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七十章 虎豹混不吝


  “黄巾教众行事越发的乖张起来,若再不加以制止,恐后患无穷啊!”

  陈群与众人聊起了来时路上的所见所闻。

  众人纷纷将目光望向了钟繇。

  钟繇任职黄门侍郎,众人都想听听他的见解。

  秦汉时,宫门多油漆成黄色,故称黄门。东汉始设为专官,或称之给事黄门侍郎,即给事于宫门之内的郎官,是皇帝近侍之臣,可传达诏令。

  黄门侍郎,俸禄六百石。

  钟繇缓缓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天威难测,我亦不敢妄加揣度啊!”

  “黄巾聚众,定有图谋不轨之嫌!”荀攸拍案而起,眉头紧锁,道:“十常侍专权误国,蒙蔽圣听,朝中诸公怎可坐视不理啊?”

  “朝中诸公俱是尸位素餐之辈...”陈群冷哼一声,继而换了一副笑脸,冲钟繇拱了拱手,道:“在下所说之人,并不包括元常在内,元常莫要走心才好!”

  钟繇翻了一个白眼,懒得与陈群多费口舌!

  荀彧望向李杨,问道:“不知郎君对黄巾之事有何见解?”

  李杨重重的抹了一把脸,沉思片刻之后,缓缓开口,道:“黄巾教众,人数众多,自上而下,皆有制度,不可不察!”

  李杨点到为止,并没有说太多。

  大家都是聪明人,无需将话挑明。

  其实李杨的意图,并不难猜!

  黄巾教众,人数众多,等级分明,有组织,有纪律,这样的组织,在壮大之后,不造反才是怪事呢!

  荀彧微微颔首,再次问道:“黄巾聚众,规模如何?结果又当如何?”

  “嘿....”李杨暗暗想到:“这是考我呢?”

  “聚众不下百万..”真金不怕火炼,考就考吧,无所谓,李杨侃侃而谈,道:“王师出征,寸草不生,黄巾信徒不过乌合之众,癣疥之疾,不足为虑也!”

  荀彧微笑着点点头,举盏敬酒道:“我与郎君想法不谋而合,当浮一大白!”

  “请!”

  “请!”

  二人纷纷将盏中酒,一饮而尽,异口同声道:“好酒,痛快!”

  黄巾之事,就此揭过,众人没有再就此话题继续讨论下去。

  主要也是多说无益,众人虽贵为豪族公子,但除钟繇之外,俱是白身,有心却无处使!

  望着侃侃而谈的荀彧等人,虎豹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始终插不上话,二人一心向武,因而对时势不甚了解!

  韩豹见李虎有些尴尬,于是主动向荀彧请辞,道:“在下忽觉身体有些不适,欲前往房中歇息片刻!待身子好些,再来与诸位兄长痛饮,还望诸位兄长多多体谅才是!”

  荀彧表示理解,起身相送道:“人吃五谷杂粮,焉能不生病?郎君早些回房休息,将养好了,咱们再聚也不迟!”

  荀彧乃是远近闻名的神童,与文抄公李杨相比,荀彧的含金量不知高出了多少,人家才是货真价实的神童!

  荀彧眼力非常人可比,不用看也知道韩豹是装的。

  荀彧知道虎豹不喜欢士人坐而论道那一套,于是寻了个称病的由头,向自己告辞!

  韩豹弓着身子,一副身体不适的模样,缓缓向厅外走去,待其行至门前时,转头望向李虎,见其正一脸懵逼的望着自己,韩豹立时来了火气,他直起身子,一脸痞相的对李虎说道:“小虎,你小子到底走还是不走?”

  不装了!摊牌了!

  韩豹用实际行动告诉荀彧等人:哥们就是不喜欢听你们坐而论道,装病离开,那是给你们留些面子,奈何小虎不配合,所以哥们不装了,爱咋咋滴吧!

  论起混不吝来,韩豹与李虎绝对有的一比,真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李杨一脸尴尬的冲二人摆摆手,道:“阿豹身体不适,小虎陪阿豹回房休息,顺便帮忙照看一番!”

  李虎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道:“恭敬不如从命!”说着,逃也似的跑了!

  虎豹走后!

  李杨将酒盏端在手中,怔怔发呆,心中一股无名火,即将迸发开来!

  丢人啊!

  一股有苦难言之感,萦绕在李杨心头,久久挥之不去!

  钟繇主动开口,为李杨解围,他对侍立于一旁的荀府下人说道:“去取笔墨纸砚来!郎君在此,岂可无字?当以颜体佐酒,方显酒中滋味!”

  荀府下人望向荀彧,请其示下!

  荀彧点点头,示意下人将笔墨纸砚取来!

  良久之后!

  下人去而复返,去时一人,回时却多达四人。

  两名小厮模样打扮的荀府下人,抬着一张小几,自厅门而入,将小几置于厅中后,徐徐退了出去!

  一名下人将左伯纸轻轻铺于小几之上!

  一名下人将砚台与毛笔整齐摆在小几一角,而后侍立一旁!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钟繇的老毛病又犯了,他拉着李杨,跪坐于小几之前,亲自为李杨研墨,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左伯纸,眼睛一眨也不眨!

  李杨提笔在砚台上轻轻的蘸了蘸。

  钟繇见状,呼吸竟随之变得急促起来!

  李杨侧头看了钟繇一眼,见他正一脸紧张的盯着左伯纸,李杨会心一笑,佐伯纸上跃然出现八个大字。

  钟繇长出一口气,身体好似被掏空一般,瘫坐在李杨身旁,静静的看着左伯纸上以颜体书写而成的八个大字:

  始于才华,忠于人品!

  钟繇才华横溢,人品端方,配得上始于才华,忠于人品的八字评价!

  陈群跃跃欲试,冲李杨深揖一礼,道:“还请郎君赠我一幅手书!”

  李杨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沉思片刻之后,下笔如飞,一首王维的《终南别业》跃然纸上: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荀彧细细咀嚼了数遍,暗暗瞥了李杨一眼,心道:“此等绝句,竟出自十五岁少年之口,真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荀攸暗自叹息一声:“攸,小觑天下英雄多矣!”

  陈群理了理衣冠,来到李杨身前,郑重行礼道:“郎君大才,群,不及也!”

  钟繇跪坐于几案前,左瞧瞧,右看看,对两幅颜体书法,爱不释手,有心将两幅书法据为己有,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或许有人会说,这算什么事儿?请李杨照原样再写两份也就是了。

  说实话,拥有此等想法的人,大多都是外行人,纵观全史,书法名帖,临摹者有之,但从未有过一幅字帖写两份的情况发生!

  书法注重美观。讲究“燕不双飞”,一幅作品内,也要尽量避免一个字形的重复出现。目的都是减少雷同,丰富变化,增加美感。

  关于书法,作者也是知之甚少,这里就不再一一赘述了!

  陈群也没与钟繇客气,来到几案前,一把将属于自己的字帖给抽了出来,他迎着钟繇欲择人而噬的目光,挑了挑眉,道:“这是我的!”

  ————————————

  书友群,68231551,欢迎加入,给作者提些宝贵的建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