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四十四章 黎庶的笑容,是我为之奋斗的目标


  大约过了半刻钟左右!

  韩豹终于停了下来,他收刀入鞘,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头目甲与头目乙早已死的不能再死,韩豹给二人留了一个全尸,并未砍下二人的首级!

  然而目睹了全程的头目丙,却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亲眼目睹了同伴被韩豹凌迟的全部过程!

  百炼钢刀在二人的身上足足砍了一百多刀,二人的身体早已被砍的破烂不堪,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好地方,刀口深可见骨,碎肉散落一地!

  韩豹下手极有分寸,刀刀见血,但并不致命,二人足足挨了一百多刀之后,才渐渐没了呼吸!

  望着面目全非的二人,头目丙的精神彻底崩溃了,他嚎啕大哭道:“茅屋外,左侧,五步,挖...挖...”说完,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头目丙话音刚落,众人蜂拥而上,徒手便开始了挖掘工作!

  良久之后!

  人群中,一人难掩激动道:“挖到了,挖到了!我发财了!哈哈哈!”一只巴掌大小的木盒,被其高高举过头顶!

  众人见状,纷纷摩拳擦掌,催促道:“快将暗门打开!看看密室里都有些什么宝贝!”

  “天啊!我们要发财了!”

  韩豹冷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并未加以制止!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财货当前,众人皆已失去了理智与最起码的判断能力!

  王良来到韩豹身边,皱眉道:“是否需要阻止他们?”

  “不需要!”韩豹摇摇头,浑不在意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让他们先高兴一会儿!”

  韩豹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令他始终不得其解!

  “若密室中俱是财物的话,那么他们又为何要三缄其口呢?”韩豹指了指早已死透了的头目甲与头目乙,转头问王良!

  “或许...他二人俱是爱财如命之人?”王良疑惑开口!

  “若果真如此的话,那未免也太巧了吧?”韩豹眯着双眼,道:“事情恐怕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二人正说话间,前方茅屋内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开了,开了!”

  四人合力将铁门给拉了起来,只见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暴露在众人面前。

  众人见状,连忙争先恐后的冲了进去!

  侧头看了头目丙一眼,见他一副死了娘的样子,韩豹恍然大悟,道:“密室里恐怕并没有什么好东西,但足以要了他们的性命,所以他们才会对我三缄其口!”

  韩豹话音刚落,便听密室内传来一阵惊叫之声。

  众人逃也似了跑了出来!

  出来之后,一些人弯腰便吐了起来,更有甚者,竟然被吓得尿了裤子。

  “真是一群废物!”韩豹将刀横于胸前,对王良说:“你在门口为我把风!我下去查看一番!”

  “公子且慢!”王良将韩豹给拦了下来,道:“待我问明缘由,公子再去也不迟!”

  “可以!”韩豹并非不明事理之人,他愿意从善如流,提刀指了指头目丙,道:“将他带过来!”

  王良躬身应诺,来到头目丙身边,将他强行给拉了起来!

  头目丙身心皆已崩溃,此刻已经成了一滩烂泥,没膀子力气,还真就扶不起来!

  王良将其扛在肩上,来至韩豹面前!

  “密室里...到底有什么?”韩豹皱眉问道!

  头目丙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抬手指了指死状极惨的头目甲二人,颤声道:“密室里俱是尸体!”

  韩豹顺着头目丙手指的方向望去,恍然道:“原来如此!”

  “看好他,我下去看看!”韩豹对王良说道!

  王良深知自己拗不过韩豹,于是躬身领命,将头目丙扛在肩头,在门外,为韩豹把风!

  殊不知这小小山寨的密室之中,究竟隐藏着怎样一幕人间惨剧?

  话说韩豹顺着通道下到密室之中,眼前这幕令人发指的场景,直叫韩豹毛骨悚然,膛目结舌,心中的惊骇之感,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首先映入韩豹眼帘的,是那顶梁上悬挂着的十数个表情各异的人头,远远望去,却是男女都有,甚是骇人。

  人头下面又有几张人皮,就那样随意被摊开张在土壁上,犹如后世覆在墙面上的墙纸一般。

  再往深里一看,更有着无数被剔光肌肉的骨头被堆积在墙角,照长度看来,显然是人体四肢处的骨骼。

  骨堆旁边那几个木盆里,竟盛满了血水与碎肉,看上去红腻腻的甚是渗人。

  只闻这四周浑浊的空气中,不知弥漫着一种什么样的味道,令韩豹只觉戾气之盛,闻之欲呕。

  这般情景,饶是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韩豹见了,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韩豹不愿在此处久留,按原路退了回去!

  韩豹刚一露头,王良便从他的身上闻到了一股难以掩盖的血腥之气!

  王良担心道:“下面可有危险?”

  韩豹缓缓摇头,长出一口气,道:“不危险,但很吓人!”

  韩豹将自己在下面的所闻所见,一一告与了王良!

  王良浑身一颤,破口大骂道:“此等禽兽不如的东西,留之何用?”

  “韩豹重诺!”韩豹拍了拍头目丙的脸,沉声道:“说说吧,置此密室,是何用意?难道只是为了杀人取乐吗?”

  “连年遭灾,田间颗粒无收!吾等抢无可抢,无以果腹!只得自寻其法!”头目丙回道!

  “好一个自寻其法!”韩豹怒及反笑道:“你也吃了?”

  头目丙摇摇头,道:“头目往上,不愁吃喝!此间肉脯,主要供以女人与稚子!粮食不足时,头领会将其一分为二,分出一半,给下面的喽啰!”

  “这里的事情,都有何人知晓?”韩豹问道!

  “头目之上,俱都知晓,头目之下,无人知晓!”头目丙说道:“在下只求速死,请公子给我一个痛快吧!”两名同伴的死状,对其打击很大!

  头目丙心思通透,他知道,韩豹会信守承诺,饶自己一命,但是,他更知道,自己一定不会活着走出营寨!

  与其如同伴那般惨死,不如向韩豹求一个恩典,让他给自己来一个痛快!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韩豹缓缓开口:“承诺重于泰山,不可轻易悔之!我不会杀你,你好自为之吧!”

  韩豹冲王良摆摆手,道:“让他走!我不想再看到他!”

  “诺!”

  王良将头目丙带到韩豹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冷声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言罢,提刀直刺!

  刀尖透体而出!

  头目丙闷哼一声,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王良将钢刀缓缓拔出,头目仰面而倒,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说实话,韩豹挺不讲究的!

  首先,韩豹说自己重诺,不杀头目丙,但却令其好自为之!什么叫好自为之?这不就是赤裸裸的暗示吗?

  其次,韩豹对王良说:让他走,我不想再看到他!这不也是赤裸裸的暗示吗?若真想饶其性命,韩豹大可对王良说:放他走!或者直接命令王良放他一马!

  可是,韩豹却并没有那么做!

  在进入密室之前,韩豹的确想过放头目丙一马,但是,在进入密室之后,韩豹却推翻了自己先前的想法,在韩豹看来,此等人面兽心的畜牲,不配立足于天地之间,只有地狱,才是他的唯一归宿!

  最后,韩豹深知王良的为人,王良为人正直,性情敦厚,做事沉稳有度。韩豹令其代为处置头目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王亮手起刀落,一击致命,他也并没有承受太多的痛苦,起码相比于其他人来说,头目丙的下场,已经很不错了!

  “将茅屋尽数焚毁吧!”韩豹对王良说道:“让人将财物抬去寨门前,交由兄长一一清点!”

  韩豹不愿在此久留,交代完王良之后,便先一步离开了!

  王良用力拍拍手,将众人聚到身边,笑道:“都吐完了吗?”

  众人早已吐无可吐,于是纷纷点头!

  “吐完了就干点活!”王良招呼众人道:“大家合力将茅屋推倒,付之一炬吧!”

  众人连声应诺!

  望着远处熊熊大火,李杨眉头紧锁,担心道:“可是出了什么意外?”

  正当此时,韩豹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

  韩豹行至李杨身前,躬身行礼,回身指了指茅屋所在的方向,解释道:“那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已令人付之一炬,兄长无需担心!”

  李杨拍了拍韩豹的肩膀,道:“阿豹办事我放心!”

  李虎眉头微蹙,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并未将之付诸于口!

  二人有言在先,韩豹不得当着李虎的面虐杀他人,如今,韩豹并未做出背弃誓言的事情,李虎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韩豹的性格早已养成,三言两语无法令其改变,多说无益,反而还会影响到兄弟间的感情,李虎明白这个道理!

  “我爹呢?”一名半大少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问韩豹道!

  韩豹俯身,轻轻的揉了揉少年的脑袋,语调温柔,道:“你爹是谁?”

  少年拨开韩豹的手,道:“刚刚与你一同离开的高高瘦瘦的男人就是我爹!”

  “头目丙!”韩豹想道!

  “你爹有要事,先一步离开了这里!”韩豹温声说道:“他让我给你代句话,他说等你再长大一些,他就回来接你!”

  “你撒谎!”少年怒指韩豹,道:“我爹死了,是你们杀了他!”

  韩豹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震惊之色,他长长呼出一口气,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我乃建宁三年生人!今年十二岁,你们休想骗我!”少年怒声道!

  “原来如此!”韩豹点点头,不再理他!

  少年身形瘦削,容貌短小,韩豹万没想到,他只比自己小一岁!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少年怒视韩豹,道:“待我长大之后,定会前来寻你,为父亲报仇雪恨!”

  “有志气!”韩豹向其竖了一个大拇指,赞道:“男儿当如是!”

  “你可以走了!”韩豹冲少年摆摆手,道:“小子听好了,我乃辽东襄平人,我在襄平恭候你的大驾!”

  少年气冲冲走向人群,将一名容貌尚佳的妇女给拉了出来,道:“娘,我们走!”

  妇女默默点头!

  母子二人向寨外走去,途径李杨身边时,少年多了一句嘴:“你们都是一伙的,别以为一声不吭,我就会放过你!”

  少年话音刚落!

  李杨忽觉一抹寒光迎面而来,他不自觉眯了眯眼!

  下一刻!

  母子二人俱被枭去首级,倒在了血泊之中!

  韩豹收刀入鞘,瞥了瞥人首分离的二人,冷声道:“本欲放你一马,奈何你自寻死路,这就怪不得我了!”

  少年死于话多!

  李杨伸手抹了一把被溅到脸上的鲜血,心有余悸道:“下次杀人,最好提前说一声,也好叫我有个心理准备!”

  韩豹一脸尴尬的笑了笑,歉声道:“兄长教训的是,下次一定注意!”

  李虎撇撇嘴,嘟囔道:“狗改不了吃屎!”

  王良前来禀报,道:“流寇搜刮的民脂民膏,皆已被我等寻来,请公子清点一二!”

  李杨望向整齐摆放在寨门前的十余口木箱,道:“倒是比想象中少了许多!”

  王良解释道:“流寇俱是欺软怕硬之人,他们只对往来商旅下手,不敢劫掠世家豪强!加之挥霍无度,因而,并没有聚集到太多的财富!”

  李杨面露了然之色,亲自将财物清点了一遍。

  从中取了一些成色上佳的马蹄金。

  其余的财物,全部分了个李岩松等人!

  李岩松一伙,加上二十多名流寇喽啰,共计一百余人,每人分得铜钱万余!

  流寇中,罪大恶极者,尽皆死于韩豹之手,其余之人,虽说算不得良民,但也并未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李杨决定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准其与李岩松一同前往辽东定居!

  李杨命人取来笔墨,亲自为李岩松开具路引!

  李杨没有开具路引的权力,但是李满有,李杨再次充当起了狐狸的角色!

  摊开竹简,李杨以楷体书写,上首四个大字:通关文牒!

  下书:李岩松等一百一十三人,持此文牒,可抵襄平定居!

  落款为:辽东太守,李满!

  李杨从怀中取出李满的私印,重重的盖了上去!

  李杨深知,路引的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落款处的署名,以及加盖的印章!

  按理说私印办不了公差,但凡事总有个例外!

  李满在辽东说一不二,他的私印,在辽东境内可以办成很多事!

  在辽东郡,没人会因为一张路引,跟李满过不去,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

  将路引交给李岩松,李杨笑道:“持此路引,可前往襄平定居!”

  李岩松看了看路引上的字,疑惑道:“您究竟是什么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李杨微微一笑,拱手道:“兄台多多保重,咱们后会有期!”

  望着李杨五人离去的背影,李岩松俯身大拜,含泪道:“公子活命大恩,岩松无以为报,公子多多保重啊!”

  转头看着冲自己频频挥手的李岩松,李杨自言自语道:“你的笑容,是我为之奋斗的目标!愿你知足常乐,笑口常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