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五十四章 半年小结,偶遇商队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转眼间,五人已离家半年有余!

  光和六年,既公元183年。

  兖州境内。

  五人在野外寻了一间早已荒废的客舍,暂做歇脚之用!

  客舍内残破不堪,四处漏风,根本挡不住呼啸而来的彻骨寒风!

  新年刚过,正值隆冬之际,寒风彻骨,似乎可以透过皮肤上细小的毛孔,钻到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

  李杨在客舍内燃起篝火,做御寒之用。

  饶是如此,五人仍被冻得瑟瑟发抖,难以入眠!

  李杨坐在篝火旁,回忆起半年来的点点滴滴!

  半年以来,众人经历了不少的挫折与磨难,打了猛虎,剿了流寇,砍了张飞,结实了刘备,赴了赵云的三年之约,亦要了童渊的老命!

  李虎经历打虎,以及与童渊比武之后,武艺得到了十足的进步。

  在与童渊比武之后,李虎的性格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童渊用自己的死,教会了他一个道理,面对对手时,不可生出轻敌骄纵之心,要正视自己的实力,更要正视自己的对手,你可以击败他们的肉体,但不能蔑视他们的尊严与灵魂。

  韩豹通过涿郡之行,在见识到了张飞的武艺之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认定李杨确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因而对李杨越发的信服与敬重。

  一路行来,王良向众人展现出了良好的个人素养,临危不乱,忠勇可嘉,他得到了李氏三兄弟的尊重与认可。

  赤眉表现得中规中矩,二十一岁的年纪,在边军混迹多年,再好的表现,也是应该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见识到了李虎数次惊为天人的表现之后,赤眉竟化身为小迷弟,成为了李虎的忠实拥趸!

  击杀猛虎时,五人难以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

  剿灭流寇时,见闻所带来的无以复加的震撼,令五人久久无法平静。

  在涿县,与张飞结了梁子,与刘备相识于微末,令李杨怅然若失的同时又惊喜莫名。

  刘备,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名字。

  在蓬莱县,童渊耗尽了自己最后一丝气血,助李虎突破瓶颈,距离巅峰更进一步。

  离开前,李杨与赵云定下了新的三年之约,值得期待,亦可喜可贺!

  一路行来,酸甜苦辣,俱都经历了一番!

  望着一脸疲惫的四人,李杨会心一笑,暗道:“已经离家半载,不知父母双亲有没有想念我们?昭姬又长了一岁,十四岁,已是大姑娘了,福伯....伯喈先生...”

  李杨将生活在辽东的亲朋故友通通想了一个遍,想到他们,李杨心中顿时传来阵阵暖意,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丝弧度。

  “思乡心切,归心似箭啊!”李杨自言自语道:“快了,就快回家了!”

  李杨坐在篝火前,嘴角噙着一丝微笑,心中思念着辽东的亲朋,身上裹着厚厚的大氅与被褥,右手拄着下巴,不知不觉间,竟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早,辰时初刻,天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

  李杨搓了搓双手,打着哈气,在原地跳了几下,以此来驱赶身上的寒气,回头看向蜷缩在被窝里不肯起床的三人,笑道:“阿豹去了哪里?”

  李虎从被褥中伸出一根食指,指了指李杨的身后,道:“来了!”

  韩豹拖着一只冒着热气的酒瓮,快步走了过来,道:“这鬼天气,天寒地冻的。兄长快来喝口姜汤,去去身上的寒气!”

  一路行来,韩豹随李杨学了些煮粥的手艺,主要是煮粥实在没什么技术含量,看两遍就能学会!

  李杨凑上前去,闻了闻,笑道:“这是姜汤还是姜粥啊?”

  韩豹将酒瓮置于篝火旁,微笑道:“既是姜汤,又是姜粥,即能驱寒,又可果腹,两全其美,岂不美哉?”

  “此法甚好!”李杨点点头,招呼李虎三人道:“趁热喝些,以免着凉!”

  说话间,赤眉与王良已经穿好了衣物,唯有李虎,仍旧赖在被窝里,不愿起来!

  “再不起来,我可就要掀被了!”李杨吓唬李虎道!

  “起!起!起!我起还不行吗!”李虎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衣物!

  五人围在篝火前,吃了一顿由韩豹亲手熬制的并不美味的姜粥!

  用罢早饭,五人按照李杨早先制定好的行程,踏上了前往陈留郡的路程!

  陈留郡,在今河南省开封市陈留镇,西汉始置。陈留郡原为济川郡。汉武帝元狩元年(前122年),济川郡移治陈留县(今河南省开封市陈留镇),故改名为陈留郡。属兖州刺史部。

  东汉末年,改陈留郡为陈留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汉献帝,即位前就曾经是陈留王。

  光和六年,陈留郡尚未改名!

  兖州地处中原,其繁华程度,非边郡可比!

  一路行来,竟然没有遇到盗匪与流寇,倒是令五人感到十分的意外!

  一行人行至济阴郡治定陶时,遇到了一支商队,商队的家主姓刘,是一名三十岁的中年男人!

  刘家主生的大腹便便,很是富态,他待人和善,和蔼可亲,穿着极为讲究,几车货物也价值不菲。

  刘家主极为健谈,询问李杨一行欲往何处!

  李杨笑答:“欲往陈留,赴友人之约!”他也实在编不出更好的理由来,所以,每经过一地,他均以赴友人之约来搪塞众人!

  刘家主十分热情的做了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道:“在下乃是陈留己吾人,常往来于陈留与己吾之间,正可为公子引路!”

  李杨闻言,倒也没有推辞,有了向导,自己也可以少走些冤枉路,何乐而不为呢!

  刘家主可一点都不傻,他行商多年,眼力非常人可比。

  按理说,遇到陌生人,理应旁敲侧击的盘盘道才是,问一问你从何处来,欲往哪里去?尊姓大名,家在何方?诸如此类的!

  可凡事总有个例外,李杨五人便是这诸多例外中的一个,这五人的形象实在过于显眼,根本没必要浪费多余的精力,去分辨他们的好坏!

  五人中,赤眉一身的悍勇之气,一看就是有过军伍经历的人!

  观察王良的言行举止,不难猜出他的身份,他凡事皆以李杨唯命是从,明眼人,一眼便可猜出他的身份,非奴即仆!

  王良很像他的父亲,明明身怀武艺,却总做着奴仆的事情!

  李虎生的高大威猛,身高八尺(185左右),寻常百姓吃糠咽菜的,根本生不出这般高大的体型来!

  韩豹生的貌美,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人一般,这样的人,又怎会是生在寻常百姓家的凡夫俗子呢?

  幸亏刘强比较机灵,没提面首之类的话题,否则,他定会挨上一顿断子绝孙脚!

  李杨就更不用说了,他待人彬彬有礼,一身的书卷气,一看就是读过书的,其余四人皆以他马首是瞻,将他衬托的尤为突出!

  除此之外,以李杨一行人的穿着打扮来看,就不是寻常百姓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抛开其他不谈,单以五人身穿的皮毛大氅而言,就不是寻常人家能够买的起的。

  一件大氅的价格,至少抵得上一户人家,一年的吃穿用度!

  赤眉与王良也是跟对了人,否则,以二人的身份来说,他们同样穿不起这样好的皮毛大氅!

  说来也着实有趣,皮毛大氅经由李杨亲自绘制图纸,由能工巧匠按照图纸为众人量身裁制而成!

  大氅的材质皆以黑貂皮为主,周身锈有红色团云图案,有兜帽,可盖住头部,做御寒之用!

  李虎对大氅爱不释手,恨不能日日将大氅穿在身上,招摇过市,如此才能彰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