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叶唯顾泽风 > 第15章 心计


叶唯试着问顾泽风:“你要送去医院的人,是安芸?”

        “对。”顾泽风并未隐瞒叶唯,并且告诉她,“今天我和她谈了生意。”

        感情里面,并不怕对方和异性接触,就怕对方隐瞒,顾泽风将话说道这个份上,叶唯也不再胡思乱想。

        “那你好好开车,我等你回来。”叶唯如此对顾泽风说。

        此时此刻,坐在车上的安芸,虽然听不见叶唯的话,但是顾泽风说的每一句,都进入了她的耳中。

        原来,一个生意场上果决甚至有的时候绝情的男人,对女人可以这么温柔。

        倘若没有叶唯的存在,这样的男人,极有可能是她的另一半。

        安芸想到这里,不禁蹙眉望着顾泽风的背影,她深深迷恋这面前的这个男人。

        可对方始终和他保持着距离感,这点却是让安芸紧张的,顾泽风对她没有意思,她清楚。

        “泽风,我好痛。”安芸见顾泽风摘下耳机,再次故技重施。

        顾泽风自然将她的话,听进去,只是,他只是作为普通的朋友一种关怀:“你先忍一忍,很快就到医院了。”

        意思很明显,他不是医生,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送她去医院。

        安芸有些无可奈何,但凡他能被她吸引上一点,那么,也会更加温柔的询问与关心吧。

        很快,车子开到了医院,顾泽风见她依旧没办法独自下车,只好绕到后面,将安芸扶了出来。

        顾泽风将她送到医院里,就要走,安芸却叫住他:“送佛送到西,扶我躺在病床上,我好联系我家人过来。”

        顾泽风瞧着护士还没过来,点点头,安芸紧紧拽着手机,却暗下使了一记心思。

        他刚将安芸安置好,没来得及放手,安芸却扯住了他。

        由于重心不稳,顾泽风倒在了安芸的身上,他近乎本能的皱眉,双手立马就要支起来。

        可安芸却叫着:“别动,泽风,我的头发缠在你衬衫扣子上了。”

        顾泽风低眉看了看,她的长发,确确实实缠绕在他的扣子上,顾泽风只好保持这样的姿势不动弹。

        安芸快速按下解锁键,无声地拍下了两个人看似暧昧的姿势。

        医生刚过来,就看见这样的场景,也险些误会。

        顾泽风的脸谁不认识,医生咳嗽了两声,尴尬的叫了一声顾泽风:“顾……顾总。”

        安芸立马将手机放下,并且开始试着解开缠绕在扣子上的头发。

        医生看清楚实际状况,这才打消了刚进来时候的误会,顾泽风与此同时也起身面色耷拉下来,对医生说:“你帮她看看吧。”

        顾泽风被头发的事情弄得很不开心,总是安芸再叫着他的名字,他也没有反头直接离开。

        回到家,顾泽风瞧着安安静静躺在沙发上的叶唯,她正在小憩。

        “你回来了。”叶唯听到些许动静,睁开眼睛,看着走近顾泽风就要起身。

        顾泽风瞧着四周只有客厅的灯开着,显然,她并且打电话叫做饭的阿姨过来。

        他严肃的问:“你还没吃饭?”

        叶唯瞧着他不悦的面色,点点头:“没吃。”

        她知晓他不高兴,于是起身,从后面圈住他,说:“我在等你回来啊,我想和你一起吃。”

        原本有些生气的顾泽风,因为听到她这么说,顿时间不悦的情绪烟消云散。

        “好好坐着,饭菜马上好。”说着,顾泽风就开始挽起衬衫袖口,就要去厨房。

        叶唯并未听他的话坐在沙发上等饭吃,而是跟在顾泽风的身后,说:“我帮你。”

        难得的,她会提出这样的请求,顾泽风悻然答应。

        叶唯在洗菜的过程里,像是不经意的问:“她受伤很严重吗?”

        正在处理三文鱼的顾泽风,听到叶唯这么问,放下手中的刀,微微侧着身子告诉她:“左腿伤得不能走动了。”

        “哦。”叶唯应了一个字,像是已经得到答案,就不再问下去。

        不过,这个话题挑起了顾泽风的兴趣,他笑着看她,问:“怎么,吃醋了?”

        叶唯被他这么突然一问,别过脸去,低着头装作用心洗菜的模样,嘴上还说:“怎么可能,你想多了。”

        “是么?”顾泽风表示怀疑,还打趣她说,“是谁像个小媳妇儿似的,打电话听到安宁叫我名字,还要问问我和谁在一起。”

        这些,原来他都知道,叶唯被戳破了小心思,一下子变得很不好意思起来。

        顾泽风并未继续为难她,而是洗了一下手紧紧的抱住她,说:“我喜欢你这样吃醋,说明你心里很在乎我,唯唯,我很开心,这段日子以来,最开心。”

        叶唯的背脊紧贴着他炙热的胸膛,不知什么时候,她被顾泽风掰转了方向,与顾泽风开始面对面站着。

        顾泽风朝她凑近,亲了亲,轻嗅着属于她的芳香。

        倒是他身上,有着些许医院固有的气息,以及,女人的香水味儿。

        叶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鼻子太敏感,还是女人天生的第六感,总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和往常不一样,让她有些硌心。

        即便知道,他只是送安芸去医院,会沾上医院气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女人香呢?单单将安芸送到医院,也会沾染这样的气息吗?

        她觉得孕妇实在是敏感,并且用力劝慰着自己不要多想,可最后,她竟然有些控制不住的要吐。

        此时,顾泽风的吻已经朝她落下来,她却猛地推开顾泽风,转身蹲下,对着垃圾桶吐起来。

        顾泽风瞧着她难受干呕的模样,现在并不是孕吐的时间,他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开玩笑的和她说:“我吻你,你也想吐吗?”

        叶唯摇摇头,回答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吻我没关系,是你身上的气息让我有些异样的反应。”

        他身上的气味儿?顾泽风听后,低头闻了闻,确实有点医院的药水味儿,还有一点女人的香气。

        和她身上的不太一样,顾泽风脑海里面闪过自己不小心扑在安芸身上的场面,暗下叹了一口气。

        回来的时候,一心想着她,寻常很爱干净的他,竟然会在这上面出纰漏。

        顾泽风给她递过纸巾还有温开水,说:“听我的话,你先去休息,我做好饭菜再叫你,一会儿忙完我就去洗澡。”

        说完,他还凑到她的耳边,轻悄悄的说:“你说的,我吻你,没关系,一会儿,好好吻。”

        ……

        晚饭过后叶唯靠在顾泽风的身上,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制定者去瑞士的旅游计划。

        “你觉得苏黎世怎么样?”他指着瑞士的城市问道。

        叶唯眼前一亮,一脸欢喜:“好啊,喜欢。”

        言简意赅的字,却藏不住她的心情,说实话,倘若早一点两个人这样相处,也许,她就不会想着逃了。

        瞧着顾泽风的心情还算不错,叶唯想要问一问他有关父亲的事情,但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倒是顾泽风瞧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他的眼神很温柔,与他在外面对别人的态度有着天壤之别。

        “想说什么,嗯?”他轻声问她。

        叶唯稍稍离开了顾泽风,坐得端正,她开口问:“我父亲他……现在关在哪里?”

        即刻,顾泽风收起了温柔的表情,紧接着,说:“这个时候,你就非要提不开心的事情吗?”

        “我只是想知道,我保证不去看,好不好?”她见顾泽风从沙发上起来,立马合上了平板,也跟着起身。

        顾泽风见她有些紧张的表情,有些无奈的叹了叹气,然后拉住她的双手,解释道:“我不是在生气,你不要怕我,既然你不会去看,那么,他关在哪里,你知不知道也没所谓不是么?”

        知道了,就不排除有一天会去看的可能性,倒不是不信她的话。

        而是顾泽风认为,人与人之间,最难割舍的就是血脉相连,就像他之前和叶唯之间会产生误会,不也是叶唯在血缘和他之间选择了前者么。

        “话是这么说,可我还是……”她望着紧紧抓住自己的双手,最后的话,没有说出口咽了回去。

        顾泽风也不想让她不开心,退让一步,说:“等我有一天想告诉你,我会主动和你说,但你放心,他在里面好得很。”

        叶唯只好点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

        夜里,她照旧躺在他的怀中,只是有些睡不着。

        叶唯瞧了瞧身边熟睡的男人,就在这时,顾泽风放在床边的手机短信提示震动了一下。

        她轻悄悄的从顾泽风的怀抱中脱离,想要上个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她就要躺回去,可他的手机再次亮了。

        叶唯不经意的一瞥,却瞧见上头有一行字:泽风,谢谢你……

        后面的,她看不清楚,不知道是什么在促使着她往手机前走去,然后拿起了顾泽风的手机。

        他从来不防范她,所以,他的手机密码她也知道。

        解锁之后,叶唯将完整的信息看了一遍:泽风,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这腿怕是要废了,对了,你明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顿饭。

        再细看,发件人,是安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