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八百三十二章 狗爷要……打哭他
    摩夜的动作顿时一滞,双眼眯起,看向了那餐馆前的不远处。

    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是被那儿所吸引,这陡然凝聚而来的白色光点,自主的在虚空中汇聚,绘制成了一个玄奥的阵法。

    阵法旋转,密布玄奥的气息,狂风顿时呼啸了起来,化作了长龙,吹得满地碎石滚动。

    狂风之中,有四道身影缓缓的从中走出。

    风,散去。

    这四道身形逐渐变得清晰。

    步方的头发没有用绒绳捆绑,自然的崩散了开来,在风的吹拂下,不断的飘动。

    小幽身躯笔挺,黑长直的发丝垂落到腰际,那修长的美腿晃动起来,迷人眼,容颜更是让人惊叹到几乎要窒息。

    剩下一人,就没有那么正经了,这人英俊而帅气,有着一张无可挑剔的无瑕疵面容,皮肤吹弹可破,如女人的肌肤一样,不过这人嘴巴上却是叼着一根辣条,鼻孔微微的张大,满是享受之色。

    不是别人,正是爱吃辣条的冥王尔哈。

    至于狗爷,一落地,便是张大了狗嘴打了个哈欠,尔后缓缓的便是迈着猫步,扭动着狗屁股朝着餐馆中走去。

    这一趟出行,可把狗爷给累的。

    狗爷现在只想好好的趴下来,睡一觉。

    当然,如果能先吃一份醉排骨再睡觉,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狗爷的速度很快,那小短的狗腿看上去不长,迈着的猫步也是缓缓,可是速度确实非常的快,只是瞬间,便是进入了餐馆中。

    只是进入了餐馆,狗爷准备回到悟道树下,那惺忪的狗眼却是不由的睁开。

    因为狗爷发现,那悟道树下,本来属于他的位置上已经被占据了。

    小花那小丫头浑身是血的抱着悟道树,咧着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啕大哭着,那模样,看上去真的是非常的心酸。

    狗爷微微的一呆,发生了什么?

    他跟小花自然是很熟了,这个七彩噬天蟒幼年期的小丫头天天有事没事的跑到他的旁边,坐在他的旁边修行。

    狗爷有时候都习惯了这小丫头的存在,对于这丫头也没有什么脾气。

    就算是这丫头有时候手闲的薅他狗毛,狗爷也只是动动狗鼻子。

    如今这小丫头居然变得这么的凄惨,浑身是血不说,还抱着悟道树嚎啕大哭,这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狗爷迈着猫步,小跑的来到了悟道树旁,看着这小丫头。

    小丫头似乎是感应到了狗爷的气息,停止了哭泣,睁开了三花蛇眸,看着狗爷。

    瘪着嘴,眼角含着泪花,看上去非常的凄惨和可怜。

    小花嘴唇咧开,抖了抖,又是嚎啕大哭了起来。

    想她七彩噬天蟒,什么时候受到这样的委屈,那人居然把她打的那么凄惨,蛇鳞都快被打光了。

    心中委屈,小花就想哭。

    各种姿势哭,看到狗爷,更想哭,哇的一声,扑了过来,抱住了狗爷的狗腿继续哭。

    狗爷的狗脸之上浮现出了懵逼。

    了解了一会儿情况之后,狗爷狗嘴不由的一抽,也是有些无语。

    这丫头还是个孩子啊,七彩噬天蟒幼年期,真的是跟孩子一样。

    狗爷狗耳朵动了动,耸了耸狗鼻子,哼唧了一声。

    不过敢把小丫头都是打哭,那狗爷不把那罪魁祸首也打哭,就对不起小丫头啊。

    狗爷的玲珑狗爪拍了拍小花的脑袋,下一刻,扭着狗屁股,迈着猫步,便是朝着餐馆外走去。

    小花止住了哭泣,从地上爬起来,穿着破破烂烂的沾血的金色小裙子,屁颠屁颠的便是跟了上来。

    ……

    步方皱着眉头,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着的浓郁威压。

    周围早已经化作了一片废墟,似乎和他离开之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步方负着手,扭头看了过去,便是看到了握着战神棍,变成弑神模式的小白。

    在小白的身后,天机圣女白纱染血,气息萎靡,头顶之上悬浮着一个闪烁着光华的星盘。

    远处,楚长生颤颤兢兢的从废墟之中爬出来。

    哗啦啦的碎石从他的身躯之上滚落。

    楚长生六米多高的身躯已经变小,他也是有些虚弱,喘着气。

    满头的银色发丝沾染了尘埃,干巴巴的盖住了他的脸,他爬出来,看到了步方,嘴角一咧,笑了一下。

    尔后仰面躺倒在地上,胸口不断的起伏。

    步老步终于回来了,可把他给累坏了。

    失去了天机圣女的星罗天盘的加持,他楚长生面对那最后一尊强大的有些离谱的魔头还真的是没办法。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那魔头吞噬了之前两尊魔头的神魂之后,身上的气息变得越加的可怕。

    感觉那尊魔头几乎要突破两纹天虚存在的境界,达到三纹天虚的程度了。

    也就是相当于点燃了三朵神火的神灵境存在。

    那种存在已经可以说是教主级中的顶尖存在,他楚长生初入神灵境,不是对手也属正常。

    神灵境,点燃一朵到三朵神火,都是属于教主级存在,而点燃的神火数不同,教主级的实力也各不相同。

    如今的楚长生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方教主级的巨头,可惜面对这魔头,还是弱了些。

    而四朵神火到八朵神火,那就是各方圣地圣主级的存在了。

    每一朵神火的点燃都是非常的困难,要凝聚庞大的精神力,所以一朵神火的差距,往往天差地别。

    这也越加体现出星罗天盘的恐怖,居然能够加持友军,让人跨越一大境界大战。

    摩夜悬浮在虚空中,他的脸颊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伤疤都是消失不见。

    达到了他这个程度,伤口的愈合速度早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

    一入神灵,是为超凡,神灵境便是意味着超凡脱俗。

    天虚对应神灵境,自然也是超凡脱俗。

    摩夜的手中捏着皮皮虾,小皮被捏在其中,直筒复眼都是瞪大,口中吐着泡泡。

    摩夜越看越气,他居然就是被这只只知道卖萌的皮皮虾给伤到了。

    真的不可饶恕了。

    本来想要将这皮皮虾一把捏死的,但是没有想到,突然有变故发生。

    那阵法的出现,让他有些疑惑。

    阵法之中走出的几个家伙,更是让他皱眉。

    但是在惊讶之后,摩夜的手掌便是继续用力,要将这小皮活生生的捏死。

    饕楼广场中,白鲨趴在了墙壁上,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气的直咬牙。

    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想捏死虾祖!

    真的是……虾落平阳被小垃圾欺啊!

    想当年的虾祖在无尽海中也是一方巨头,就算是黑龙王见到了,也是礼让三分。

    谁知道,如今伟大的虾祖居然变成了一只只知道卖萌的虾,还面临着被人捏死的尴尬境地。

    白鲨泪眼婆娑,为虾祖感到心疼啊!

    步方眼眸一凝,眉头皱起,看向了摩夜的方向,他一眼便是看到了摩夜手掌中抓着的小皮的身躯。

    小皮直筒复眼都是要瞪出来了。

    这家伙在做什么?!居然对小皮如此?

    小皮作为很早就跟随着他的小家伙,步方虽然平日里都是拿小皮来当调味料,但是这小家伙在步方这儿还是很重要的。

    自然不允许别人这样对待他。

    所以步方一步踏出,张嘴便是发出了爆喝。

    “放开那只皮皮虾!”

    淡漠的声音响彻在全场,还微微的萦绕带着回音散去。

    所有人都是一呆,气氛在这一刻变得有几分尴尬。

    小白的眼眸微微闪烁了一番,下一刻,战神棍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轰!

    战神棍顿时掀起了满地是碎石,朝着那天穹之上的摩夜砸去。

    摩夜面对小白的这一击,淡然如水。

    身形刹那闪烁,移形换影一般的消失在了原地,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踩在了战神棍的棍顶处。

    脚掌轻轻的一点。

    战神棍便是再度砸落在地上,小白都是被那巨力给颤的有些握不住战神棍。

    “蝼蚁一般的家伙,等会再收拾你……”摩夜淡漠的说道。

    他眉心间的两道竖眼微微的闪烁,散发着光华。

    小幽皱着眉头,冥王尔哈拎着根辣条进进出出,看的颇为有兴趣。

    “这是墟狱之中的魔眼一族啊……魔眼一族的人怎么会出现在潜龙大陆?”

    冥王尔哈好奇的说道。

    他抬起头看了天穹一眼,他能够感受到大道法则依旧存在。

    那按照常理,这魔眼一族的人不可能会出现在大陆中才对啊。

    毕竟天关未破,大道仍存。

    摩夜的目光一转,没有理会小白,而是落在了步方的身上。

    先前这个小子喊出的一句尴尬的话语,让他不由的眯了眯眼。

    在他的魔眼之下,步方的气息一下子便是暴露。

    神魂一梯境。

    这种垃圾……

    也特么敢朝着他大吼大叫?

    “你算什么东西?我捏死这只虾……你又能奈我何?”

    摩夜冷冷的笑道。

    他现在已经打定了主意,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

    他不仅仅要毁了这星罗天盘,更是要将这整个美食城都是从潜龙大陆上抹去,所有人都得死。

    摩萨和摩察死了,死在了这美食城中。

    既然如此,他就要这整座城池为他们殉葬!

    摩夜目光冰冷。

    忽然,他的眉头皱起,看向了步方。

    因为他发现步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区区一个神魂境的蝼蚁,面对他居然没有丝毫的畏惧?难道他的威压是摆设么?

    不知道为何,摩夜的心中有一股无名的怒火涌动而起,下一刻,抬起了一根手指。

    嗡……

    冥气汇聚,下一刻,冥气迸射而出,朝着步方洞穿而来。

    仿佛化作了一道丝线一般。

    小白的身形陡然挡在了步方的身前,战神棍握住,舞动起来,狠狠的和这一道冥气碰撞在了一起。

    小白的身形踉跄的后退了数步,战神棍上冒着青烟。

    “抵挡?我看你这傀儡能够挡几招……”

    摩夜咧嘴,手指连点,一道道的冥气迸射而出。

    小幽目光熠熠。

    冥王尔哈叼着辣条叹了口气,“墟狱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脾气……”

    “步方小年轻,给本王五根辣条,本王帮你搞定这妖艳的小家伙。”

    冥王的话语,让步方眉头一凝,尔后转头看向了冥王,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好……”?

    只是,步方的好字还没有说完,便是被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给打断了。

    狗爷迈着优雅妖娆的猫步,颤抖着浑身的肥肉,从餐馆中缓缓的走出,屁股后面还屁颠屁颠的跟着浑身是血的小花。

    “这个家伙让狗爷来,不打哭他,狗爷就戒醉排骨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