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四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公孙续正与友人在酒肆内饮酒谈笑,酒肆外却十分突兀的传来了一阵喝骂之声。

  “公孙续,给小爷我滚出来。”

  公孙续闻言一脸愤怒的拍案而起,怒道:“真是混账,还没完没了了不成?”

  身旁之人却是一脸玩味的笑了笑,道:“公孙公子此次怕是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公孙续一脸疑惑的“哦?”了一声,侧头看向说话之人,皱眉问道:“阁下此言何意?”

  “李虎乃是辽东郡出了名的狗皮膏药,粘上容易,可当你想揭掉的时候,怕是难免要遭些罪。”

  公孙续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正欲开口,却听李虎站在酒肆外,双手掐着腰,骂道:“公孙续,莫要躲在酒肆里做缩头乌龟,速速出来受死。”

  任谁遭到如此辱骂都很难做到心平气和的听之任之,更何况是一名十三岁的半大少年。

  “欺人太甚。”

  公孙续大喝一声,向酒肆外走去。

  待公孙续来到酒肆门口,却见李虎与韩豹纷纷举起右手,做投掷状,二人手中分别托着一个麻布包(与炸药包差不多)。

  公孙续甫一现身,李虎与韩豹便将手中的麻布包给掷了出去。

  由于事发突然,公孙续来不及躲闪,结果被砸了一个正着。

  噗呲一声闷响,麻布包在公孙续的身上爆裂开来。

  公孙续见状,先是眉头大皱,继而面部变得狰狞扭曲起来。

  众人见状,远远避开,唯恐避之不及,被溅上一身屎。

  李虎与韩豹对公孙续使出了一记化学攻击,将公孙续等人给恶心够呛。

  李虎与韩豹年纪尚小,做起事来,毫无顾忌可言。

  望着哈哈大笑的二人,公孙续彻底出离了愤怒,他指着李虎与韩豹,怒不可遏道:“无耻小贼,天杀的混账,我要杀了你们。”

  李虎二人被公孙续唬了一跳,好在韩豹还算机敏,拉着李虎转头就跑。

  公孙续见状却是一怔,他万没想到,号称辽东小霸王的李虎竟会做出临阵脱逃之事,短暂失神之后,公孙续被同伴唤醒。

  见同伴均在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公孙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浑身的火气,压都压不住,怒骂一声之后,向着李虎二人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公孙续衔尾追出两条街,终于追上了李虎与韩豹。

  公孙续气喘吁吁的伸手指着一脸坏笑的李虎与韩豹,道:“跑啊,怎么不跑了?”

  李虎闻言连连摆手,大大咧咧的道:“小爷我跑不动了。”

  公孙续闻言却被气笑了,道:“好,好样的,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还敢贫嘴,不愧是辽东小霸王。”

  公孙续话音刚落,却觉眼前忽然一暗,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自己给罩了进去。

  “混账!有本事一对一的单挑,怎可行此等小人伎俩?”,公孙续破口大骂道:“无耻小贼,乃公今日定要将汝等碎尸万段....哎呦....”

  公孙续话音未落,右腿腿窝便挨了一脚。

  公孙续被踹了一个趔趄,膝盖一软,便向前倒了下去。

  李虎与韩豹见状,连忙快步上前,纷纷加入战团。

  正当此时,公孙续却做出了一件令李杨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公孙续借着向前跌倒的余力,做出了一个向前翻滚的动作,完美的避开了李虎等人的攻击。

  李杨见状连忙出言提醒,道:“小心。”

  李杨话音刚落,却见李虎与韩豹已经倒飞了出去,而公孙续业已从麻布编织的大网中挣脱了出来。

  李杨眯眼打量公孙续良久,沉声问道:“汝.....身怀武艺?”

  公孙续闻言冷哼一声,阴沉着脸道:“略懂一二。”

  二人说话间,李虎与韩豹业已踉跄起身。

  韩豹已知公孙续深浅,因而并未轻举妄动。

  李虎却仍然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叫嚣着要与公孙续拼命。

  许是公孙续被李虎二人给坑的有点惨,是以,当见到李虎咄咄逼人的模样之后,公孙续竟不退反进,摆出一副欲与李虎决一死战的姿态来。

  李杨微微叹气,默默的安慰自己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此时认怂不丢人。”

  “吾弟与足下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足下何必苦苦相逼?吾弟尚幼,足下莫要与他一般见识,待此事过后,吾自会向家父禀明此事,届时,家父定会还足下一个公道。”,李杨言罢,伸手喝止住了张牙舞爪欲与公孙续拼命的李虎!

  面对身怀武艺的公孙续,李杨不得不认怂,要知道,李杨今年不过才八岁而已,八岁的他对上十三岁的公孙续本就毫无优势可言,加之人家还身怀武艺,哪怕真如公孙续所言,只是略懂一二,李杨亦毫无胜算可言,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李杨可不想迎接公孙续的含怒一击,他可没有李虎那般的好身板。

  其实认怂并不丢人,只有认清自己与对手之间的差距,才能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追赶,甚至于完成超越。

  公孙续面色阴晴不定的望着李杨,注视良久之后,开口问道:“足下何人?”

  李杨嘴角露出一丝浅笑,与之见礼道:“在下李杨,见过公孙公子。”

  公孙续闻言心头一紧,皱眉问道:“可是李辽东,长公子当面?”

  “正是。”

  “好。”,公孙续微微颔首,强自咽下一口恶气,缓缓开口道:“今日便给足下一个面子,自今日起,前尘旧账一笔勾销,望汝等好自为之。”

  李杨闻言深深揖礼,道:“足下高义,杨,感激不尽。”

  见李杨始终表现得彬彬有礼,公孙续亦不好再多说什么,与之点头示意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公孙氏乃是幽州地界上有名的地头蛇,但那也得看跟谁比,与常人比,公孙氏在幽州一代,犹如庞然大物一般的存在,但在名满天下的李氏面前,他们却有点不够看了。

  论能力,李满文武双全,将辽东治理的井井有条。

  而公孙氏却人才凋零,人才储备严重不足,除公孙瓒之外,其余族人均为中人之姿。

  论身份,李满贵为辽东太守,实打实的封疆大吏。

  反观公孙氏,除涿县令公孙瓒之外,其余族人皆为县中小吏。

  论家世,两者更是毫无可比性,李满乃故太尉李修之曾孙,故赵国相李益之孙,故司隶校尉李膺之侄,故司徒李祥(架空人物)之子,上述诸人中,最出名的当属李膺!

  李膺,字元礼,颍川郡襄城县(今属河南襄城县)人。东汉时期名士、太尉李修之孙、赵国相李益之子。

  李膺初举孝廉入仕,又被司徒胡广征辟,举高第。后升任青州刺史,青州的郡守县长害怕他的严明,大多弃官而去。历任渔阳、蜀郡太守,又转为护乌桓校尉,屡次击破犯境的鲜卑,因公事免职。永寿二年(156年),鲜卑犯境,桓帝起用李膺为度辽将军,羌人闻讯畏服,他因而声威远播。后入朝为河南尹,因检举不法,被诬陷免官,得应奉援救而获赦。出任司隶校尉时,能使宦官震恐。

  李膺位列“八俊“之首,有“天下模楷“之称。第一次党锢之祸时,他遭迫害下狱,后被赦免回乡。陈蕃、窦武图谋诛杀宦官时,被起用为永乐少府,旋即免职。建宁二年(169年),张俭事起,李膺主动自首,被拷打而死,年六十。

  李祥,字守德,少时学习骑射,有文武智略,性情刚毅,处事果决!初举孝廉入仕,因胡广赏识,仕途一路平步生云,先任安喜令,后迁为南阳郡尉,东莱太守,太常,司徒,延熹八年(公园165年),因病去世!

  如此家世背景,又岂是区区公孙氏能够与之比拟的?汉朝世家重清名,而李家之名,与四世三公的袁家相比,亦差不到哪里去!

  更何况人家李满还师从六朝老臣胡广呢。

  李杨转身望向李虎与韩豹,见李虎此时已经憋屈的涕泪横流,而韩豹则死死盯着公孙续的背影,眼中好似要喷出火来。

  李杨踱步至二人面前,自腰间取出帛巾,为李虎擦去脸上泪水,道:“公孙续身怀武艺,吾等不是他的对手,小虎,莫要怪为兄,为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置于险地而无动于衷。”

  “我没怪兄长,我只是....只是觉得实在窝囊,憋屈的喘不过气来。”,李虎哭诉道。

  “谁说不是呢。”,李杨长长叹口气,道:“咱们业已到了习武的年纪,若你们愿意的话,我可以代为转达,请父亲传授咱们些傍身的武艺,如何?”

  “好。”

  “善。”

  二人闻言立时转忧为喜。

  “习武很辛苦,世人常言,武道一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纵万死,亦不悔也。”,韩豹率先回道,目光中尽显坚定之色。

  “我也是,我也是,万死不悔也!。”,李虎高声附和道。

  李杨闻言,一脸满意的点点头,笑道:“如此甚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