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叶唯顾泽风 > 第11章 求饶


叶唯知晓,再说下去,他会恨不得掐死她。

        ----------------

        接下来的日子,出乎意料之外的,顾泽风忍耐了之前的脾气,对她态度好了许多。

        尤其在补充营养这方面,顾泽风更是派了许多料理师变着花样给她做美食。

        叶唯能够感觉到,在物质方面,顾泽风的确对她越来越好了。

        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这一天,顾泽风回来的尤为地早,她本想和他商量一下去学校的事情,于是,去了书房找他。

        书房的门没有关拢,顾泽风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叶唯听到他正在和别人通话,像是在说工作上的事。

        她轻悄悄的推门进去,有些怕打扰他,于是安静的站在门口,想等着顾泽风谈完工作上的事情再说话。

        “许氏要拍下的地皮,我都要,在这场拍卖会上,许家的下场只有输……我不管,下午我要看到结果,别让我失望。”冷漠的言语,从顾泽风的口中冒出来。

        这些话如数传入了叶唯的耳中,顾泽风口中的许氏究竟是哪个许氏?

        她不禁联想到自己的父亲和顾泽风之间的生意斗争,倘若真如父亲所言,顾泽风这种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那么,他所说的许氏只有许南山家,她逃跑,许南山帮她买了飞机票,这笔账,叶唯记得顾泽风说过一定要算。

        所以,顾泽风开始行动了,是不是?

        叶唯想到这里,心惊了一下,她就要开口叫顾泽风,他已经转身。

        顾泽风的视线和她的视线相交,顿时间,她发现顾泽风的眼底有些惊讶的神色。

        “你不好好休息,怎么来书房了?”顾泽风即刻隐去意外的神色,如此问她。

        叶唯像是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说:“我身体不觉得乏力,而且我在床上休息这么多天了,我该去学校了。”

        “学校那边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你会顺利毕业,放心。”顾泽风如此说。

        顾泽风的办事能力,叶唯自然知道有多强,可是连毕业都要他去处理,难不成,她连顺利毕业的能力都没有么?

        “我只想靠着自己的实力,把毕业论文交给老师……”叶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泽风给打断了。

        他有些不耐:“你的身子需要好好养着,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花那么多精力在论文上做什么?”

        顾泽风总是有能耐让她走很多捷径,可她不喜欢,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

        她希望顾泽风能够将她当做大人一样,而不是一个需要处处监护的小孩儿。

        “如果你来书房只是为了和我说这些事情,我想大可不必谈下去了。”顾泽风仿佛也意识到这么说下去,两个人都不会愉快。

        叶唯将想说的话咽回去,倒也不是她不敢说,只是现在她比起担心自己,更怕他会对许南山动手。

        她和顾泽风之间出现的问题,不希望伤及无辜。

        “你要对南山家里做什么?”叶唯问得小心,心中急切,表情怎么也遮掩不了这样的情绪。

        顾泽风刹那拢眉:“你听到了什么?”

        她不得不承认:“我什么都听到了,你口中的许氏,就是许南山家,对不对?”

        顾泽风见她实诚,也毫不避讳的告诉她:“是,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问题就这么巧妙的抛给了她,好似让她一下子陷入了困境,她皱眉,不吭声。

        叶唯顿了顿,思忖过后,才说:“能不能不要伤害他们家,我知道因为买机票的事情你还很生气,是我不对,但和南山没有关系,他是无辜的。”

        顾泽风看上去很耐心的听她说完所有的话,可事实上,他的面色早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辜?想要拐走我的人,如今你跟我说无辜?”顾泽风说着,朝她逼近,叶唯不禁往后退了两步。

        她解释:“不是你说的拐走,是我求他。”

        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乱,他更加不悦了:“你还需要求他?怎么求的,嗯,不妨告诉我?”

        叶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这么容易挑起他的怒意,她不想再说那么多,只想让他不要伤害许家。

        “我不求他了,以后都不会求他,我只求你一个人,求求你放过他,也放过他们家。”叶唯诚恳道,语气那么低。

        她这幅样子,这种语气,明明是很低的姿态,很妥协的态度,为何他听了很难受,抓心的疼?

        顾泽风想不出一个所以然,他背过身去,不看叶唯。

        他拒绝了叶唯的请求:“倘若你觉得我和许家生意竞争,是对许南山一种伤害,你就不用开口求我了,因为那些东西,我势在必得。”

        生意人,情分也是建立在利益上面的,叶唯明白这个道理,可为何偏偏这些事情和许家有关。

        以前顾泽风从来不和许家有任何的生意冲突,也没有过任何合作,总之井水不犯河水。

        她觉不相信是一种巧合,想来想去,顾泽风有报复心,他想要惩罚的人,没有人能够逃脱的了。

        “别伤害……”她不肯放弃。

        顾泽风压根没有给她说下去的机会,他怒了,彻底怒了,刷的转身,伸手就将她推在了墙壁上。

        但是,显然,他的力道有所控制。

        所以,她被推到墙壁上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很痛。

        他的脸庞凑近,死死的凝视着她,道:“你要是再在我的面前提及许南山其中任何一个字,我要了他的命。”

        叶唯听得分明,顾泽风说的是要许南山的命。

        他懂得用什么达到威胁的目的,她越是想为对方求情,他就越让对方陷入困境。

        “你变了,泽风,你很可怕。”叶唯良久怔怔的望着他,如此道。

        顾泽风的心,像是被人扎了一下,有些痛,却不至于致命。

        叶唯,你说我变了,可事实上,究竟是谁变了?

        他的唇角一勾,让人分不清是笑还是用笑表达别的意思,只听顾泽风咬牙切齿的说:“知道我可怕,就要懂得守规矩,叶唯,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

        叶唯的心一直很忐忑,她知道顾泽风不会放过许氏,可也没想到许氏会因为一次地皮拍卖会遭受如此大的重创。

        晚上,电视里的新闻报道,让叶唯知晓,如今的许氏陷入了一定的困境。

        她很愧疚,这份愧疚是针对伤害了无辜的许南山。

        同时,她也很苦恼,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要用什么样的方法,让顾泽风打消伤害许氏的念头。

        也许,这就是顾泽风对她逃跑的惩罚吧,毕竟一切都是她引起的。

        叶唯万万没想打,这只是顾泽风对她惩罚的第一步。

        当她找不到顾泽风,并且打电话给顾泽风,却听到他说在监狱的时候,她的心顿时间提到了嗓子眼。

        顾泽风要对她的父亲做什么,叶唯不得而知,她紧张的叫着顾泽风:“别伤害我的父亲,泽风,我错了,真的……”

        叶唯看不到此时此刻顾泽风脸上的表情,他的朣朦骤然收拢,果然,他即便养了她这么多年还是比不上她那血脉相连的父亲。

        所以,她才会选择相信叶忠年而不是相信他,对么?

        顾泽风的嗓音透着一股狠劲:“这个世界容不得那么喜欢乱嚼舌根的人。”

        不难听出顾泽风的言外之意,显然,他是不会放过她的父亲了。

        “泽风,你说吧,只要你开口,我做什么都行,我不逃了好不好,你别伤害其他人。”叶唯苦苦哀求。

        顾泽风冷笑了一声,紧接着,是良久的沉默,他摇着头,道:“怎么,若我不来监狱找你父亲,你还有离开的念头?”

        叶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忙解释:“不是你理解的那样,我的意思是……”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叶唯,究竟是谁给了你这样的胆子?”他像是问她,可实际上却是在发怒。

        叶唯来不及说话,骤然之间,顾泽风已经挂断了她的电话,她像是被他抽走了力气,跌坐在沙发上。

        ……

        监狱里,顾泽风见到了叶忠年。

        叶忠年的眼神里,都是对顾泽风的憎恨,在无声的斗争里,叶忠年最先开了口。

        “顾泽风,你收养我的女儿,究竟是什么目的?”叶忠年愤愤开嗓,眼睛睁得老大,质问顾泽风。

        顾泽风不动声色的看着叶忠年,身子稍稍往前倾,暗沉的声音反问叶忠年:“别问我有什么目的,倒是你,和你女儿说那么多谎话,究竟抱着什么样子的目的?”

        “谎话?呵,顾泽风如今你倒是将自己置身事外,当初夺走我的一切,怎么不说了?”叶忠年开始和顾泽风算陈年旧账,接着,面上多了一丝悲伤,“若不是我破绽,我的妻子也不会出车祸去世。”

        叶忠年说到这里,更是有杀了顾泽风的心:“你借此机会收养唯唯,一定别有目的。”

        顾泽风的手轻轻搭在台面上,若有似无的五指上下敲着台面:“没听说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句话吗,你的一切会被我夺走,不过是优胜劣汰的结果,只能说你……没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