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197章 深渊裁决使,绝境!【第二更!求月票!!】

第1197章 深渊裁决使,绝境!【第二更!求月票!!】



    噗……

    当步方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迪泰界主没忍住,喷了。

    还以为步方有什么底牌呢?没有想到又是这一招。

    这似曾相识的一招。

    大忽悠啊!

    看着步方那认真的举着毁灭干锅询问的样子,众人的嘴角都是一撇。

    他们很清楚,步方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将毁灭干锅催动。

    但是步方此刻却仍旧是这样问了。

    其实步方就是在忽悠,就是在以心理战术,逼退敌人。

    不愧是被本界主看上的小厨子……

    迪泰界主眼眸绽放精芒。

    远处。

    羊正看到步方取出了毁灭干锅,一张脸都变了。

    不远处,毁灭干锅爆炸所爆发出的恐怖波动还没有消失,此刻,这青年居然又一次的拿出了毁灭干锅。

    这青年不累的么?

    “不!这小子肯定已经没有力量催动了……看他的脸色!”羊正眉头皱起,有些游移不定。

    “大人啊!万一那小子还能催动呢?他的脸色很红润很有光泽啊!”

    手下此刻颤颤兢兢,牙齿都是在打颤,道。

    羊正额头上有黑线浮现,这手下是专门打他脸的么?

    他要这手下……有何用?!

    “闭嘴!”

    羊正瞪了手下一眼,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智障玩意!

    他在鼓舞军心,这家伙倒好,故意涨敌人士气,乱自家阵脚!

    这种人如果在两军交战的时候,是要被拉去浸猪笼的!

    “大人……他的脸色真的红润很有光泽啊!”

    手下都快哭了,他很委屈,明明是羊正自己说的看脸色的,对方的脸色确实如他描绘那般啊。

    步方的精神力确实没有恢复,不过喝了九转天道茶,步方的精神力也是有了短暂的恢复,使得他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不至于那么的难看。

    这样就有些玩味了。

    鬼知道这小子是不是还能扔出一个毁灭干锅出来。

    远处的蘑菇云还在轰鸣。

    那可是炸毁了一个影魔小队的恐怖杀器啊。

    敢不敢赌?!

    不敢赌啊……

    确实是不敢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

    本来羊正心中还有些笃定的,可是被手下这么一折腾,他也有些不确定了。

    有的时候,队友还真的是很重要,一个猪队友,能够葬送大好优势。

    他们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坐收渔翁之利。

    现在,肥鱼就在眼前,可是他们却被鱼给吓到了,不敢出手了。

    呼啦!

    幽冥船在虚空之中飞速的迸射而出,穿梭于虚空乱流之中,躲避过撕裂虚空的乱流。

    在幽冥船的后方。

    一只只虎翼龙在咆哮,张牙舞爪,露出锋锐的牙齿。

    在虎翼龙的背部,则是有一位位冥狱强者盘踞其上,目光锁定穿梭的幽冥船。

    羊正脸色阴晴不定,很纠结,到底是出手还是不出手……

    这让他犹豫不决。

    他真的有些怕步方还能够扔出一个毁灭干锅,那玩意的杀伤力,实在是可怕。

    刷刷刷!

    无垠的虚空中,一道道的身影飞速的爆射而过。

    在虚空中展开了追逐。

    上下不断的乱窜。

    羊正面色忽然一变。

    一巴掌拍在了身下的虎翼龙的脑袋之上。

    “干啥吃的!追啊,别被甩掉了!”

    虎翼龙吃痛,嘶吼了一声,肉翼扇动,速度顿时增快,飞速的朝着幽冥船疾驰而来。

    虎翼龙小队,紧紧的跟随在幽冥船之后。

    “看来你们是不打算猜了……”

    步方轻叹了一口气。

    收起了毁灭干锅。

    他也没有必要继续拿着个干锅忽悠了。

    毕竟如果他能够施展,早就可以扔出毁灭干锅,时间拖的越久,对方就越会明白,他无法施展毁灭干锅。

    “果然!这小子施展不了大杀器了!全部给我加速,包围那艘船!”

    羊正目光一亮,身躯之上气势再度爆发。

    顿时恐怖的威压冲击而起。

    背后,再度浮现出了一头巨大的狰狞羊头。

    羊头嘶吼。

    忽然。

    羊正的目光一凝。

    只见步方将趴在他肩膀上的小狐狸给抱了下来,放在了甲板上。

    小狐的两只狐狸尾巴摆动不已。

    眼睛滴溜溜一转,锁定在了远处的一群追逐着的虎翼龙。

    尔后,眼睛一亮。

    张开了嘴……

    哒哒哒哒哒哒……

    一道道金色的光华速度变得比起以前更快了,那些虎翼龙根本反应不过来,便是被纷纷爆头。

    轰轰轰!!

    爆炸顿时在虚空中响彻起来。

    一阵的惨嚎之声在虚空中响彻而起。

    一道道的人影从虚空中坠落而下。

    有的人疯狂的逃窜,想要逃走,他们见识过步方等人的强大,所以一被击溃,内心便是崩溃了,毫无战意。

    羊正咬着牙,这就是他的手下?

    妈的……这群人是来搞笑的么?

    “给我全部安静!!”

    羊正发出了愤怒的咆哮之声。

    轰鸣之声在虚空中响彻而起。

    尔后。

    小狐的一颗金色炮弹便是朝着他疾驰而来,在他的身前炸开。

    他的虎翼龙顿时被炸的惨嚎。

    羊正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的手下看到这一幕,越加的害怕了,纷纷催动虎翼龙,转移方向,朝着而远处逃窜而去。

    不一会儿便是纷纷逃走。

    羊正觉得他真的是养了一群白痴。

    “该死的!!”

    羊正目光中暴露出了怒意。

    尔后,脚踩虚空,对着幽冥船便是追逐而来。

    恐怖的冥气逸散在虚空中,仿佛有一头浑身迸发冥气的魔羊踏空而来,要将幽冥船撞个窟窿。

    小狐的炮弹不断的迸射而出,都是被羊正给轻松的躲过。

    毕竟是小圣境界的强者,躲避小狐的炮弹还是有些容易的。

    更何况,是在小狐没有故意瞄准他的情况下。

    “追上来了!”

    迪泰界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道。

    步方咕噜的灌了一口茶,眉毛微微一挑。

    这家伙还确实有几分本事啊。

    步方皱了皱眉,尔后手一翻,一个七彩封神饺便是出现在他的手中。

    不过,就在步方打算将封神饺抛出的时候。

    他的心神忽然就是一动。

    在他的神感之中,陡然有四道恐怖的气息飞速的弥漫而来。

    步方的目光陡然一缩。

    不仅仅是步方。

    小幽,梦琪,迪泰界主……

    就连跟在幽冥船身后,不断杀来的羊正都是面色一变……

    虚空仿佛在一瞬间变得凝滞下来,犹如深深的陷入泥沼中似的。

    幽冥船无法继续前行了,被强行逼停。

    羊正也是停滞住身形,浑身的毛孔像是要炸开一般,警惕万分的看向了四周。

    天穹上。

    忽然有阴测测的笑声响起。

    一股股的冥气萦绕开来。

    羊正抬起头,面色陡然骤变。

    “深渊裁决使?!”

    黑暗的光芒在本来就黑暗的虚空中投射而下。

    虚空中的四角。

    一道道身形从中浮现而出。

    这是四道裹在血色长袍中的人影,目光冰冷的扫视全场。

    羊正包裹在山羊面具下的眼眸紧缩,他根本没有想到……被坐收渔翁的居然是他!

    深渊裁决使凭什么敢动冥狱的人了?!

    他们哪里来的胆子?!

    “深渊裁决使……你们要做什么?!”羊正强行稳住心中的惊骇,说道。

    “杀你。”

    一位裁决使道。

    简单而直接,一点都不拐弯抹角。

    羊正的目光一滞,顿感憋屈。

    能不能给点面子?!

    “你们深渊是要得罪冥狱么?在下乃是冥狱角魔一族的小圣,杀了我!就等于得罪角魔一族!这罪名,你们四位裁决使承当的起?!”

    羊正咆哮了起来。

    撕拉!

    然而,他的话语刚刚落下。

    那裁决使的身形便是消失在了原地,陡然出现在了那羊正的面前。

    一把血色镰刀横扫而出,朝着他的脑袋便是斩来。

    羊正爆吼!身形陡然爆退!

    刷!

    可是羊正刚刚退出了数步。

    他的身后又是有一位裁决使浮现。

    一把血色镰刀再度伴随着锁链哗啦声,朝着他的脑袋斩来,直取他的羊头。

    怒不可遏!

    羊正爆吼出声,他万万没有想到,之前还跟他有说有笑的裁决使,转眼就想要杀他!

    深渊的人……果然善变!

    噗嗤!!

    裁决使的修为很强,仅仅两位出手,羊正便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毕竟,每一位裁决使的修为都远远的高于羊正。

    最弱的一位裁决使度是有着二转小圣的修为。

    两把血色镰刀在虚空中交错斩过,镰刀的弯曲部分,顿时钩在了羊正的身躯之上。

    陡然撕裂。

    羊正直接被斩为了三段,血洒长空……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这样是这样死的。

    不是被牛肉丸炸死,不是被黑锅砸死,不是被毁灭干锅吞噬……

    而是被深渊裁决使分尸……

    好憋屈啊!

    一位裁决使的身形陡然如瞬移一般出现。

    下一刻,便是将羊正冲天而起的脑袋给抓在了手中。

    咔擦一声。

    山羊面具崩裂,露出了那张惊恐而不甘的脸。

    咔擦……

    嘭的一声,羊正的脑袋炸开。

    一位小圣,就此陨落。

    远处。

    幽冥船上。

    迪泰界主等人浑身泛寒。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有深渊裁决使出现。

    而且一出现,就杀了一尊冥狱的小圣……

    这些深渊的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哗啦啦……

    鲜血洒在长空之上。

    羊正的身躯无力的坠落,被飘荡而过的虚空乱流给陡然吞噬……连渣滓都不剩。

    “现在轮到你们了……”

    四位裁决使的目光一转,落在了远处的幽冥船上,淡淡道。

    他们的声音很森冷。

    让所有人都是浑身泛寒。

    “前往深渊的虚空已经开始封锁……闲杂人等,全部抹杀。”

    一位裁决使冰冷无情的说道。

    一把镰刀飞驰而来,在他的身躯周围悬浮。

    幽冥船上的众人顿时感到一阵冷意。

    封锁?

    为什么要封锁起来?

    这是前往深渊的唯一通道,深渊的人难道有什么目的?

    亦或是为了深渊麟厨宴?

    “你们也是为了赶赴麟厨宴的吧……可惜了,麟厨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赶不上的。”裁决使淡淡道。

    他们抬起了手掌,遥指向了步方等人。

    下一刻,撕拉一声。

    血色镰刀便是旋转的破空而来,朝着幽冥船斩来。

    可怕的波动让所有人都是心神胆寒。

    迪泰界主一声长啸,身上的铠甲绽放金芒。

    一把菜刀横切而出。

    朝着那血色镰刀斩去。

    轰的一声。

    菜刀和血色镰刀碰撞在了一起。

    然而,菜刀顿时被崩飞。

    那血色镰刀上所蕴含的威力太强大了!

    迪泰界主面色惨白……

    梦琪也是感到一阵绝望。

    这一路,被冥狱强者三波袭杀,现在还遭遇到了深渊裁决使的追杀……

    只能说,这一场深渊麟厨宴对他们而言,就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死亡宴会。

    步方的面色无比的凝重。

    他此刻感受到了无比沉重的压力,无法使用毁灭干锅,面对这四尊裁决使,简直毫无抵抗之力。

    九转天道茶虽然能够恢复他的精神力,可是这个过程却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他毕竟刚刚施展过毁灭干锅。

    想要再度挤出使用毁灭干锅的精神力,非常的困难。

    可以说,这一次……真的是绝境!

    怎么办?

    步方紧皱眉头。

    嗡……

    四位裹在血袍中的裁决使面色冷漠。

    下一刻,他们纷纷挥动手臂。

    破空之声响彻。

    四把锋锐的血色镰刀同时朝着幽冥船迸射而来。

    仿佛有死亡的阴影笼罩而下……

    忽然。

    小幽的身形不知道何时站在了步方的身前。

    漆黑的发丝飘荡,绝美的容颜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小幽?”

    步方一愣,似乎不明白小幽这个时候站出来做什么。

    小幽漆黑的眼眸看了步方一眼。

    下一刻,眼睛彻底沦为漆黑,眼白都是化作黑色。

    青筋密布而出,覆盖到了她的眼角……

    黑裙飘荡。

    小幽站在幽冥船的船板之前,满头黑色发丝铺散,正对着那四位裁决使……

    无惧的面对那斩下的四道血色镰刀……

    红唇轻启,吐出一字。

    “滚!!!”

    话语一出,小幽身上,幽绿色的光华顿时迸发!!

    天穹上,四位面色冷漠的裁决使,在小幽气势一变的一瞬间,便是眼眸紧缩,浑身笼罩在寒意之中。

    步方一呆,尔后猛地站起身。

    这疯女人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