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一千零九章 自不量力的步方【第一更】
    “你凭什么带小幽回去?”

    步方淡漠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响彻而起。

    在场的人,全部都是呆愣住了。

    不管是金角,还是洛姬,还是远处的轩辕下惠等人,都是一脸懵逼模样。

    狗爷狗嘴微微翘起,玩味的看了一眼步方,尔后才是将目光转向了金角的身上。

    轩辕下惠的脸色都是发白,他是见识过金角可怕实力的,那种存在,挥挥手就能够让步方尸骨无存。

    步老板怎么会有勇气跟这种人叫板?

    不过目光一转,看到那黑狗,轩辕下惠心中倒也是松了一口气。

    也对……有那种逆天的黑狗在,步老板叫嚣一番倒也无所谓。

    “从未发现……原来这个凡人厨子还有这等帅气的一面!”

    公输芸看着天穹之上,没有丝毫畏惧的和金角叫板的步方,脸上都是不由的露出了羡慕之色。

    在她这种小女生看来,能够为了一个女人,不畏强权,对抗强者,就是帅气!

    公输班和轩辕下惠面面相觑。

    “凭什么?你区区一个凡人蝼蚁知道什么!幽冥女身上携带着大诅咒!这诅咒若是无法抑制,一旦爆发……你知道会造成多大的危害么!”

    金角目光如炬,看向了步方,口中爆喝道。

    他心中也是有些气愤。

    像步方这种花痴男他见多了,为了个女人,就不顾后果。

    幽冥女的诅咒,就算是老冥王都感到棘手,更别说他们了,将幽冥女带回去,他们也是带着很大的压力的。

    幽冥女是美,可是这种美,是一种带刺的玫瑰!

    “那种诅咒很可怕,别以为有大人在这儿,你就可以肆无忌惮,那种诅咒若是爆发,大人也拦不住!”金角道。

    金角看向了狗爷,他说的是个事实。

    就算是老冥王也只能是压制诅咒,并不能将诅咒驱除,狗爷就更不可能做到了。

    毕竟……狗爷只是头战斗力非凡的地狱犬,并没有像冥王那般涉猎诸多的阵法,密宗……

    狗爷翻了翻狗眼。

    他确实是做不到,但是也没有金角说的那么不堪……

    他好歹是能够将天道都咬下一口的存在啊。

    “诅咒若是爆发……整个仙厨界都是会化作人间地狱,沦为一片死寂……”

    金角面色阴沉,缓缓的说道……

    步方眸光一凝……

    小幽身上的诅咒居然有那么恐怖么?

    但是……

    “那又如何?带回去……你们就能够压制他身上的诅咒了?”步方淡淡道。

    幽冥船上,小幽微微一怔,漆黑的眼眸中流露出精芒。

    狗爷吐了吐舌头,表示这个话题他插不上话。

    “哇!步老板……帅呆了!就是要这样不畏强权!”公输芸捏了捏拳头,兴奋地喊道。

    她感觉自己仿佛要见证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似的……

    “唔……你这么激动干嘛,步老板可能只是在维护他店里的员工罢了……”

    轩辕下惠看着那激动无比的公输芸,挠了挠脑袋,说道。

    公输芸身躯一僵,尔后眼神犀利的转过来……

    “你别说话……步老板这等好男人岂能你那般肮脏的思想去揣测!”

    轩辕下惠哭笑不得。

    以他对步方的了解,步方肯定就是因为小幽是他店里的员工而出身维护的。

    金角被步方的话语一滞,眼睛瞪大,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洛姬抿着红唇,眯着眼,看着步方。

    “哟呵……你这小厨师,还挺有意思的,是不是看上咱幽妹子了?”

    洛姬扛着死神镰刀,玩味的看着步方。

    修长的腿,在虚空迈步。

    不一会儿便是靠近了步方的身侧。

    步方的身高比起洛姬要高,即使洛姬长着一副肚脐以下都是腿的火爆身材。

    洛姬凑过了脑袋,眯着眼,盯着步方仔细的看。

    “小幽是我餐馆的服务员……作为老板,维护员工,是应该做的事。”

    步方淡淡的说道。

    面对那妖娆的洛姬,步方面色丝毫不为所动。

    “啧啧啧……现在的小男生,真的是会找借口啊……小厨子,你听好了,别怪姐姐没提醒你,幽妹子的姐姐可是为非常可怕的暴力狂,想泡幽妹子,小心那暴力狂将你的餐馆给拆了。”

    洛姬说道。

    说完,便是掩着粉嫩的嘴唇大笑了起来。

    笑的花枝乱颤。

    “狗爷……能把这女的拍飞么?一碗醉排骨……”

    步方淡淡的看着洛姬,尔后扭头看向了远处的狗爷。

    狗爷眼睛顿时一亮,一碗醉排骨么……

    “乐意之至……早就看着女人不爽了,还敢拔狗爷身上的漂亮的狗毛!”

    洛姬的笑声戛然而止……

    步方和狗爷的对话让她一脸懵逼。

    “偶像啊!你不能这样对待你最忠诚的粉丝啊!”

    洛姬看到狗爷扬起了狗爪,顿时泪眼婆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

    狗爷举起的爪子定了定……

    步方斜看了狗爷一眼,撇了撇嘴。

    “偶像……你仔细想想,忠实的粉丝和一份醉排骨,谁重要?!”

    洛姬可怜兮兮的望着狗爷,一副挨了气的小媳妇的模样。

    粉丝和醉排骨……

    狗爷的鼻子中喷出了白气。

    “当然是……醉排骨重要了!”

    狗爷想都没想,便是翻了翻白眼,下了决定。

    尔后……

    嘭!

    狗爪挥出。

    洛姬一脸懵逼,身形呈现大风车飞速的转动,坠落而下,又一次的砸在了地上。

    哗啦。

    死神镰刀则是插在了远处。

    洛姬一脸懵逼,身为忠实的粉丝,她居然比不上一盘醉排骨……

    “你这凡人……无可理喻。”金角冷冷的说道:“总之,幽冥女必须跟我们回地狱。”

    “以应龙大人的能力,应该能够压制诅咒……”

    然而,回应他的,只是狗爷的一声冷哼。

    “就那臭龙,能够压抑诅咒……你别说话了,小心笑死你狗爷。”

    狗爷话语中对那应龙狱主充斥着不屑。

    “若是应龙大人都做不到……那还有谁能?!”

    金角道。

    “我啊……”

    忽然,在金角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

    步方淡淡的声音便是响彻了起来。

    金角一呆。

    狗爷的狗嘴一扯……

    “你?!区区一个凡人厨子……凭什么能够压抑诅咒?”金角嗤笑的看着步方。

    不是他嘲笑步方,而是和地狱狱主比起来,步方的修为确实是太弱了。

    弱的甚至让他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这种实力……如何能压制诅咒?

    凭什么能压制诅咒?

    轰!

    金角身上的气息陡然爆发,那是一股无比强悍的气息,整个空间是都是在颤栗似的。

    远处,公输班等人心脏都是猛地一缩,感到一阵惊恐。

    这种气息……

    太压抑,太可怕了!

    “是不是感到很窒息?是不是感到双腿在发颤?你这种修为……如何能够压制诅咒?”

    金角冰冷的直视步方,浑身的肌肉似乎都是在鼓动似的。

    他打算用威压,压迫到步方屈服。

    即使对方和狗爷相识,他也必须要让对方明白自己的自不量力。

    狗爷目光一凝,嘴角一扯,直视看着,并没有出手。

    幽冥船上,小幽眼眸上的青筋缓缓的褪去,露出了好看的眼眸。

    眼眸中带着几抹担忧,望向了步方方向。

    轰隆隆!

    在金角的威压之下,天穹似乎都变得轰鸣阵阵了起来。

    步方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他很不明白,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人喜欢用威压来压迫他……

    目光平和的看着金角。

    步方身上的雀羽袍陡然迸发出了光华。

    原本红白相间的雀羽袍在这一刻陡然化作了赤红之色。

    仿佛有一声朱雀啼叫响彻而起。

    步方的背后,有一对火羽展开来,漫天的羽毛在飘飞。

    青烟缭绕。

    漆黑色的玄武锅顿时出现在了步方的手中。

    “我是个厨子……为什么要用力量来权衡我的能力?你……是猪么?”

    步方说道。

    话语一出,金角瞬间呆滞……

    这个蝼蚁般的凡人……说什么?!

    嘭!

    下一刻,在他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

    一口黑锅陡然在他的眼前放大。

    一声闷响。

    黑锅顿时砸在了他的脑袋之上。

    金角一张脸都是瞬间发黑,那黑锅砸脸上,和他额头上的金角来了个亲密接触。

    无坚不摧的金角居然差点被砸的崩断……

    那刺入骨髓的疼痛感,让金角捂着自己的角,在虚空中便是惨嚎了起来。

    地面上,洛姬刚刚翻身而起,便是看到了这让他呆滞的一幕。

    “这小厨子……很暴力啊!一言不合就开打,跟幽姬有的一拼……”

    步方微微有些诧异,这一锅居然没有砸飞眼前这个金角……

    这家伙的实力,果然很强。

    雀羽袍收敛,不过玄武锅还是悬浮在他的手中。

    “小幽身上的诅咒……我能压制,我的菜,能压制他的诅咒。”

    步方淡淡道。

    “你在说什么胡话!若是菜品能够压制诅咒,那一个幽冥女的诅咒还会搞得整个地狱都焦头烂额?”

    金角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若不是有狗爷在这儿,就他这暴脾气,分分钟将这个敢侵犯他高贵金角的人类给撕碎!

    菜品能够压制诅咒?

    当年老冥王为了压制诅咒,什么手段没有试过?

    甚至都寻找仙厨界的那个变态界主烹饪过一道菜,可是仍旧是无法压制诅咒。

    眼前这个小厨子,居然说他的菜品能压制。

    开什么滑天下之大稽的玩笑!

    难道这个小厨子认为他的厨艺比起仙厨界界主还要强么?

    仙厨界界主可是迄今公认的仙厨界最强厨师……高等麟厨啊!

    仙厨界,顶层伞盖木屋前。

    赤果着身躯的金发男子饶有兴致的看着步方。

    “有点意思……这小厨子很狂啊,但是狂的好!作为牛逼的厨师,就得狂!”

    丫丫看着兴奋的界主,揉了揉太阳穴。

    “界主大人,那不是狂……那是自不量力。”丫丫道:“当年您一道蕴含法则的菜品都没有办法压制那诅咒……这小厨子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等话?”

    “为什么这小厨子不能说这等话?”界主奇怪的看了丫丫一眼:“他对自己的厨艺有信心不好么?”

    “你可要知道……想要成为麟厨,必须要有厨道之心,若是对自己的厨艺都不自信,如何能够凝聚厨道之心?”

    界主说道。

    丫丫一愣,界主大人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界主一甩自己满头金发,双眼放光的盯着底下的步方。

    “是时候轮到本界主出场了!这个小厨子很有前途……我愿意收他当记名学徒!祝他凝聚厨道之心,彻底推开通往厨艺巅峰的大门……哈哈哈哈哈!”

    界主大笑起来,双手叉腰,赤果的身躯,绽放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