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129章 冥王扒衣指再现【第二更!】


    步方目光微微一愣,疑惑的看向了四周。

    在他的四周,则是一群穿戴着铠甲的侍卫将他给包围了起来。

    嗯?

    这是在干什么?

    步方心中一阵疑惑,怎么他刚刚冒头,就被这么多人给围了起来,很明显,步方能够感受到,这群人一开始便是在寻找他。

    因为他一出现,这群人便是冒头,将他给围堵了起来。

    目标很明确。

    难道是女王嫉妒小幽对他的姿态,所以找人动手了?

    步方不由的想到,不过很快便是将这个想法给甩出了脑袋。

    这个很明显是不切实际的,女王碧落一看就不像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那会是谁?

    步方皱了皱眉头,尔后心中一动。

    是春风阁背后的人?

    是支持金婆婆的人?

    女王陛下好像提醒过他,会有人对付他,如今,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不过对方的力量好像还真的不小,居然能够调动一个军队来抓他。

    从这些人的穿着来看,应该是所谓的守卫军。

    神女城的守卫军么?

    步方目光一凝。

    明知道他拥有毁灭干锅这种大杀器,这群人还敢这样对付他?

    就不怕他在拿出一毁灭干锅?

    虽然,步方确实拿不出来毁灭干锅,但是这应该是一种威慑,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对付他了才对。

    可是……

    哗啦啦。

    那将步方围堵的水泄不通的一群人,纷纷后撤,露出了一条通道。

    从那通道之中,则是有一道人影小碎步走了出来。

    这是一位穿着宽大祭祀袍的女人。

    女人的发丝盘起,竖冠而立,画着修长的眼影,眉毛如柳叶般细长。

    朱红色的嘴唇轻轻抿着,模样姣好,但是却带着一股迫人的威压,这威压让人大气都不敢出。

    那女人从人群中走出,遥遥的看着步方。

    “男人,搜寻一夜,终于找到你。”

    那竖冠女人开口道。

    她的声音有些清冷。

    找我?

    “春风阁背后的人?”步方负着手,淡淡道。

    他看着这一群侍卫和那气息迫人的竖冠女人,眉头一皱。

    这群人比起春风阁的四大神卫可要难缠的多。

    那竖冠女人身上的气息几乎比得上迪泰界主了。

    如果没有毁灭干锅,步方还真的会感到有些棘手。

    “我们没有恶意,大祭司想要见你……你之前施展的毁灭手段并不是属于你的手段,大祭司对那手段很感兴趣。”

    竖冠女人说道,她的话语总是那么的公式化。

    步方一愣,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盯上了他手中的毁灭干锅。

    这所谓的大祭司,胆子还真的是大啊。

    “难道你不怕我施展毁灭干锅将你们全部抹杀?”

    步方清冷道。

    他看向了那竖冠女人,嘴角微微一扯。

    “你的脸色出卖了你,大祭司也说过,那种外力,你短期内借用不了第二次,你的精神力,不够强。”

    竖冠女人似乎看穿了一切,而且是早有准备而来。

    仿佛是将步方的一切路都是堵死了。

    “所以,跟我们走吧。”

    竖冠女人说道,她双手合十,袖子垂落而下,对着步方行了一礼。

    态度看似温和,其实带着惊人的逼迫。

    步方眯了眯眼。

    这神女城的女人,真的都很强势。

    不过步方自然是不可能就这样跟着他们走,他还要赶着去比试厨艺呢。

    否则错过了比试厨艺的机会,他可就失去了王宴的烹饪资格。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凝滞了起来。

    那女人行着礼,可是步方却是一动不动。

    那女人目光一转,落在了步方的身上,脸皮子微微一抖。

    “敬酒不吃,吃罚酒……”

    竖冠女人道。

    下一刻,她的身形动了。

    瞬间,便是在原地闪过了道道残影,长袖翻卷,对着步方便是抓来。

    步方目光一缩,他能够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是在这一爪之下被彻底的抽空。

    这一爪,毫不留情的压迫着他。

    嗡……

    步方的心神一动。

    顿时一道道的金色流光便是迸射而出。

    步方双指捏着一枚爆裂牛丸,咬开,屈指弹出。

    轰!!

    那爆裂牛丸化作了金色的流光朝着竖冠女人投掷而去,撕裂了空气,使得虚空都是在不断的震颤。

    一声爆炸,火光冲天。

    恐怖的能量涟漪扩散开来,不断的弥漫开去。

    火光很快便是散去,尔后从那火光之中,一道人影冲出,迈着小碎步,依旧是朝着步方疾驰而来。

    周围的侍卫们都是铿锵一声,拔出了手中的武器,锋锐之气直逼步方。

    轰!!

    步方感觉周围的地面都是猛地一沉似的。

    爆裂牛丸居然无法对那女人造成威胁!

    长袖一番,火光散去,那女人的目光越加的犀利。

    只是刹那,便是出现在了步方的面前。

    步方深吸了一口气。

    尔后眼眸中仿佛有朱雀啼叫,身上的雀羽袍顿时化作了赤红之色,背后有火羽燃烧起来,一阵扇动。

    玄武锅旋转着出现在了步方的手中,被步方单手便是拎住。

    “没有用的,你的抵抗只是徒劳。”

    竖冠女的面无表情的说道。

    如果步方能够施展毁灭干锅,那竖冠女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可是大祭司说过,步方施展过一次毁灭干锅,短时间就不可能再施展第二次,因为那种威力的攻击,所需要的精神力太大了。

    以三星真神境的修为,根本无法施展第二回。

    这就是这竖冠女人的倚仗。

    嗤嗤嗤。

    玄武锅在步方的面前旋转起来。

    步方漆黑的发丝铺散,面无表情。

    忽然。

    那竖冠女的面色陡然一变。

    心神一阵颤栗。

    她皱起眉头,望向了远处。

    那儿,一道裹在黑袍中的人影,发出了一声冷哼。

    身影迸发出了残影,瞬息而至。

    “什么人!”

    竖冠女爆喝出声。

    黑袍人刷的一声出现,挡在了步方的身前。

    扬起了手掌,黑袍袖子落下,手掌露出,那手掌弯曲,露出……一中指。

    嗯?

    一中指?

    竖冠女人面色一凝,尔后怒气上涌。

    周围的侍卫们也是目光犀利,爆喝出声,铿锵之声响彻不绝,武器出鞘。

    “大胆!!!”

    “无礼之徒!”

    竖冠女怒喝了一声,一张白皙的俏脸涨的通红。

    步方则是疑惑的看着那黑袍人。

    “知道这叫什么么?”

    裹在黑袍中的人影开口了,熟悉的话语,让步方顿时一愣。

    这声音……

    “这一指,叫做冥王扒衣指……”

    熟悉的声音中带着玩味,下一刻,猛地点出一指。

    滔天的冥气在不断的汇聚,很快便是在虚空中凝聚出了一根清晰无比的手指。

    那一指,对着那竖冠女人便是点去。

    虚空似乎都是在这一指之下不断的扭曲!!

    “冥王扒衣指,一指一扒衣。”

    狂风呼啸起来,吹开了那黑袍人的盖头,露出了一张俊逸而忧郁的面容,那面容上布满了沧桑。

    竖冠女的一爪和冥王的一指顿时碰撞在了一起。

    恐怖的能量宣泄开来。

    竖冠女直接被轰的倒飞而出,踉跄后退,一张脸变得惨白了起来。

    撕拉一声……

    竖冠女的脸色陡然大变,一股劲气不断的缠绕而起,顺着她的手臂往上。

    她长袍袖子居然在这劲气之下纷纷崩碎,露出了如白藕般的白嫩手臂!

    不过劲气的余波也只能撕扯开那袖子。

    “可惜,没有完成扒衣,扒衣指还是欠缺一点火候。”

    冥王尔哈抬起手,捂着自己的半边脸,眼神迸发着忧郁,道。

    步方看着冥王尔哈,拎着玄武锅,一时间有些懵逼。

    “尔哈?”

    步方轻声开口。

    “哎哟,步方小年轻,终于是找到你了,可是让本王好找啊……”

    冥王尔哈听到步方呼喊他的名字,顿时满脸堆笑的转过头,看着步方,那热情劲,让步方都是微微一吓。

    “你怎么会在这儿?”步方想了想,开口问道。

    这儿不是神女城么?

    “大老远的就嗅到了辣条的味道,我这不是想念辣条,哦……想念你了,就赶过来了啊。”冥王尔哈说道。

    忽然。

    一阵可怕的劲风,从冥王尔哈的身后响彻而起。

    步方顿时皱起了眉头,道:“小心。”

    冥王尔哈一咧嘴,缓缓的转过脑袋,又是伸出了一指,猛地点出。

    “本王自从回到地狱,便是洗心革面努力修炼,终于闯过了老爹给我布置的十八层鬼王关……的十层,如今本王很牛逼,非常牛逼!区区一个女人……一指扒衣!”

    冥王尔哈沉凝的声音响彻而起。

    下一刻,一指便是朝着身后点出。

    忽然。

    竖冠女疾驰而来的身形周围陡然有阵法浮现而出。

    冥王这一指点出,居然是活生生的穿过了那女人的身躯。

    “咦?”

    冥王尔哈顿时一愣。

    尔后,一股可怕的旋风从他的身后迸发而出。

    旋风将他身躯之上的黑袍给全部绞碎。

    步方一手拎着玄武锅,看着冥王尔哈,面无表情。

    “说好的牛逼呢?”

    竖冠女,冷冷的扫了冥王尔哈一眼。

    “登徒子,居然敢擅闯我神女城,给我将其拿下!”

    竖冠女冷冷道,吩咐手下的侍卫纷纷动手!

    铿锵之声响彻不绝。

    下一刻,一位位侍卫皆是朝着冥王尔哈杀去。

    黑袍被斩碎,露出了宽敞的白袍,冥王尔哈敞着白腻的胸膛,忧郁的遮着半边脸。

    “这是你们逼本王的……”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冥王扒衣指了……”

    “来啊!互相伤害啊!”

    嗡……

    冥王尔哈身躯之上陡然迸发出了一股凶猛的冥气。

    冥气冲天,仿佛是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冥气柱。

    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恐怖的威压弥漫开来。

    轰轰轰!!

    一指,点出。

    这些侍卫忽然皆是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因为他们身躯之上的铠甲纷纷崩碎,只剩下亵衣亵裤在风中飘荡……

    竖冠女的目光陡然一缩。

    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圣级强者?!”

    竖冠女惊喝了一声,忽然,她的目光一缩。

    因为那俊逸的人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一根手指,抵在了她的额头之上。

    一阵风吹拂而来。

    衣帛崩裂之声响彻不绝。

    下一刻,便是那竖冠女尖锐到要冲破耳膜的尖叫!

    远处。

    步方收起了玄武锅,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看着被冥王尔哈扒的只剩下了亵衣亵裤的一群守卫军,嘴角不由的一抽。

    原来尔哈你是这样的冥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