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九百零四章 玲珑狗爪碎雷劫!
    接下来……该本王发泄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大家的心情是懵逼的。

    那最强魔主心情是愤怒的,他从未想过,他居然会被人这样羞辱。

    一声怒吼,身躯之上的魔纹浮现而出,道道魔纹缠绕在他的身躯之上,绽放着极致的光辉。

    他这充斥着全身能量的一脚,就算是普通的魔主强者都不敢抵挡,可是眼前这个家伙,居然轻描淡写的用一只手抵挡住。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过,最强魔主可不仅仅只有这几招。

    他身躯再度膨胀起来,牛角越加的锋锐,像是要顶破苍穹似的。

    脚掌之上冥气再度浮现而出,对着冥王尔哈再度发力碾压而下。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就是最强魔主的实力么?感受着空气中那压抑的威压,所有的圣主都是心情低沉到了极点。

    这种存在,何人能够抵挡?

    轰!!

    地面炸开了。

    烟尘汹涌的滚滚而起,瞬息之间,便是将整个地面都是覆盖了起来。

    最强魔主怒吼不断,一脚一脚的狠狠的踩下。

    忽然。

    他那不断踩踏的身躯陡然一僵。

    所有人的目光也是一凝,看向了那最强魔主的身后。

    在那儿,一位英俊的人儿,抬起手,覆盖住了自己的半边脸,发丝垂落而下,眼神淡漠而玩味的看着最强魔主。

    “你这小年轻……还真的是暴躁。”

    冥王尔哈说道。

    他嘴巴中喷出些许白气,眼神迷离,酒气喷薄。

    最强魔主扭头看到了冥王尔哈,眼眸一缩,张嘴,对着冥王尔哈便是发出了怒吼,吼声如气浪,不断的滚滚汹涌而开。

    “滚!!”

    最强魔主一声牛哞咆哮,顿时卷起万千狂风,冲击在了冥王尔哈的身上。

    小年轻?本尊都快两万岁了!这家伙有什么资格喊他小年轻!

    怒吼声滚滚。

    只是,下一刻,他的牛哞之声便是戛然而止。

    因为,冥王尔哈一根手指点在了他的身前不远处,正对着他的眉心。

    冥王尔哈胸前的衣衫敞开,露出了其中的白皙肌肤,肌肤粉嫩,仿佛有水泽在其中流转似的。

    “发泄……正式开始。”

    冥王尔哈发丝飘荡开来,淡淡而道。

    轰!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中。

    冥王尔哈的手指之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缕冥气,冥气缠绕在他的手掌之上,很快便是汇聚成了一个能量球。

    能量球喧嚣了一会儿后,陡然喷薄而出。

    最强魔主在那冥气能量球迸发而出的瞬间,便是感到了危机,他想要躲避。

    可是骇然发觉,自己的浑身都是被一股可怕的气力给缠绕了起来。

    无法躲避,避无可避!

    嘭!

    一声炸响,最强魔主的身形,便是呆滞的被那冥气能量给轰中……

    身形一阵踉跄,最强魔主感觉自己的眉心剧烈疼痛,不由的惨嚎了一声。

    身形犹如一座小山似的倒塌,砸落在地面之上。

    虚空中。

    冥王尔哈的嘴巴咧开,露出了一抹兴奋之色,他抬起了两边手。

    两边手的食指都是竖起,指向了那倒在地上的最强魔主。

    黑云之上,墟狱的强者们都是呆若木鸡。

    餐馆中,圣主们都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当然,那饕餮谷第一代谷主,倒是感到很正常,毕竟……当初他面对这冥王尔哈,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步方缓缓的从餐馆中走出,站在了门口。

    许多圣主都是注意到了步方,看着步方,又看了看那摆在餐桌上的一坛酒,脸上都是浮现出了震惊之色。

    他们不傻,倪颜的爆发,以及那长发女子的暴走,还有眼前这强者的出手,似乎都是和步方酿制的一坛美酒有关系。

    那酒香浓郁到几乎要缠绕整个饕餮谷的美酒,似乎不仅仅是好喝,更有着难以言明的作用!

    以倪颜的修为和实力,在这最强魔主的手中,本该是坚持不了几招的。

    但是喝了酒之后的天机圣女,却是变得强悍的出乎意料,虽然仍旧不是最强魔主的对手,但并不是那么毫无还手之力。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那一杯酒有着增强战斗力,短暂提升战力的效果。

    天机圣女喝了都能够和最强魔主大战,那若是天机圣师喝了……那效果会如何呢?

    若是他们之中的最强者,也就是饕餮谷的第一任谷主喝了,那又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可能到时候,两者便是可以轻易的将最强魔主给碾压!

    一时间,每位圣主的心思都是活络了起来,心情变得十分的火热。

    看向步方的目光都是变得炽热无比。

    那酒……是宝药啊!

    步方皱了皱眉头,淡淡的扫视了这群仿佛如狼似虎的圣主们一眼,最后还是看向了远处的大战。

    那儿……

    是一场血虐。

    一场让所有人都是感到无语的血虐。

    最强魔主,被冥王尔哈……压在了地上打。

    冥王尔哈的手指之上,不断的有冥气缠绕,缠绕的冥气化作了一个能量球……

    能量球划过虚空,朝着倒在地上的最强魔主砸去。

    每一击轰下,都是会使得地面炸开,并且伴随着最强魔主的惨嚎之声。

    轰轰轰!

    最强魔主凄惨无比,他第一次遭遇到这种血虐,心情是极度的低沉。

    那一个个砸在他身上的能量球威力,并不致命,但是却让他疼的倒吸凉气。

    重点是……

    这些能量球简直太多,天穹之上的冥王尔哈狂笑的伸出了两只手掌,每根手指上都是有能量在飞速的汇聚。

    就连小拇指上,都是能够迸射出一个小能量球。

    最强魔主简直要疯了……

    看着冥王尔哈脸上那发泄的兴奋感,他感觉自己很无辜。

    墟狱的强者们呆滞了许久,尔后皆是大怒!

    特别是那满脸狰狞的牛头强者,眼睛都是变得通红。

    下一刻,墟狱的强者们踩着黑云便是朝着冥王尔哈冲来。

    他们要解救他们的最强魔主……

    冥王尔哈似乎是感觉到了那群墟狱强者的动作了。

    他停下了宣泄的能量球,发丝垂落,遮住了半边脸,目光淡淡的扫视了一眼那身后的一群强者。

    尔后。

    他就站在那儿,仿佛顶天立地。

    身躯之上,能量迸发。

    头顶浮现出了一道庞大的遮天蔽日的虚影。

    那虚影,恐怖无比,仿佛高高在上漠视一切似的。

    那些喊杀而来的墟狱强者们在看到这一幕,胆子都快被吓碎了!

    “这……这气息?!”

    这股气息让他们颤栗,那是冥墟中上位者的气息,这种气息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这气息,比起魔主给他们的气息,更加的压抑。

    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些强者,踩着黑云,在对上冥王虚影之后,屁滚尿流的转身便跑。

    救最强魔主?

    搞笑么?

    命都快没了还救人?

    拿什么救?

    “这就跑了?现在的小年轻啊……实在是猴急。”冥王尔哈笑着说道。

    尔后。

    轰鸣声响彻。

    他的身影在虚空中缓缓的变淡,最后,居然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散去。

    出现的时候,便是出现在了那跑在最前头的狰狞牛头的面前。

    屈指一弹,在那牛头强者撕心裂肺之中,弹在了其额头上。

    轰!

    那牛头被弹飞,整个墟狱强者的阵容被轰的四分五裂。

    强者们分散而逃。

    冥王尔哈嘴巴中喷着白气,目光迷离。

    身形幻化出道道虚影,下一刻,每一位逃跑的墟狱强者都是伴随着惨嚎之声,被砸了回来。

    最强魔主从地上爬起来,此刻的他变得有几分狼狈。

    而他的身躯周围,则是横七竖八的淌着一群墟狱强者。

    冥王尔哈扭动了一下脖子,顿时有咔擦声响彻起来。

    “终于是发泄完了……步方小年轻的酒还真是厉害,害的本王都不矜持了。”

    冥王脸上的红晕逐渐的散去,甩着头发,说道。

    诸多的圣主强者都是嘴角一阵抽搐。

    发泄完了么?

    让他们几乎要绝望的墟狱强者,这家伙打的宛若死狗,这样才仅仅只是普通的发泄。

    如果这家伙认真动起手来,那该有多可怕?

    忽然。

    冥王尔哈的目光一滞。

    因为他看到了那站在门口的步方,步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偷喝了那么多黄泉奈何酒的冥王尔哈顿时一阵心虚。

    他觉得他需要做些什么来补偿一下步方……

    不然,白喝酒,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好好的和步方弹血龙虾和辣条的事情了。

    所以,冥王尔哈扭头看向了底下的那一群墟狱强者。

    这些强者……可都是极品的食材啊。

    最强魔主算了……他对着最强魔主发泄一下可以,但是若是一不小心将对方给宰了,那墟狱的老家伙拼死可都要找他麻烦了。

    所以,冥王尔哈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其他人的身上了。

    “你们可有人愿意做一回光荣的食材?”

    做食材?

    墟狱强者们一呆,最强魔主也是眼眸一缩。

    尔后,每个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义愤填膺的盯着冥王尔哈。

    士可杀不可辱!

    这家伙……居然想要将他们变成食材?有本事就杀了他们,何必这样羞辱他们?!

    都是冥墟中的人,何苦为难冥墟人?!

    太可恶的了!

    最强魔主心悸的看着冥王尔哈,刚才浮现出的冥王虚影,让最强魔主想到了地狱中的那位大佬……

    那种层次的大佬居然真的出现在了这儿。

    深吸了一口气。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让他的手下,化作食材!如果真是那大佬,他相信,对方不敢明目张胆的杀他。

    那不仅仅是对他最强魔主的羞辱,更是对整个墟狱的羞辱。

    “士可杀不可辱……如果我说不呢?!”

    最强魔主死死的盯着冥王尔哈说道。

    意外的有骨气啊……

    冥王尔哈一呆,尔后他抬起了手,冥气又是在他的手指之上缠绕了起来。

    可是,就在他准备发威的时候。

    餐馆中。

    狗爷踉踉跄跄的从中爬了出来。

    对……就是那种晃晃悠悠的满身酒气的爬出来。

    步方怔怔的看着走出了餐馆,站在餐馆门前的狗爷,满脸的不解。

    众人看着黑狗,也是一脸懵逼。

    狗爷站在门前,张嘴打了个酒嗝,狗眼斜视的看了一眼那群墟狱的强者,尔后张嘴发出了一声狗吠。

    狗吠声响,所有的强者都是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碎了似的!

    天穹之上,陡然黑云滚滚,浓密的云层汇聚而来!

    雷霆在其中翻滚和咆哮!

    雷劫?!

    许多人心中一呆……

    冥王尔哈也是一愣。

    下一刻,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那只咆哮苍天的黑狗,对着那凝聚而起的劫云,拍出了一玲珑狗爪!

    冥气汇聚,化作了一巨大的狗爪,狗爪冲天,拍在了劫云之上。

    轰鸣声响,压抑的劫云居然被一狗爪给活生生的拍散。

    天穹化作了平静。

    所有人却是呆若木鸡。

    狗爷张大了嘴巴,再次打了个酒嗝,抖动了一下身躯,伴随着一声哈欠。

    “别在意,狗爷只是出来发泄一下,发泄一番,总算是清醒多了……”

    “顺便说一句,步方小子的酒……很不错。”

    狗爷恢复了清明,迈着优雅的猫步,便是回到了餐馆中,转身前,狗眼扫视了墟狱强者一眼。

    墟狱强者们,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