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深入人心!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王冲说罢,目光如电,扫过全场,然后大袖一拂,再没有停留,离开了那座看台。

    而身后,佑大的人群鸦雀无声。

    寂静!

    无比的死寂!

    即便在王冲离开之后,看台周围,包括整条青龙街,还有街道两侧无数的酒楼,茶肆,所有闻讯赶来,并且看到这一幕的世家家主,都怔怔的站在那里,就好像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

    每个人都沉浸在那一幕所带来的冲击之中。

    王冲虽然已经走了,但对于京师的人们来说,这件事情却还远没有结果。当陈大忠带着一狼一狗,登上看台的时候,每个人都把这当成一场游戏。很多人甚至都已经忘了,王冲在看台边竖立的两杆旗子,其中有一面叫做“强权即真理”。

    这一幕,是王冲为了验证自己思想和理论的。

    但是当那头狗被噬咬,吞食,那头狼被宰杀的时候,已经没有人笑得出来。也没有人能再把这一切当成游戏。

    事实胜于雄辨!

    而王冲以一种最*裸的方式,同时也是以一种最无可争辨的方式,将这条生存的法则,清楚的展现在了京师的百姓,以及所有的大唐百姓面前。

    “轰!”

    就在短短的寂静之后,仿佛平空投下了一道惊雷,人群之中,陡然掀起万丈波澜。

    “异域王说得是对的!我们都错了!”

    “我们之前都那么喜欢那头狼,但到了最后,它还是吃掉了那条狗。狼就是狼,永远也改变不了的!”

    “四方的夷狄,一直羡慕大唐的富庶,一直想要进攻大唐。可惜所有人都被蒙蔽了,只有异域王,……只有他才是最清醒的。这就是他为什么写了这本书!异域王是对的!”

    ……

    人群一片嗡嗡,高台上发生的那一幕,对于很多人来说,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忘掉。一辈子都会深深的记在脑海之中。

    “你们不要听他胡说!这是偶然,这只是偶然,一件事情根本说明不了什么!大家要相信朝廷!”

    人群中,几名儒生大声疾呼,然而没有任何人在意他们。也没有任何人听从他们的意见。他们所有的声音,全部都被人群的嗡嗡声压了下去。一条狗,一条狼,带给了人们前所未有的深思。

    不!不止是周围的人们,是给了整个帝国以发人深思的机会!

    “完了!”

    “情况不妙!异域王赢了!这样下去,我们和大唐之间的和平,恐怕很快就要破裂了!前期的努力,立即就要前功尽弃!”

    “必然马上回报陛下!”

    ……

    人群中,一名名探子脸色惨白,看着眼前的人群,看着高台上的狼尸,一个个纷纷退了出去,迅速向着四面奔去。

    而京师之中,这件事情迅速发酵开来,而其影响,是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仅仅是半天的功夫,这件事情就传遍了整个京师。无数民众纷纷赶往那里,而按照王冲的吩咐,猎户已经妥善安排,让他离开了。

    但是狼尸和狗尸,连同所有的血迹统统都没有冲去。

    当看到那血腥的场景,京师中每一个看到的民众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和震撼。正因为之前的日子,每个人都听说了这一狼一狗和谐共处的样子,并且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一狼一狗,就连小孩子,都知道编两句诗应景,叙说狼、狗的友谊,所以最终看台上的血腥,才给人以很大的震撼。

    许多人赶到看台下,看到那残留的痕迹,猩红的血迹,都张大着嘴巴,良久良久,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现实的残酷,童话的破坏,以一种赤果果,甚至是冷酷的方式,无情的展示在众人面前。整个京师的气氛都压抑了许多,就好像上方有一块巨大的岩石,覆压在众人头顶一样,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天过去,无数民众在窃窃私语,谈论着这件事情。谈论着“温驯的狼”,“无辜的狗”,谈论着“本性的爆发”,“最后的血腥”,以及异域王离去前说的那番话。

    虎就是虎,狼就是狼!无论怎么样,都是无法改变的!

    这几句话深深的嵌入了众人的脑海,牢牢的扎下根。《强权即真理》在这之前,还只是一句话,一种思想,一种新的理念,但是这一刻,它却变成了一种深入骨髓的,不可辨驳的铁铮铮的事实!

    你可以反驳一种理论,却无法驳辨一种已经客观存在的事实!

    王冲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给所有人都上了一课。

    在某种看不到的纬度,这场事情的影响正在发酵。前面几天,京师的百姓还在讨论着“那头可怜的狗”,“那头狂性大发的狼”,但到了第三天,已经没有人再讨论“狼和狗”,而由此衍生到了某种更高的东西。

    “父亲!和平根本不合时宜,你也看到了,一头从小驯化的狼,到了最后还是要喝血吃肉的!异域王说的没错,再这么下去,是会出事情的!”

    “混帐!你才读了几本书!没听到夫子们说的吗?边垂死了多少人,难道你也想死在那里吗?还有,前段时间,那些到访京师的胡人你不是也看到了吗?这些胡人也只是些普通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所谓战争,只是那些武将为了邀功干出来的!”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这是丛林的法则,也是国家之间的真相。狼也可以和狗和平相处,但是,难道就为了这几天的和平相处,就要付出最后丧身狼腹的下场吗?那简直是愚蠢,大丈夫不能只考虑自己,就像异域王一样,还要考虑到天下的众生,这才是男子所为!”

    “小王八旦!你是怎么跟老子说话的?我打不死你个混蛋!”

    ……

    大唐京师,城南的一户人家里,灯烛通明。窗户里,传来父子二人的争辨,但争辨很快变成了争吵,然后演变成了大声的喝骂和殴打的声音。妇女的劝架和哭喊声不绝于耳。而相隔不远的地方,一株大槐树下,同样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这是狼和狗的事情吗?国家大事怎么可能等同于狼和狗,简直是一派胡言!”

    “张铁柱,你还没明白吗?为什么四荒的夷狄,以前不和谈,偏偏现在和谈?还不是看着我们大唐强食。只有勇气和强大的武力,才是国家平安的根本,这是异域王在书里说的话,也是明明白白发生在我们眼皮底下的事。你睁着一双眼睛,难道连这么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到吗?”

    “二者能混为一谈吗?和平来之不易,李贺力,难道你还想要战争吗?想要生灵涂炭吗?真是朽不可雕也,枉我以前还和你一起喝酒。你这种人,简直是国之蛀虫!”

    “你说什么,张铁柱,你再说什么!老子跟你没完!”

    ……

    哗啦啦,桌椅倒在了,连凳脚都被折断了。地上洒满了破碎的碟筷,下酒的爆花生,撒得到处都是。两位好得跟亲兄弟一样的邻居,几十年没红过脸,这次在老槐树下喝酒,也是乘乘凉,聊聊天,散散心。

    但是说起现在最近,从朝堂到民间争得非常激烈的“战争与和平”,《强权即真理》和《仁义论》,几十年的“兄弟”再也做不了。从最开始的脸红脖子粗,到最后的大打出手,互相绝交,连院子里的狗都吠了起来,闹得不可开交。

    涉及到这件事情,每个人的态度都认真无比。因为所有人都明白,这不是野史漫谈,也不是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也不是什么普通的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是涉及到全天下千千万万的百姓,包括你,我,他,每一个人,甚至子孙后代。

    一个不慎,满盘皆输,甚至整个天下都化为修罗猎场。这个代价,没有人承担得起。正是因为明白这个后果,所以在这件事情,没有人退让。父子,兄弟,邻居……,一辈子没有红过脸的好朋友,也不像以往一样,打个哈哈,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而争执,冲突,还远不止于普通的人间。甚至连学堂之中,连师生之间,也因此发生了冲突。

    “……老师,不是我不同意你!但是家国天下,在国家面前,没有师生,没有乡党,没有同学。只有大义而已。您说‘丛林法则’是禽兽之说,必须废弃所有的军队,请恕学生难以苟同。”

    “混帐东西!你的仁义礼智信读到哪里去了?异域王是禽兽,你也是禽兽吗?什么强权即真理,简直是歪门邪说,这是要将整个天下变成禽兽之国。没有仁义,到时只知道强权,只知道勾心斗角,那人世间将变成什么样子?老夫一辈子教书育人,教出你这样的弟子简直是耻辱!”

    “老师,你错了!就算是你是我的老师,我也一样要说!就算是孔圣人犯了错,弟子也一样及时指出,这才是不负夫子所教。异域王一腔热血,西南之战,怛罗斯之战,全部都是临危受命,身先士卒,力挽狂澜。如果没有他,大唐早就不知道死上多少人了。一个这样的英雄,在您口中难道就是禽兽吗?如果身先士卒,救国救民是禽兽,那学生愿意做这样的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