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274章 九瓣奈何花,你要……就用命换【第二更!】

第1274章 九瓣奈何花,你要……就用命换【第二更!】



    手滑了?

    谁特么的信你手滑了……你这话说的一点可信度都没有啊。

    通过光幕的所有人看到步方很无辜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每个人心中都是在不由的腹诽。

    他们自然是不相信步方所谓手滑的说法。

    远处的深坑中,火光在涌动,翼人谷队长的身躯早已经被火光吞噬。

    气息消亡。

    毕竟翼人谷队长本来就受了重伤,被狗爷一爪子拍的快要死了。

    结果步方这一颗爆裂牛丸下去,必死无疑。

    没有人觉得翼人谷队长还能够活的下去,事实上,翼人谷队长确实也活不了。

    轰!

    火光滚滚。

    下一刻,陡然之间,从那火光之中,居然有一道圣洁的流光飞速的迸射而出,朝着步方疾驰而来。

    飞驰到了步方面前的时候,轰然炸开。

    仿佛是下了一场洁白的雨似的。

    圣洁的光芒笼罩住了步方的身躯,倒是显得颇有几分美丽。

    步方眯着眼,看着那些悬浮在身子周围的光点,眼神中流露出了些许的疑惑之色。

    “这是什么?”

    步方轻声呢喃。

    金角等人的身形犹如流光飞速而至,落在了步方的身边。

    看着步方周身萦绕的光雾,面色难看万分……

    “我叫你住手,你为什么不听?”

    金角脸色难看的问道。

    “我手滑了。”

    步方面无表情的回答。

    负着手,淡然无比。

    “手滑?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金角嘴角一抽。

    幽姬等人也是看着步方,有些无语。

    “你知道他是翼人谷的大圣孙子,你还下手杀他?”金角道。

    “他要杀我,还不许我杀他?”

    步方疑惑的看了金角一眼,还有这种说法么?

    金角顿时一滞,尔后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这光雨是什么?这是翼人谷队长临死前释放出来的光雨,笼罩了你,就等于在你身上做了标记,翼人谷的复仇翼人天涯海角都会找到你,不会放过你的。”

    “报复么?”步方眯了眯眼。

    “翼人谷……眦睚必报的一个小世界,我让你住手,就是想要让你晚些下杀手,将这翼人谷队长交给我们,他破坏了规则,必定会受到处罚。”金角看着步方,有些无奈的说道。

    可惜,翼人谷队长被步方一个牛肉丸给轰死了。

    还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那就报复吧,没事,让他们来。”

    步方淡淡道。

    说完,步方便是缓缓的用绷带,将饕餮臂给捆绑了起来。

    金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无奈的看着步方。

    他们这些狱主是负责规则的守护,可惜遇到了一群不讲规则的小子啊。

    步方的脚掌轻轻的在地面上一点,身形顿时飘飞而出。

    落在了深坑之中。

    那儿是翼人谷队长尸体所在的位置。

    手一扫,顿时一块黑色的玉盘便是落在了他的手中。

    将黑色的玉盘给收起来,步方淡淡的斜视了狱主等人一眼,便是继续前行。

    金角等人无奈。

    他们赶来本来就是打算维持秩序,不过他们来的似乎有些慢,等他们赶到,一切都结束了。

    “好吧,半决赛继续进行。你们好自为之,小心行事,黄泉河……很危险。”

    金角看着远去的步方,只能这般说道。

    刷刷刷!

    下一刻,他们几位狱主的身形便是再度消失在了原地。

    地狱小队的强者们面面相觑。

    西经小佛界的法务和法尚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们算是逃过一劫了。

    地狱小队的强者们看了法务和法尚一眼,便是飞速疾驰而出。

    一群人纷纷来到了黄泉河边上。

    接下来他们所需要面对的考验,便是如果渡河。

    渡过黄泉河,便是能够抵达黄泉镇。

    到了那儿,便是意味着半决赛结束。

    这一场半决赛,简直是一场充满血腥的比赛,一路而来,参赛的队伍都是死伤惨重。

    连翼人谷都是被团灭了。

    深渊的强者被吓的连忙逃窜,闯入了黄泉河。

    毕竟,翼人谷队长二转小圣的修为都是被干掉了,他们得罪了步方,面对步方如何还能活。

    他们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个小厨子为什么就变得那么强大了。

    黄泉河奔流不断,轰然响彻。

    血色的河水在不断的流淌,其中有枯骨,有残魂在飘扬而去。

    河水闻不到丝毫的血腥气味。

    这河水并不是由鲜血凝聚的。

    站在黄泉河的边上,能够感受到冲击而来的水汽。

    接下来要过河。

    可是没有船只,那就只能凭借实力过河。

    这其中的危险,让不少人都是警惕了起来。

    黄泉河的上空是禁止飞行的,这是地狱自古以来就流传着说法,一旦飞行,很可能会遭受到灾厄。

    所以每个过黄泉河的强者,都是会选择带船过河。

    就在步方犹豫要不要借一下小幽的幽冥船的时候。

    法务和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步方的身边。

    “刚才多谢步老板的救命之恩了……在下有船,步老板可要共渡?”法务和尚笑着说道。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体内所中的深渊剧毒早已经被他逼迫了出来。

    调养一番,修为便是能够恢复。

    步方看来法务一眼,道:“不客气,救你只是顺带的。”

    法务顿时轻笑了起来。

    黄泉河中,一艘血色战船在缓缓的横渡。

    那是深渊强者的战船,他们早已经被步方给吓破了胆,率先渡河了。

    地狱小队的强者也是取出了一艘船,对于黄泉河他们自然更加的了解。

    法务心神一动。

    顿时一艘金色的佛船便是出现。

    佛船呈现金色,上面雕刻满了图案,散发着一股让人心境祥和的感觉。

    步方踏上了佛船,一股无形的佛光似乎笼罩了他的身躯。

    步方的眉毛微微一挑,这佛光似乎有些想要往他体内钻的趋势,欲要度化步方。

    不过步方神念一卷,这些佛光便是被驱逐。

    侧方的法务深深的看了步方一眼。

    呼啦啦……

    佛船入水。

    血色的河水湍急无比,拍打了船板上,顿时掀起了水花。

    血色的水花,给人以一种触目惊心的视觉冲击。

    步方盘坐在甲板上,目光微沉,望着翻卷的河流,脸上浮现淡然之色。

    黄泉河,他不是第一次过河了。

    嗡……

    河面上,忽然迷蒙过来了红色的水雾,水雾将河面笼罩的一眼望不尽。

    “阿弥陀佛,都说黄泉河神秘莫测,通往往生彼岸,现在看来,倒还真的颇有几分道理。”

    法务和尚双手合十,看着血雾,面色严肃无比。

    哗啦啦……

    船只缓缓的漂流。

    侧方不远处是模糊的地狱小队的船只,远处则是深渊的船只。

    三艘船在缓缓的横移……

    在河面上留下了道道涟漪。

    “那是什么?!”

    忽然,寂静空间中响彻起了人的呼喊声。

    似乎是从远处深渊强者的口中传来的。

    步方的面色顿时一凝。

    法务和尚也是双手合十,遥望了过去。

    对于深渊……法务和尚可也是很恨啊。

    “是一朵莲花?!”

    “好美的莲花……我去采摘!”

    “我的天……这莲花是圣品仙材么?不……好像不止圣品仙材这么简单!”

    ……

    深渊的船上,传来了一阵躁动。

    众人都是一愣。

    步方的目光一眯,心神一动。

    莲花?

    黄泉河上的莲花……

    下一刻,步方心中似乎有什么闪电飞驰而过似的,回忆起了当初过黄泉河的画面。

    “黄泉河上忘情莲……”

    步方呢喃了一句。

    深渊的强者,怕是遇到了那神秘的忘情莲了吧。

    那忘情莲当初系统就曾经开口提示过,好像是神品食材,能让系统都忍不住开口提示的宝药,自然不凡。

    轰!

    深渊的船只之上。

    一位强者从船中飞驰而出。

    身形轻飘飘的飞落在了黄泉河上,缓缓的朝着那安静的浮沉在河上的忘情莲飞驰而去。

    法务和尚双手合十。

    “居然是地狱忘情莲,那可是传说中的东西……代表了死亡和灾厄……”法务和尚似乎懂得不少的秘辛,开口道。

    地狱小队的船只中也是传来了一阵骚动。

    轰!

    地狱船只中。

    有小圣强者也是冲出,踩踏河面,如履平地的朝着忘情莲飞驰而去。

    欲要争夺忘情莲。

    一株传说中的灵药,自然是让他们疯狂。

    “滚!”

    深渊强者发出咆哮,和地狱的强者大战在了一起。

    战斗瞬间爆发。

    水浪滔天,整个黄泉河似乎都炸开了似的。

    然而,那忘情莲的周围,仍旧是安静万分,安静浮沉。

    步方坐在船板上,目光沉凝。

    砰砰砰!

    大战越来越激烈。

    深渊的强者和地狱的强者皆是纷纷加入了战斗之中。

    从地面杀上了苍穹!

    冲出了朦胧的血雾。

    然而,后者刚刚杀出了血雾。

    天穹之上,陡然有一道血色的手掌凭空浮现而出。

    那手掌遮天蔽日,仿佛神魔手掌,一掌轰然盖下。

    地狱强者和深渊强者便是纷纷被拍入了黄泉河中……

    黄泉河禁空,非无上强者不得腾空。

    惨嚎之声戛然而止……

    哗啦啦……

    一道道浮尸从河水中升腾了起来。

    正是地狱强者的尸体和深渊强者的尸体。

    这些尸体浮沉,围绕着忘情莲,缓缓的飘荡……

    犹如在歌唱一首悲歌。

    忽然。

    朦胧的血雾中。

    一叶扁舟晃晃荡荡而来。

    悠然的笛声从那扁舟之上飘荡而出。

    法务和尚的目光陡然一缩,面色大变,双手合十,盘膝而坐,开始口诵佛经,浑身绽放金芒,才是抵挡住了笛声的入侵。

    步方站起身,负着手,站在了船板上,风吹拂而来,吹动身上雀羽袍在猎猎作响。

    “忘情莲,钓魂者……久违了啊。”

    步方淡淡的呢喃。

    悠然的笛声,充斥着魅惑之意。

    缓缓飘荡而来,似乎要洗刷人的记忆,让人忘却一切,踏上往生路。

    戴着斗笠,穿着血色蓑衣,老翁胡子拉碴,抓着一白骨长笛,悠扬笛声真是从白骨长笛中传出。

    笛声入耳。

    步方的眼眸陡然绽放金芒。

    下一刻,精神海旋涡中,神念虚影陡然睁开了眼。

    神念如虹一般宣泄而出。

    那笛声顿时被冲击开来。

    上一次,步方还需要依靠狗爷才能抵抗着笛声,如今,步方有了神念,早已无惧。

    哗啦啦……

    笛声停止。

    钓魂者握着钓鱼竿,在悬浮在忘情莲周围的强者尸体之上轻轻的一点。

    顿时一道道残魂扭曲的被钓出,塞入了小舟上的鱼篓之中。

    “好可怕……”

    法务和尚口鼻之中都是有殷红的鲜血流淌而下,目露惊恐的望着那黄泉河上的老翁。

    步方站在船板上,目光直视老翁,忽然有股精芒闪烁而过。

    “入奈何,踏往生,进轮回……”

    老翁轻笑之声飘荡。

    被老者钓走了残魂,那些深渊强者的尸体和地狱强者的尸体,便是纷纷沉入了河水中,化作了枯骨。

    老翁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了站在佛船之上的步方。

    嗯?

    老翁的目光一凝,熟悉的面孔……

    “是你……找老翁我要了一朵奈何花的小青年。”

    老翁盘坐在小舟之上,沙哑的声音,响彻在黄泉河上。

    步方看着老翁,嘴角微微的一扯。

    奈何花啊……

    “老前辈手中可否还有奈何花?”

    步方看着老翁,道。

    “奈何花啊……有啊,一瓣到九瓣都有。”

    老翁道。

    步方的目光顿时一凝。

    九瓣奈何花……步方的呼吸都是变得急促了起来。

    之前的黄泉奈何酒,不过是用一叶黄泉草和一瓣奈何花酿制的,味道虽然不错,但是对如今的步方而言,已经上不了档次。

    好不容易再一次来到了地狱。

    来到了黄泉河。

    步方怎么能够空手而归呢?

    步方心中早就想酿一坛绝世好酒了!

    用九叶黄泉草……和九瓣奈何花……

    负着手,步方一脚踏出,身形顿时从船板之上凌空走出。

    “老前辈,在下想要九瓣奈何花,不知可用什么交换?”步方问道。

    “九瓣奈何花,小青年……你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如今,你可没有那狗守护着……”

    老翁说道。

    嗡……

    说完。

    手一翻。

    一朵如白玉兰一般的花朵便是悬浮在他的手中,花朵呈现圣洁的白色,有着九瓣花瓣,浓郁的能量在宣泄。

    “这便是九瓣奈何花……你要,那就用命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