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地下有东西!
    这一顿劈头盖脸的大骂下来;骂得白冰璇面如土色,浑身颤抖,娇俏的面容上,尽是恐惧之色。匍匐在地,半晌不敢起身。

    其他的七个人也都是面无人色。

    云扬都有些佩服:这个阴沉嘶哑声音的主人不知道是谁?别的不知道且不说,但轮到这骂起人来的口才,倒真是一把好手啊!

    这一顿大骂之后,好半天都没有后续动静,更加没有真把某个人送上天。

    但白冰璇等人仍旧不敢稍动,只是面无人色的面面相觑。

    再过半晌之后,那梭形传音玉佩再次亮了起来。

    里面传出来一个阴沉的声音:“雷家……雷军明等人,修炼那血滴大法,临死之前已经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白冰璇战战兢兢回答:“雷军明于血滴大法进展神速,其临死之前,已经将这套功法修炼到了圣王二品的瓶颈处;距离突破二品就只得一步之遥。其他几个进境比较快的,也已经修炼到了圣王一品初阶的地步;雷家上下共得十一个人,都达到了圣王层次……”

    “至于其他的雷家小辈,修为臻至圣者层次的,七个人;尊者层次,三十余人。但属下再三确认,这些人已经全部……”

    玉佩里面的阴沉声音带着难以掩饰的震怒;“居然一个都没有留下……该死的云扬!”

    彼端又再次沉默了片刻。

    及至再次亮起的时候,那阴沉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意兴阑珊起来:“明日,你们几个人……去雷家大院主宅下方……往下挖九十九丈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若是有,就拿回来吧。”

    “是。”

    “若是没有……”

    “若是没有……”

    那声音连续说了两遍,叹了一口气,道:“便直接将雷家主宅轰沉掉吧。”

    “嗯……是。”

    下一刻,棱形传音玉再度佩黯淡下去,只是这一次,等了许久再也没有亮起。

    但白冰璇等人的神色却明显的轻松起来了。

    甚至,其中几个大汉喵喵的开心叫了几声。

    “这一帮子全都是猫人么?”所谓见微知著,对照当前种种,尤其是回想过之前对战枭首的那名猫头人,云扬心下颇有了几分成算。

    “仔细看那白冰璇……走起路来迈着猫步,举动间颇有几分猫形之相。但是这其他的五男二女单看形象却是怎么都不像,要不是那几声猫叫,实在难以想象……”

    “猫……哪里有这么五大三粗的款?”

    “不过白冰璇也不是猫妖吧?她先前扔出来那藤枝,看上去,应该是植物妖属才对……”

    云扬不禁想起自己的大白白,二白白,三白白……

    那才像啊……

    就这几个歪瓜裂枣的,居然也被能称之为猫人……

    “总算是过去了……”一个大汉又自喵地叫了一声,满心庆幸的说道:“又有任务传达下来,看来这一次惩罚不会太重了,我可是真怕被上天啊!”

    白冰璇居然也发出喵的一声,叹气道:“主上心思莫测……我们做完这件事,还是要尝试追捕一下云扬那厮;若是能将这家伙抓住,才算是将功赎罪,功德圆满。否则,回去之后,就算不上天,一顿鞭子总也是逃不掉的!”

    白冰璇这一声喵,让云扬都有些震惊了!

    居然……也是?

    “可不是么,真不知道那云扬是什么玩意儿,怎地那么会跑……”

    八个人纷纷唉声叹气。

    半晌后才又有一个壮汉说道:“不过今夜应该是没什么事情了吧?这几天下来……”

    其他几个人脸上都露出来诡异的神色,似乎有些兴奋,有些期待……

    白冰璇道:“主上明言明天去雷家主宅做事,再无其他吩咐,今天余下的时间自然就是没事的……”

    “喵喵喵……”

    几个人同时欢呼。

    随即,满场画风突变。

    随着帐篷里蓦然多了几张非常小的床之后……八个人齐齐消失了。

    帐篷里多了八只大猫!

    嗯,就是大猫。

    每一头大猫的身躯都异常壮硕,比之普通的家猫至少要大出去了三四倍有余,体毛各色纷呈,白的,黑的,灰的,花的,应有尽有……一团团的在帐篷里跑来跑去,嬉闹片刻之后,各自跑到了各自的小床上,舒舒服服的趴了下来。

    再过片刻之后,自那圆滚滚的毛球身体发出呼噜噜的声音,竟是齐齐入睡,共享梦乡。

    看到这一幕的云扬,两颗眼珠子几乎没掉出来!

    我擦!

    我还以为你们问今晚上没啥事儿了吧是想要做什么秘密活动呢……结果居然是一个个恢复了原形,然后睡大头觉?

    这画风……

    看来白冰璇,就是那只白猫了。至于其他的那几头……名字估计也都跟自己的肤色息息相关吧!

    云扬虽然心中早有估算,但亲眼看着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突然间在自己面前变成了一只大白猫……这种强烈至极的反差,即便沉稳如云扬,也不禁有些瞠目结舌,叹为观止。

    ……

    第二天。

    白冰璇等人早早起来,便即急不可待的开始动作,急匆匆地向着雷家进发。

    云扬仍旧化身云相,在空中飘浮,不疾不徐的跟随着,向着雷家所在的方向前进。

    那神秘人究竟要做什么,或许今天就能为之揭晓了。

    只是,雷家主宅下面,究竟藏有什么要害之物呢?

    不会是雷印,也不会是雷家中人知晓的物事,那……又会是个什么玩意呢?!

    一行人到了雷家,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雷家所有幸存之人尽数都驱赶到了大宅后院。

    云扬在空中冷眼看着,全然没有介入的想法。

    若是白冰璇等人对这些人痛下杀手,云扬或者会出手干预,但是这几个猫妖显然并没有那样决绝的意图……倒是让云扬有些出乎意料。

    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算众妖为了确保守秘,真的痛下杀手,也不算多出人意料的事情!

    眼见再无外人在旁,八个人再无犹疑,同时出手,八人联袂出击,力道汇流归一,威能堪称惊世骇俗,随着呼的一声巨响,雷家主宅就此飞到了天空,更顺着沛然力道远远地向着一处空阔地飞了出去。

    雷家主宅应掌而去,余下的现场地面,却尽显平整,即便是工匠刻意为之,也未必能够如此,。

    “一丈一丈的来,只在地下九十九丈处,万万不要少了,也万万不能多了,决计不许有任何差错,都明白么!”

    白冰璇发号施令。

    显然,这只母猫对这次任务的谨慎程度已经去到了极点。

    这是最后的将功折罪机会,再有纰漏,那可就是,取死有道,在劫难逃了!

    云扬眼看着众妖一丈一丈的挖下去;这才赫然发现;这雷家主宅,竟然还是一块颇为难得的风水宝地。

    云扬精擅诸相神通,能以身化诸天化相,最擅感应天地气脉流向,是故对天象地脉,颇有所知,而纵观整个玄黄界,除了那些被大能者封印掉,或者说是极为少见的风水宝地之外……一般情况下,平整的土地挖三四丈下去,也就出水了。

    但眼前的这座雷家主宅这么一路挖下去足足七八十丈深浅,居然还都是很干燥,很坚硬的黏土,俨然是一种风水说中的“镇地”格局,绝佳的镇地格局,拥有镇压本家运道,萌护后辈子孙的神奇效能,可是顺势得出的这个结论可就有点骇人听闻,难以想象了。

    玄黄界以武为尊,谁拳头大谁说话算数,更有天道时刻警惕,无论是高阶修者还是普通人都不会轻易作奸犯科,以至于风水之道,趋吉避凶之说,在整个玄黄界都不被重视!

    雷家又是凭什么,竟能拥有这般的风水宝地!

    云扬早早将自身精神力全面撒开,再三确认,这里并没有认为的设下过任何禁制!

    而这份认知亦等同另一个结论,那就是这片土地天然就是这样子!

    “可是也没感觉到此地的风水有多好啊……”

    云扬在空中眺望四方,北面有山,南面有河;倒是不错;但是东西双方都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

    单就目测格局而言,分明很一般啊!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一块地?

    不过有这块“镇地”存在,倒是可以解释凭雷家不过一个三流世家,为非作歹偌多,竟没早早被天道灭杀原因了。

    云扬此次收获的因果之气可是前所未有的丰厚,以云扬对玄黄界的认知,这样的罪恶值,等闲难以出现,而这块风水镇地,倒是一个很合理的解释!

    云扬正自思前想后,拼凑所得所知,突然听到下面喵的一声诧然,一名壮汉欣喜说道:“似乎有个阵法。”

    “阵法?”

    “扩大原有的挖掘范围,可别破坏了阵法阵基。”白冰璇的声音转为急促,但内中还有欣喜。

    既然发现了异状,那就证明主上所言有其指向,将功赎罪的机会便不会远了!

    人同此心,八个人更加卖力的干起活来。白姑娘素日里一尘不染的衣裙上,都沾满了污渍。

    以众妖修为,纵然工程繁重,却仍旧很快就清出来一个方圆足足有五十丈的大坑!

    触目所及,在这大坑底部,被规整得整整齐齐的平面上,一条条血色光线,纵横交错,构成了一幅诡异阵图;而这些阵图的线路,一条条都指引向着上面……

    云扬诧然仔细辨别,发现每一条线路上,分明都流溢有不同的气息,而这样的线路,足足有百十条至多。

    “这……”白冰璇显然比云扬要懂得得多,也更熟悉往昔雷家上下众人:“这……这分明是雷家雷军明那些人的气息……这些血线……每一条都该代表一个人……这……”

    一语未尽,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一张俏脸登时苍白了起来。

    所谓闻弦音而知雅意,身在上空的云扬,心中亦是一震,似乎明白了什么。

    “雷家突然回归家族……认祖归宗,老祖宗传下功法,众人进境尽皆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认祖归宗后,往昔的修炼法门,全数废弃,连视之绝密的神骨修炼之法,都弃如敝屣……”

    “那神秘的阴森嘶哑的声音问:雷家人修炼的血滴大法到了什么地步?”

    “地下,又有这样的血线……对应着每一个人……”

    云扬百念一思,明悟于心,却又惊诧于心,只感觉一阵阵的毛骨悚然,动魄惊心。

    难道这世界上,居然会有如此恶毒的涉及?

    那雷家前辈传下来的功法,分明是至为恶毒的邪门诡术,目的只是让这些人集中修炼,利用他们自身的气息,布下一个诡谲的阵法;再用这个阵法持续吸取上面这些人的气血,裨益自身……

    这已经是显而易见,一目了然的事情了。

    而这阵法,应该还能有促进修炼的作用……比如被吸取得越多,修炼进度就越快等等……否则,无法解释雷家众人明明被吸走气血,进境反而快得惊人的现实。

    但这么长期的修炼下去,结果却必定是有害的,气血才是人生之根本,所谓的进境神速,不过镜花岁月,一时风光。

    这一点,毋庸置疑,可以想见。

    但是,就在这个阵法正运行得好,雷家众人一门心思努力精进的时候……自己到来了,还将将雷家上上下下,所有高阶修者全杀了……

    这个阵法,在失去了气血的来源之后,无以为继。所以这些血线的尖端,都呈现出一种枯萎的架势……

    “小心些,继续往下挖掘,当前阵局还不是主上所言之关键物事。”

    白冰璇小心叮咛,然而她的声音却在颤抖,额头上都冒出来一滴滴冷汗。

    事实上,非止声音,她此刻整颗心都在抖。

    她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恐怕是接触到了不该自己这个层次接触到的东西了……

    …………

    <换了一条路……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