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1979 > 1124、大学招生
    “庞修杰拿到钱之后,立马就带着那个女人走了。”齐华笑着道,“听说是那个女的鼓动的。”

    李和好奇的问,“去哪里?”

    “南方,”齐华道,“好像是去那个女人的老家,具体位置我还真是说不上。”

    “人各有志,不强求,只能希望他幸福了。”李和话锋随即一转,“不过话说回来,搁古代,这老夫少妻都能出乱子,更何况是现代,鲜有好结果的,就看他是什么运气了。”..

    齐华道,“这女人跟庞修杰一起图个什么?图爱情吗?钱扒拉差不多,这俩人散伙的可能性很大,只是,4000万呢,光吃利息就够俩人吃到死,说不准要陪着庞修杰耗上一辈子呢。”

    “4000万很多吗?”李和眉毛一挑,冷哼道,“按照这年头的行情继续发展下去,三五年的功夫,能够精光,挣钱不易,花钱可是很容易,且行且珍惜吧。”

    “李先生说的是。”明明不同意李和的说法,可是齐华还是无奈的跟着赞同!

    那可是四千万!

    哪怕是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光吃利息,一年也有百十万了!

    想在三五年内就败光,真心的不容易!

    也就你李老二财大气粗,觉得四千万洒洒水,在普通人眼里,这是挣几辈子都挣不来的。

    联合利华大学经过艰难努力,终于成为全日制统招专科院校,为了招到生源,甚至在招生简章中做出了包就业的承诺。

    “这跟野鸡大学没区别了啊。”李和看到华丽的招生简章,发现和大部分的民办或者公办专科职校没有多大的区别,说白了,就是费劲心思忽悠学生过来上学。

    梦想他是有的,激情他是有的,情怀也不差,可是现实是残酷的,人家要来上学是要交真金白银的,你首富开的学校又怎么样?

    你首富再有钱,跟这些苦哈哈的学生又有什么关系?

    再多想一层,你这首富说不准是黑心的,要不然怎么能挣来这么多钱?

    所以,李和是有苦说不出。

    何芳更是一样,“这些只是招生的手段,和我们育人的目标不冲突,我们的承诺都能做到,可不像一些学校在招生简章里面专门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承诺,已经涉及到虚假宣传,许多学生的家庭并不富裕,要是进了这种学校不但是对家庭的负担,也对学生长久的发展不利的,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前途,所以与其让这些学生受骗,还不如来我们学校。”

    她有大事不拘小节的魄力,一切为了招生,为了招生的一切。

    “你就这么自信能把学生教好,这学生肯定是层次不齐的,”李和笑着道,“哪怕是旗下的公司安排一部分就业,可要是学生肚子里没货,也只能安排到流水线做工人,这学就是白上了。”

    “你这话又错了,书从来就没有白读的,”何芳认真的道,“只要他肯呆在教室里,不管他听不听得进书,在这种大学环境中熏陶三年,潜移默化总会有改变。

    我是这么想的,现在就拼个实用,除了教育部规定的课程外,部分课程试行全英文教学,哪怕学生的主专业不行,他们毕业以后,这个英语能力是够用了,在英语人才需求越来越大的形势下,他们的就业都不会有问题。”

    “也是好主意。这马上就填高考志愿了,你们估计能招到多少?”李和认可了何芳的办法。

    “参照去年其它民办学校的情况,我们估计能招到一千以上吧。”何芳信心满满的道,“只要熬过这三四年,有两届学生毕业,名声打出去,招生问题以后就不大了。”

    “你忙,我不打扰你了。”李和带着齐华出了学校的办公室。

    学校里正直放假,一个学生都没有,只有不远处能看到三五成群的工人打远处过去,学校还有不少的建筑正在施工阶段。

    “李先生,这前后五个亿已经没了。”齐华作为资金的经手人,都替着心疼,办教育,赔本。

    想赚钱,只有抬高学费!

    李和道,“你没听见我媳妇说吗?没四年的功夫,不用想见效果,教育本来就不是立竿见影的事情,你以为这是开补习班呢。”

    齐华道,“要是真开补习班就好了,补习班才挣钱呢。李先生,你可能不了解,一个托福补习班的学费好几千块钱,就学一个多月的时间,一期百十个学生一起上课,随便赚赚都是十来万。”

    “那又怎么样,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李和不以为意。

    齐华道,“我的建议是既然目前学校的学生名额不足,许多设施还处在闲置阶段,为什么不向社会租赁?或者干脆自己开补习班,这样可以减轻学校的负担。”

    “你写一份方案给我老婆,她要是同意了,”李和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建议她给你分红。”

    “谢谢李先生。”齐华哭笑不得,他想扇自己一巴掌,没事提什么意见!

    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李和再次接到老四的电话的时候,老四直接告诉他,她要结婚。

    他沉默了一下,直接在电话里同意了。

    在得到他同意的情况下,老四在一周后就带着毕向东回了老家,至于怎么搞定王玉兰和李兆坤,李和就不操心了。

    就像何芳说的,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都有自己的生活,各自的家庭和归宿,不可能管到七十岁的。

    父母养育子女的责任也就只能尽到8岁,何况他们只是姐姐和兄长。

    人,总归要独立,要靠自己。

    何龙两口子和好,一起来到李家,这次跟以往不一样,却是带着大包小包来的。

    平常看着俩口子空着手,看的习惯了,这次看到这么多又是衣服,又是吃的,何芳反而有点不自在。

    “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

    吴春燕低声道,“姐,你还生我气啊?”

    “没有。”何芳笑的很勉强,她本来就不是好性子的人,这要不是为了弟弟的家庭团结和谐稳定,她搭理都不能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