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五十章 梁子结大了


  “小子,好大的力气!”青年撸胳膊挽袖,道:“某倒是小瞧了你了!”

  “这才哪到哪?”李虎幽幽开口,嘴硬道:“你可得仔细着点,可别死在了我的手里,我可不想因为几斤猪肉,而平白伤人性命!这种事,传出去还不够丢人的呢!”

  “大言不惭,也不怕闪了舌头!”青年轻蔑一笑,再次挥起沙包大的拳头,向李虎发起了如潮水般的进攻!

  青年攻势一浪高过一浪,看的韩豹心惊不已!

  李虎见招拆招,出拳,抬脚,极具章法,年纪轻轻,已具大家风范!

  韩豹看在眼中,不禁感叹,道:“小虎确有自信的本钱!一招一式,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大巧不工!此等武学奇才,当真是百年难遇啊!”

  二人激战正酣,短时间内,恐难以分出胜负!

  但是在韩豹看来,此战早已分出了胜负!

  李虎只是一名少年,而那豹头环眼的汉子却已近壮年。两相比较之下,孰优孰劣自是一目了然!

  二人战至五十余合的时候,李杨一行匆匆赶到!

  李杨未及近身,便遥遥喊道:“小虎快快住手,莫要伤了自己人!”

  李杨这一嗓子,竟险些要了二人的性命!

  李虎初闻李杨之言,竟然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手上的动作也随之慢了半拍!

  然而,青年却将李杨的话给当成了耳旁风,丝毫没有要收手的意思,他纵身一跃,跃至李虎身前,趁其不备,轰然出拳,攻向李虎的胸口!

  李虎已经失了先机,回防已是不及,本欲坐以待毙,不想,半路竟杀出个程咬金,将他给救了下来!

  “不识好歹的东西!”韩豹冷哼一声,拔剑在手,作刀状,向青年的背部削去!

  感情这种事,真的是说不清,也道不明!

  前一刻,兄弟三人还在互相闹着情绪,结果下一刻,三人就将兄弟感情,演绎的淋漓尽致!

  李虎宁肯受伤,也不愿违背兄长的意愿!

  看似从旁观战,实则为李虎掠阵的韩豹,在其深陷险境时,竟毫不犹豫的拔出了手中的宝剑,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名声,挥剑便砍!

  一剑挥出,砍向手无寸铁之人,韩豹的名声算是彻底的臭了!

  “啊!!!”惨叫声,震耳欲聋!

  周围看热闹的人,下意识的捂了捂耳朵,一些反应慢的人,均被突如其来的大吼,吓得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李杨一行人已疾步走至近前!

  李杨望向李虎,一脸关切的询问伤势,确认他并没有负伤之后,才终于放了心!

  李杨转头望向徐徐后退的壮汉,关切道:“翼德,别来无恙乎?”

  “我有上好的金疮药,敷在伤口,定可药到病除!”

  李杨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隐隐感到,此次涿郡之行,怕是白来了!

  随着李杨道出的表字,青年的姓名自然也就不难猜了。

  此人便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蜀汉名将,号称万人敌的张飞,张翼德!

  “我与你素昧平生,何以知我表字?”张飞戒心大起,不顾后背传来的阵阵疼痛,加快了后退的脚步!

  韩豹并没有要上前追赶的意思,他有自己的原则,你伤我弟弟,所以我便挥剑砍了你。

  但是我知道我做的不对,所以,我愿意放你一马!

  所幸张飞皮糙肉厚,伤的并不是很重!

  “前次途径涿县,与翼德有过一面之缘,翼德贵人多忘事,怕是早已将我给忘了吧!”李杨满口胡诌道!

  张飞生的五大三粗,然而心思却极为细腻,他敢断定,自己与眼前之人并不相识!

  看着张飞一脸戒备的模样,李杨暗暗叹口气,欲哭无泪道:“这下梁子算是结大了!”

  “现在道歉来还得及吗?”李杨讪讪说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为了张飞,他连脸都不要了!

  李杨话音刚落!

  众人纷纷转头看向他,表情各异,好似在看白痴一般!

  你们出手砍了人,现在竟妄想凭一句道歉,就让对方原谅自己?想什么呢?

  “这可是张三爷啊!”

  若能挽回自己在张飞心中的形象,李杨真的不介意再做一回舔狗,可是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今生怕是要与张飞无缘了!

  刘备在暗中观察了许久,始终未发一言!

  他早已看穿一切,将李杨一行人的身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刘备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与李杨不是一路人,双方走不到一起去!

  “与之结个善缘吧,将来或许还能帮到自己!”刘备如是想到!

  望向魁梧雄壮的张飞,刘备微微颔首,心道:“欲成大事,此人岂不是好帮手?”

  未等李杨再次开口,刘备便一个箭步来到张飞身前,主动献殷勤,搀扶着张飞的手臂,一脸关切道:“兄台伤势沉重,当速速寻医诊治才是!”

  “你又是何人?”张飞正在气头上,语气极为不善!

  刘备郑重行礼,道:“在下刘备,字玄德!家住楼桑村,与足下乃是同乡!”

  “楼桑村?俺知道...”张飞哦了一声,面对同乡,他放下了些许戒心,道:“那村中有一颗千年古桑,树高冠大,楼桑村既由此而得名,俺还曾听人说:那古桑庇护的人家,必出贵人呐!”

  “是啊,我也曾听说过这样的话!”刘备演技大爆发,说着说着便留下了眼泪:“可是到了这第十八代玄孙身上,却落得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此人贵为帝胄,怎不想光复祖业,重振家风呢?”张飞恨铁不成钢道!

  “他十五岁游学四方,寻师访友,常思上报国家,下安黎民,可如今他已二十有六,终是一事无成,到头来,只能空怀壮志,心中滴泪。”

  “靠!”李杨没忍住,骂了一句脏话:“合着我跟这费了半天的功夫,竟为他人做了嫁衣啊!”

  这究竟是怎样的缘分?

  竟令大哥与三弟再一次的走到了一起!

  历史的修正能力,竟恐怖如斯?

  “你说的那人是谁?”

  面对刘备的真情流露(演技极佳),张飞终于被勾起了好奇心!

  “不敢相瞒,正是在下!”

  “啊?”张飞惊讶道:“何不早说呢!原来贵人就在眼前!”

  “得!”李杨无奈叹道:“彻底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缘分这种东西,当真是妙不可言啊!

  此次倒也没有白走一遭,起码见识了一番奥斯卡影帝级别的演技啊!

  李杨踱步上前,向张飞深深一礼,道:“今日之事,实是误会所致,本欲与翼德结交一番,未曾想,竟闹到了此等地步!”

  伸手从腰间的褡裢里。取出几块分量十足的马蹄金,递给张飞,道:“些许薄礼,不成敬意,权当药费,还望翼德不吝笑纳!”

  张飞一巴掌将李杨递来的马蹄金拍在了地上,嗤之以鼻道:“收起你的臭钱,乃公不稀罕!”

  李杨再行一礼,弯腰将马蹄金一一拾起,将之转交给刘备,道:“请玄德代为转交!”

  刘备接下黄金,点头应下此事!

  “就此告辞,山高水长,咱们后会有期!”李杨躬身行礼,正欲转身离去,却听刘备说道:“公子可否通以姓名?”

  “辽东,李杨是也!”说完,便带着李虎四人,转身离开了!

  “嘶!”刘备倒吸一口凉气,道:“果然是他...”

  张飞死死盯着韩豹离去的背影,大喝道:“一剑之仇,来日必报!”

  韩豹没有答话,他将宝剑高高举起,在空中晃了三晃。

  其意不言自明:韩豹随时恭候大驾!

  自打刘备出现的那一刻,李杨就已经隐隐感到,自己与张飞的缘分,恐怕还没开始,就已经走到了尽头!

  行出涿县,李杨黯然回首,望着巍峨高大的城门,喃喃道:“三弟已被大哥收入彀中,二哥还会远吗?”

  “若是没了桃园三结义,这汉末,似乎也少了一些乐趣!”李杨微微勾起嘴角,心道:“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