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叶唯顾泽风 > 第12章 质问


顾泽风三言两语,就让叶忠年无话可说,他被顾泽风的话气得牙痒痒。

        “只是你这种人颠倒黑白,当初大家是公平竞争,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就成了被我陷害呢。”顾泽风的口吻听上去只是想不明白导致的疑惑。

        事实上,像是叶忠年若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他就真的会对叶忠年动手。

        叶忠年听着心惊胆战,他躲避着顾泽风的视线,毕竟,他对叶唯说了谎话,心虚的很。

        他这样的反应,尤其是不敢正视顾泽风审视的双眼,让顾泽风心中了然。

        顾泽风冷眼看叶忠年,哼声冷笑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当初,你要是不因为贪心我还没办法从你手中夺走任何东西,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顾泽风说着,站了起来,手也收了回来。

        骨节分明的手指,扶额,然后一脸头疼的模样,他问叶忠年:“如今,我很头疼,叶忠年不如你告诉我要怎么做吧。”

        叶忠年不知道他究竟想要说些什么,并且也没有听明白顾泽风说这话的意思:“什么?”

        “你女儿,如今在怪我,恨我,而今天又来求我,她从没在我面前这样过,所以,我头疼!”顾泽风原本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还很平静。

        当他那凌厉的视线,落在叶忠年的脸上,他的声音听上去如此骇人:“叶忠年,这一切,都是你导致的,我认为,说谎话的人,需要受到一定的惩罚,你说呢?”

        话毕,顾泽风凌厉的视线,立马投射到叶忠年的身上,叶忠年的内心很忐忑,结结巴巴的问:“你打算对我做什么?”

        叶忠年没想到顾泽风这种人,报复心会如此重,但叶忠年明白的事情是,只要顾泽风想作的事情,那么,顾泽风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会达到目的。

        顾泽风薄唇微微扬起,挑眉对视着他:“怎么做?当然是让你管住你自己的嘴,不然,我想你肯定很喜欢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待上一辈子。”

        “你这是在威胁我?”叶忠年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因为关在里面,拿顾泽风毫无办法。

        “威胁?我想,你既然当初会去挑唆自己的女儿,那么,你就不怕威胁。”顾泽风说着,语气渐渐萧冷下去,道,“对了,我想你还不够了解我,比起威胁,我更喜欢落到实处。”

        顾泽风摆摆手,留给叶忠年一抹决然的背影,他的语音还在监狱绵长:“若你一再挑战我的底线,不信我会做出点什么来,你大可试一试。”

        叶忠年管不住自己的嘴,而他也不能保证叶唯下次敢不敢再偷偷溜出来看叶忠年,那么,如今他能做的第一步,就是让叶忠年换一个关押的地方。

        ……

        顾泽风回到别墅,叶唯立马从里面跑出来,已经有多久,她没有这么焦急的想要见到他?

        想到这里,他瞧着她快速的步伐,面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别跑,孩子!”顾泽风提醒她,叶唯却因为惯性全然受不住步伐。

        顾泽风大步走去,张开双手,示意她投入自己的怀抱,叶唯却在距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也是这一刻,顾泽风才真正的意识到,一切都有了变化。

        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能够偎依在他怀中撒娇的人,他的内心,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断提醒他:她讨厌你,即便如今怀着你的孩子,她还是很讨厌你。

        因为讨厌,所以,他的话,她如今不会听。

        因为讨厌,所以,他的热情得不到半点回应。

        因为讨厌,所以,她和他之间,无论现实中,还是心与心之间,都有着距离感。

        这些想法,犹如源源不断的泉水,一直在顾泽风的心间萦绕。

        他不得不说,真心很讨厌这样的感觉。

        顾泽风没等叶唯开嗓,态度强硬的将叶唯纳入了自己的怀中,他微微低头,紧盯着她,道:“想我没?”

        叶唯愕然,只因,这个男人的问话,是如此突然,让她着实有些猝不及防。

        “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叶唯不明白的看着顾泽风,他只是半天没和她见面罢了。

        顾泽风的视线像是看向远方,自言自语的说道:“以前,只要我离开一下,你都会抱着我,说你好想我。”

        她语塞,那是小时候她很怕一个人,她也很怕顾泽风有一天不要她。

        时间流逝,随着她长大,她才发现,依赖一个人并不好,因为依赖所以陷得更深,才会没了他的时候回致命。

        她逃,是他将她一切都掌控的太紧,同样,也是她害怕自己陷得更深,让两个人的关系更乱。

        可事实上,她想着逃离就能解脱,她错了。

        她非但没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好,反倒是她自已亲手将所有的秩序都打乱了。

        于是,如今再想离开,却是真的……想逃离!

        顾泽风脸上原本期待的神情,渐渐消散,剩下的只有陌离。

        他越过叶唯,大步朝里面走去,叶唯反应过来,紧紧的跟在顾泽风的身后。

        叶唯想要知道顾泽风究竟去监狱做什么,她明知道问了之后顾泽风会不高兴,可她还是抖着胆子去开口:“泽风,你把我爸怎么了?”

        “唯唯!”忽的,他转身,叫了她一声。

        叶唯止住脚步,应声:“嗯?”

        “如今,在你眼里,除了许南山还有你的父亲,是否能把我装进去?”顾泽风的字里行间透着深深的不满。

        叶唯不知如何回答他,有的时候,她真的不知道顾泽风究竟吃软还是吃硬。

        略微思忖过后,她才轻缓着声音,对顾泽风说:“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不想让你们俩起冲突,倘若之前我去看我父亲让你不高兴,而且听了我父亲的话回来问你,这些都让你不开心的话,我道歉。”

        虽然看不透顾泽风的心思,但她和顾泽风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不少的时间,他因为什么不开心,这点她的心里还是有点底的。

        顾泽风的面色因为她的话,看上去好了许多。

        叶唯正要喘一口气,就听到顾泽风说:“唯唯,你当真以为自己很了解我,所以说这样的话来缓和我的情绪,从而让我告诉你有关你父亲的事情是不是?”

        她的心思这么简单就被顾泽风戳破,他一点情面都不给她留,换做往常,她就算做错事,他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唯感觉到沉闷的气氛在客厅里漫延,她本已经放弃了追问顾泽风有关父亲的事情。

        可顾泽风却出其意料之外的主动告诉她:“你再也见不到你父亲了。”

        她刷的抬头望向他,顾泽风这话是什么意思,加上他那么玩味的表情,叶唯难以置信的问:“你别告诉我,你让人弄死我父亲。”

        顾泽风听罢,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叫做弄死了她的父亲。

        “好歹是法治社会,就算我在你心目中心狠手辣,也不可能不讲王法吧。”顾泽风的话,让叶唯提着的心,落下来。

        他说着,哼声冷笑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父亲?”

        叶唯知道,他说的是她父亲走私和逃税的事情,这些都是违背了法律,才落得进监狱的下场。

        但是,父亲说过,这一切,和顾泽风也脱不了干系。

        叶唯瞧着顾泽风,可他的神情仿佛告诉她,他并不是那样的人,可她的父亲会骗她吗?

        她脑子很混乱,甚至根本不知道究竟该相信谁。

        现下,叶唯也并不想和顾泽风争辩,于是,她问他:“那你为什么说我再也见不到他?”

        “我动了点关系,让他去了别的地方的监狱。”顾泽风话落,叶唯即刻蹙眉。

        “就因为我和父亲见面了,惹你不开心了,你就让他关押到别的地方去,泽风,你怎么能这么做,难道这不是违背了法律?”她紧皱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

        顾泽风凝视着她,往里面走了几步,最后双手撑在一旁的台面上,转身,靠在那里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紧接着,顾泽风告诉了她一个事实:“这个世道,违法才叫犯法,动用人际关系,那就叫疏通。”

        叶唯竟然无力反驳,他有权有势,只要他开口,那些人自然会屁颠地给他办事。

        看他的样子,显然是不准备告诉她关押到哪里去了,叶唯感觉到身心疲累。

        她单手撑在沙发的靠背上,缓缓走到沙发前,坐下去,她靠在那里,抬起双手按着太阳穴。

        顾泽风原本面无表情,却面对一声不吭的叶唯,有些担心。

        他暗下叹了一口气,这才上前,来到叶唯的面前,耐着性子问她:“身体不舒服?”

        叶唯摇摇头,他的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肩头,接着,她就要被顾泽风抱进怀中。

        她知道,顾泽风想要这个孩子,生怕孩子会出问题,可是他有没有想过,被他安排到别处监狱里的人,也是孩子的外公。

        叶唯只敢心里这么想想,并不敢直接对顾泽风说,她觉得好累。

        所以,他的怀抱,让她有些抵触。

        叶唯这一刹那只想和他保持距离,于是,她双手推开顾泽风。

        瞧见顾泽风脸上划过的那抹不满,她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反应有些大,她忙解释:“我……我很累,我想休息一下。”

        这场谈话并不愉快,顾泽风和叶唯两个人心知肚明,同样也心思各异。

        顾泽风这一刻,在思考一个问题,是不是他将她逼迫的太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