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275章 步方采莲,狗爷的震惊!【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第1275章 步方采莲,狗爷的震惊!【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禁魂城。

    中央广场。

    投像阵法的光幕之中,正倒映着黄泉河中的画面。

    此刻,整个广场都是鸦雀无声,每个人都是被光幕中的画面给震惊到了。

    在场许多人都是来自其他的小世界,对于地狱的了解并不多。

    而在之前,也很少有来到地狱中进行考察过。

    他们只知道黄泉河很危险,但是具体有多危险,根本没有任何的概念。

    然而,他们现在知道了。

    漂浮的白骨,咆哮的残魂……

    洁白的忘情莲,飘荡的一扁舟,钓魂者……血色手掌。

    这一幕幕,都是让他们呼吸急促了起来。

    仿佛在面对一场难以想象的经历。

    深渊的强者死绝了,他们逃过了步方的报复,但是却死在了自己的贪婪之下。

    地狱的强者也死了不少,对于地狱而言,简直是一场灾难。

    本来,地狱可是是这一场半决赛最大的获利者。

    但是面对宝物忘情莲,他们没有忍住自己的贪婪,出手了。

    结果和深渊强者一起沉浮在了黄泉河底。

    钓魂者的出现,那笛声,更是让所有人毛骨悚然。

    如果不是被步方打断,可能在场的不少人都会失了智吧。

    而步方和那钓魂者的对话,更是让通过光幕观看比赛的不少强者们呼吸急促。

    “九瓣奈何花?”

    许多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九瓣奈何花虽然没有九叶黄泉草那么珍贵,但是也称得上是圣品仙材了,那种宝贝,居然在这钓魂者的手中。

    不过许多人也是恍然。

    钓魂者掌管着前往奈何桥的路径,而奈何花就是生长在奈何桥上。

    所以老翁有九瓣奈何花,倒也实属正常。

    “用命来换?”

    步方眯了眯眼,看着那老翁,老翁的话,似乎来者不善。

    这老头,好像要为上一次的事情找场子啊……

    不过,如今的步方也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步方了。

    当初有狗爷在,狗爷一个眼神,就将这老翁给吓走了。

    如今后者也是仗着狗爷不在,似乎想要找回当初的场子。

    这一点,让步方嘴角不由的一扯。

    钓魂者身上的气息很强,而且颇为神秘,仿佛蒙着一层雾似的,让人捉摸不透。

    但是从狗爷一瞪眼,这老头便是屁滚尿流的情况来看。

    这老翁的修为定然不可能是大圣。

    若是达到了大圣境界,也不可能被狗爷一个眼神就吓走了。

    老翁带着斗笠,眼眸低沉,仿佛泛着冰冷的色泽。

    手中托着九瓣奈何花,带着阴测测的笑。

    步方盯着他。

    盯了许久。

    “决定好了么?要奈何花,就用命换,否则……免谈。”

    老翁道。

    步方看着老者踩在扁舟上,晃晃荡荡的似乎朝着血雾深处飘荡而去。

    目光中顿时一凝。

    “那我就看看……你这钓魂者,到底有多强。”

    步方心中一动。

    老翁的笛声破不了自己的神念,说明对方的精神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既然如此,可以搏上一搏。

    为了酿制出绝世美酒,步方也是拼了。

    身形落下,踩在河面上,如履平地。

    老翁淡笑的看着步方,扁舟逐渐要逸散在朦胧血雾之中。

    忽然。

    步方目光一凝。

    尔后,心神一动。

    神念顿时逸散,掀起了惊涛骇浪,身躯之上的气息开始攀升,达到了一转小圣之境。

    “花我要,命我也要。”

    步方淡淡道。

    脚下的水花顿时炸开,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流光,瞬息而至,随着步方狂奔而起,黄泉河也是炸开。

    直取那钓魂者的扁舟……

    “疯了啊!”

    “步老板疯了……居然对钓魂者出手?”

    “那可是黄泉河上的神异啊……这小厨子怎么就敢出手。”

    ……

    不管是光幕之后的人,还是佛船上的法务等人,都是震惊的无可附加。

    完全没有想到,步方面对让人气都不敢喘的钓魂者,居然敢出手。

    钓魂者似乎也没有料到。

    目光一眯。

    顿时大怒。

    “好胆!敢对老夫出手……”

    钓魂者发怒,扁舟周围,顿时炸开,血色的水花迸溅。

    恐怖的气息开始弥漫开来,寸寸攀升……

    嗡……

    强大的压抑气息顿时弥漫,镇压全场。

    撕拉一声。

    钓鱼竿一甩,顿时其上的鱼线仿佛是一把锋锐的剑刃似的朝着步方的脑袋便是切割而来,要将步方整个人都是切割为两半。

    步方心神一动。

    龙骨菜刀顿时入手。

    嗡……

    龙骨菜刀一颤,有龙吟之声响彻诸天。

    轰!

    气息掀起。

    步方悬浮虚空。

    背后浮现霸王虚影,那霸王虚影几乎要凝聚成实质,霸王握着把刀。

    霸刀横空,直斩天穹。

    一刀斩下,道道虚影重叠。

    十三刀化作了一刀……

    嗡……

    这一刀,横空斩下和那鱼线互相碰撞。

    轰!!

    步方的面色微微一变,感受到了那鱼钩之上传来的巨力。

    那巨力居然破开了他的霸王十三刀。

    这老翁很强……

    不过。

    步方的目光一凝。

    顶多四转小圣境!

    步方心中有了预估,顿时也就有了底气……

    如果不是因为身处这禁忌的黄泉河上,步方早就一个毁灭干锅甩出去了。

    毁灭干锅一出,至少能够将这老家伙轰老实了。

    “真是大胆!初生牛犊不怕虎……老夫送你入往生!”

    老者长啸出声。

    步方淡淡的看着。

    心神顿时沉入了精神海中。

    尔后,步方的身躯之上,雀羽袍顿时燃烧起了朱红色的火焰,火焰冲天,炙热的高温仿佛要将一切都是焚烧似的。

    一声雀啼从步方的身躯之上响彻而起。

    步方抬起头,满头的发丝铺散。

    下一刻,仿佛迎着风,就化作了赤红之色。

    背后的火焰双翼也是展开,轻轻扇动,火羽纷飞……

    步方睁开了眼,眼珠子中似乎都有火焰在燃烧。

    “老娘……终于出来透气了!”

    红发步方,嘴角咧开,悬浮于虚空,捏着兰花指,轻点嘴唇。

    佛船之上,法务和尚一脸懵逼。

    步老板……又特么的变头发颜色?

    这一次……是没有见过到了赤红色!

    金色,白色,黑色,现在还有一个红色?!

    这小厨子,到底要变多少颜色?

    “变个发色,就是你招惹老夫的倚仗么?当初之耻,今日报。”

    轰!!!

    老翁握着钓竿,猛地拍打在了黄泉河上。

    尔后,黄泉河表面,顿时钓竿吊起。

    哗啦啦!

    水花迸溅。

    水流席卷,化作了一头血色巨龙。

    那是用黄泉河水所化,庞大无比,张牙舞爪。

    背后羽翼闪动,红发步方,淡淡的看着那血色水龙,撇了撇嘴角。

    “老年毕生,最讨厌龙……特别是蠢龙。”

    步方道。

    “你这一在河上捡破烂的老头,居然敢在老娘面前秀龙?”

    步方的身形在虚空中,顿时一阵模糊。

    仿佛移形换影一般,速度犹如瞬移。

    陡然便是出现在了那血色水龙的脑袋之上。

    一掌便是拍在水龙的头上,整个水龙,顿时寸寸炸开……

    一转小圣的步方,施展器灵附体,似乎面对四转小圣都可以一战。

    一头火焰朱雀从步方的身躯之上挣脱而出,带着雀啼,咆哮的轰鸣而去。

    老翁再度吊出了一头水龙,与那火焰朱雀碰撞在了一起。

    蒸腾起的白气在不断的迷蒙,一下子便是使得河面上的画面变得模糊。

    光幕后的观众们,顿时一阵哗然,一阵哀嚎。

    因为他们看不清战斗画面了。

    只能看到一道赤红色的流光,不断地瞬移,速度快到让人目不暇接。

    战斗似乎进行到了白热化。

    轰……

    水花炸开。

    红发步方落在了河面上,皱起了眉头看向了一叶扁舟中的老者。

    “小宿主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否则老娘,一巴掌就能抽死这装逼的渔翁。”

    轻声呢喃了一句。

    忽然。

    红发便是褪去了。

    发丝再度变为了黑色。

    步方皱起了眉头,看着那站在扁舟之上的老翁……

    就算是器灵附体,依靠朱雀,都未必能够搞定那老翁啊……

    虽然老翁的实力不强,但是自己的实力也确实是差了一些。

    难道就要这样将九瓣奈何花给放弃了么?

    如果这一次没有找到九瓣奈何花,那步方的绝世美酒又没有机会酿制了。

    所以,步方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

    目光一凝。

    步方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脚尖在河面上一点。

    身形顿时飞驰而出。

    “还来……你这小青年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钓魂者道。

    然而。

    他的话语才刚刚说完。

    眼珠子便是陡然一瞪。

    因为他发现步方的手中浮现出了一口干锅。

    炙热的干锅在浮沉,其上有高温在弥漫,还有香味在缭绕。

    但是更让钓魂者心悸的是……

    那干锅中所散发出的可怕波动和威压。

    那种感觉……

    让钓魂者浑身汗毛都是倒竖了起来。

    哗啦。

    小舟陡然一沉。

    步方的身形落在了小舟之上,距离老者不过一步之遥。

    步方淡淡的直视老翁……

    “九瓣奈何花……可否给我,若是酿出了绝世美酒,我分你一坛。”

    步方淡淡的看着老翁,认真的说道。

    酒?

    这小青年想要九瓣奈何花就是为了酿酒?

    “老翁像是差一口酒的人么?”

    钓魂者冷冷道。

    “像……”

    步方一手托着毁灭干锅,一边认真思考后,回答。

    老翁的眼珠子一瞪,恨不得跟步方拼命。

    忽然。

    他的目光一缩……

    因为,步方的另一只手中,又是浮现出了一口锅……

    凌厉的剑气瞬间逸散开来,仿佛要切割虚空似的。

    “这是什么……”

    老翁目眦欲裂,看着步方另一只手上的剑锅,浑身都是哆嗦了起来。

    如果说,毁灭干锅对他只是有威胁的话,那这剑锅……就让他感到可怕的死亡气息了。

    “够了……”

    “九瓣奈何花,给你……不过你说话算话,酿制好的酒,必须给老翁我一坛。”

    不知道是迫于毁灭干锅加上剑锅的威势,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和步方纠缠了许久的老翁,忽然选择将九瓣奈何花给步方。

    这让步方都是微微有些发呆,这老头……你说好的坚持呢?

    “你有那狗撑腰,我拦不住的……你若是要,终究能拿走……”

    老翁重新戴上了斗笠,坐在了扁舟上。

    步方收起了毁灭干锅和剑锅,接过了老翁递过来的九瓣奈何花。

    浓郁的灵气冲入步方的身躯,让步方的目光陡然一凝。

    比起一瓣奈何花,两者简直是有着天地般的差距。

    奈何花对于老翁而言,似乎并不珍贵。

    给了步方,似乎也并没有多么的心疼。

    步方下了扁舟。

    老者端坐其上,唱着歌谣,飘然隐匿入血雾之中,有悠然骨笛之声飘然而出,渐渐逸散。

    步方看着老者远处,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将九瓣奈何花收了起来。

    步方便是打算往河对岸行去。

    忽然。

    他的身躯一滞,眉头一皱。

    微微的侧过了脑袋。

    目光陡然凝缩。

    在他的脚底下,白色的忘情莲,晃晃荡荡的停靠着。

    绽放着温和的白色光华。

    “忘情莲……”

    步方呢喃了一句。

    尔后俯下身子。

    抬起手,轻轻地抓住了莲蒂。

    吧嗒一声。

    忘情莲便是被采摘了起来……

    轰隆隆!!

    忘情莲被采摘之后,步方心神陡然一动。

    猛地提起头。

    望向了血雾。

    那儿……

    血雾中,有一青铜宫殿晃晃悠悠的飘荡而出……

    嘎吱一声。

    青铜宫殿紧紧闭合的青铜门陡然打开了一条缝隙。

    缝隙中,有一眼眸,死死的盯着抓着忘情莲的步方。

    ……

    黄泉谷。

    悠然的捏着一根草在把玩的黄泉大圣,忽然浑身一颤。

    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了黄泉河……

    手中的草都被他给握折了。

    “忘情莲……被人给摘了?怎么可能有人摘的了忘情莲?!”

    ……

    地狱禁地,堕神窟前。

    正准备做点什么的狗爷狗躯一震。

    狗眼瞪大。

    “步方小子……你居然摘了忘情莲!这下子摊上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