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叶唯顾泽风 > 第13章 关系缓和


夜深了,叶唯还在休息,顾泽风坐在餐桌前,瞧着一桌子的美食却没有任何胃口,他放下手中的杂志,起身去了楼上。

        敲了敲房门,里面的人却没有应声,顾泽风不禁皱眉。

        尤其是叫了好几声都没得到回应之后,顾泽风有些紧张。

        他又重新下楼去找房门钥匙,打开门,却瞧见床上的人蜷缩在那里,沉浸在睡梦中。

        顾泽风觉得自己如此着急,有些好笑,曾几何时,有人和他说过,倘若,有人能够牵动着自己的情绪,那么,他就多了软肋。

        叶唯是他的软肋,这点,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意识到这一点,他的视线落在她那依旧平坦的肚腹上,他轻轻的走到床边,在床沿上坐下。

        换做寻常,她听到一点声音就会醒过来,可她是不是真的太累了,他即便靠近,她也没有反应。

        顾泽风还是觉得有些异常,轻声叫她:“唯唯!”

        凑近,瞧见叶唯额上的薄汗,顾泽风伸手落在她的额头上,一片滚烫。

        他的面色难看,打电话给了医生:“快点过来,她发烧了。”

        托尼听着顾泽风焦急的口吻,就知道,肯定是他家里那位疼爱的叶小姐生病了,从多年前到现在,只要叶小姐生病,顾泽风就是这样的反应,无一例外。

        等托尼来的时候,瞧见顾泽风在旁边小心照料者,顾泽风见他过来,迎上前。

        “她肚子里有孩子,用药小心点。”顾泽风特意叮嘱道。

        托尼愕然,叶小姐有孩子了?他在心里小小的八卦了一下,那么孩子,是谁的?

        倘若是别人的,按照顾泽风的性子,早就要了叶小姐的命吧,如果孩子就是顾泽风的……托尼不敢想下去。

        “等烧退了,饮食以清淡为主,多补充点营养,心情也要好好调整。”托尼给叶唯挂了药水,叮嘱了注意事项,这才离开。

        顾泽风不敢离开半步,哪怕助理打电话过来,有紧急的文件等着他签字是否送过来,他暂时也不想理会。

        他自认为是一个事业心比较重的男人,却不止一次为了她放下许多工作。

        半夜,叶唯说了梦话,她叫着泽风哥哥,听得他的心都快化了。

        顾泽风悄声躺在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抱住她:“我在呢,不会离开你!”

        虽然知晓她不一定有意识能够听到他说话,可他还是想要给她安全感。

        她的身子还有些烫,当他的肌肤接触到的时候,顾泽风难以形容的心疼。

        这一晚,顾泽风抱着她,没有面对她的情绪,也无需和她那满是伤心难受的眼睛相视,所以睡得异常安心。

        只是,顾泽风也做了一个梦,是个噩梦,他梦见叶唯带着孩子离开他了。

        梦醒,他猛然睁开眼睛,她还偎依在他的怀中,脸庞紧贴着他的心口,他狂乱跳动的心,渐渐恢复平静。

        那一刻,顾泽风下定决心,他这辈子,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

        顾泽风低眉细细瞧着怀中的人儿,卷翘的睫毛轻轻眨动,他笑了笑,她肯定在假寐。

        “醒了还装睡,不乖!”他戳破她的小把戏,可对于叶唯来说,只是觉得不知道睁开眼睛要说些什么罢了。

        最近,两个人的关系紧张,总是让她觉得时不时就能点着顾泽风的怒火。

        不过,此刻顾泽风已经开嗓,她也没有必要继续装下去。

        叶唯睁开眼,眨巴着眼睛望着他,嗓音有些沙哑,说:“你这样睡不累吗?”

        顾泽风看了看,原来,不知不觉的,她得脑袋枕在他的臂弯处。

        他摇摇头,说:“不累。”

        因为是她,所以不管怎样都不会感到疲累。

        顾泽风本想说让她以后乖乖的,那么,两个人还能恢复到以前良好相处的关系。

        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顾泽风看着此时此刻已经起身的叶唯。

        他开口问她:“昨晚你做梦了?”

        叶唯有些惊讶,问:“你怎么知道?”

        她一边说话,一边看着一旁垃圾桶的药水和针头,她发烧了她自己心里也有数,手背扎针的地方有些泛青。

        打小,她就容易感冒,这些年,在这方面顾泽风倒是费了不少心。

        只听这时顾泽风半打趣她说:“昨晚你一直叫着,泽风哥哥。”

        有嘛?叶唯不禁狐疑地看着顾泽风,瞧着他正色的模样,也许真的说了吧。

        看得出来,因为‘泽风哥哥’四个字,顾泽风的心情还挺好。

        可顾泽风不知道事情是,她昨晚做的是一个噩梦,梦里,有他。

        梦里的顾泽风朝她厉吼,将她赶出了家门,她再次成为一个人,就想当初在车祸现场那般无助一样。

        叶唯沉默了,她低下头,也许,从一开始动出逃的念头,她就错的很离谱。

        常言道,身在福中不知福,既然潜意识里面怕自己孤单,为何,又要离开顾泽风呢。

        只要他不禁锢她这么紧,其实,顾泽风并不是一个很坏的人。

        “泽风,我知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会生气,可是我现在真的很想敞开心扉和你谈一谈。”她试着去和顾泽风沟通。

        顾泽风也半起身,往后面靠去,他望着她,顿了顿,道:“想谈什么?”

        “你真的没有害我父亲吗?”她需要一个肯定的答案,并且是真实的答案,只有这样,她才能和顾泽风解开心结,“告诉我实话,不要骗我,好不好。”

        顾泽风墨黑的眼睛,微眯,同样如实回答她:“是你父亲做错了事,不是我在背后使坏,至于你父亲入狱后,当初的一切会落在我手上,这也是商业里面最常见的事情,失败的东西若还有一点价值,总要有人接手让它起死回生。”

        他说得很诚恳,叶唯想到这么多年来,两个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她的心,告诉她,应该相信顾泽风。

        “那,你可不可以,不要管我管得那么紧,我已经长大了,需要一定的自由。”叶唯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小,顾泽风能够感受到她的怕意。

        说实话,他也并不想让两个人的关系如此,怕他,不如爱他。

        叶唯见他没有立马回答,忙解释:“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理,你抓得太严的时候,我会觉得很痛苦,才会想想着离开。”

        “水满则溢,弹簧拉得太开也会绷断不是么。”她和他讲道理。

        顾泽风嘴角有了点点笑意,他在她的面前,总是一副大人的模样,一直以来,也是他给她讲道理。

        如今,角色互换,让顾泽风心里还有点别样的感觉。

        他朝她靠近,张开双手,将叶唯抱进了怀中。

        不偏不倚,顾泽风的双手落在叶唯的腹部上,他轻轻的摸了摸,叶唯的心像是刹那被触动。

        他的手下面是她的肚子,而她的肚子里,有着两个人的孩子,很奇妙的感觉,让叶唯觉得很暖心。

        她得耳畔,有了顾泽风温和的声音:“好,我答应你,给你足够的自由,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叶唯稍稍别过脸,他的薄唇随着他说话,若有似无的碰触着她的脸颊。

        “你这里,只能装着我一个人。”说着,顾泽风亲了亲她的耳背,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怎么办,我发现自己的心眼有点小,小到只允许你将我一个人装进你的心里。”

        熟悉了她的味道,熟悉了她的一切,顾泽风觉得最可怕的事情是,他曾经觉得就算面前的叶唯是迷魂汤,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喝下去。

        叶唯见他抬手点了点她的心口处,若真要算起来,恐怕如今她的心里,确实只装了顾泽风一个吧。

        就算她当初逃离,也没有想过要找对象或者有一天会爱上别的男人,叶唯点点头答应了顾泽风。

        但是,立马,她就说:“可是……”

        “可是什么?”顾泽风反问,又转而道,“你还有可是?”

        “你先听我说完啊,可是孩子有一天会从肚子里面蹦出来,我不可能不把它装进心里。”叶唯嘟囔着。

        顾泽风笑了,这么多天,第一次笑得如此开心:“孩子的话,勉强可以吧,我准许了。”

        两个人的气氛仿佛一下子缓和了许多,紧张感也消散了不少,叶唯就要从床上下去,顾泽风却将她打横抱起。

        “你放我下来。”叶唯笑着拍打着顾泽风的臂膀。

        他却抱着她,还低头亲她,问:“你要做什么,我给你代劳。”

        “我昨晚没洗澡,浑身难受着呢。”她解释,言外之意洗澡这种事就不用顾泽风动手了吧。

        “正好,鸳鸯……浴!”他瞧着她早已红了的脸,逗弄之心涌上,开了这么一个玩笑话。

        叶唯脸上的红晕更是一下子漫延到了耳根,她摇头拒绝:“不要,我自己就行。”

        “洗澡不准关门,万一有什么事,我还能给你急救。”顾泽风却不容拒绝的说道。

        叶唯立马在他面前做了一个打叉的手势:“No,你才答应我给我权利和自由呢,我的身体我做主。”

        “好好好,你的身体你做主,去吧。”顾泽风依着她,将她放下来。

        望着她轻松的状态,顾泽风脸上的喜悦之情也挂上了眉梢。

        顾泽风就要去洗漱,放在床头的手机却震动了一下,他走近一看,是来自安芸的短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