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四十二章 大汉,我来了。大汉,再见!


  “禽兽,你不得好死!”没了双手,人生少了许多乐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魏明心如死灰,只求速死!

  “莫要激我!”,韩豹淡淡开口:“说不杀你,便不杀你,做人要讲信用,无信之人,何以立足于天地之间?”

  “天呐!他还挺讲信用!”李岩松欲哭无泪道!

  韩豹薅着魏明的头发,如同拖死狗般,向帐外走去,途经早已噤若寒蝉的李岩松身旁时,韩豹轻轻的踢了踢他的屁股,拿他打趣道:“躺好了!别乱动!连装死都不会,你说你还能干点啥?”

  李岩松用实际行动向韩豹证明了,装死,咱也专业的,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嗯!”韩豹点点头,赞道:“孺子可教也!”

  韩豹拖着半死不活的魏明离开了!

  李岩松回头看了看,确定韩豹已经离开,看到地上长长的血痕,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当即决定,再挪一次窝,离开眼前这片已被鲜血浸透了的是非之地!

  李岩松向左侧挪移了半步,从身旁抓起一把掺杂着血水的泥沙,往脸上胡乱抹了抹,然后两眼一闭,继续装死!

  帐外战况异常激烈,李杨已经受了些轻伤,然而,李虎却正在大杀四方!

  赤眉与王良奇袭流寇身后,将其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赤眉表现的极其抢眼,近了换刀,远了张弓,并且替李虎解决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一些试图从身后偷袭李虎之人,均被赤眉当场射杀!

  正当此时,一声怒吼传来!

  “都给我住手!”

  韩豹立于魏明身后,取出锦帕,替魏明擦了擦脸,然后左右提刀,右手死死薅住魏明的头发,不顾魏明的嘶喊,生生将他给提了起来!

  韩豹将魏明挡在身前,只露出半张脸,狞笑道:“都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是谁?”

  众人下意识循声望去,待看清来人之后,不觉倒吸一口凉气!

  李杨无奈叹口气,低声骂了一句:“疯子!”

  李虎毫无顾忌,破口大骂道:“杀人不过头点地,怎可下此毒手?阿豹,你他娘的疯了不成?”

  李虎喷韩豹乃是常规操作,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李虎是兄,韩豹是弟呢!

  韩豹对此,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主要是习惯了,若是李虎哪天突然不喷自己了,韩豹反倒要想一想,是不是李虎与自己的感情变得生分了!

  “魏明首鼠两端,毫无操守,为安全起见,不得不行此下策!”韩豹开口解释道:“实属无奈之举啊!”

  “去乃公的无奈之举!魏明畏你如虎,怎敢...”

  “够了!”李杨出言打断了李虎毫无营养的指责:“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先退流寇,再言其他!”

  韩豹提刀指了指李虎四周的尸体,反唇相讥道:“小虎,说我之前,最好先看看自己,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呵...”李杨冷笑一声,冲韩豹竖了一个大拇指,道:“韩豹,好样的,长大了,翅膀也硬了!已经全然不将我的话放在眼里了!”

  汉时,直呼其名,与后世的打脸,骂娘,差不多是一个意思!

  韩豹性情越发嚣张跋扈,若是再不加以管制,将来可还得了?因此,李杨破天荒的与韩豹说了一句重话!

  “兄长切莫动怒!”韩豹连忙赔礼道歉,态度十分诚恳,道:“豹,向来敬重兄长,此次,只想与小虎开句玩笑,并无他意,兄长切莫多想!”

  若非身临险境,韩豹恐会跪下给李杨磕一个,以示诚意!

  韩豹十分在意李杨与李虎对自己看法,他对二人的感情,热诚,且真挚,毫无掺假的成分!

  “哼!”李杨重重冷哼一声,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若敢再犯,你就当没我这个兄长吧!”

  韩豹连声应诺,其态度之谦卑,言语之恳切,令冷眼旁观的李虎暗暗乍舌,喃喃道:“兄长在一日,你便永远是弟弟!”

  “阿耶?”李虎环视四周,不禁惊叫道:“怎的如此惨烈?”

  李虎四周,俱是残肢断臂,流寇死状极惨,比之魏明亦多有不如!

  李虎力气太大,手上几无一合之敌,一击下去,直接破防,流寇毫无招架之力,基本是一刀一个小朋友,将流寇砍的七零八落!

  战场上,刀比剑好用,所以,李虎与韩豹一样,战斗时,均弃剑换刀,与流寇厮杀!

  与李虎放对,中招必死,几无痛苦可言!

  望着死去的同伴,魏明哭了,哭的很伤心,他泣不成声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我的天呐!”

  流寇也哭了,哭的比魏明还伤心,众人涕泪横流,异口同声道:“二头领,您招惹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我的天呐!”

  此二头领非彼二头领,魏明在流寇中坐第二把交椅,因此被众人唤作二头领!

  如今看来,二头领果然都挺二的!

  “别跟这哭天抹泪的!”李虎不耐烦道:“到底还打不打?给句痛快话!”

  流寇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值此危急关头,头领,你倒是说句话啊!”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

  众人纷纷回头,望向身后,强作镇定的头领!

  头领面色阴晴不定,他很想大吼一声:“看我做什么?”

  可惜实力不允许啊,在李虎面前,他连大气都不敢喘,何况大吼呢?

  头领排众而出,学着士人的模样,躬身行礼,道:“此番多有冒犯,还请诸位军爷多多包含!我们这便离去,请诸位军爷行个方便!”说着,转身向拦住去路的赤眉深深揖了一礼,道:“请军爷行个方便,开一个口子,放我们一条生路!”

  不要碧莲!!!

  单以脸皮来说,这位头领的功底,基本已经达到了破碎虚空的境界,常人难以企及!

  百十人连夜来此,围杀李杨一行人,结果,发现打不过,又来了这么一出,也亏他说得出口!

  李杨冲头领勾了勾手指,道:“你...过来!”

  头领下意识后退一步,看了眼奄奄一息的魏明,回道:“军爷有话,但说无妨!小的在此,恭听军爷教诲!”

  这是赤裸裸的拒绝啊!

  “好胆!”韩豹大喝一声,将魏明抛向一边,提刀便杀了上去!

  头领转头就跑!

  忽听,咻的一声!

  箭矢迎面而来,正中头领肩窝!

  骤然中箭,头领身子一歪,险些摔倒,接连打了几个踉跄之后,头领忽觉身子一轻,双脚渐渐离开地面,他被人从身后给提了起来!

  头领暗道:“不好!”艰难回头,看到了此生最不想看到的一张脸!

  “你跑什么?”韩豹狞笑道!

  “暗箭伤人,算什么好汉?”头领硬着头皮说道!

  韩豹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头领言之有理!”说着,竟将他给放了下来!

  在头领不明所以的目光中,韩豹轻轻踢了他一脚,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转过来,正对着我!”

  头领茫然转身,噤若寒蝉的望着韩豹,直觉告诉他,危险正在临近!

  果不出头领所料!

  头领前脚刚转身,韩豹的大刀后脚便到:“睁大眼睛看好了,我可没有暗箭伤人!”

  一刀斩下,头领右臂被齐根斩断!

  一声惨叫过后,头领应声而倒!

  韩豹甩了甩刀身上的血迹,眯着眼望向前方,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李杨知道,他是在等李虎开口骂自己呢!

  真是贱皮子,不挨几句骂,反倒还不习惯了!

  出乎韩豹意料之外的是,李虎始终没有发声!

  转身望去,却见李虎一脸无奈的冲自己摊摊手,那模样好似在说,爱咋咋地吧,乃公懒得与你多费口舌!

  韩豹尴尬一笑,转身望向满地打滚的头领,蹲下身子,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颊,道:“为何违逆兄长之意?你欲死乎?”

  头领连连摇头,求饶道:“不曾违逆军爷之令,实是小的蠢笨,未能领会军爷的意图啊!”

  韩豹点点头,道:“明白!”言罢,再次挥刀,斩向头领。

  头领惨叫,左臂亦被齐根斩断!

  李虎面无表情的踱步上前,众目睽睽之下,挥刀了结了头领的性命!

  “从即日起,不许当着我的面对他人施以暴行,杀人可以,辱人不行,言尽于此,望你好自为之!”李虎淡淡说道!

  韩豹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点头道:“知道了!”

  “如若再犯,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韩豹,在此立誓,自今日起,不再当着李虎的面对他人施以暴行,若违此誓,天诛地灭!”韩豹朗声说道!

  李虎心头一酸,眼圈微红,他咬紧牙关,不使泪水夺眶而出,背对着韩豹,轻声说道:“姑且再信你一次!”

  李虎心疼韩豹,饶是韩豹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他却丝毫没有要放弃韩豹的意思,在李虎看来,哪怕仅有一丝的希望,自己亦要尽百倍的努力,救韩豹于水深火热之中,不使其坠入万丈深渊,堕落沉沦!

  李杨冷眼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始终未曾开口!

  缓缓走到魏明身前,微微行礼道:“愿你来世投胎到一户好人家,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做个真正的良善之民!”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说的真好!”魏明含糊不清的说道:“给我...个痛快,来世..投个...好人家!”

  魏明话音刚落,忽觉心口传来一阵巨痛,眼前的世界变得越来越黑!

  良久之后!

  魏明停止了呼吸,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李杨将宝剑从魏明的尸体里拔了出来,鲜血,汩汩流出!

  蹲下身子,取出锦帕,帮魏明擦干眼角的泪水,李杨长舒一口气,眼神变得异常坚定,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杀不义之人,行当行之事!天下由我来征服,百姓由我来守护!大汉,我来了!大汉,再见!”

  一路行来,所闻所见,令李杨震惊不已,在此之前,他还想着靠自己前世的记忆,为大汉略尽绵薄之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可是,自从李杨见到魏明等人之后,他却改变了先前的想法,大汉已烂到了骨子里,从上至下,皆不可救药。

  天子荒唐,群臣庸碌,世家林立,盗匪横行,野兽当街拦路,流寇肆无忌惮,人祸至此,徒之奈何?

  天灾吓人,人祸亦同样恐怖,百姓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对未来看不到一点希望!

  这样的大汉,早已无可救药!

  在一座残破不堪的军营中,在手刃一名匪寇之后,李杨在心中立下宏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路要一步一步走,迈大了容易扯着蛋!

  当务之急是跟着一众流寇回返营寨,清点赃物,解救无知少女,帮助李岩松之流,找回婆娘,使其一家团聚!

  “投降不杀!”李杨淡淡开口:“三息之内,投降者,既往不咎。三息之后,未投降者,杀无赦!”

  众流寇闻言,连忙扔掉了手中的兵器,在李杨的授意下,纷纷双手抱头,蹲在原地,心怀忐忑的等待着李杨的发落!

  “你,你,你,还有你!”李杨将四名三息之内,未投降之人,一一指认了出来,然后对李虎下令,道:“杀了他们!”

  李虎微微皱眉,正欲开口,为其求情,却见李杨一脸不耐烦的摆摆手,抢话道:“三息已过,四人却仍然犹豫不决,有图谋不轨之嫌,留之遗患无穷,恶贼人人得儿诛之,若你不愿动手,为兄亲自来便是!“

  李杨话音刚落,惨叫已然传来!

  韩豹与赤眉纷纷出手,转瞬之间,四颗人头落地!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李杨冷声道:“你常埋怨阿豹心狠手辣,可你又比他强到了哪里?面对敌人,岂可妇人之仁?”

  李虎被说了一个大红脸,嗫嚅良久之后,低头认错道:“兄长教训的是,虎,受教了!”

  自从拿到首杀之后,李杨的心态亦随之发生了不小的转变,怀菩萨心肠,行霹雳手段,是为内圣而外王。

  心中可以有圣贤的宽仁,但肩上须承载着为王的责任,必须拥有主宰天下的铁腕,遇事决不能再心慈手软。

  李杨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对一众流寇下令道:“带我去你们的营寨看看!”

  众人不敢违逆李杨的意思,在李杨等人的押解之下,垂头丧气的打道回府!

  一行人行至营门,李岩松大喊大叫着冲了过来:“等等我!我同你们一起去!我要亲自接我家婆娘回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