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141章 春风、夏伤、秋涩……冬哀!【第三更!求月票!】

第1141章 春风、夏伤、秋涩……冬哀!【第三更!求月票!】



    哒哒哒……

    清晰的脚步声在大殿之中响彻而起。

    在每个人的耳畔流转。

    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惊,抬起头朝着那远处的位置看了过去。

    女王碧落眉头皱起,看向了皇宫大门位置,那儿一道修长而消瘦的身影缓缓的走来。

    赤司的目光也是一转,略显惊异。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们也只能倒吸凉气,虽然作为女人,她们很习惯碎言碎语,可是此刻,在大祭司恐怖的威压和气息之下,她们一句话都不敢说。

    但是这不妨碍她们表情上的惊异。

    这个男人居然还敢出现?

    我的天……这男人果然胆大包天!

    不怕死么?

    此刻的大祭司可是被神绝山禁地中那位无上存在附体。

    无比的恐怖!

    那男人修改了祭祀菜品,那就是得罪了那位无上存在,他就不怕被抹杀?

    不过许多人也是心中对步方有些敬佩。

    至少对方还敢出现,没有让无辜的景鸢替他遭罪!

    远处。

    冥王尔哈和小幽也是眯了眯眼。

    “步方小年轻每一次的出场方式都是这么的拉风。”冥王尔哈叼着辣条,对着身侧的小幽说道。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皇宫之中,却是清晰无比。

    和那脚步声一样,传递到了每个人的耳畔之中。

    女王碧落扭头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不过小幽则是不住的点头,非常同意冥王尔哈的观点。

    另一边。

    大祭司的动作僵住。

    下一刻,缓缓的抬起了头,那冰冷无情,蔑视苍生的目光落在了步方的身上。

    步方缓缓而来。

    身上红白相间的雀羽袍在行走之时引起的风浪中飘荡席卷。

    手中端着一盘菜,慢慢而来。

    他也是对上了那大祭司的目光,这目光让他瞳孔不由的一缩,心中仿佛是蒙上了一层阴影似的。

    好恐怖的眼神。

    步方心中惊叹。

    “祭祀菜谱是我改变的,祭祀菜也是我烹饪的……你要找,就找我,为难人家丫头做什么。”

    步方淡淡的说道。

    他面无表情,声音清冷的萦绕在宫殿,响彻全场。

    话语出。

    所有人都是呆滞住了。

    那话语,就像是一道惊雷,在每个人的耳畔炸响,让他们悚然一惊。

    这……这这这个男人!

    大胆啊!

    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是不知道他面对的是谁!

    那可是神绝山中的无上存在!

    就算是老冥王都要敬畏的存在,这个男人,这个小厨子……凭什么这般不知所谓的开口?

    女王碧落也是不由的翻了个白眼。

    这个家伙是白痴么?

    这个时候的大祭司,是整个神女城真正的无上存在,谁敢忤逆?

    他居然敢开口顶撞……

    做菜做的脑子进水了么?

    “你在跟我说话?”

    大祭司冰冷的目光锁定步方,宛若万年寒冰的面容丝毫不变,面容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使得这一刻的大祭司,犹如真正的绝代女帝。

    “想死么?”

    不过,随着步方的话语落下。

    大祭司原本要拍在景鸢头顶上的手掌缓缓的收了回来。

    压迫在景鸢身上的威压也是陡然一转,落在了步方的身上。

    轰隆隆!!

    众人仿佛都是听到了虚空中传来了无形声响。

    那恐怖的声音,让每个人心中都是一跳。

    步方眉头一皱。

    感觉到肩膀上仿佛压迫着一座大山似的。

    这让他无比的讶异。

    要知道……有系统在身,他基本上是免疫任何的威压的!

    可是此刻这女人的威压,居然让他感受到了些许的压迫!

    这就是神绝山禁地中的那位无上存在么?连狗爷都忌惮无比的禁地强者……

    “呼……”

    步方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而失去了威压压迫的景鸢陡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额头上,毛孔中,全部有汗渍渗透而出,衣襟在一瞬间被汗水浸透,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那股仿佛堕入深渊中的威压让她感到无比的难受。

    “我……咳咳。”

    景鸢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喉咙都是变得沙哑,咳嗽了一声。

    这咳嗽顿时打破了皇宫中的寂静。

    后怕的看了一眼大祭司,景鸢扭过头,看向了那皇宫门口处。

    “快进来!把祭祀菜品端进来!”

    景鸢有些急迫的开口。

    哗啦啦……

    一阵略显凌乱的脚步声响彻而起。

    那黑暗中,三位穿着祭祀华服的侍女端着菜品,有些慌乱的走了过来。

    他们的手中则是端着三道祭祀菜品。

    这一幕,让周围的许多人都是微微的哗然。

    有的人更是松了一口气。

    不愧是主导了好几届王宴的景鸢大厨,想的就是周到。

    这样一来,那位存在的怒火应该可以被平息吧……

    步方一手托着菜品,看到这一幕,眉头却是不由的紧皱了起来。

    大祭司漠视苍生的目光一转,落在了那三位侍女的身上。

    看到了三位侍女手中的菜品,目光微微波动了一番。

    下一刻,一股更加多可怕的气息在虚空中迸发。

    所有人感觉心脏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攥住。

    大气都不敢出,空气彻底的凝滞冻结似的。

    “尔敢愚弄我?!”

    大祭司冰冷的话语响彻虚空。

    下一刻,大手一挥。

    那三位侍女顿时感觉都浑身冰凉,身形踉跄的后退。

    她们手中捧着的三道菜品,顿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席卷,直接绞碎……

    嘭的一声,彻底炸开,化作了零散的菜品,散落了一地,菜香弥漫了开来。

    三位侍女脸色煞白。

    赶忙跪伏在了地上,几乎要哭了。

    女王碧落则是摇了摇头,看着景鸢感到有些无语。

    “这丫头……弄巧成拙了啊。”

    景鸢脑袋一片空白,她没有想到大祭司的反应居然会这么剧烈。

    愚弄?

    怎么会是愚弄呢?

    景鸢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愚弄我者,永堕黄泉!”

    轰然一声炸响。

    大祭司长袍翻卷,一指朝着景鸢的眉心便是点了过去。

    劲气所过之处,一切都是崩碎,虚空仿佛都在彻底的扭曲。

    这一手……就算是女王碧落都是倒吸凉气。

    赤司目光一缩,嘴唇煞白……

    林大美瞪着眼,完全没有想到先前还其乐融融的王宴,一下子便是变得如此剑拔弩张!

    景鸢呆呆的呆坐在原地,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要死了么?

    就这样死了?

    那恐怖的一指劲气,让她感到浑身冰凉。

    感觉她的世界在崩塌。

    忽然。

    一道人影挡在了她的身前。

    那身影赤红色的长袍翻卷,火翼张开,火羽纷飞!

    轰!!

    步方脸色一白,身形连续后退了数步。

    眉头一皱,心中倒吸一口凉气。

    仗着雀羽袍的无敌,他挡住了这一击,可是这一击的余波,险些将他给冲击的倒飞而出。

    “一,浪费食物是不对的。”

    “二,你给的那菜谱错误太多,修改了菜谱中的错误,烹饪的祭祀菜这是为你好。”

    “三,我的厨师学徒……我来教导。”

    步方一手托着餐盘,一手掸了掸身上的雀羽袍,抬起眼帘,看向了那大祭司,面无表情的说道。

    周围人鸦雀无声,目瞪口呆!

    这男人……

    居然硬抗了无上存在一招?!

    就算无上存在只是一缕神识附着在大祭司身上,那也不是区区一个三星真神境的厨子能挡的住的啊!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的是……你一个小厨子居然还指出了无上存在的三点不对?

    你这小厨子是有多牛逼?

    给你把菜刀你是不是要上天?!

    林大美震惊的无可附加,嘴巴都是张成了圆形。

    赤司目光复杂的看着步方,看着被吓傻的景鸢,心中后怕万分。

    女王陛下坐在位置上,翘着二郎腿,白嫩小腿叠加,压迫出惊人弧度,玩味的看着。

    冥王尔哈饶有兴致的叼着辣条。

    步方小年轻……又要搞事情了?

    一指之威被步方给挡住。

    大祭司的目光也是微微一变,似乎有一丝疑惑浮现而出。

    那瞳孔紧紧的盯着步方。

    目光仿佛从亘古之中传来似的,深深的锁定住步方的身躯。

    “嗯?”

    忽然,大祭司轻咦了一声。

    尔后如冰山般的容颜顿时猛地融化开来,轻轻一笑。

    那一笑,让世界都是黯淡无光,就算同为女人的神女城诸众,都是觉得自惭形秽。

    步方倒吸一口冷气。

    这女人神经病啊?!

    笑的这么诡异?

    “有点意思……你的气息很熟悉,万年前,我好像有遇到过。”

    大祭司忽然开口。

    这话语却是让步方目光一缩。

    精神海在这一刻,陡然泛起了惊涛骇浪。

    恐怖的波涛席卷。

    黄金神龙器灵陡然发出龙吟。

    玄武嘶吼。

    朱雀长啼。

    就算是趴在一角沉睡的白虎也是睁开了眼眸,浑身毛发炸开,虎啸冲天!

    四大器灵居然是在这一刻,警惕了起来。

    步方此刻自然也是观察到了四大器灵的异状。

    心中更是震骇。

    从未见到过四大器灵浮现这种姿态。

    步方抬起头看向那女人。

    大祭司仍旧是玩味的笑着看着他。

    不……

    步方有种感觉,对方似乎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他精神海中的四大器灵!

    步方甚至有种错觉,这女人再进一步,甚至能够看到自己体内的系统!

    尼玛!

    这女人是怪物么?!

    忽然,那女人收回了目光。

    清冷的声音响彻而起。

    “冲你这股让我回忆起万年前些许记忆的气息,我就不计较愚弄我之事了……但是,你可知道祭祀菜对于我的重要性?”

    大祭司长袍翻卷,目光直视步方,道。

    步方摸了摸鼻子,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对方不计较了也好,不然步方还真的没把握能够保住景鸢,除非狗爷在这儿。

    不过狗爷似乎不想见到这个神绝山的女人。

    吐出一口气。

    步方嘴角微微一扯,自信无比的看向那大祭司,道:“正是因为知道重要性,所以才帮你改了菜谱,作为一个要成为玄幻世界食物链顶端厨神的厨师,怎么能够烹饪充满缺陷的菜谱呢?”

    大祭司目光一眯。

    “别担心,你好歹尝一尝我烹饪的菜品,别急着否决,没准……有惊喜。”

    “另外,我还给你加了一道菜……使得你这有缺的菜谱,越加的圆满。”

    “春风,夏伤,秋涩,冬哀,这才是完整的……仙药膳。”

    步方说道。

    一阵心脏跳动之声响彻而起,厨道之心跳动,强烈的自信从步方的身上涌动而出。

    单手托着的菜品轻轻一抛。

    顿时化作了一道流光爆射向了那餐桌。

    很快便是落在了灵金餐桌之上,和三道祭祀菜品合为一体。

    轰!!

    刹那之间,阵法旋转加速,四道菜品中升腾起的热气、香气、灵气纷纷涌入其中。

    大祭司的目光一缩。

    周围所有人也都是尽皆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