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回方方小店
    紫尊目光微微的一凝,直视远方那两位从风雪中踏步而来的身形。

    冥王尔哈心满意足的负着手,缓缓的走着,满头乌黑浓密的发丝之上沾染了白雪。

    吃了辣条,又吃到了美味的七分熟巴比龙排,他心中很满足。

    在他的身后,紫云圣女也是眯着眼跟随着。

    她看到冥王这么开心,她也跟着开心。

    忽然,她的步伐停滞住了,眼眸顿时一缩,不由的看向远处,在那儿,一道满头紫色发丝的身形,伫立在了风雪之中。

    这熟悉的身形,让紫云圣女的身躯不由的一震,眼眸中也是浮现出了浓郁的惊慌之色。

    “父亲……”

    紫云圣女的眼睛不断的乱转,有点不敢直视远处那威严无比的紫尊。

    紫尊终于还是来了么?

    作为一位偷跑出圣地的人,紫云圣女现在心情很复杂,有点畏惧紫尊,因为她知道,紫尊一出现,她可能就要回归圣地了。

    她不想走,在饕餮谷这儿的日子,自由又快乐,最重要的是有帅气英俊,迷人无比的哈哥哥。

    一旦回归天泉圣地,她就再也见不到尔哈了。

    她受不了这种委屈。

    紫尊负着手,淡漠的看着紫云圣女,眼眸中充斥着威严。

    “你还知道我是你父亲……离家这么多日,你这疯丫头就没有一点想家么?”

    紫尊淡淡的说道。

    声音中带着一股让人紫云圣女心惊肉跳的怒意。

    没有等紫云圣女回答。

    紫尊的目光便是一转,落在了紫云身侧的冥王尔哈的身上,目光微微的一凝,似乎要将冥王尔哈给看透。

    “就是你小子将我的女儿给拐走的?”

    紫尊道。

    身上一股威压散发而出,这威压让漫天的风雪似乎都是在这一刻凝滞住。

    冥王尔哈没有想到在路上会遇到这样一个家伙。

    对方似乎这小跟屁虫的老爹。

    感谢苍天……这是终于要将这小尾巴从他的身边给带走了么?

    莫名的冥王尔哈居然还有些小激动。

    “小紫啊,你老爹喊你回家吃饭呢!”

    冥王尔哈扭头对着身侧的满脸惊惧的紫云圣女喊道。

    紫云顿时瞪了冥王尔哈一眼。

    “哈哥哥,你闭嘴,不要说话!”

    冥王顿时砸吧了一下嘴,这小紫,还真的是暴脾气啊。

    算了,本王不跟小丫头一般见识。

    紫尊鼻孔都是张大,有白气从鼻孔中不断的被呼出,他是真的有些愤怒,手掌捏成拳,有青筋在他的拳头上浮现。

    这丫头,居然当着他的面,跟一个陌生男子打情骂俏!

    真当他这父亲是摆设么?

    看来这么久没见,这丫头是要上天啊!

    心中怒火涌动,使得紫尊看着冥王尔哈的眼神越加的不善,这个家伙……别以为长着一张精致的皮囊,就可以随便欺骗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本尊一定要让紫儿知道,这家伙的真面目!

    “紫儿,过来!跟父亲回圣地,你母亲很想你!”

    紫尊道。

    紫云圣女的嘴巴都是在颤抖,她后退了一步,拉住了冥王尔哈的衣摆,道:“哈哥哥,我不走!”

    冥王尔哈皱了皱眉头,顿时苦口婆心的看着紫云。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紫啊,你妈都喊你回家吃饭了,这不能拒绝。”

    紫云圣女真的恨不得拿一块板砖顺着冥王尔哈的脑袋就砸下去。

    这家伙的脑子里面装的都是辣条了么?

    紫尊也是被气乐了,这小子的两次开口,似乎透露出一种嫌弃紫云的想法。

    没有想到他紫尊的女儿居然还被人嫌弃。

    这小子……找死啊!

    “我紫尊的女儿,就算再没有人要,也容不得你在这儿嫌弃!紫儿,跟父亲回去!”

    紫尊沉声喝道,声音如雷霆,使得漫天的血雪都是炸开。

    紫云心中一惊,惶恐的看向了紫尊。

    “我……我不跟你回去!”

    紫云后退了一步,脸上带着坚决。

    冥王尔哈第一次看到这丫头的这副模样,眉毛挑了挑,看向了紫尊。

    “好了,小紫不回去,你也不要逼着她了,咱们好好说话。”

    “你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说话了?我们的债,等会再算!我的女儿,不是谁都有资格欺负的!”

    紫尊冰冷的扫视了冥王尔哈一眼。

    下一刻,手一挥,一股可怕的气浪,顿时汹涌的朝着冥王尔哈便是砸了过来。

    地面上的血雪炸开,似乎要给冥王尔哈一个下马威。

    冥王的眼睛一眯,嘴角微微的一扯。

    抬起了手,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在那气浪之上一点,顿时,紫尊挥出的气浪瞬间崩塌。

    “你这小年轻,真的是爆脾气,本王想欺负人就欺负人,还轮得到你管教了?你算啥玩意?”

    冥王尔哈摆了摆手,拍了拍身上的袍子,眼神忧郁万分。

    “欺负我女儿,你还敢还手……大胆!”?

    紫尊怒极,爆喝一声,威严扩散,一步猛地便是踏出,刹那之间犹如缩地成寸似的。

    身形快若闪电的便是拉近了距离,出现在了冥王的面前。

    两人的视线猛地碰撞在了一起。

    发丝飘扬。

    紫尊抬起手,一巴掌对着冥王的脑袋便是扇了下去。

    身为紫尊,身份高贵,自然有他对付敌人的一套方式。

    他要让紫云看到对方的懦弱,要让紫云知道,她选择的人……是错误的。

    但是……

    他这一掌终究还是未曾下去。

    因为,冥王尔哈抬手,轻轻一拍,便是将紫尊的这一巴掌给拍开。

    紫尊一愣,下一刻,眼眸一缩,能够这么轻易的荡开他这一掌的……毫无疑问,这小子的修为很强!

    可是别以为修为强就可以泡他紫尊的女儿!

    他的气息再度爆发,一拳对着冥王尔哈便是轰了下去!

    这一次,冥王尔哈没有再留手,一道黑气喷薄而出,缠绕在了冥王的手臂四周,一股气劲一荡,便是将紫尊给荡飞出了老远。

    紫云圣女顿时咬了咬嘴唇,满脸的复杂之色。

    紫尊缓缓的抬起头,他的眼眸中布满了煞气。

    这小子……居然是一尊冥墟生灵?!

    他紫尊的女儿……居然跟一尊冥墟生灵好上了?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嗡……

    手臂之上,能量浮现而出,紫尊抬起头,气息飞速的暴涨。

    冥王尔哈忽然目光一凝,疑惑的看向了紫尊的手臂……

    “嗯?你这小年轻身上居然有冥墟的气息?”

    “你来自冥墟?!”

    ……

    嘎吱……

    像是闭合了悠久的门突然被打开的那种生涩。

    嘎吱之声中带着些许的尖锐,刺痛着人的耳膜。

    门被推开了,一道身材修长而消瘦的身影从那门后迈步而出,走了出来。

    在那修长的身影之后,则是一道曼妙的人影,那凹凸有致的身躯,充满着诱惑。

    一样的床,一样的窗,一样的浴室……没有任何的变化。

    步方和倪颜站在房间中。

    气氛似乎变得有几分尴尬。

    “步方,你这是跟我玩游戏呢?穿过了门又回到了原地?”倪颜有些慵懒的抬了抬眼眸,看着步方,说道。

    步方斜看了这女人一眼,嘴角扯了扯,没有说话,率先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倪颜一愣,尔后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房间。

    虽然房间依旧是一尘不染,可是倪颜的眼眸却是一缩,因为她发现了不同。

    这并不是先前他们所在的房间。

    因为之前的房间的床因为她赖床的原因,被子并没有折叠的整整齐齐,眼前的床铺却是整齐无比。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们来到了另外一处地方!

    哪里还会有这样的房间?

    你要一呆,尔后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本来昏昏欲睡的感觉也是罕见的变得清晰了许多。

    她赶忙转身,跟随着步方的身形走了下去。

    哒哒,楼道口很漆黑。

    可是越是往下走,倪颜就越是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这并不是在饕餮谷!

    空气中弥漫的灵气陡然下降,完全没有在饕餮股中那种澎湃。

    但是倪颜却是根本顾不得这些。

    她来到了楼道口,看到了步方转身进入了厨房。

    她本来也打算要进去,可是,脑海中浮现出上一次碰触到那厨房时候闪烁而起的紫色雷霆,她便是感到一阵的心虚。

    所以她没有跟着步方的步伐进去,而是转身,朝着餐馆外走去。

    她来到了餐馆中,熟悉的摆设,让她整个人都是有些凌乱。

    没有楚长生,没有九纹悟道树,也没有趴在悟道树下的黑狗,更没有幽冥船。

    这……真的不是饕餮谷的那饕餮餐馆!

    抬起头,看向了那墙壁上的菜谱,菜谱上那些熟悉的菜名让倪颜眼眸再度一缩,一股熟悉感陡然在她的心中迸发,真的是非常熟悉的感觉啊。

    厨房中。

    步方皱着眉头。

    他负着手,在厨房中走了一圈。

    厨房中很安静,肖小龙不在其中,这倒是让步方有些疑惑。

    不应该的啊,这个时间点,小店应该营业的,没有厨师怎么营业?

    步方记起来,他的两位厨师学徒,只剩下肖小龙还待在餐馆中,至于雨芙则是在蛇人皇宫中修习着厨艺。

    毕竟如果步方所料不差,如今的雨芙应该就是蛇人一族的蛇人皇了。

    厨房中的摆设和其他的分店是一样的,但是毕竟是步方呆的第一个餐馆,所以空气中仿佛都是弥漫这一股熟悉的味道。

    那味道让步方不由的眯起眼睛。

    很享受这种感觉。

    走出了厨房,来到了餐馆中,果然,餐馆的大门紧紧的闭合着。

    倪颜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下,托着下巴,露出那张精致的面容,眼帘微合,似乎有些昏昏欲睡。

    步方走出来的动静都是没有惊醒她。

    步方自然是不会让她继续睡觉。

    路过倪颜身侧的时候,抬起手,便是在倪颜的脑袋上轻轻的一拍。

    倪颜猛地惊醒,用愤怒的目光盯着步方。

    不过步方只是对倪颜挑了挑眉毛,尔后便是走到了门前,打开了门板。

    门板一开,光线顿时从外面投射而入。

    一股寒意像是泥鳅一般的从打开的门板中钻了进来。

    步方轻轻的哈了一口气,眯起了眼,顺着打开的门板,往门外看了过去。

    这一看……却是让他的目光微微的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