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五十二章 夕阳无限好


  蓬莱县!

  一行五人在城内寻了一间客舍,暂做休整!

  “信已寄出,子龙不日便到!”李杨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三年间,二人常有书信往来,互道问候!

  蓬莱临海。

  赵云与童渊并不在城中定居,而是住在了距蓬莱五十里外的海岛上!

  在无人指引的情况下,旁人很难找到海岛所在的位置!

  李杨一行也只能在客舍中,等待赵云前来接应自己!

  三日后!

  咚!咚!咚!房门被人轻轻敲响!

  “何人?”李虎问道!

  “故人来访,可否一见?”赵云轻声说道!

  李虎闻言大喜,一个翻身,从榻上跳了下来,亲自为赵云开门!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赵云微微躬身,见礼道:“经年不见,三公子别来无恙!”

  李虎注视来人良久,却始终未发一言!

  赵云变化太大,变得李虎都有些不敢认了!

  三年间,赵云褪去了身上的稚气,变得越发的成熟稳重!

  虽然只有十四岁,但许是天性使然,赵云自幼便是这样的性格!

  赵云身长八尺,生的浓眉大眼,身型与李虎相比,亦不遑多让!

  李虎双目圆瞪,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指了指来人,道:“你...你是子龙?”

  赵云微微颔首,拱手笑道:“正是在下!”

  李杨踱步上前,拍了拍一脸惊讶的李虎,笑道:“你在变,别人也在变!”

  赵云越过李虎,与李杨见礼,道:“长公子安好!”

  “甚好!”李杨笑着点点头,赞道:“三年未见,子龙越发英武不凡了!”

  “长公子谬赞了!与长公子相比,云这些许的改变,也就不值一提了!”赵云手提包裹,递给李杨,道:“些许薄礼,不成敬意,长公子莫要嫌弃才好!”

  “经年不见,想煞我也!”李杨微笑着接过包裹,客气道:“咱们兄弟来日方长,莫要再行此见外之举!”

  李虎性急,从李杨手中接过包裹,打开看了看,笑道:“子龙知道我喜欢吃海货!竟带来了这许多的时鲜,真是有心了!”

  赵云腼腆笑了笑,拱手道:“家师正在岛上恭候诸位公子的大驾,不知何时启程为好?”

  “童师身为我等长辈,岂可令童师久等?”李杨说道:“请子龙为我等引路,即刻前往拜见童师!”

  李杨五人,收拾好行囊,在赵云的指引下,自北门而出,径直前往码头,乘坐一叶扁舟,前往海中小岛!

  期间,李杨即兴赋诗一首:啊....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

  李杨话音落后!

  ..........头顶飞过一群海鸥(乌鸦),好不尴尬!

  李杨又一次被众人给无视了!

  韩豹:天象之说,尚存在着诸多的变数,也许是我想多了!

  经过半日的行程,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小岛,似仙境,置身其中,令人倍感心旷神怡!

  岛中住着百十户人家,以捕鱼为生,过着无忧无虑,与世无争的生活,虽不富裕,但乐得自在!

  “子龙惯会享受的!竟选了这样好的地方习武!”李杨羡慕道!

  “家师年迈,不喜尘世间的喧嚣,因而寻了此处,做养老之用!”赵云笑道:“家师还说:习武最忌心浮气躁,此岛人迹罕至,好比世外桃源,置身其中,令人少了几分计较之心!”

  “远离喧嚣,潜心习武,子龙的武艺应是有了极大的进益!真是可喜可贺啊!”

  李杨由衷的为赵云感到高兴!

  “子龙已经今非昔比,小虎也要倍加努力才是!”李杨勉励李虎道!

  李虎切了一声,撇撇嘴,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我与子龙孰强孰弱,那要等到比过才知道!”

  李杨笑呵呵的点了点李虎,笑骂道:“小子,顽劣,就不能谦虚些?”

  李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子龙乃是自家兄弟,过分谦虚,反倒落了下乘!”

  赵云待人谦逊有礼,很难让人对他产生反感,李虎几人早已认可了赵云的身份,将他看成了自家兄弟!

  童渊与李满乃至交好友,赵云身为童渊关门弟子,与李杨等人有着一层特殊的关系,两代人的交情,称之为世交亦不为过!

  “三公子心直口快,实乃性情中人!”赵云笑道!

  “莫要张口闭口三公子的,子龙随兄长们一样,叫我小虎即可!”

  赵云冲李虎拱拱手,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众人皆笑,异口同声道:“理应如此!”

  一路行来,有说有笑,赵云为李杨等人介绍起岛上的风土人情,李杨则与赵云说起了自离家以来的所见所闻!

  说到路遇猛虎时,赵云不免惊叹道:“小虎威武!”

  说到路遇流寇时,赵云无奈叹息道:“世道艰难,人心不古,盗匪横行,苦的却是黎庶啊!”

  李杨拍了拍赵云的肩膀,道:“子龙好生习武,待你学成之日,便是大展宏图之时!”

  赵云坚定的点点头,道:“借长公子吉言!”

  说话间,一行人已来到了童渊居住的草庐!

  童渊背负双手,笑意盈盈的坐在草庐前的台阶上,看着早已今非昔比的李杨等人!

  李杨快走几步,来至童渊面前,躬身行礼道:“童师在上,请受晚辈一拜!”

  童渊抬手虚扶,笑道:“三年未见,你父可还健朗?”

  “家父甚好!时常挂念着童师!”李杨回道!

  “贤侄待人彬彬有礼,不失大族风范,子忠好福气!”童渊称赞道!

  “父亲常与人说,童师慧眼如炬,觅得佳徒,令父亲羡慕的紧!”

  童渊朗声大笑,看向赵云,眼中毫不掩饰对他的喜爱之情,笑道:“子龙人品与天赋俱佳,可传我衣钵!”说着,目光越过李杨,看向李杨身后之人,待看清李虎之后,他的笑容却渐渐的僵在了脸上!

  世人皆有好胜之心,童渊也不能免俗,按照童渊原先的想法,赵云在同年里,已是出类拔萃般的存在,然而,在见到李虎之后,童渊的想法,竟随之动摇了起来!

  令童渊产生动摇的并不是李虎壮硕的体型,而是李虎的气质!

  三年未见,李虎褪去了身上的稚气,变得越发的自信起来。

  李虎对自身的武艺有着极度的自信,这是一种由内而外的自信,浮于表面,藏都藏不住,也无需隐藏!

  内行人童渊一看便知,李虎已经悟出了属于自己的武道,霸道无匹,目空一切,几乎已经达到了无我的境界!

  照此以往,发展下去,李虎在武道一途,定可超越李满,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赵云与之相比,怕也要逊色少许!

  望着年轻气盛的李虎,童渊竟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童渊自顾自的站在原地,怔怔出神!

  李杨见状,上前一步,凑近童渊,轻轻的唤了一声:“童师...”

  “人老了,不中用了,经常陷入回忆里,无法自拔,倒是让贤侄看笑话了!”童渊啊了一声,回过神来,道:“快快入内叙话!”

  童渊将李杨一行请入茅庐!

  草庐看似不大,实则内有乾坤。

  自正门而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曲径通幽的青石小路,道路两旁开着各式各样的应季花草,道路尽头是一座以实木搭建的二层阁楼!

  踩在木质的台阶上,咯吱作响!

  一层是会客厅,二层是师徒二人睡觉的地方!

  置身阁楼之中,李杨啧啧称奇,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童师风雅,我不及也!”

  李虎暗自撇了撇嘴,在心里疯狂吐槽道:“这哪里是草庐啊?这分明就是豪宅别院嘛,不过是以茅草封顶而已!这师徒俩,惯会享受!”

  童渊哈哈大笑,抬手点了点李杨,道:“贤侄惯会说笑!”

  “哎!”童渊叹息一声,道:“垂垂老矣之人,何来风雅之说呢...”

  “自古美人叹迟暮,不许英雄见白头!”李杨长长叹口气,向童渊深深揖礼,道:“请童师多多保重!”

  童渊默默点头,嗟叹道:“好一个不许英雄见白头啊...”

  童渊的心情,忽然变得沉重起来,撇下李杨等人,迈着沉重的步伐,独自向二楼走去:“天色已晚,你们暂且在芦中休息一晚,比武之事,明日再说也不迟!”

  斑白的双鬓,落寞的背影,昔日名震天下的蓬莱枪神,正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向人生的黄昏之中!

  “人生匆匆如流水,不及落日黄昏美!”李杨轻声感叹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

  赵云眼角噙着泪水,目光中,尽是不舍之情!

  经此一事,李杨等人也没了吃接风宴的心思,纷纷出言婉拒了赵云的邀请,而后在阁楼的一层打了地铺,早早便睡下了!

  一夜无话!

  第二日,天光放亮!

  李杨五人纷纷走出草庐,开始了新一天的晨练!

  每日辰时起,晨练一个时辰,是五人每日必做的功课,五人未曾有过一日的懈怠。

  其余时间,由五人自行安排!

  五人携手走出草庐,携手向海边走去!

  当五人行至海边时,却发现童渊师徒二人已先自己一步,来到了海边!

  没心没肺的李虎正欲上前与二人搭话,却不想被李杨给拦了下来!

  李虎一脸疑惑的望向李杨,正欲开口询问,却见李杨皱眉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噤声!

  李虎好奇心大起,他顺着李杨的目光望去,却见赵云正跪在童渊面前暗自抹泪!

  “什么情况?”李虎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

  “某以为,童师与子龙适才当有争执!”韩豹指了指童渊的脸,道:“兄长且看,童师脸上尚有一丝余怒!!”

  李杨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可曾猜出导致二人争执的原因?”

  “不曾!”韩豹摇摇头,道:“兄长聪慧过人,想必已经猜到了致使二人发生争执的诱因!小弟不才,还请兄长提点一二!”

  “不许英雄见白头...”李杨长长叹口气,懊悔道:“此事怪我!本不该多嘴的!”

  韩豹面露恍然之色,道:“原来如此!”

  李杨的话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帮助童渊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童渊年迈,已到了气血衰败的年纪,他不想承受病痛折磨之苦,更不愿死于病榻之上,于是,他向赵云提出,由自己代替赵云,向李虎履行三年之约!

  念在与李满相交多年的情分上,童渊欲送李虎一桩大机缘!

  初闻童渊之言,赵云心如刀绞!

  以童渊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比武!

  与李虎比武,无异于自寻死路!

  李虎虽幼,但身具龙象之力。

  童渊的身体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稍有不慎,便会落得船毁人亡的悲惨结局!

  拳怕少壮,更何况是李虎这种力大无穷之人!

  李虎听出了李杨的意思,他皱了皱眉,迟疑道:“这...这叫什么事儿啊!”

  李虎心里有些别扭,他觉得与童渊比武,多少有些欺负人,饶是胜了,也难免有胜之不武之嫌!

  “英雄...不可以常理度之!”李杨叹口气,道:“我等应该尊重童师的选择!”

  韩豹点点头,深表认同,道:“童师乃天下间屈指可数的武道宗师,此等人物,不应死于病榻之上!”

  众人俱是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童渊俯身拍了拍赵云的肩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为师已对你倾囊相授,今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

  “师父,还请三思啊!”赵云轻声哭求道!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童渊说道:“面对生死,人类何其渺小?”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为师之死,虽谈不上重于泰山,但若能凭借一己之力,而砥砺出一名武道宗师,倒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童渊瞥了李虎一眼,眯眼道:“小子狂妄,不知天高地厚,为师尚有一息尚存,便要凭借着掌中枪,教教他做人的道理!

  如此,也可全了我与子忠相交多年的情谊!”

  赵云抬头望向童渊,眼中尽是不舍之情,嗫嚅良久之后,决定尊重师父的选择,眼含热泪道:“师傅...保重...保重啊...”

  “取我龙胆亮银枪来!”

  “诺!”赵云起身应诺,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良久之后!

  赵云去而复返,他左手提枪,右手提槊,向李虎迎面走来!

  将镔铁槊交于李虎之手,躬身行礼,道:“今日由师父代我向小虎履行三年之约,还请小虎不吝赐教!”说完,不等李虎回话,便转身离开了!

  李虎很郁闷,不知该说什么好!

  接过龙胆亮银枪,童渊轻抚枪身,对赵云说道:“今日之后,它便是你的了!”

  赵云一脸悲伤的点了点头!

  二人正说话间,李杨一行已来至近前!

  李杨躬身行礼,道:“童师,小虎已做好准备,随时可以开始!”

  李杨好说歹说,才劝得李虎同意与童渊比武!

  “来!”童渊大吼一声,甩出数道枪花,出言提醒道:“我与你父亲当年在泰山比武,战至三天三夜,难分胜负。小子,你可莫要轻敌大意!”

  李杨等人见状,连忙纷纷退至数十步之外,沙滩上,只余童渊与李虎二人!

  ________________

  写到这里,忽然发现,主角有做害人精的潜质啊!坑完弟弟,又来坑童渊了!呵呵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