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叶唯顾泽风 > 第19章 他死了


叶唯以为接下来,只要她好好过日子,一切都会相安无事。

        许南山那边也帮她处理好了论文的事情,她摸着还没显怀的肚子,躺在后花园的摇椅上小憩。

        大概下午五六点的时候,别墅里进来了人,却不是顾泽风,而是徐特助。

        徐特助焦急的叫着:“顾总,在家吗?”

        叶唯不慌不忙的从后花园走出来,瞧见客厅慌了神的徐特助,她从未见过冷静的徐特助这副样子。

        “泽风不在家,他不是去公司了么?”叶唯狐疑地对徐特助道。

        徐特助结结巴巴的说:“哦……是……是么,那可能去看那块地皮了。”

        叶唯发现徐特助的不对经,当她的视线和徐特助相对的时候,徐特助竟然在躲避她的视线。

        她朝徐特助走过去,徐特助作势就要离开,她叫着他:“徐特助,你手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徐特助忙摆手,回答她:“没……没什么。”

        “既然没什么,给我看看。”叶唯朝徐特助伸出手去,徐特助却依旧摇头,不肯将东西给她。

        倘若徐特助说一句这是很重要的东西,没有顾泽风的允许不能给别人看,她也能够理解。

        但徐特助显然知道她和顾泽风之间有多亲密的关系,顾泽风的东西从来不避着她。

        所以,徐特助越是拒绝,叶唯越是觉得有问题。

        “倘若我到时候问泽风要,他不是照样要给我么。”她试着和徐助理交涉。

        徐助理犹豫着,背着的手,并未因由于从而伸出来。

        叶唯走到他的身后,将他手中的信封拿到了手上,徐特助见瞒不下去了,叫着她:“叶小姐,别看了,还是等顾总回来一起看吧。”

        徐特助的话音还未落下,叶唯已经将信封打开,上面是她父亲的字迹:换了地方,生不如死,希望下辈子能解脱,唯一担心的就是我的女儿待在一个恶魔的身边。

        再也没有多余的话,叶唯瞪大眼睛望着上面的字字句句,她怔在原地。

        良久,叶唯才抬头艰涩地开口问徐特助:“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徐特助显然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话,她的问题让徐特助为难,却不知道叶唯早已心急如焚。

        “我在问你话,东西哪里来的?”叶唯再开口抬高了音量。

        随着她激动的情绪,只见叶唯的眼睛里面多了泪水,她的眼皮一直跳着,不安感在她的心里面滋生。

        徐特助想要安抚叶唯的情绪,却一时间不知道从何开口。

        他有些责怪自己在公司没看到顾泽风,就立马冒冒失失跑到别墅来了,徐特助低着头不敢说话。

        “我父亲出事了,对不对?”叶唯死死地盯着徐特助,问话的时候,显然非要得到一个答案才肯罢休。

        徐特助抬头,对上异常着急的叶唯,他心有不忍,没有作答,却对叶唯点点头。

        叶唯见对方已经给出肯定的答案,她往后退了两步,最后没站稳,险些跌倒。

        好在徐特助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叶唯:“叶小姐,你可别出事了,不然顾总会要了我的命。”

        “什么时候的事?”她压制着哭声,却还是遮掩不了哽咽的嗓音。

        徐特助见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便如实告诉叶唯:“早上六点整,监狱传来的消息,说你父亲他……自杀了。”

        徐特助说完指着从叶唯手中掉离的信件,并且道:“里面的人说,你父亲只留下这个东西。”

        叶唯的视线落在地上,一下子再也克制不住放声痛哭起来,她大声责问:“为什么非要给他换地方,为什么?”

        都是她害的,倘若她不去看父亲,事后不去找顾泽风,顾泽风根本就不会让人转移她那收押的父亲。

        “叶小姐!”徐助理瞧着叶唯哭得伤心,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能为难的站在原地。

        “他说过的,我父亲会在里面好好的,可现在,人却死了,这就是他口中的过得好?”叶唯说话的声音很激动,情绪逐渐失控。

        她刷的站起来,抓住徐特助,问:“顾泽风在哪里,你也不知道,对不对,去找!”

        叶唯说话开始有些前后不接,仿佛一下子变得语言都组织不好,徐特助明白她的意思。

        徐特助安抚着叶唯:“你别着急,我来这里之前,已经打过电话了,但是没打通,也许他在看地皮,我现在就去找。”

        “我现在要去监狱。”叶唯失了魂一般,抹掉脸上的泪痕,没有任何面部表情的问徐特助,“他关押在哪里?”

        徐特助自然不会不经过顾泽风告诉叶唯,毕竟那个地方距离别墅太远,如今叶唯肚子里还有孩子,徐特助觉得要是出了什么事,担不了这个责任。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打算告诉我吗?”她摇晃着徐特助,见徐特助左右为难,她也显得很无力很无助,“那是我的父亲,不是无关紧要的人。”

        叶唯见徐特助始终低着头,她深吸了一口气,说:“好,你可以选择沉默,走,一起去找顾泽风。”

        ……

        西郊,顾泽风和安芸一起出现在合作场地,安芸手里拿着规划图,指着右上角的分布。

        “泽风,你看这样满意么?”安芸讨好的询问道。

        顾泽风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安芸见他八成还因为叶唯的事情没消气,她抱歉道:“叶唯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没有下次了,我保证。”

        安芸做出发誓的动作,顾泽风淡淡瞥看了她一眼,疏离道:“今天你可以不用来。”

        言外之意,道歉没有用,合作的地方也不需要她来,安芸的心凉了一截。

        但她依旧不死心,她紧紧跟在顾泽风的身后,耐着性子说:“我父亲那么大年纪了,总不能让他来这里折腾。”

        “你的腿不是刚好么,现在走路都不稳,和你父亲来有什么区别。”顾泽风收回视线,最后连看都不愿看她,安芸见他如此,只好保持沉默。

        不远处多了两抹身影,安芸瞧着叶唯的脸庞越来越清晰,差点没给气死。

        好不容易有了与顾泽风独处的机会,怎么来个程咬金?

        安芸见顾泽风是背对着的状态,还没发现叶唯和特助的出现,她从后面往前大迈一步,却摔倒在顾泽风的侧身。

        她的摔倒,偏偏双手斜撑在顾泽风的手臂和腰间,顾泽风只是条件反射的要扶着她,却没想到对方力道一大,两个人齐齐摔倒。

        安芸枕在顾泽风的腿上,顾泽风就要将腿抽回来,安芸却爬上他的胸口双手摸着他的上半身关切的问道:“你没受伤吧。”

        话是对顾泽风说,眼神却在瞥看不远处的叶唯,她到现在还记得叶唯说过的话,只有亲眼看到了亲耳听到顾泽风承认,才会相信。

        安芸发现看到这一幕的叶唯面色大变,像是极其伤心的模样。

        她的心里顿时间划过一丝痛快,而此时身下的顾泽风却不耐且险恶的对她道:“你能不能起来?”

        “不好意思。”安芸慢吞吞的爬起来。

        等她起来,装作不经意的抬头,吃惊的看着已经走近的叶唯:“叶小姐,你怎么来了。”

        听到安芸如此说,顾泽风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转身,就要朝叶唯迎上去。

        他还来不及开口,叶唯转身就逃,她开始小跑起来,顾泽风在后面沉声:“别跑,小心孩子。”

        孩子?顾泽风你当真在乎过孩子吗,倘若真的在乎,那么孩子的外公你是否考虑过一下?

        不,顾泽风只在乎自己。

        他承诺过她,保证她的父亲相安无事,也承诺过她,再也不和安芸往来……

        今日呢,她看到的又是什么?

        也许是因为顾泽风如此喝住她,她却没有按照他的意思停下来,顾泽风怒了。

        “我叫你站住,听到没有,唯唯。”顾泽风的脚步没有停下,并且加快了追她的速度。

        安芸和徐特助站在原地望着前面一前一后跑着的二人,就是这一刹那,真正触动了安芸的心。

        顾泽风的世界里,只有叶唯一个人,他的眼睛还有他的心只能装下叶唯。

        叶唯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她反头,还没来得及看对方,顾泽风已经一把拽住她。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别误会。”顾泽风只当这是女人吃醋的反应,却没有想那么多。

        叶唯却失笑着对他说:“我知道,我没误会,她摔跤,不小心将你弄倒了。”

        “既然知道,你还跑什么?”顾泽风想不明白。

        “我不想管你和安芸之间有没有什么问题,我的父亲,他死了,你还不知道吧。”叶唯的心情无法平静,对顾泽风说话的语气也很不好。

        顾泽风两眉一拢,喃声:“怎么可能?”

        叶唯大力推开顾泽风,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失望地看着顾泽风:“怎么不可能,徐特助得到的消息,我父亲只留下几句话,大致意思就是他换了地方生不如死,而他担心的事情也是我待在你这个恶魔身边。”

        “你先冷静一下,我们在谈这件事。”顾泽风说着,手伸向她,最后却落了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