨浪。

    河上,一朵朵的奈何花开的娇艳。

    钓魂者,手持食盒,踏浪而行,瞬间远去。

    黄泉谷。

    黑着脸喷着火球的黄泉大圣,忽然眉头一皱,看向了一个方向,目光中似乎有些惊疑不定。

    “钓魂者?不对啊……这老家伙的气息,怎么变化这么大?这是焕发第二春了?”

    “算了……不关我事。”

    黄泉大圣摇了摇头,便是继续黑着脸研究着火球。

    ……

    夜深人静。

    黄泉城外,却是迎来了一位强大的存在。

    恐怖的气息压抑虚空。

    头顶之上,一座小世界在不断的幻灭,小世界中,万物皆是破碎,一切尽皆毁灭。

    钓魂者踏浪而来。

    很快,便是踏入黄泉城。

    径直落下,停滞在了黄泉小店之外。

    到了这儿。

    钓魂者身上的气息一收,看着那黄泉小店,目光变得十分的缅怀……

    将食盒放在了地上,在食盒之上敲了三下。

    之后,钓魂者便是看着餐馆,默不作声。

    餐馆中。

    正在房间中酣睡的步方,忽然睁开了眼。

    从床上坐起身,睡衣滑落,露出了胸襟前的白腻,修长的手臂撑着脖颈,目光疑惑的看向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