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1979 > 236、悲风吹雨湿铭旌


        李兆坤走了。

        走的安静平稳,没有折磨和痛苦。

        至于他的内心有没有遗憾,李和不得而知。

        屋里几个女人的哭声,让李和很不好受,从李隆口袋掏了一包烟,擤一下鼻涕,抽一口烟,鼻涕被甩的到处都是。

        半个李庄的人都来了,李家小小的屋子站了许多人,哭声汇聚在一起,一里地外都能听得清楚。

        潘广才对李梅道,“你跟婶子给他洗个澡,我现在打电话让他们送寿衣过来,剩下的回头我开车去买。”

        李兆坤走的太突然了,料想李家也没有备下这些东西。

        李和走过来道,“麻烦你多帮我操心。”

        他现在浑身提不起来一点力气。

        本想让王子文等人过来的,但是一想,家里的丧失外人不一定办的明白,本地还是有不少丧葬规矩的,还是让潘广才操办比较好。

        潘广才道,“你多休息,刚刚已经给大壮和桑永波哥俩打了电话,夜里都能到家,这么多人呢,你不要太伤心,说句不好听的,老叔活到这年龄,也没受罪,算是好事。”

        李隆同哥哥商量道,“那席面到时候在家里开?”

        李和摇摇头道,“你县里的酒店暂时不要对外营业,全用来招待亲戚朋友吧,家里不用开席,烟花炮竹准备起来就行。”

        李隆抹抹眼泪道,“那我给老四老五她们打电话,孩子们也让她们回来。”

        李和想了想道,“李柯、杨格、李怡、杨淮、李沛、李览她们回来就行,至于伍泊君,不是刚怀上嘛,跟杨淮说,不要让她受罪,就安心养胎,回来没多大用处。”

        至于李阔和李燕她们,随便她们了,这么大的消息,是不需要他通报的。

        李梅道,“那怎么行,该回来的都回来,不回来都像什么话。”

        这是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公然的反对弟弟的意见。

        李和点点头,不愿意在这种无谓的事情上多浪费口舌。

        镇上开寿衣店的老板冒雨给送来了寿衣、寿鞋等一应物品。

        王玉兰和李梅娘俩把屋里门关上,一边哭一边给李兆坤穿衣服。

        李和亲自点着了鞭炮。

        鞭炮不惧雨水,在密集的雨势下蹦蹦作响。

        门口聚的车子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多,潘广才出来主持大局,大声的道,“车子全部停在村里面,别停在这,等会堵路,路口也不要停车。”

        李和回到自己的屋里,提出来一个包,递给潘广才道,“你看着安排。”

        潘广才拉开拉链一看,全是码的整整齐齐的现钞,毫不推辞的道,“你放心吧,这点事我还能处理不了。”

        这些钱都是李和提前预备在家里,他原本以为是用不上的。

        电话响了,是王子文的,挂掉电话后,叹口气道,“这么会功夫,消息传的这么快,等郭冬云来了,你俩一起帮我应酬吧。”

        潘广才点点头道,“行。”

        他开始安排人在堂屋铺床,烧火盆。

        李和抱着李兆坤软软的身子,已经感觉不到一点分量了,鼻子一酸,往堂屋去。

        李隆撑着一把伞,在旁边专门遮挡李兆坤的身子。

        兄弟俩把李兆坤安顿在堂屋的床铺上后,穿上白色的孝服,跪坐在铺满干草的地面上,不停的往火盆里加纸钱。

        前屋乱哄哄的,王玉兰哭晕了。

        李和叹口气,对李隆道,“你背着,跟大姐一起送到你那边躺着,这边人多,别闹腾她了。”

        李隆跑到前屋,众人手忙脚乱的把王玉兰送到了他的背上,让段梅和李梅一人在一边撑一把伞,渐渐消失在瓢泼大雨中。

        去镇上的拖拉机回来了,大家纷纷开始从车上搬东西下来,搭帐篷的搭帐篷,拉电线的拉电线。

        热闹的很。

        李和依靠在墙上,烟一支接着一支,偶尔抬起头看一眼躺在床上干巴巴的李兆坤。

        悄无声息。

        眼泪水再次不争气的下来了,手往脸上一抹,全是鼻涕,在稻草上蹭蹭,没擦干净,又往衣服上顺顺。

        潘应一直受他老子支使,在李家帮忙,此刻看到李和这样子,也有点不落忍,有心想说一些安慰话,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和却对她道,“别听你老子使唤,都凌晨一点了,该回去睡觉了。”

        潘应道,“没事,我不困。”

        安静的在一旁帮着李和烧纸钱。

        雨势渐渐收了,天空中只有一层层薄薄的细雨,不时的传来轰隆隆声。

        潘应原本以为是打雷,可是雨都多少了,从哪里来的雷呢?

        李家来的人越来越多。

        好奇之下,她探出了脑袋,朝着空中看,看的不真切,跑到外面,在路灯底下,才看清楚,原来是直升飞机。

        正要瞧得仔细,却被他老子从后面拍了一下,潘广才道,“赶紧回去睡觉,明早起来早一点,这几天收敛点,别犯懒,不然回头真收拾你。”

        潘应吐吐舌头,她老子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这么重的话。

        回家的这一路上,全是汽车,甚至不少停进了麦田,远远的还有不少汽车从村口的小路上进来。

        有直升飞机不停的在村子上空盘旋,各家门口水泥铺就的麦场地都有一两架。

        她家的门口也停了十来辆,门被堵得严严实实。

        侧着身子才慢慢挤进门口打开了门。

        家里一个人没有,她父母都在李家帮忙,至于哥哥不争气的,还在省城晃荡,此刻不知道得到消息没有。

        简单的冲了个澡,往床上一趟,还不时的能听见一架架直升机从她家屋顶上空过。

        隐隐感觉,还有停在自己家门口的。

        刚迷迷糊糊地睡着,又被外面的声音吵醒,干脆起身关闭门窗,耳朵塞了耳塞。

        醒的时候,一看时间,已经是八点钟,怕挨老子训,赶忙起床,牙刷胡乱的在嘴巴里搅和两下,脸上湿点水,匆匆的出门。

        刚出门就吓了一跳,到处是车,到处是人,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要不是左右的宅子、道路、树木、田地是她熟悉的,她差点以为她穿越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