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叶唯顾泽风 > 第10章 你压根不信我


傍晚,顾泽风回来了,叶唯并不在客厅,他直接上了楼。

        叶唯听到推门的声响,反头就瞧见了顾泽风,他面色暗沉,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仿佛,有一笔账等着和她算。

        他一步一步朝她逼近,一边走一边将外套脱下扔到一边,最后坐在了室内沙发上,沉声问:“你去监狱看你父亲了?”

        “看了。”她承认,反正他早已知道,她反问:“看他不行吗?”

        顾泽风原本面色就不好,被叶唯这么一问,面色尽是阴霾,他怒色盯着她。

        紧接着,他刷的站起来,转而来到她的面前:“你这是什么口气对我说话?好像犯错的人是我似的。”

        “你的意思是,我看我自己的父亲是一种错误。”她知道他不满,所以,她父亲是说的,都是正确的。

        若只是普通的收养关系,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防着她看她父亲。

        “是,一个暗下贪污逃税的人,你就不该和他有太多往来,免得带坏了你,这些话我早就和你说过,你从不将我的话放在心里。”他厉声厉色,似乎也在告诉她,这是他最后的耐心。

        叶唯坚定对他道:“不论如何,他是我父亲,我身上流着他的血。你只是我的监护人,但没有权利阻止我看他。”

        “你越来越不乖了。”他倾吐出一句话,是最后的警告。

        她知晓自己接下来的话会激怒顾泽风,可她没有办法一直困顿其中,她要知道真相:“这么多年,你都反对我去看他,为什么?还是说,你在心虚什么?”

        “你这话,什么意思?”顾泽风黑沉的眸色聚敛。

        “当初,你是不是很想要西郊的地皮,为什么我父亲拿到西郊地皮就出事了?”叶唯不想再和他继续拐弯抹角。

        顾泽风脸上的疑惑顿时消散,冷笑一声,一把钳住她,另一只手勾住了她的腰肢让她不能动弹:“看来,你父亲和你说了不少!”

        他的语气有些瘆人,却并未正面回答她。

        叶唯最怕这个男人和自己玩文字游戏,她就要追问,顾泽风却再次开口:“别告诉我,你想说,我为了西郊地皮,从而将你父亲送入监狱。”

        她的心思被顾泽风戳破,叶唯不知为何,在顾泽风的视线中,她竟然有一丝动摇。

        顾泽风的眼底深处却多了一丝失望:“看来,你是被你父亲洗了脑啊!”

        “如果我说是,你打算怎么办,我说不是,你信吗?”他即刻问道,她一时间哑言,没办法回答他。

        他将她按在了一旁的梳妆台上,她的腰肢被梳妆台的边缘硌着疼急了。

        顾泽风瞧见了她不适的面色,却无动于衷,反倒更是逼近。

        VIP第11章后果自负

        耳边,是他失望且带着薄怒的语气:“叶唯,你……压根不信我,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亏了这么多年我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养了你这么个小白眼狼。”

        话毕,他张口就朝她颈脖咬下去,好似要在这一刻将她的血榨干。

        不带怜惜,不带克制,他要她痛,要她知道,什么叫做代价。

        他每一次的撞击,都让她的心犹如滴血,叶唯知晓,顾泽风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她。

        她的言语激怒了这个男人,他暗沉的眸子里,都是怒火在熊熊燃烧。

        直到她确确实实没有办法再承受下去,这才对他开始求饶:“泽风,别这样,我疼!”

        疼?顾泽风不是没听到,他只有几秒的停顿,用着怀疑的目光审视着她。

        仿佛,她刚刚说出来的话,只是在用可怜兮兮的状态换得他的同情,从而让他放过她。

        “收起你的眼泪,也收起你这样的表情,从你会计划着逃离我的那一刻开始,这些在我面前都不管用了。”顾泽风愤愤道。

        好似,她才是真正犯了错的那个人。

        直到夜半时分,顾泽风停止了对她的‘征战’,可他依旧没有正面回答她,她的父亲坐牢是不是和他有关。

        叶唯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顾泽风也躺在她的身边,缓和着之前的激烈心情。

        她能够听到顾泽风仍旧粗粝的呼吸,良久,他才主动稍稍侧脸看了看她。

        叶唯一直看着天花板,就算知晓此时此刻,身边的人目光都在她的身上,她也保持着僵直的姿态。

        顾泽风最讨厌姿她像个木偶一样,他越是希望叶唯像以前一样能够在他面前活蹦乱跳亦或者保持着开朗性子,甚至在他面前撒娇,可事实,越是和他的想法相背离。

        这种滋味儿,抓挠着顾泽风的心,他再也克制不住的扼住叶唯的下巴。

        他逼迫着叶唯看着自己,他紧紧凝视着叶唯令人禁不住动恻隐之心的脸蛋:“委屈?”

        顾泽风的问话,并未得到回应,就像她想要的答案,顾泽风同样不给一样。

        两个人就像是在暗下较劲,谁也不肯为对方退让一步,谁都想占上风,但是,叶唯深知,在顾泽风面前,她迟早要败下阵来。

        她摇着头,但是被他控制着,叶唯没办法有太大的弧度。

        顾泽风甩手,忽然起身,她看了看他,见他已经去了浴室。

        室内的氛围很糟糕,她快要喘不过气来,肚腹一阵阵的抽痛,都让她难受至极。

        浴室里的水声传来,叶唯却觉得这种声音犹如顾泽风一样可怕,她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让这样的声音传进来。

        当腹部隐隐作痛,她蜷缩在那里,双手缓缓向下,覆在肚子上。

        是不是他太过用力导致的,叶唯刚想到这里,顾泽风就从里面推开门出来了。

        听到声响,叶唯只好默不作声,将脸上的痛苦表情隐去。

        顾泽风悄然躺在她的身边,睨了一眼叶唯,问:“不去洗洗?”

        叶唯听到他这么说,才缓缓起身,去柜子里面找换洗的睡衣。

        瞧着她慢吞吞的样子,顾泽风那一刹,很想直接上前将她抱起来亲自上手。

        可他忍住了,他不能对她像以前一样温和,越是亲近,叶唯越是不懂得他的心,反倒越发叛逆了。

        叶唯去了浴室,水淋在身上,等她低下头,却发现地面上有了被水冲淡的血迹。

        她紧皱着眉头,疼痛搅动着她的肚腹,最后疼意漫延她的全身。

        “泽风!”最后,她实在没有办法,卸下之前仅剩的倔强,叫着在浴室外头的顾泽风。

        她只能让他帮忙,只因她动一下都觉得有下坠感。

        顾泽风听到里面的叫声,走到浴室门前,然后直接拉开紧闭的门。

        他就要迈步进去,却瞧见双手撑在墙壁上的叶唯,一动不动,顺着腿内侧,有鲜血往下流。

        紧张感充斥着顾泽风的每一个细胞,而他眉头紧皱,眉梢都挂着浓厚的担忧。

        “你别动,我过来。”顾泽风担心的口吻传来,却像石头突然砸进叶唯的心坎上。

        两个人的关系在这段时间里,一直僵持着,他的关心,让她原本置气的心有些动摇。

        顾泽风来到她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像是生怕弄疼了她。

        叶唯被他轻轻的搁置在床上,紧接着,他立马打电话叫了医生过来。

        在等待医生到来的过程中,顾泽风都是紧张的表情,他站在床边,欲言又止,好似有些话不知如何开口。

        来的是女医生,帮叶唯查看之后,然后紧急处理之后,女医生很严肃的神态对着顾泽风,并且对他说:“她怀孕了,男女之事方面,要注意一点才好。”

        顾泽风对她用了多大的力道,只有叶唯自己清楚,医生只是根据痕迹还有流血程度判断罢了。

        而怀孕两个字传入了顾泽风的耳中,他两眉之间的忧色更加深厚。

        当然,医生的话,一字一落的同样进入了叶唯的耳中,她难以置信的动了动自己的手,摸了摸腹部。

        顾泽风每到关键时刻,他都会出来的缘故,其实她也能感觉到他究竟有没有遗留在她身子里。

        只是,毕竟没有采取安全措施,落网之鱼的存活,如今成了顾泽风和叶唯的难题。

        她有些烦恼,这个孩子真的来的不是时候,或者说,她和顾泽风之间不该有孩子。

        顾泽风是她的监护人,法律上如此而已,她不是他的女友,也不是妻子,何况她还没有完成学业……

        “孩子……我……”不想要,这样的话,说出口是那么残忍,即便叶唯已经鼓起了全部的勇气,最后还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将话说完整。

        听到她声音的顾泽风和女医生都齐齐看向她,等待着她的后话。

        顾泽风眉间的忧色已经被他很好的隐去,并且追问:“你想说什么?”

        “有话就说。”真的属于一种本能,顾泽风总觉得她说的话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明知道话说出口大家不一定会愉快,他还是想知道她究竟想表达什么,不为别的,只因,她提及了孩子。

        说实话,对于这个孩子,是留还是不要,他心中也有了答案,他想听听她的答案。

        叶唯凝视着顾泽风,他眸色中有着深意,而她却无法猜透他的心思,所以,她不知自己说了之后将会处在什么境地。

        顾泽风同样深深的看着叶唯,女医生感觉到气氛的尴尬,等稍微气氛缓和之后,女医生才开口叮嘱了一些相关事宜,才离开。

        房内只剩下顾泽风和叶唯两个人,叶唯别过头去不再和顾泽风对视。

        他却坐在了床沿,紧接着,手落在了她的下巴上,并且迫使着她看向自己。

        叶唯以为自己不作答,他就不会再追问,可她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男人也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顾泽风并不是像她所想象的那样,而是锲而不舍再次开嗓问她:“你刚刚想说孩子怎么?”

        “没什么。”她的心很乱,她没做好当一个合格母亲的准备。

        叶唯只能用这样的言语去敷衍他,即便知道这样的回答会惹得顾泽风不开心,可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说。

        顾泽风顿时间面色沉下去,极力压制着内心的波澜,让自己的语气尽量显得缓和,才开口直接问她:“孩子,你想要还是不想要?”

        她没想到顾泽风会这么问,仿佛他此刻的平静是在认真的等待着她的答案。

        “不要,可以吗?”她问得很婉转。

        顾泽风顷刻间脸上尽是阴霾,叶唯意识到他可能要发怒。

        果真,和她所预想的一样,顾泽风朝她逼近,顷刻间,双手撑在了她身体两侧,警告道:“要是你敢动我的孩子,后果自负。”

        他说的是‘我的孩子’,而不是说‘我们的孩子’,说白了,他不过是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罢了,而不是在乎孩子的母亲究竟是谁。

        “你明知道我和你现在的关系,不可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况且,你觉得我现在这个状况适合生孩子吗,我还有一学期就要毕业了。”叶唯抖着胆子将内心想要说的话说出口。

        顾泽风眼神冷漠,疏离的感觉,是叶唯从未感受过的,她紧紧皱着眉头:“孩子生下来,名不正言不顺,让别人笑话,我做不到。”

        她一字一句,说着,此时此刻,顾泽风早已面色难看至极,仿佛顷刻之间,怒意就能滔天。

        叶唯并未躲避他投射而来的眼神,他那刚毅的脸颊朝她逼近:“没有发生的事情,不要乱想,名分,我会给你,我的孩子,我会给他最好的,绝对不会名不正言不顺。”

        说罢,他撤身站起来,却依旧低眉审视着她,叶唯被他看得心发慌这才躲避了顾泽风投来的眼神。

        “那你有没有问过我,我想不想要名分?”叶唯反问他。

        顾泽风的眼底划过凌厉的光,她的言外之意就是不想成为他的女友,甚至不想成为他的妻子……总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就对了。

        “由不得你想不想。”他的话狠厉又决绝,“别忘了,你的命是谁给的。”

        她是他养大的,给了她荣华富贵,生活上的一切,都来自顾泽风的馈赠,所以,她就因此没有了任何选择的权利。

        叶唯想到这里,顿时间失笑起来,她得语气显得不冷不热:“我是个人,有思想的人,不是你的宠物。”

        “叶唯,我从未将你当宠物,但你也别一再挑战我的底线,你好好养身体,孩子,我不容许出任何岔子。”他命令的口吻,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叶唯知晓,再说下去,他会恨不得掐死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