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关于我重生成为小埋哥哥这件事 > 第156章,赢


  沐夜凑过去看了看,反正也没事。

  “雏鹤野,你又悔棋!明明你都要输了!”

  “那能叫悔棋吗!我那是走错了,改变方略而已!”

  “你这个老家伙,每次都是这样!怎么棋品就这么差呢!”

  “喂喂,你说谁老家伙来着!你七十有八了,你才是老家伙吧!”

  “我,我!我不跟你玩了!谁爱下,谁下!真不知道你这样的臭棋品,怎么会有小爱那种将棋高手孙女!”

  “那只能说是家族遗传,你看我儿子,不一样很有将棋天赋,连带着我孙女都是将棋天才!”

  “去去去,我走了!不跟你理论!”

  而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有些习惯的打笑着。

  “中井,你还不知道雏鹤的性格吗?他这个人就这样。”

  “是啊,这个老家伙就是喜欢悔棋,幸好小爱没有学到这个不良动作。”

  背着手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老人。

  “反正我不管,我不玩了,你们爱谁谁,谁就上吧,我就在旁边看看。”

  沐夜作为吃包群众有些随意的看着这一幕。

  话说,岛国将棋和天朝的象棋有点相似嘛。

  沐夜看着上面的列阵。

  岛国将棋又称作“本将棋”,有关于它的起源问题,有来自东南亚起源说和天朝起源说这两种说法,而将棋刚在岛国出现的时间问题,则有奈良时代说以及平安时代说等。

  但是,由于缺少物证,无论是关于将棋起源的问题还是传入岛国的时间问题,学者以至棋手们都各有各的想法,至今还没有定论。

  而天朝的象棋则是在春秋战国时便有记载,好像是完全于北宋年间。

  不过对于这方面,沐夜倒是没有太多的研究,就连天朝象棋他都只是懂得一些规则的新手而已,更别说岛国将棋了,看看就好。

  “你们,还有谁准备和老夫来一场啊。”

  坐在棋盘一方的老头看着周围的观众,淡淡的说到,一身气场凛然,要不是前面那些人说出他的棋品问题,说不定还真的会被以为是一个大师吧。

  “松木,你去试试?”

  一个老人看着身边的另一个老人建议到。

  “诶,那个,我就算了,我可不是雏鹤的对手,我觉得你倒是可以,前几天你不是才和雏鹤下过吗?今天再来几盘呗?”

  “额……算了,我怕生气多了会折寿,本来就六十好几了,我可不想早死。”

  那个人连忙摇了摇头说到。

  “喂喂,我说你们这些老家伙,光看着也不下,还聚在这里干嘛。”

  雏鹤野看着周围这些不自然的表情,有些恼怒到。

  你以为我们想吗?还不是你这个老家伙占着棋盘不下来。

  听到这里,周围的老同伴们都是扯了扯嘴角。

  沐夜在一旁吃面包吃得倒是颇香,因为在场的景象足够下饭,话说,这个面包里面是饭团的吗?

  沐夜鼓着腮帮子仔细的嚼咽着。

  “那个谁?”

  沐夜就在细细品味时,突然传过来一道声音,然后自己身边的人突然走光了。

  沐夜有些疑惑的看着周围。

  “就是你,就是你,别看了。”

  “我?”

  沐夜把嘴里的面包咽了下去,指着自己,看向那个老头。

  “没错,就是你,小哥,来,你来陪我下几局。”

  雏鹤野对着沐夜点头说到。

  “可是,我不会下将棋啊。”

  沐夜看着棋盘上的棋子摇了摇头。

  “不会!你居然不会!”

  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很震惊的话一样,雏鹤野双眼鼓得贼大。

  “额……在岛国不懂将棋应该不犯法吧……”

  看着对面的表情,沐夜有些汗颜……这个老家伙不会打人吧……

  “当然不犯法!”

  突然的,对面的表情突然变得热情起来。

  “惨了,雏鹤野这个家伙又要欺负人家了……”

  “是啊,上一次的那个不懂将棋的人,就因为被雏鹤野知道了,借教授之名,行虐菜之事……”

  “……就是啊……”

  而听到周围人人的议论,沐夜有一种不该来凑着场子的感觉……

  “那个,我家里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

  沐夜转身便是想要离开。

  “等等!小哥,先来下一局如何?”

  沐夜刚准备走,就发现自己的手腕被抓住了。

  “那个……我已经说了,我不会……”

  “不用你会,我教你就行!作为这一届龙王候选人之一雏鹤爱的爷爷,我有义务教会你将棋这项运动'!”

  您还真是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啊……你的意图我刚刚都已经从周围的话语中听出来了……

  “那个……”

  就在沐夜还欲拒绝时,对方的力度突然一大,拉着沐夜便是坐到了棋盘的一方……

  “好了!雏鹤野爷爷的将棋教授课堂开课了,将棋学不好,该怎么办,打一顿就行!”

  沐夜:…………我寻思着你这是卖药呢……

  看着自己这方的棋子,沐夜额头有一阵黑线涌过……

  “那个……要不然我们玩天朝象棋的模式?”

  “天朝象棋?你会玩?”

  雏鹤野有点兴趣的看着他。

  “嗯,在下天朝人,对于国粹还是有点了解的。”

  沐夜点了点头。

  主要是他实在是对将棋完全不懂,要是这样玩,还不是被乱略。

  “你是天朝人?”

  雏鹤野有些惊讶。

  “嗯。”

  沐夜点了点头。

  就连周围的老人都是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那好,我们就来玩象棋,刚好我对这方面有些研究。”

  雏鹤野把将棋盘上面的棋子剥落。

  “小哥,搭一把手,把这个棋盘给翻过来。”

  翻过来?沐夜有感觉些奇怪。

  “好的。”

  沐夜拿着他这一边,把棋盘翻了一个面。

  “诶,居然是象棋盘吗?”

  看着将棋盘的后面,沐夜有些诧异,楚河汉界,这不就是天朝象棋盘吗?

  “老头子我也是对天朝象棋有过一定的研究的,虽然没有将棋那么精深,不过也还是比得上一般的平民大神的!”

  “这么牛?”

  沐夜看着对方,有些怀疑。

  “那先试试看?”

  作为一个二把刀,沐夜的行走技巧就初始的那一套,跳炮走车。

  “等等,为什么你先走!”

  看着沐夜拿着红棋便是开始移动,雏鹤野打断到。

  “那个……天朝象棋不是红方先走吗?”

  沐夜有些奇怪的看着对方。

  “还有这等规则!我怎么不知道!”

  雏鹤野有些惊讶。

  “额……这项规则,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在象棋说明的第一列……”

  “……咳咳,那好,我明白了!这局重来,我要红棋一方!”

  ……我靠,你要点脸吧……你不是说你比肩平民大神吗!

  而周围的观众看着这一幕,到是没有什么惊讶的,似是早就明白一般。

  “那,大爷,你就先走吧……”

  沐夜看着重新摆在面前的黑棋,对着他说道。

  “那好!我,先走兵!在象棋里,兵只要过河界,就是无敌的存在,我可是专门看过解析的!”

  “……您喜欢就好……”

  沐夜老套路,移炮。

  “我继续走兵!”

  “你确定?”

  沐夜看着老头。

  “嗯……算了……我还是走车吧……”

  沐夜看着对方移动车,管他的,先打一个,沐夜跳卒炮兵,直接把对面的兵跳死。

  “这……这么快对面雏鹤野就掉兵了?”

  周围一堆不懂天朝象棋的人,看得倒是津津有味。

  “小子!你上当了!我的目标是你的另外一个炮!”

  此时,雏鹤野的车向左走了一步,直接威胁到沐夜的另一只炮。

  沐夜:…………虽然说的是那样……但是……

  沐夜轻轻的把炮左移一下……这不就躲过去了……

  (雏鹤野是我虚构出来的人物,雏鹤野,所谓雏鹤爷,雏鹤爱的爷爷,(ಡω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