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1979 > 942、谁对谁错


    刘保用笑着道,“用力。”

    咔嚓一声,手铐自己掉了。

    “没锁啊。”李和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笑着道,“你怎么来了?”

    刘保用没好气的道,“你还真拿自己不当回事啊?好好的家里不待,老是乱窜。”

    “呵呵,是啊。”李和低头苦笑。

    陡然间,他明白了什么。

    “过来。”刘保用朝着董浩招招手。

    “刘.....师傅。”董浩把烟头灭了,一时间不晓得怎么称呼刘保用,“你找我有事?”

    他是除了李和之外,唯一一个见过刘保用的。

    “驾照给我一本,得有个交代。”刘保用显出了自己的无奈。

    “用我的吧。”齐华把自己的驾照交了出来。

    刘保用道,“走吧,跟我走,肯定是需要接受处罚的。”

    “啊...”齐华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他正疑惑间,只听见咣当一声,董浩的脑袋已经磕在了李和的车上,瞬间血从脑门上往脖子上流。

    “刘师傅,我去吧。”他把自己的驾照拿了出来。

    “也行。”刘保用把齐华的驾照还给了他,接过来董浩的驾照,赞赏的看了一眼董浩。

    “我...”齐华不晓得怎么解释,他不是怕接受处罚,只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算了吧,还是用我自己的吧,回头我自己去接受处罚。”李和把驾照递给刘保用,反正他现在开车的机会越来越少。

    “你?少凑这个热闹。”刘保用没有接李和的驾照,回过身就上了自己的车。

    董浩把车钥匙丢给齐华,也跟着上了刘保用的车。

    “哎,喝酒误事。”李和气恼的拍了拍脑袋,但是随即又疼的吸溜了一声,这一巴掌不偏不斜的挠在了伤口上。

    “哥,要不要去医院?”付彪关心的问道。

    “走吧,不能再耽误。”李和现在心里想着的都是李兆坤的事情。

    付彪开车,车子进入香港的时候,顺路在一家小诊所门口停了下来,李和没有反对,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裹了一头的棉纱。

    “李先生,你戴个这个看看。”齐华递给他一顶帽子。

    “行,还可以。”李和对着车镜子看了看,发现伤口被完美遮挡住,这还是不让家里人看见为好,要不然又是一阵添堵。

    抵达李兆坤就诊的医院,丁世平早早的酒店等在门口。

    “怎么样?”这一刻,李和感觉很慌张,他的手心早就出了汗。

    “医生说.....”丁世平犹豫着不晓得怎么说。

    “我去问医生吧。”李和没时间和他磨叽,也不等电梯,自己从楼道小跑,尽管是8楼。

    王玉兰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看到李和过来,眼泪水唰唰的又再次下来了。

    “没事,会没事的,他一辈子争强好胜,哪里这么容易就没。”李和搂着老娘赶忙安慰,转过头又问丁世平,“医生呢?”

    “我去喊一下。”张老头急忙去医务室喊医生。

    李和朝着窗口往里张望了一下,李兆坤躺在床上,全身都插着管子,看到这情景,他眼泪水终于还是下来了。

    他还是不想没有爸爸。

    “李先生。”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站在李和的面前,不免有点紧张,他了解李家。

    这不是李家人第一次来医院。

    “怎么样?”李和把抽出来的烟又塞回了烟盒里。

    “由于脑出血,导致有脑疝的症状,这种情况下,一般要看以后脑组织出血吸收的程度了。”医生看了看李和的脸色,继续道,“目前主要就是依靠呼吸机来维持呼吸,说实话家属要有思想准备,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当然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

    “苏醒的几率有多大?”李和头上的伤口虽然已经好多了,却依旧隐隐有种被撕扯着的痛。

    “恢复的几率是有的,目前你们说话他一般是听不到的,如果苏醒的话要看一下病人的原发性疾病,其他脏器有无衰竭,和病人自身的求生意志等都有关系。”医生实话实说。

    “谢谢,辛苦。”李和朝他伸出手,“请转告院长,如果国外有成熟医疗方案请转告我,我将捐赠一千万的医疗设备给贵院。”

    “李先生,你放心,吴院长刚刚已经来过了,现在正在组织专家开会,我们会积极联系国外的医疗团队,全力以赴。”医生脸上的欣喜一闪而过。

    “那谢谢了。”李和拍拍医生肩膀,“你先忙,有事情我会再麻烦你。”

    “要是醒不过来,这可咋整?”王玉兰的眼睛已经红肿。

    “有我在这,没事的。”李和再次安慰道,“你看看你,眼睛都这样了,回去休息一下好不好?”

    “哪有这个心情。”王玉兰眼神迷茫的很。

    李和对一旁的阿姨道,“姜姐,麻烦送我妈回去。”

    说着就要把老娘往电梯口推。

    “打个电话给你弟,还有你姐他们吧。”王玉兰说完叹了一口气。

    “好。”李和对丁世平道,“你打吧。”

    “哎,要是真醒不过来,咱们就回老家吧,家里方便一点。”王玉兰似乎下定了决心,做了最坏的打算。

    “多想了不是?”李和哄着道,“你没听医生说,有可能醒过来吗?”

    “看老天爷哦,你没看,送过来的时候脑壳子都碎了一块。”王玉兰并不信任这话,坐在长凳上,眼望着天花板发呆。

    “家里还有孩子,姜姐那就麻烦你了。”李和吩咐阿姨道,“什么都不要和他们说,就说出去旅游了,不要影响他们学习。”

    “我会照看好的,你放心吧,李先生。”阿姨朝着王玉兰咕哝了几句,就走了。

    一个穿着黄色衬衫的中年男人,一直六神无主的蹲在旁边闷头叹气,不时还朝着李和这边张望。

    “那个人就是撞李叔的出租车司机,警察刚刚问过话。”古小华过来提醒道。

    李和问,“责任方是谁?”

    “是我俩。”说话的是张老头,他的头上也包着纱布,他低着头,哆哆嗦嗦的道,“咱俩骑着三轮车,弥顿道上,跟他说慢着点,可是他嫌弃红灯太慢,就闯过去,那个出租车司机没来得及刹车。”

    “谁送来医院的?”李和问。

    “司机打了电话,救护车来的。”张老头没有敢丝毫隐瞒。

    “让那个司机走吧。”

    事已至此,李和没心情去追究责任,何况本来就是他亲爹的错。

    张老头听了这话,简直不敢相信。

    不过还是听从李和的话,朝着那个司机走过去,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几句,那个司机诧异的朝着李和这边看。

    司机到李和跟前道,“先生,我真不是故意的。”

    “没事,你走吧。”李和低着头,抹了下脸,没有看司机。

    “你放心,我会尽赔偿责任的。”走或者不走,司机非常的犹豫。

    “真的不用,你可以走了,我会跟警察说。”李和闭着眼睛,明显不想再多说。

    “那....”司机还想再多说什么。

    “请。”丁世平走过来,把司机带走了。

    晚间的时候,得到消息的于德华和沈道如等人都过来了。

    李和在长凳上抱着膝盖,即使眯着眼睛,心里还是醒着。别人说的安慰话,他听见了,但是没有一句回应。

    沉默下来的空气,似乎有些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