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七百九十章 杀我弟,你就为他陪葬吧
    燕城心中一凛,整个人都是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这餐馆带给他的压力,让他浑身的肌肤都是收紧,他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难道只是因为眼前这具两棍子将他的手下给砸死的铁疙瘩傀儡?

    打量着这餐馆,看着那餐馆前负手而立的面无表情的青年,燕城深吸了一口气。

    这餐馆……绝对有古怪。

    他们刚刚抵达饕餮谷中,还未来得及去收集资料和消息,所以他们还真的是有些不清楚这餐馆的底细。

    所以燕城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两位守卫的死亡,还是让燕城心中有气,自然不能够这么轻易的便是退去。

    他的目光落在了从地上爬起来的沐橙的身上,似乎是感受到了对方的锋锐目光,沐橙二话不说,爬起来便是往饕餮餐馆中跑。

    不一会儿,便是跑的没影了。

    燕城的目光越加的冷冽。

    他的身上散发着恶臭,不过这么一会儿时间,他不经意的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这股恶臭。

    沐橙肯定知道些什么,燕城觉得他必须要将沐橙这股女人给抓来。

    既然眼前的是餐馆,那就先到这餐馆之中尝一尝菜品吧。

    剑拔弩张的气氛似乎在一瞬间便是散去。

    燕城看着步方,脸上很快便是挂起了笑容,他迈开了步子,朝着步方靠近。

    “阁下应该就是这餐馆的老板了吧,既然餐馆门开,那肯定就是为了营业,既然如此,在下可否入馆?”燕城笑着问道。

    步方微微一愣,斜眼看了燕城一眼,嘴角一扯。

    “不可以。”步方回答。

    不可以?

    燕城一呆,燕城身后的一群守卫也是微微的一呆。

    其中一位脾气暴躁的守卫,直接便是迸发出了身上的气息,冰冷的看着步方。

    似乎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趋势。

    不过,却是被燕城给制止了,在没有搞清楚这家餐馆和这青年的来历之前,燕城不会轻易的出手。

    “为何在下不能进入其中?餐馆门开,不就是为了营业么?”燕城疑惑的看着步方。

    如果对方真的只是为了包庇那女人的话,那燕城就算再忌惮,他也必须要出手了。

    餐馆虽然危险,但是所谓的富贵险中求,人如果没有危险来提醒紧迫,又如何能够成长?

    “你身上太臭……而且,餐馆还未开业。”

    步方走了几步,重新回到了椅子上,一屁股坐下,缩躺在其上,慵懒的说道。

    还未曾营业?

    重点是……这家伙是在嫌弃他们身上臭么?

    他们臭,可是他们能有什么办法?他们也很绝望啊……

    深海臭鲇鱼的血液和臭气真气冲刷不掉,用水也未必能够轻易的将那臭气冲掉。

    所以,基本上这臭味就要跟着他们很久。

    可是导致他们浑身发臭的罪魁祸首就是那钻到了餐馆中的女人啊!

    “小店还未曾营业,诸位请先离去吧……待到营业之时,再来。”

    步方眯起了眼,阳光暖暖的洒在了他的脸上,淡淡的说道。

    那话语,让燕城眼眸中都是有一抹厉色浮现。

    他堂堂玉恒圣地大统领,半步神灵境的存在,进一个餐馆居然被连续拒绝。

    都说饕餮谷的厨师猖狂而傲气,如今一看,果然名副其实……

    可惜这傲气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肯定是会被碾压成渣滓的!

    “那在下如果执意要进去的话……”

    燕城负着手,眼眸凌厉的开口。

    执意要进去……

    步方嘴角一扯,抬起手,拍了拍站在他身侧的小白的肚皮,顿时拍的梆梆响。

    燕城笑了,咧开嘴,那有些发黑的脸衬托着大白牙,显得十分的洁白。

    “阁下可能是有些看不起在下,区区一具大能傀儡,还真的未必能够挡得住在下的脚步……”

    燕城说道。

    忽然。

    远处,有人影晃荡的行走而来。

    那人影敞着胸前的衣衫,露出了白净的肌肤,脸上挂着几许坨红,手中握着一竹筒酒壶,不时的往口中灌着酒。

    莫流机嘴角扯开,他感觉饕餮谷果然是天堂啊,各种美味数不胜数,各种美酒撩人味觉,让人馋虫顿生,胃口大开。

    莫流机差点迷失在了这满是食物的温柔乡中。

    不过幸好他仅存的一点意识,让他知道,他来饕餮谷是干啥的,所以他每天都是会往步方这儿跑,跟步方来唠嗑几句。

    打算将步方拐跑回天机圣地。

    毕竟步方是能干的圣女的心魔,莫婆婆要让他完成的任务,他当然要努力的完成。

    莫流机?

    有燕城自然是认得莫流机的,这可是天机圣地中的风流人物,不仅仅实力强悍,而且擅长天机圣地的星盘推演。

    是属于那种料事如神的存在。

    对于天机圣地的人,其他圣地的强者遇见了都是会有几分谨慎和畏惧。

    因为这圣地的人擅长推演,鬼知道天机圣地的人是不是将他们给卖了,他们还在愉快的数钱呢!

    情报中似乎有提及到莫流机,没有想到对方真的存在。

    莫流机一出现,便是熟稔的拉过了一条椅子,捧着竹筒酒,坐在了步方的侧方,眯着朦胧的眼看着步方。

    “步老板啊,在下诚挚的邀请你前往天机圣地一趟,圣地的莫婆婆等不及了,请赏个脸呗?”

    莫流机说道。

    步方斜眼,有些嫌弃的看了莫流机一眼,“能不能把酒喝完了再过来,每天在我店门前喝这低档次的酒,会拉低小店档次,以后谁还来餐馆中买酒?”

    步方说的好有道理,莫流机捏着自己的下巴,微微的呆了好一会儿。

    可是他这酒是从闻人尚那儿捞来的啊,咋就成了低档次的酒了呢?

    莫流机打了个酒嗝,满脸懵逼。

    燕城看着莫流机和步方居然这么的熟识,眉头再度皱了起来……

    莫流机居然对步方都是这么的客气,而且还说是莫婆婆亲自等待步方前往天机圣地?

    天机圣地莫婆婆,燕城自然知道,这种王庭中的顶尖存在,料事如神的高手,燕城如何能够不识得?莫婆婆的那好存在虽然还比不上圣师,但是也查不了多少了。

    所以在听了莫流机的话后,燕城心中才是越发的小心,很显然……这个小厨子大有来头。

    原本升起的想要直接出手的冲动顿时就是散去了。

    还是再看看情况吧……

    燕城深深的看了步方一眼,带着他的守卫们都是退走。

    虽然死了两个守卫,燕城心中也是有气,可是燕城是很谨慎的一个人,万一这小厨子背后真的有那能够灭杀圣师分身的冥墟生灵,那他可能要交代在这儿。

    圣师让他来探查一番,他可不能因为自己乱搞,而将圣师的计划给破坏。

    莫流机有些疑惑的看着退去的燕城等人,顿时扭开了竹筒,猛地往口中灌了一口酒。

    浓郁的酒香飘荡而起。

    步方嗅了嗅,嘴角一扯,不屑的摇了摇头。

    ……

    天色渐晚。

    两轮弯月从水平线上升腾而起,很快便是悬挂在了高空之中。

    一家客栈之内。

    燕城赤裸着上身,身上贴着许多的灵药,他打算用这些灵药的香味将那臭气给冲干净。

    不过显然效果并不显著,身上那如粘屎一般的臭气,让燕城几乎要抓狂了。

    “圣师的分身是被那餐馆老板的朋友给灭的,燕宇却是被楚长生活生生一巴掌拍死的……”

    燕城面色阴沉无比,他身上有股可怕的气息在流转。

    “饕餮谷楚长生……看来只能先拿这家伙开刀了,那冥墟生灵守护的似乎是那老板,那楚长生这老家伙就可以先宰了……杀我弟者,必须死!”?燕城将手中的情报资料放下,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脸上冰冷无比。

    楚长生不过是一尊大能,燕城如果出手,可以很轻易的便是将那老家伙给干掉。

    一般的大能在燕城眼中,都是蝼蚁。

    ……

    饕餮谷,高耸饕楼之中。

    月光从饕楼之外洒下,照在了其中。

    清冷的月光,仿佛带着一丝寒意,照在人的身上,像是披着冰凉的轻纱。

    楚长生伸了伸懒腰,从书桌上站起身,他赤裸着上身,身上满是密布的肌肉,肌肉鼓动,恐怖的气息扩散。

    楚长生负着手,走到了窗前,白色的胡子和白色的头发在风中吹拂,缓缓的飘动。

    他的眼眸深邃无比的看向了那饕楼外的景象。

    如今的饕餮谷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那颓败了这么多年的饕餮谷,似乎有重新要崛起的之势。这对于楚长生而言,真的是让人身心欢愉的事情。

    虽然谷主小芽还太年轻,许多事情都无法处理妥当,但是有楚长生在,拼着这条老命,楚长生都是会努力的辅佐着小芽的。

    嘎吱一声响。

    那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楚长生微笑的负着手,转过身,看向了门口方向。

    “回来了,那就进来吧……”楚长生温柔的说道。

    尔后,门外便是有一个小脑袋钻了进来,那脑袋的眉心正中有一块记忆水晶镶嵌在其上。

    这丫头不是别人,正是在步方那儿赖了一整天的小芽。

    小花似乎没有跟她回来,小芽耷拉着脸,吐了吐舌头,小心翼翼的走进了房间,来到楚长生身前。

    “玩够了啊,那就开始今天的学习吧,你这丫头……真的是调皮,不过你这么小,让你做谷主……也是难为你了。”

    楚长生慈爱的摸了摸小芽的脑袋,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在楚长生眼中,小芽就跟他的孙女一般,可是小芽毕竟是饕餮谷的新谷主,终究是要学会如何治理饕餮谷。

    楚长生还希望小芽这丫头能够将饕餮谷带的更加的辉煌呢。

    “楚爷爷,小芽现在就去学习。”小芽在步方那儿呆了一天,心中也是很愉快,记忆水晶偶尔会散发着光芒,许多记忆会涌入小芽脑海之中。

    这小丫头如今成熟了许多,也是明白了自己肩膀上的重任。

    楚长生笑了笑,小丫头终于是长大了啊。

    拍了拍小芽的脑袋。

    忽然,楚长生的目光一凝,鼻子微微抽动一番,嗅到了一股臭味飘荡而来。

    这臭味,让他脸上顿时有些古怪。

    缓缓的转身,扭头看向窗外。

    在那儿,有一道人影缓缓的取下了一杆黑色的长弓,淡淡的看着楚长生。

    长弓拉满,恐怖的能量飞速的汇聚。

    那人,发丝在风中猎猎作响,冰冷的看着楚长生。

    “就是你杀了我弟燕宇的么?既然如此……那你就去为他陪葬吧。”

    话音落下。

    楚长生的目光顿时一缩。

    一杆漆黑无影的箭矢,陡然已经来到了楚长生的面前,根本避无可避!

    噗嗤!!

    血溅三尺!

    楚长生的瞳孔紧缩,胸前被洞穿了一个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