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八百零七章 天机术!一角未来!
    衣裳的碎片在纷飞,洋洋洒洒,飘落在了地上。

    周围有压抑的笑声在响彻而起,每个人看着那些被扒的精光的圣地弟子,脸上都是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这笑容……意味深长。

    楚长生斜靠在门板上,那服务员的袍子鼓起来,看上去倒是有些许的滑稽。

    圣地的弟子们从地上爬起来,每个人的眼眸都是变得通红,他们何时经受过这样的耻辱,衣服居然被人扒光!

    那种赤裸裸的感觉,让他们感到羞耻,这种羞耻感化作了愤怒在他的心田之间涌动,几乎要喷薄而出!

    怒啊!

    那粗犷的圣地弟子一个翻身,从地上站起身,怒目瞪着楚长生,他的嘴唇都是在哆嗦,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现在的饕餮谷人都这么的狂妄了么!

    他可是来自天枢圣地的人啊,以前来,那个店铺中的人对他们不是毕恭毕敬的!

    这个该死的家伙!

    “你这是在找死!你这是看不起我天枢圣地!”

    粗犷男子不傻,他压抑着声音说道,他敢大放厥词,可是却不敢真正的跟楚长生碰撞。

    这个小白脸,不……这个扒衣变态,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实力,但是他的修为绝对是远超自己,深不可测的那种存在!

    打自己肯定打不过了,可是对方却只是仅仅扒了自己的衣衫,看来对方还是忌惮天枢圣地的!

    既然是忌惮……那自己就有倚仗。

    所以粗犷男子,瞪着楚长生,冰冷的说道,想要吓唬对方一下。

    其他的圣地弟子们从地上爬了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是流露出了惊惧之色。

    远处,有其他圣地的弟子凑了过来,他们看着赤条条的一群人都是忍不住发出了淡淡的嗤笑。

    这嗤笑让天枢圣地的弟子们,越加的火大。

    “哦……你是以为我扒衣楚不敢杀你么?”

    楚长生淡淡的说道。

    “我说过,我叫楚长生……”

    楚长生脸上的玩味消失,整个人淡淡的看着那圣地弟子们。

    那粗犷的圣地弟子忽然面色一变,下一刻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整个人的身躯都是宛若筛糠一般抖动起来。

    “你……你是楚长生?!前饕餮谷大长老?!”

    那圣地弟子嘴唇都是在哆嗦。

    “你……”

    “滚吧,除非你们圣地的教主来,否则……别再我面前装逼。”楚长生撇了撇嘴。

    楚长生手一挥。

    咕噜!

    他手臂上的肌肉猛地便是鼓起,下一刻便是变得十分的巨大。

    手一挥而过,顿时引起狂风呼啸。

    那些赤条条的圣地弟子们纷纷倒飞而出,身躯摇晃不已。

    “好好排队,不要插队。”看着狼狈远去的一群弟子,楚长生撇了撇嘴,忧郁的捋了捋银色发丝,淡淡而道。

    餐馆的营业再度恢复,有条不紊。

    其他的圣地弟子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敢在有任何的动作。

    ……

    天机圣地。

    房屋坐落,犹如一朵朵绽放的花儿似的。

    曲径通幽,烟尘渺渺。

    嘎吱一声响,一座古老房屋的房门被推开了,一位握着拐杖的老妪缓缓的从房屋内走了出来。

    “星罗天盘越来越躁动了……天关劫在即,不知道圣女殿下能否在天关劫开启前,将星罗天盘彻底掌握……”老妪脸上拄着拐杖,缓缓而行。

    那拐杖敲打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远处,一道放荡不羁的身影摇摆着身躯归来。

    莫流机胸前的衣衫敞开,满脸兴奋的走着,他的身上挂着好几个竹筒酒,行走之间,这些竹筒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莫流机脸上浮现一抹坨红,带着浓郁的酒味。

    “莫婆婆!我回来啦!”

    看到那走出房屋,拄着拐杖在轻敲的莫婆婆,眼睛顿时一亮,挥动了一下竹筒酒,大笑了起来。

    莫婆婆淡淡的看着莫流机,鼻孔之间淡淡的发出了一声冷哼。

    一靠近。

    莫婆婆手中的拐杖便是挥动了起来。

    一股玄奇的能量在拐杖之上迸发,猛地便是朝着莫流机的身上敲去。

    这一砸,顿时让莫流机发出了惨嚎,手中的竹筒酒洒了满地都是。

    “你这臭小子……叫你去带圣女的心魔归来,你去做什么了?圣女的心魔是酒么?!你是不是猪?!”

    莫婆婆口中骂着,手中的动作却是不停,每一次的挥动下去,都是让那莫流机惨叫了一声。

    莫流机的修为很强,可是却根本躲不开。

    那梆梆梆的敲打声,让莫流机自己都是感到蛋疼。

    “圣女殿下正在掌控星罗天盘的关键时候,若是无法消除心魔很有可能会被那心魔趁机而入,到时候掌控星罗天盘失败,那后果……你这臭小子承担的起么!”

    听着那一句句的谩骂。

    莫流机心中那委屈啊。

    他也想带能干圣女的心魔回来啊,可是……他特么的打不过!

    打又打不过,骗又骗不回来。

    这能怪他?他也很绝望!

    他有一颗想要带回那心魔的心,可是……他做不到哇。

    “莫婆婆!!你听我……啊,轻点,不打脸!”莫流机惨嚎。

    “快把情况给婆婆说说,否则……打断你的腿,还喝酒,喝不死你!”莫婆婆冷哼了一声,终于是将拐杖放了下来。

    莫流机小心翼翼的将身上的竹筒酒全部都是拿了下来。

    尔后将饕餮谷的情况全部告诉了莫婆婆。

    他将步方如何取得饕餮之心,逼退那紫尊分身和碧连天,以及黑狗斩巨人,冥王灭圣师的事情都是说了出来,甚至还将步方用饕餮之心救活了楚长生,使得楚长生一步踏入半步神灵境的情况说了出来。

    莫婆婆一直都是在认真的听着。

    她脸上的神情越听则是越凝重。

    莫流机说完了,眼巴巴的望着莫婆婆,圣女的心魔不是他想带,想带就能带的。

    莫婆婆听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了几步,脸上的神情在不断的变化。

    “你是说那心魔有冥墟生灵在守护?能够和潜龙王庭人友好相处的冥墟生灵……看来应该不是冥墟墟狱的生灵。”莫婆婆皱着眉头呢喃道。

    她似乎对冥墟有一些了解,拄着拐杖,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山川。

    天机圣地笼罩在一片烟雨之中,缓缓的吹拂下,云卷云舒。

    “按照你的描述,那冥墟生灵应该不是大虚境生灵,难道是天虚生灵?”老妪呢喃道。

    莫流机顿时耳朵一动,大虚之上的冥墟生灵是天虚?

    难道他当初看到的那遮天蔽日的仿佛将他们都是当成食材一般的冥墟生灵就是天虚?

    老妪斜眼看了莫流机一眼,拐杖猛地在地上一敲。

    轰隆隆!!

    莫流机心神顿时一颤,感觉自己浑身都是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给束缚住似的。

    在莫流机的眼中,整个天穹似乎都是发生了变化,那天空上的星辰飞速的流转……

    迷离了他的眼神。

    “这是莫婆婆的……天机术!”

    莫流机惊叹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正片天地都是化作了星空。

    老妪手中捏着玄奥的印记,每一道印记打出,都是会砸入虚空之中,引得星辰滚滚。

    轰隆隆!

    有可怕的梵音萦绕,仙乐齐鸣!

    老妪开始推算一切……

    忽然。

    莫流机眼眸一缩,只见那漆黑的天幕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撕裂开来似的。

    天色一下子便是明亮了起来。

    依旧是烟雨朦胧,天地间的一切没有丝毫的变化。

    但是远处,那老妪却吐血倒地,面色惨白的没有丝毫的血色。

    很显然……这是受到了反噬了!

    莫流机悚然一惊,莫婆婆何等修为,她施展天机推演术都是会被反噬?!

    几步上前,莫流机将莫婆婆从地上扶了起来。

    “莫婆婆……”

    “别说话……听着,你现在就去等待圣女出关,出关后带她前往饕餮谷,老身推演圣女的心魔……看到了一角大陆的未来,只有那心魔才能够带我天机圣地度过那难关!”

    莫婆婆身上的气息变得非常的萎靡,但是眼眸中却是充满了凝重之色。

    莫流机被吓坏了,嘴巴都是在哆嗦。

    “婆婆,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听不懂哇!”莫流机道。

    莫婆婆看着莫流机,气的差点一命呜呼,这特么的是猪么!

    她伸出手抓住了拐杖,猛地挥动起来,敲在了莫流机的脑袋上。

    “听懂了么?”莫婆婆咳出了一口血,没好气的说道。

    莫流机的额头上顿时肿起了一个大包,面无表情的说道:“听懂了。”?

    “很好……老身没事,天关劫马上要开启了,这一次的天关劫……是王庭的大难!我天机圣地将会遭遇大劫,你带着圣女去找心魔……唯有心魔可以救圣女,可以帮助圣女掌控星罗天盘!”

    莫婆婆说道。

    莫流机认真的点头。

    “去吧,老身没事,你现在就去叫醒圣女殿下吧。”

    莫流机有些迟疑。

    “莫婆婆……我天机圣地有圣主在,怎么可能会遭劫?”

    “别说话,快滚!”?莫婆婆瞪了莫流机一眼,一拐杖又是敲在了莫流机的脑袋上。

    莫流机只能转身就跑。

    山坡之上,老妪稳住了身形,手中捏印,满脸凝重的妄图再看到那一角未来。

    ……

    天泉圣地。

    紫尊缓缓的睁开了眼眸,他的身上,紫气在萦绕,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庞大。

    他站起身,张开嘴,口中有澎湃的能量喷薄而出。

    他心中有些遗憾,不由的吐出了一口气。

    终究还是未曾突破,没有饕餮之心的帮助,他实在是很难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神灵境要点燃神台上的神火,点燃的神火越多,实力提升的越多,可是每一朵神火的点燃,却都不是那么的简单。

    “饕餮谷……坏本尊大事,该死,那只狗……应该是天虚境的冥墟生灵吧,惹了本尊,待本尊从潜龙天关归来,必定要宰了吃狗肉!”

    紫尊目光冰冷,满头的紫色发丝顿时飘荡了起来,下一刻,迈步,紧闭的大门轰然打开。

    ……

    饕餮谷,饕餮餐馆。

    趴在悟道树下呼呼大睡的狗爷忽然狗子一阵发痒,忍不住张开了惺忪的狗眼,打了个哈欠。

    是谁,在念叨你狗爷?!

    倚靠在狗爷身侧的小花依旧紧闭着眼眸,她身躯之上的能量在不断的充盈着,仿佛要突破似的。

    “这丫头……还知道占狗爷便宜,算了,看在步方小子的面子上,就给你占便宜吧,只要不打扰狗爷睡觉就行。”狗爷哼唧了一下,尔后继续趴了下来,大睡。

    时间流逝,天色渐晚。

    饕餮餐馆第一日的营业,也终于是彻底的结束。

    在收起龙骨菜刀的瞬间,步方的脑海便是响彻起了系统严肃而认真的声音。

    那声音一出,让步方整个人都是愣在了原地,许久之后,眉头一挑,仿佛是流露出了一丝喜色,不禁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