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域之王 >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异族血变
    墟界,灵界和人界,灭星海、寂星海深处。

    几乎所有的九阶、十阶异族强者,皆神色茫然地,看向未知的天穹。

    就在此刻,他们的心脏,传来锥心的刺痛。

    痛苦,来的如此的突兀,如此的莫名其妙。

    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突然映入心头,怎么都挥之不去。

    “啊!”

    寂星海内,一只翩然飞翔的极寒凤凰,突凄厉尖啸着,从气海界壁坠落。

    它在落地之后,银白色的羽翼,迸射出一束束冰光。

    “斯黛拉!”

    有古兽族族人,在它落下后,嘶啸起来。

    血脉,达到九阶高阶的冰凤斯黛拉,于岩冰大地,瑟瑟发抖。

    那些围过来的古兽族族人,血脉都在七阶、八阶,并没有异常。

    可很快,它们就听到从这方域界,突传出咆哮。

    它们,都是从灵界迁移而来,在寂星海挑选了此处域界。

    很多古兽族的大尊,九阶高阶的族人,伴随着生命古树去了幽暗之地,大多惨死。

    幸存者,尚未回归。

    如今,所留在寂星海的古兽族族人,血脉等阶不算高,可达到九阶的古兽,皆如斯黛拉般,痛苦地嘶啸。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冰地之上,羽翼瑟瑟抖动,溅射出一束束冰光的斯黛拉,竟慢慢萎缩收拢,化作人族的形态。

    她两手抱膝,坐在岩冰大地上,脸色苍白,香肩颤栗,正在承受着巨大痛苦。

    她只觉得,胸口的心脏,如被针扎般,痛的令她血脉,都仿佛出现了大问题。

    “斯黛拉大人,您,怎么了?”

    一头八阶的冰晶兽,巨大的蹄足,落在岩冰大地,将大地凿开一个深深的孔洞。

    冰晶兽以本体出现,数百米高,体型如矮小冰川,威风凛凛,如尽心职守的战士。

    人形的斯黛拉,在它面前,如大象面前的一团冰块,似一脚就能踩碎。

    可它,看待斯黛拉的眼神,却满是敬畏,发自内心的恐惧。

    “玄晶大人!”

    一只雷冥兽,呼啸而来,在那头冰晶兽后侧,以古兽族的语言说道:“不仅斯黛拉大人,别的那些九阶大人,也都似乎有了麻烦。”

    “别的?”

    还在承受痛苦的斯黛拉,霍然抬起头,银白色的眼眸深处,流动着震惊和疑惑的光芒,“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胸口,如此疼痛?为何别的九阶族人,也如此?”

    被称呼为玄晶的,那头八阶冰晶兽,无法答复。

    再然后,这头冰晶兽脖颈下,悬吊的一串铃铛,突然猛烈地响起。

    八阶的冰晶兽,呼哧呼哧的,吐出一口口寒雾,在斯黛拉惊异的目光下,它说道:“斯黛拉大人,不仅我们这边,我族挑选的,寂星海别处的域界星辰。还有擎天巨灵,巨龙族,达九阶血脉者,都如您一般,正在承受痛苦。”

    斯黛拉骇然,“所有?!”

    “所有!”

    ……

    墟界,阴魔星域。

    从幽暗之地,那些绽裂的空间缝隙,逃脱出来的冥魂珠、魔族族人,突然如遭重击般,疯狂嘶啸。

    狂暴和混乱的气血力量,四处飞射。

    一块爆裂的,阴魔星域的巨大域界碎片,被那些冥魂族、魔族族人的气血,给冲击的爆灭开来。

    和他们一道儿,从幽暗之地走出的白骨族族人,都安然无恙。

    尸骸禁地被毁去,彻骨大尊陨寂,死亡骨山被重创之后的白骨族族人,本元气大伤,可能要一蹶不振了。

    但,他们竟然没有感受到痛苦。

    “查克,你们都怎么了?”

    一位白骨族的九阶大君,提着一柄巨大的骨剑,瞪着曾经多次在灭星海,并肩作战的魔族大君,以尖锐而又冷硬的语调询问,“我们脱离了幽暗之地,那灵界血父和生命古树,不可能将力量,隔空作用在你们身上吧?”

    浑身绒毛,血脉返祖的查克大君,如一头灰色的魔猿,身高数千米,面容狰狞,嘴角獠牙森森,形态可怖。

    查克龇牙咧嘴,铁锤般的拳头,竟在捶打着自己的胸腔,嗷嚎道:“痛!胸口痛的要命!我觉得,我的心脏就要爆裂开来!”

    “我也是,我感觉我的心脏,被利刃穿透了!”

    “我的心脏,似被烈火焚烧!”

    “我的心脏在萎缩!”

    查克一开口,更多的冥魂族和魔族族人,也在嘶啸着响应。

    那些白骨族的族人,突然就蒙住了,下意识地,看向逃离的空间缝隙,心道:“幽暗之地内,又有什么巨变?难道,黑暗和灵魂本源,出现了意外?”

    ……

    人界。

    极其偏远的,连四大古老宗门都不在意的死寂之地,有残存的妖魔族、邪冥族、幽族族人,突凄厉哀嚎。

    皆为大君级别。

    他们,是当初配合着墟界三大奇族,在人界肆意胡来的那些异族。

    随着炼狱大尊死亡,战败的灵界异族强者,只能在人界颠簸流离,连灵界都回归不了。

    他们潜藏在,人族的触手,都不愿染指之地。

    那些死寂之地,没有天地灵气,环境恶劣。

    他们就在这里苟延残喘着,凭借着躯体的强大,勉强活下来,等待着曙光的出现。

    他们还渴望,能够踏入墟界,能再次得到墟界三大奇族的指引。

    突然间,他们中的至强者,如被千刀万剐般,心脏,血脉的核心,传来巨大的痛苦,令他们痛不欲生。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当这是人族的秘密杀招。

    他们处于巨大的恐惧之中。

    ……

    幽暗之地。

    如幽阒大尊般,纯粹的异族族人,亦或者新一代的混血者,只要血脉达到九阶者,都在厉声尖啸。

    包括,残存的邪神,狂暴巨兽和黑玄龟等。

    这些,各自都有血脉,都达九阶。

    反倒是隐魔赵山陵,这一世为人族之身,倒是没有感觉到异常。

    他只是很奇怪。

    聂瑾、秦尧,尹行天等人,都在问他发生了什么。

    他摊开手,一脸无奈,“你们问我,我去问谁?”

    答案,分明在浑沌深处,在本源之间的争斗,他们也明白,可惜无法进入查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