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天飘血雪
    变天了。

    只是在瞬间,潜龙大陆的天变了。

    原本晴朗的天穹顿时变得阴沉,轰隆之声不断的响彻,那阴沉和晦暗中,有着点点血色沾染。

    天气在瞬间便是遁入了深冬,空气变得非常的寒冷和凄凉。

    阴沉之中,有雷霆在翻滚,雷霆,带着丝丝的咆哮。

    下雪了。

    天空之中下雪了,血色的雪花丝丝缕缕的从天穹之上飘荡而下,晃晃悠悠,轻轻扬扬。

    不是只有一个区域是这样。

    不管是大陆的哪个角落都是变天了,下起了血色的大雪。

    有的人发愣,站在原地伸出手掌,那血色的雪花飘落在了他们的手掌之上,那种轻柔的感觉,让人沉醉。

    雪花融化了,化做了血水流淌了下来,血水中带着浓郁的腥味,让整片大陆似乎都是沾染上了几许血腥之气。

    许多人有些惶恐,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一些行为惹怒了上苍。

    所以他们大开祭祀,跪拜苍天,祈求能够获得上苍的原谅。

    有的则是觉得大陆的末日来了,在疯狂的同时,对四周发出了肆虐般的报复。

    总之,一场血色大雪,让整个潜龙大陆的秩序似乎在这一刻变得崩坏。

    人的弱性和恐惧性,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

    骚动席卷了整个大陆。

    有的地方有强大势力,疯狂镇压,有的地方则是因为无法镇压,发生了暴乱,有的则是寻滋好事者在煽动……

    刹那之间,怨声载道。

    而潜龙王庭中。

    所有人都是呆滞,看着这一场飘零了整个大陆的血色大雪,眼眸中都是有不可置信之色浮现。

    飘飞血色大雪,天生异象。

    这是有大难出现……

    各个圣地都是出现了骚动。

    天机圣地。

    一道身穿白色长袍的人影伫立在天机峰的山峰之顶,那长袍镶着金边,看上去非常的沉稳和古朴。

    这人影目光深邃,长发飘飘。

    天机峰非常的高耸,其上怪石嶙峋,许多的怪石堆砌起来,化作了狰狞的阵法,是一幅玄奥之地。

    那人影看着远方,看着天穹上翻腾的雷云和飘飞的血色大雪。

    不由的轻叹了一口气。

    “一位圣主……陨落了。”

    圣主陨,天地变,大雪化大血,满天地都是充斥悲怆。

    一位强者若是达到了这方天地的极限,便是会与天道相连,一旦陨落,天道会为之哭泣,出现天地异象。

    在潜龙大陆,各个圣地的圣主就是和天道相连的存在,圣主已经是这方天地的顶尖强者。

    因为圣主陨落,潜龙大陆的大道法则便是会做出反应,飘飞血雪。

    那屹立在天机峰的男子,目光深邃,脸上也是密布着悲怆。

    一位圣主陨落,天地同悲。

    如今能够导致圣主级别的强者陨落,那唯有是远方的天关劫。

    潜龙天关,那儿正爆发着一场恐怖的旷世大战。

    那是一场战争,潜龙大陆和入侵者的战争。

    星罗天盘毁了,大道有缺。

    有绝顶强者出手,将大道的血口彻底的撕开,使得达到变得孱弱,无法阻止冥墟强者全面入侵。

    各个圣地的圣主常年坐镇天关,自然是全力的守护这方天地,血战到底,直到陨落。

    再度一声长叹,那男子,目光露出了无奈之色。

    忽然,那男子的目光一动,微微扫视,落在了天机峰下。

    在那儿,莫流机正满脸麻木的往山顶之上爬来。

    轰隆隆!

    一道雷霆炸响,划破苍穹。

    使得这方天地都是变得炽亮。

    莫流机抬起头,正好便是看到了那天机峰上,被雷电给衬托的非常清晰的人影。

    “天机圣师……”

    莫流机目光复杂,一直没有什么消息的圣师居然回来了。

    可是他却未曾将圣女殿下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莫婆婆也没有活下来。

    带着悲怆,莫流机没有用修为,反而是如凡人一般,一步步的爬向天机峰的山峰之顶。

    非常的艰难,非常的凶险,但是却让莫流机整颗心都是沉淀了下来。

    终于,莫流机爬到了山峰之顶,站在了那天机圣师的面前。

    那记忆中的模糊画面终于是彻底的清晰。

    天机圣师的面容在他的面前越加的熟悉。

    “天机圣师……莫天机,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莫流机看着天机圣师,面色淡然的开口,只是话语,却是充满了漠然。

    这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容,让他心神触动,可是想起这人一走就是几十年的冷漠,让莫流机心中的触动,便是化作了冰冷。

    莫天机看着莫流机,眼神非常的复杂,看着那和自己长的越发相似的莫流机,他长叹一口气。

    “孩子,父亲回来了。”?

    天机圣师行走无尽海,为潜龙王庭前去探查无尽海的消息,一走便是数十年,莫流机也从当初的一个三岁孩童,变成了如今的偏偏俊男。

    可惜……莫天机再度归来,整个天地都是发生了变化。

    “你不是我父亲,你只是天机圣师……”

    莫流机面色冷漠。

    “莫婆婆死了,星罗天盘被毁了,还有……天机圣女重伤垂危,也即将陨落。”莫流机道。

    莫天机负着手,安静的听着莫流机诉说。

    他比起莫流机更加的沧桑,更加的成熟。

    “你说的……我都知道。莫婆婆大限已至,在大限之日,护住了天机圣地,送走了天机圣女,欲要保护星罗天盘,可是莫婆婆毕竟老了,她已经看不清楚许多事情了……”?莫天机说道。

    莫婆婆本来就要死,莫天机在告诉莫流机,莫婆婆的死,死得其所。

    莫流机是被莫婆婆养大的,心中的悲痛顿时难以抑制的爆发,跪伏在地上哭泣。

    他恨自己的修为弱,他恨自己的无用。

    莫天机轻叹,走了一步,抬起手,抚摸着莫流机的脑袋。

    “没事……父亲归来了,只要父亲一口气在,天机圣地必定不会被冥墟的那群畜生毁去。”

    “圣女殿下,父亲会亲自去走一遭的,圣女必须带回,你不用哭泣,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天机圣师的话语很轻柔,像是有一种安抚作用似的。

    莫流机本来便是有些疲惫,顿时眼皮沉重,不由的闭合而起,趴在了地上,呼吸均匀。

    莫天机抱起了莫流机的身子,莫流机如孩子一般睡的香甜。

    莫天机一步踏出,身形便是悬浮于虚空之中,缓缓的朝着那天机主殿走去。

    ……

    步方轻轻的哈出一口气,便是有白起哈出。

    他缩躺在椅子上,看着那远处天穹上飘飞的鹅毛大雪,这大雪居然呈现血色,倒是让步方感到颇为奇特。

    温度变得很低,因为已经入了深冬。

    步方穿着一件绒袍,缩躺在椅子上,感觉很温暖。

    餐馆内本来就很温暖,悟道树下,狗爷趴着眯着眼睡觉,小幽则是抱着一辈冰镇的酸梅汁在美滋滋的喝着。

    小幽和小花一大一小坐在了幽冥船的船板上,晃荡这白皙的腿,都是在捧着酸梅汁在轻轻的啄着。

    楚长生拉了一张椅子也是坐了过来,和步方坐在了一起。

    他的银色长发铺散开来,颇显英俊。

    “这天啊……真的是变的太快了,步老板啊,你看今天这么冷,咱们早点结束营业呗。”楚长生扭头看了一眼步方,笑着说道。

    步方斜视了楚长生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楚长生便是干笑了起来。

    雪花飘落,在门前堆积了起来,血色的雪,显得越发的让人心寒和寒冷。

    饕餮谷已经开始了修复,修复起来似乎也是井然有序,虽然这一次的毁坏情况颇为严重,但是因为有了一次经验,所以修复过程十分的顺利。

    饕餮谷的长街已经铺好,两侧的许多餐馆和客栈都是搭建了起来。

    饕餮餐馆对面的凤轩阁也是完全恢复,只不过客人都是变少了许多。

    因为一场变故,加上冰冷的血色大雪,让今天的营业变得十分的糟糕。

    许多餐馆都是早早的关了门,围着火炉取暖着。

    沐橙裹着厚厚的绒毛大衣,穿着短裙,白嫩的腿暴露在空气中,显得有几分魅惑。

    她迈着步伐,屁颠屁颠的便是朝着步老板所在的饕餮餐馆跑来。

    面王欧阳沉风也是负着手,迈步而来。

    许多大厨都是来到了餐馆中,打算和步方唠嗑唠嗑。

    这几日,因为生意不太好,大家都很空闲,所以一有空就聚在一起唠嗑。

    他们来到餐馆中会点一份冰心玉壶酒,点一份小菜,一边轻饮,一边唠嗑。

    闻人尚也是放弃了他的竹筒酒,跑来了步方的餐馆。

    通过相比,他发现还是冰心玉壶酒比较好喝。

    许久之后。

    今日的营业时间结束。

    步方也是将众人赶了出门,他伸了伸懒腰,敞开了那绒毛大衣,缓缓的便是朝着厨房中走去。

    他将木门合起,咯吱声响起,带着些许的岁月气息。

    踏上了楼梯,伴随着嘎吱声,便是来到了楼道中。

    他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屋内,有星辰光辉在闪烁。

    天机圣女倪颜躺在床上,绝美的容颜在星辰光辉的映衬下显得有几分凄美。

    凄美中带着安详。

    这女人……还不醒么?

    步方眉毛皱了皱,走到床前伸出手,白皙修长的手指撑开了那倪颜的眼皮,盯着倪颜眼眸的瞳孔看了看。

    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步方还是不知道这女人什么时候会醒。

    步方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脱下了身上的绒袍,挂在了房间的衣架上。

    他揉了揉自己的发丝,朝着浴室便是走去,不一会儿,浴室中就有哗啦啦的水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