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娱乐香江 > 660【墙倒众人推】


    十几家慈善组织、妇女团体、社会团体一起向亚姐选美施压,事情一下子变得严重了起来。

    这些组织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却是润物细无声,香港民众不知道有多少都受过他们的帮助,对它们心存感激之情。

    因此见到它们反对亚姐选美,一时间也是纷纷站脚助威,帮腔喊话,一时间舆论滔滔,如狂潮一般向亚视席卷而来。

    “夏先生,事情有些不妙呀。”周梁淑怡惊讶的向夏天道,“这些组织就算会发声,也不会这么异口同声呀。”

    “是呀,我也觉得奇怪,怎么它们会突然冒头呢?!”夏天也感觉大为不解。他跟这些组织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一向都没有什么过节。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要突然针对自己!

    看它们所说的理由,什么“倮照事件”,什么“三点式泳衣”等等,根本都不成为理由。倮照又不是亚视安排那些女孩儿照的,凭什么出了事怪罪在亚视的身上。

    三点式泳衣虽然大胆了一些,但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拜托,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自由开放文明的社会。又不是十八十九世纪,封建愚昧保守的年代。穿个泳衣也要喊打喊杀,实在是太过分了吧。

    何况比坚尼又不是亚视发明的,它诞生都已经快四十年了,而且早就已经风靡世界,深受全世界女性的喜爱,根本算不上是物化女性。

    因此这些组织用这两个算不上理由的理由来攻击亚视,在夏天看来很不可思议,完全不可理喻。

    “夏先生,还是尽早处理这危机比较好。我刚才又接到一些广告商的电话,他们嫌我们亚视的形象不好,想要撤走投放的广告。”周梁淑怡郁闷的说道。

    广告商是电视台的衣食父母,若是他们都走了,那电视台可就要完蛋大吉了。不然单靠夏天一个人的财力,根本担不起一家电视台的营运的。

    “周太,你跟那些组织有联系没有?拜托问一下,它们这是发什么疯啊。”夏天想了想道。

    周梁淑怡点点头。她从事社会服务多年,自然跟这些组织少不了接触。当下便打电话过去询问详情,到底亚视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值得你们联合起来,如此大加挞伐。

    打完几通电话之后,周梁淑怡回到夏天跟前。

    “怎么,问清楚了?”夏天连忙问道。

    周梁淑怡点了点头,“是一些豪门阔太太带头挑拨的。”

    “那为什么啊,咱们跟她们有仇?”夏天疑惑的问道。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周梁淑怡摇摇头,“我晚上约其中一位阔太喝个下午茶问问吧,我跟她还算有些交情。”

    夏天点点头,不晓得自己哪里做错了,竟然招惹了这些人,简直莫名其妙。

    正在郁闷之际,电话铃声却忽然响了起来。

    “夏先生,不好意思,跟您说一声,明天的道歉信我们登不了了。”马成坤说道。

    “为什么?!”夏天一听,惊讶的问道。

    他们都已经说好了,登完道歉信,他们就算是握手言和了,自己以后再也不追后账了。现在他竟然要反悔,还真让夏天有些摸不着头脑。

    “您看到那十几家组织发得联合声明没有?”马成坤没有解释原因,反而先问道。

    夏天点了点头,他当然看到了那个声明,“怎么,跟道歉信的事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大关系了。我们报纸也受到了它们的压力,让我们继续报道这件事,不允许退缩。”马成坤解释道。

    “这么说,你是打算听他们的,不打算履行咱们的约定了,是不是?”夏天板起脸来,冷声问道。

    “夏先生,没办法呀,请您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吧。我们的《东方日报》就是一个大喇叭,谁有钱有势谁就可以吹响它。”马成坤为难的道,“那些组织的头头脑脑都是我们的广告客户,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我们实在没办法。”

    “既然你知道为难,当初就该置身事外。”夏天跳脚骂道,“搞得现在净是我吃亏了!”

    “夏先生对不起了,我也没办法,您多多原谅吧。”马成坤说完,挂了电话。

    随后,《星岛日报》、《天天日报》等几家报社也打来电话,也说不能刊登道歉信了。

    夏天知道墙倒众人推,鼓破乱人捶。现在那些组织一对亚视发动攻击,这些人觉得有了靠山了,所以撕毁了他们之间的协议,一边喊着自己是无辜的,一边拼命朝亚视身上捅刀子!

    “一群混蛋!白眼狼!”夏天咬牙骂道,等他化解了这场风波之后,看他怎么收拾这帮小人的

    “周太,看来等下你还真得问个清楚了。”他随即又对周梁淑怡道。

    ……

    下午两点钟,油麻地警署。

    马王文脸色苍白的走进了警局,他从想到这一生中,自己竟然会主动来这个地方。

    “警官我是骗子,我是老千,我骗了好多人,你们赶紧把我关起来吧。”马王文进了警局,就一个劲儿说道。

    他今天早晨被教训了一通,人家让他进警局自首,坦白罪行。这样就可以放他一条小命,否则的话直接沉进海里喂鲨鱼。

    马王文心里清楚,在香港做老千不算重罪,最多两三年就放出来了。放出来之后,他照样还是好汉一条。可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却是分分钟小命玩完的节奏。

    人家能从马来西亚的人山人海中找到他,还能够把他偷偷带回到香港,这是多么神通广大。这意味着他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难免会被人挖出来。既然如此,还不如老实在监狱里蹲几年,就当是去度假了。

    “那你骗了什么人,说说。”警官见他一进来就认罪,几乎疑心他是个疯子。不过听完了他的供述之后,他们才晓得竟然抓了一条大鱼。

    “你就是马王文,亚姐季军陈静儿是被你骗的?”警官惊奇地问道。

    “是,我就是马王文。我骗她说请她拍电影,骗她脱了衣服,拍了倮照。”马王文痛快的回答道。

    “好啊,这个案子终于破了!”警官开心的笑道。

    陈静儿倮照一案前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让警方也承受了不少的压力。只是犯罪嫌疑人跑了,这案子也只得暂时搁置。没想到这会儿,他竟然主动投案来了,还真是运气呀!!

    “对了,我们查到你跑到马来西亚去了,为什么又突然回到香港来了,而且还投案自首?”警官好奇地问道。

    “我的良心受到谴责,所以回来投案了。”马王文尴尬的解释道。

    “切~”警官嗤笑一声,根本不信他的鬼话。

    他查过马王文的资料,知道这小子是个惯犯,专门骗女人的皮肉钱。

    像这种人良心早就被狗吃了,说什么“良心不安”,根本就是鬼话连篇。

    何况他就算良心受到谴责,愿意投案自首,又是怎么过得海关入的境?要知道他已经上了黑名单,一进香港海关就会被扣留做调查的。

    “说实话。”警官问道。

    “警官,别问了。我能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你再问我也不敢说。”马王文苦着脸道。

    警官一听,笑了笑,知道背后一定有人把他拿捏住了,让他只能够投案自首保平安,不然的话下场可能比坐牢更惨。

    像这种老千命不值钱,因为他就是社会的边缘人物,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所以没人关心这种人的死活。说实话,就算他真的死了,只怕都没人理会。当下也就不再多问了。

    ……

    马王文自首之后,夏天马上让亚视派出记者,前往警局采访“陈静儿倮照事件”的调查进展。希望可以借助警方的口,爆出马王文被捕的消息,进而再引出他受人指使,故意骗陈静儿拍倮照一事。

    借此将曾丽珍、邵艺夫的恶行曝光,也省的那些不了解真相的市民、社会组织都把屎盆子往亚视脑袋上扣。

    警官虽然纳闷亚视记者怎么会来的如此凑巧,但还是接受了采访,宣布已经将犯罪嫌疑人马王文抓获。

    记者随后又采访了刚刚被律师保释的马王文。这位律师当然是夏天给他安排的。

    “其实我只不过是个小卒子而已,我是受人指使的,她就是无线的曾丽珍。曾丽珍跟我一样也是个卒子,真正指使的人是邵艺夫。他们给我钱,让我骗陈静儿拍倮照。我还知道很多同行都接到了这个活儿,有人出钱让他们骗亚姐选美佳丽拍倮照。”

    “为什么要这么干?!因为他们想整垮亚姐选美。因为亚姐选美搞得比港姐选美好,所以他们嫉妒。”

    “我不是胡说八道,我有证据,我手上有录音带,可以证明一切。我不怕跟他们对质,我不怕跟他们打官司!”

    马王文面对镜头,侃侃而谈道。他跑路的时候,是战战兢兢,唯恐被人捉住。但现在自首之后,心里一块石头就落了地。不再害怕了,自然也就有精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