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156章 神绝山中的……疯女人!【第二更!求票票!】

第1156章 神绝山中的……疯女人!【第二更!求票票!】



    毁灭干锅。

    这玩意算是步方如今的底牌了。

    当然,步方以后还会捣弄出更多的死亡食器,主要是毁灭干锅虽然强,但是因为融合了天道意志的原因,使得这个毁灭干锅的威力基本上固定,难以有更多的进步空间。

    就算以后步方的修为增长了上去,毁灭干锅也很难获得更强的威力。

    嗡……

    步方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上一次施展毁灭干锅的精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主要是这段日子步方都在不断的研究烹饪,特别是那祭祀菜品,花费了他不少的精力,使得他精神力还处于亏空状态。

    如今强行使用毁灭干锅,对于他而言是不小的负担,甚至会使得精神海受损。

    所以,让步方施展毁灭干锅,步方是拒绝的。

    不过那司马文以身化剑,其修为乃是小圣巅峰。

    步方就算施展毁灭干锅都不一定能够轰死他,顶多拖延一下时间。

    毕竟步方答应过六尾狐,要保护小狐的。

    毁灭干锅在步方的手中旋转。

    热气从中汹涌而出,滚滚热浪袭来,化作风浪,吹拂着步方的发丝。

    步方的目光一凝,远处,一道剑光袭来,所过之处,一切尽皆崩碎。

    步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脑海中的精神力如水入大海似的飞速流逝。

    下一刻,目光一缩。

    便是打算将毁灭干锅甩出去。

    不过,就在步方马上要甩出毁灭干锅的时候。

    他的动作顿时一滞。

    因为步方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一道迈着妖娆猫步的黑狗,缓缓的从那底下漫步而来,只是刹那便是出现在了步方的面前。

    斜着狗眼看着步方。

    “步方小子……又打算施展这玩意?你这玩意虽然强大,但是还是要懂得节制啊。”

    “否则……伤人伤己。”

    狗爷温和而充满磁性的声音陡然响彻在虚空之中。

    步方一愣。

    动作停了下来,本来要抛出的毁灭干锅也是不由的收回。

    “嗯?狗爷?”

    步方微微一愣。

    似乎没有发现狗爷居然出现在这儿。

    “你不是说你不来神绝山么?”

    步方疑惑的问道。

    狗爷仍旧是斜着狗眼看着步方,“哦……狗爷我这不是怕你被那疯女人给留下来了么?狗爷是为了来救你。”

    狗爷义正言辞的说道。

    步方一呆。

    就在步方和狗爷唠嗑的时候。

    一阵撕裂虚空的声音响彻而起。

    下一刻,剑鸣之声响彻不绝,仿佛要将虚空都是撕扯的崩碎。

    步方的目光一缩。

    “死吧!”

    司马文一声怒吼,目标直指步方,至于步方身前的一只肥狗,虽然有点眼熟,但是一起斩了得了。

    以身化剑,斩灭万物!

    剑气逼人,不断的宣泄。

    九尾狐和六尾狐的面色早已经变了。

    不过步方拿出毁灭干锅,让他们都是微微一愣。

    很显然,他们能够感受到毁灭干锅的恐怖。

    不过……

    更让他们诧异的则是那只浮现在虚空中的迈着风骚猫步的……肥黑狗。

    有那么点眼熟,但是却不太认识。

    九尾狐身躯之上的血洞在缓缓的修复,小圣境界的伤势恢复之力极强。

    六尾狐也是盯着狗爷,暗金色的目光中似乎有一抹不可置信。

    “冥狱剑魔一脉的小圣?”

    狗爷歪过了脑袋,看到了那一剑斩来的司马文,温和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呢喃了一句。

    司马文不认得狗爷,目光冰冷,以身化剑,斩来。

    狗爷的狗眼中顿时迸发出了精芒。

    下一刻。

    一声狗吠,恐怖的冥气从他的身躯之上迸发而出。

    身躯陡然变大,脖颈上也是浮现出了一颗脑袋虚影,张嘴咆哮。

    威压顿时迸发而出。

    玲珑狗爪扬起。

    万千冥气汇聚,最后化作了一遮天蔽日的巨大狗爪。

    狗爪对着那以身化剑斩来的司马文便是拍去。

    狗爷展露出了修为,让司马文心中一惊,似乎心中有些熟悉,不过并未多想,仍旧一剑斩下。

    速度越来越快,化作了银炽色的光华。

    轰!!!

    狗爪拍在了那银炽色的光华之上,陡然爆炸轰鸣开来。

    远处。

    六尾狐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中满是尊敬之色!

    九尾狐一脸活见鬼,到了现在他如果还认不出那肥黑狗的身份,也枉费他作为地狱中圣兽之名了!

    “居然是……那只狗?!他的伤势恢复了?”

    六尾狐呢喃无比,“这狗……他怎么敢跑来神绝山?”

    他们两只狐狸,显然是看出了狗爷的身份。

    轰!

    爆炸响彻。

    轰鸣炸裂。

    司马文的身形倒飞而出,犹如一颗炮弹似的,砸入了神绝山中。

    引得神绝山一阵颤栗。

    狗爷傲立虚空,身躯变得庞大,浑身似乎都燃烧着漆黑色的地狱火。

    火焰焚烧,虚空不断的在扭曲。

    司马文翻身而起,碎石滚落嶙峋,眼眸中惊疑之色浮现。

    他抬起头,手中抓着银色长剑,不可思议的看着虚空中的狗爷。

    “你……你是那只地狱犬?!”

    司马文倒吸一口凉气。

    他先前就说过,地狱中有五个家伙不能惹,这只狗就是其中一位。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只狗居然会出现在这儿!

    不是说这只狗被冥墟的无上存在给打伤,逃走了么?

    那种伤势,这么快就恢复了?

    当初地狱因为不满冥狱强者的剥削,冥墟之主冥王天藏举兵进攻冥狱。

    老冥王天藏,天资纵横,实力强绝,杀的冥狱大军接连败退。

    最终冥狱九族纷纷联手,这才镇压住了地狱的进攻。

    尔后九族的大人物出手,杀了老冥王,重伤了这只黑狗……

    冥王天藏引动地狱天道入体,拼了命重伤了九族中七位强者。

    那黑狗则是重伤垂危而走……

    如今这只狗居然再度现世!

    “地狱犬……你还敢出现!”

    司马文口中咳出了血,可是脸上却满是兴奋之色。

    化作了真正地狱犬的狗爷赤红眼眸淡漠的扫了一眼司马文,他身躯之上的火焰在不断的燃烧。

    使得虚空都是在不断的扭曲。

    “哈哈哈!!本想引出神绝山的疯女人,没有想到你这地狱犬也是出现!真的是意外之喜!”

    司马文疯狂的大笑,笑的让人有些看不懂,犹如疯癫。

    “聒噪!”

    狗爷轻喝。

    下一刻,身形陡然消失在了原地,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便是在那司马文的面前。

    一爪子横扫而出。

    虚空寸寸崩塌。

    轰!!

    司马文以银色长剑抵抗之,一声崩响。

    银色长剑轰然断裂。

    司马文顿时面如死灰,口中喷薄乌黑血液。

    那银色长剑乃是剑魔一脉的本命长剑,这样被轰断,司马文早已重伤……

    可是倒在了远处的司马文却是艰难的翻身而起,口中咳血,仍旧大笑!

    “我冥狱……将征服冥墟……征服星空……征服万界!你们拦不住的!”

    司马文长啸。

    狗爷目光一凝。

    下一刻张开嘴,口中漆黑的火焰喷薄而出。

    轰!!

    一道火龙陡然从其口中喷出,漆黑色的火龙带着泯灭一切的可怕气息,朝着那司马文冲击而去。

    若是轰中,司马文必然尸骨无存!!

    然而。

    就在狗爷的火龙马上要冲击到司马文身上的时候。

    天穹之上,陡然被撕裂。

    一柄巨大的长剑从虚空之中砸落而下。

    那长剑古朴,由青铜所铸,其上绘制玄奇纹路,更是有点点铜绿密布其上。

    长剑巨大横空。

    陡然斩下,剑尖漫入了神绝山的地面中。

    狗爷的火龙靠近,陡然被一股无形的剑气给切割的分开而来。

    火龙散尽。

    恐怖的剑意威压弥漫而出。

    如果说司马文的剑意是滔滔大江,那这把古朴青铜剑上所蕴含的剑意就是无垠瀚海!

    铺面而来的辽阔,近乎让人窒息。

    “冥狱大圣?!”

    狗爷化作地狱犬模样,悬浮在了步方的身前。

    面色有些凝重的开口。

    九尾狐带着六尾狐早已经躲在了狗爷的身后。

    他们不过小圣,遇到真正的大圣,瞬间就会被抹杀。

    特别是冥狱的大圣,那司马文之前不是说了,有无上存在看中了他们一身狐狸肉,想要搬上餐桌么?

    所以他们赶紧找狗爷做靠山,相比狐狸肉,狗肉应该更吸引人点吧……

    当然,这地狱犬虽然不靠谱了些,但是实力还是有的。

    司马文长笑不止,目光鄙夷的盯着那地狱犬狗爷。

    脸上满是讥诮之色!

    “当年你们地狱军大败,你这败家之犬,还敢现身!冥狱无上存在以无上秘法为奖励悬赏你的狗头,今日你现身,是送上门来!”

    司马文长笑。

    “我剑魔一脉的大圣必将斩下你的狗头!获得无上秘法!”

    话语落下。

    他身前悬浮的那青铜剑,顿时震颤了起来。

    剑气扩散,一道无形剑意,朝着狗爷便是斩杀而来。

    一剑而过,虚空崩塌!

    狗爷赤红色的眼眸中陡然迸发出怒意。

    “什么破玩意?!一把剑就想斩你狗爷?!”

    狗爷一声狗吠,顿时一爪子拍出。

    径直的拍在了那无形剑意上,将其一爪子拍的崩碎,狗爪继续落下轰然撞击在了青铜剑上。

    使得那青铜剑都是陡然一震!

    “人都未至还想要你狗爷的狗头,真当狗爷是吃素的?告诉你……狗爷是吃醉排骨的!”

    狗嘴一扯,狗爷鄙夷反驳。

    身形瞬间消失,瞬移般出现在了那青铜剑侧方,一爪子便是拍下,轰然砸在了那青铜剑上。

    咚!!!

    剑吟之声响彻虚空。

    那青铜剑上的铜锈似乎都抖落几许。

    那铜锈沉重万分,砸落地上,压塌地面。

    青铜剑被狗爷这一爪给拍的都是弯曲,下一刻,一声崩鸣,直接被拍飞。

    司马文口中咳血,炽热的望着虚空中的青铜剑。

    他认得那把剑,那是他们冥狱剑魔一脉的一位绝世大圣的剑……

    那青铜剑……染过不少大圣血!

    “剑魔一脉……无敌!!”

    司马文长笑。

    虚空中,狗爷瞥了司马文一眼,忽然,狗眼一缩,猛地将狗脸扭开。

    而司马文的身躯也是在这一瞬间,彻底的僵住。

    他的长笑,也像是被人给捏住了喉咙似的,戛然而止。

    “在我的神绝山大喊大叫,扰我休息……我倒是要见识一下……你所谓的无敌。”

    一道清冷的女声仿佛万年寒冰,只是听到声音,就如感到到寒风簌簌而来似的。

    司马文目光惊恐。

    眼珠子一转,便是紧缩。

    他的肩膀上,搭着一只苍白的毫无血色的手掌,那手掌纤细,指甲晶莹。

    但是在司马文眼中……这美丽的手,犹如恶魔之爪。

    颤颤兢兢扭过头。

    映入眼帘的则是一位女子,风华绝代,容颜绝世的冰冷女子。

    “禁地神绝山的……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