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再现玄天


    韩立纵然也是第一次见这传说中地真灵,但心中马上就肯定了其身份。

    毕竟胸前有这等奇怪花纹地存在。也只有此真灵了。

    这头魔猿还真具有山岳猿地血脉,否则绝无法幻化出此法相的。

    韩立望着剑阵中的紫色虚影,目中不禁闪过一丝火热之色。

    这止岳巨猿正是惊蛰丰二变中地一种变化。

    他若是能得到了此猿真灵之血,不但立刻可得到一种神通变化。而且其他几种变化也威能大增不少地。

    韩立心中如此想道。对这头圣阶魔猿的击杀之心更甚至。

    但动用普通神通显然无法奈何此魔地。

    韩立面上略一犹豫后,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一只袖跑一抖。一只不起眼的圆环落到了手中。

    正装满了噬金虫地灵兽环

    他竟打算动用这大杀器了来对付这只魔猿元神。

    一次释放太多噬金虫,固然能会让神念大损,但是若是能短时间内解决战斗,自然还是能成为韩立压箱杀手铜。

    以韩立现在进阶炼虚后的神念之力,一次驱使上百噬金虫地话,可支撑一炷香时间的。

    但若灵虫数量翻倍地话,驱使地时间却一下变成了原先地四分之一而已。

    若没有这春黎剑阵辅助。韩立或许还不敢贸然行事口但是现在此魔被困在剑阵中。辗转躲避空间一下大受限制,正是噬金虫地最佳战场。

    依照韩立推算,以成熟体噬金虫地凶猛。一次放出上百后。一炷香的三分之一就足以解决对方了。

    他唯一迟疑的是,自己神念大耗后。大半神通都会减并。万一返回路上再遇到什么强敌话。可就有些危险了。

    但此念头也只在韩立脑中一闪而过

    对他来说,自然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大敌才是最要紧的。其他地,自然都可以暂时抛置脑后的。

    但未等韩立祭出袖中地灵兽环。剑阵中地血色魔猿却猛然一声低喝,口中咒语声一停。张口喷出了一团血霞去。

    一闪即逝地没入到了血色残刃之上。

    此刃滴溜溜一转下。原先冒出地漆黑魔气一下剧烈翻滚起来。

    嗡鸣声大起,点点黑光在残刃附近一下浮现而出。随之蔓延到剑阵各处。

    韩立一怔。蓦然感到附近的天地元气有些不对。不禁扭首的四下一望。

    结果神色一惊

    只基通道中死气沉沉的魔气,此刻全翻滚起来.从中正飞出一片片的黑色光霞,齐往剑阵中滚滚卷去。

    春黎剑阵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漩涡,将这些黑霞纷纷地一吸而来

    不过这些黑霞到了剑阵附近后。却被青色光幕挡在了外面,形成了一团团黑色光球,密密麻麻。但并没有真能进入剑阵之中。

    "真魔气,,

    韩立只一眼。就立刻看出了这些黑霞的本来面目。眼角骤然狂跳几下。

    但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巨响从剑阵中传出"整个通道塌陷般的剧烈一震。

    随之一股可怕灵压地蓦然从剑阵中冲天而起。连附近光幕都一阵乱晃不定。

    韩立一惊,想都不想目光一转,又回到了剑阵中心处

    诡异的一幕,浮现在了韩立面前。

    整个剑阵,赫然被无数个大小符文填满了每一个符文都闪动着淡黑色光芒。忽暗忽明地涨缩着。

    在这些符文中心处。那口血色残刃静静不动的悬浮着。

    此刃原本缺少的上半截。不知何时被修复完整了,并且原本血红刀刃本身。多出了一行三个不知名地淡金色古文。闪闪发光。

    韩立双目一眯后。就骇然地发现。

    剑阵中黑色符文的一闪一亮。竟和残刃的闪动整齐如一。全受此剑控制一般

    一阵怪笑从一旁地魔猿口中发出。它蓦然两手一掐诀。

    自己身形未动,但头顶地紫色巨猿虚影却大手一伸。一把就将那口血色残刃吸到了手中。

    然后看似平常地一抖。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

    残刃表面地金色古文活过来般地一阵流转,接着光芒大放地发出一声清鸣之音

    韩立蓦然感到剑阵中天地元气一阵混乱。黑色符文飞蛾投火般的朝残刃激囗射而去。

    而与此同时。残刃表面放出一圈圈地黑色光晕。

    所有符文一接触此光晕。泥牛入海般地无影无踪了。

    而残刃本身一下黑了一分。

    所有密密麻麻的符文都被光晕吸收殆尽后,光晕无声的消失了,而清鸣声嘎然而止。

    残刃本身竟一下由血红变成了漆黑如墨,巨猿只是略一挥动,外加表面的三个古文顿时金光灿灿,越发显得神秘万分了。然一缩,突然一只手一下按住了另一条手臂,双目死死盯着对方手中地墨刃,神色瞬间苍白无血。

    ,.玄天之宝不可能。你有此等逆转天地法则至宝。怎还会身负重伤在此。。

    ,。韩立几乎用呻丶吟地声音,一字字的说出口来。

    "你怎么知道它是玄天之宝。。一听韩立之言。魔猿竟同样神色大变,声音一下变得恶狠狠起来。双目紫芒闪动间,仿佛要择人而噬一般。

    但这时地韩立,根本没干心思回答魔猿此问。

    因为此刻他所按地胳膊处。正火丶辣辣地异常灼热,而那正是那口玄天之剑地封印之处。

    而胳膊上地这种异像出现,正是在那头山岳巨猿方拿到那口魔刃,挥动几下地时候。丝毫征兆没有地爆发而出。

    他能明显感受到。胳膊中原本老实被封印地玄天之剑。似乎受到那对方手中地墨刃刺丶激。一下变的蠢蠢欲动。

    韩立这才脑中灵光一闪现。刚才一下失声的猜出那残刃地来历。

    现在一见。魔猿竟真没有否认,韩立的心一下沉了下去。

    别说他此刻大半法力,都用来拼命压制胳膊上的玄天之剑,就算动用噬金虫。对方有玄天之宝在手的话。能否还能有用。他可心中一点把握没有的。

    而上一次动用玄天之宝的后果,他还记忆犹新地心中一百二十分地不愿重蹈覆辙地。

    毕竟此地可是遍布魔兽地危险之地,一旦法力再丧失地话。几乎和自杀没什么两样的。

    不过上次自己动用玄天之剑地惊天威能。他同样没有忘掉分毫。

    对方残刃不要说有差不多的威能,只要能有他胳膊中封印之宝地近半威能,他就绝对无法抵挡一斩地。。

    春黎剑阵纵然再神妙万分,又如何能对抗法则之力。

    剑阵地魔猿。一见韩立根本没有回答之意。当即心中大怒。不再迟疑的猛然一催头顶法相。

    山岳巨猿虚影,顿时将手中魔刃轻轻一竖,正好对准了韩立所在位置。

    韩立眼角一抽搐。背后冷汗一下冒出。不禁大汗淋淋了。

    以玄天之宝划破虚空地威能,他就是想逃也根本是痴心妄想。

    眼下他,似乎要么束手待毙,要么用胳膊中封印的玄天之剑对抗了。

    这两种后果。都不是他想接受地。

    但眼见对方驱使法相已经举起了黑光闪闪的残刃。他也根本没有时间再想其他手段了口

    "不井。对方已经失去了肉身,并且修为也不过和自己相当。如何能驱使的玄天之宝对方现在驱使残刃的,并不是本身,难道是.....。,

    韩立情急之下,竟然急中生智下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一下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口

    这时对面魔猿面土狞色一闪,紫色法相高举的墨刃开始缓缓一落。

    韩立见此大惊,当即一咬牙,按住胳膊的五指突然改按为拉。

    "毗啦。。一声闷响,一个淡黄色地木棍一下出现在了手中。

    正是玄天果实。

    韩立丝毫停留都没有。手腕惩抖,竟然将玄天果实一下往空一抛。

    金光一闪。梵圣真魔法相再次浮现而出,其中一条金壁只是一动。就一把将玄天果实抓进了手中。

    然后其余几各手臂各自一掐诀。

    三头六臂法相金光大放起来。

    随之所有金光全流水般地往玄天果实中狂涌而去,让此果实一下变得光芒夺目起来,表面地墨绿色花纹更是一下变得翠绿欲滴。

    韩立见此,脸上顿时露出大喜之色。

    但就在这时。剑阵中"噗”地一声闷响传来。

    一道黑凛凛波动从墨刃上一涌而出。一开始看似毫不起眼,但方一飞出十余丈后。就一下卷起数丈高的黑浪,气势汹汹的奔韩立而来。

    只是一闪,黑色波浪就一头撞到了青色光幕上。

    青色光幕顿时嗡鸣声一起。无数青莲再次浮现而出。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但是下一刻。难以置信的事情出现了。

    那些黑浪只是一扑。所有没入其中的青莲就无论大小的灰飞烟灭

    了。

    再一个闪下。青色光幕就纸糊般地被洞穿而过。

    韩立眼角一跳,根本顾不得看什么。而是猛然一催法决。

    顿时玄,四周突然浮现出无数地五色光点,一个个飞蛾投火般地往玄天果实上一扑而去。

    "噗嗤,,一声。玄天果实一端翠芒一闪,突然间射出尺许长地一道

    光凛凛剑刃来。

    此剑刃翠亮异常,表面光滑如镜,但是在中心处铭印着一排五个翠

    色符文,寒芒流转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