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七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翌日。

  李杨起了一个大早。

  一番洗漱过后,李杨看了看时间,发现距辰时尚有半个时辰的时间。

  “未曾想,好歹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竟会因习武这等小事。激动过了头。”,李杨自嘲一笑。

  殊不知,相比于李虎与韩豹来说,李杨已经表现的很好了,那两位愣是激动的一宿没合眼。

  咚咚咚,屋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兄长开门。”,李虎边敲门边喊道。

  婢女抢在李杨前头为李虎开门,见到李虎之后,女婢微微一福,道:“三公子早。”

  李杨每日起床后都会与照顾自己的婢女们道上一声早,耳濡目染之下,众人业已习惯了此等问候方式,是以,见到李虎之后,便脱口而出。

  “兄长呢?”,李虎并未加以理会,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习武的事情。

  “在呢”,李杨笑道:“时间还早,怎么没多睡会?”

  “睡不着。”,李虎迈步入门,笑道。

  “此事宜早不宜迟。”,韩豹说道。

  韩豹话音落后,李杨却是愣在了当场。

  入眼处,共有六个人,李虎、韩豹,并四名背着大包小裹的婢女。

  李杨哑然失笑道:“咱们是去习武,不是搬家,用不着带这么多东西。”

  李虎闻言叹口气,道:“这些均是母亲命人送来的衣食,我们实在推脱不掉,所以一并带了来。”

  李杨无奈摇摇头,对四名婢女道:“将东西留下,你们回去吧。”

  见四人一脸为难的模样,李杨笑道:“军中有严令,女子不得踏入军营半步,违者,立斩。”

  四人被唬了一跳,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之后,四人在李虎的催促之下,纷纷放下包裹,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四名婢女走后,福伯如期而至,他的身后跟着一名少年,少年叫王良,乃王福之子,年长李杨两岁,已经十岁了。

  父子二人分别与三位少主见礼之后,便在福伯的带领下,向前院走去。

  李杨三兄弟在仪门前登上马车,马车自大门而出,缓缓驶向了位于城内西北角的军营。

  马车缓缓行驶在宽敞的街道上,但沿途的街景却令李杨大失所望,原以为襄平好歹也是辽东郡的郡治所在,可未曾想,竟凋敝如斯。

  沿街的店铺与酒肆倒是看见了不少,但行人却少的可怜,供大于求,便是目前襄平城内所面临的现状。

  听说,自打父亲上任以来,辽东郡的人口已经翻了一番,可就目前情况来看,还远远不够。

  十五万人口,根本不足以支撑未来的战争。

  “父亲啊,您可千万再加把劲儿啊,咱们李家的未来就全靠您了。”,李杨是一名望父成龙的好儿子。

  胡思乱想之间,马车已缓缓停下。

  福伯前来招呼李杨等人下车。

  “公子,军营到了。”,说着,福伯为李杨三人掀开了马车的车帘。

  李杨三兄弟在王良的搀扶下依次跳下马车。

  李虎好似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左瞧瞧右看看,每每看到新鲜物事都要大呼小叫一番。

  李杨与韩豹表现得要相对沉稳一些,二人将各自的好奇心藏在了心里,而非是脸上。

  “此座军营驻有一千兵马,营将为本县县尉,姓黄,名忠,字汉升。”,福伯为李杨等人一一介绍道。

  “谁?”,李杨一惊一乍道。

  李杨的表现引来了李虎等人好奇的目光,他们还从未见过李杨如此失态。

  李杨没有理会李虎等人诧异的目光,盯着福伯的双眼,一字一顿的问道:“黄什么?”

  “黄忠,黄汉升。”,福伯复又说了一遍。

  李杨兀自镇定的点点头,心中却是泛起了无尽的波澜。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李杨皱眉想道:“并且还只是一名县尉。”

  李杨在前世听过这样一种说法,许多网友说,黄忠年轻时,应该是能够单挑吕布的存在。

  若果真如此的话,那么以黄忠的能耐,不说做到一郡之守,起码一个郡尉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带着诸多的疑问与好奇,李杨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父亲的身旁还站着一名负手而立的彪形大汉。

  李杨心想:“此人便是黄忠了吧。”

  果如李杨所想的那般,李满笑呵呵的指了指李杨三人,对壮汉说道:“汉升,这三个臭小子便是吾那不成器的儿子。”

  黄忠闻言看向三人,细细打量一番之后。微微颔首道:“果然虎父无犬子,将军好福气。”,李满乃是辽东郡太守,镇北将军,黄忠在军中任职,是以,黄忠常以将军来称呼李满。

  李满闻言哈哈大笑道:“汝儿黄叙亦是极好的,吾甚喜之。”

  黄忠闻言却是一脸无奈的摇摇头,嗟叹道:“叙儿自幼体弱多病,今生怕是与武道一途无缘了。”

  李满闻言默默点头,正欲出言安慰几句,便听李杨抢先开口道:“孩儿听闻沛国有一位神医,姓华,名佗,字元化,据说此人有起死回生之能,黄叔父或可前往沛国寻之。”,想到华佗乃江湖游医,总神龙见首不见尾,于是,李杨又补充了一句:“若是未能寻得华佗,将军亦可前往长沙郡,张氏大族,寻一名姓张,名机,字仲景的神医,华佗与张机皆乃当世神医,二人皆有起死人而肉白骨之能!”

  黄忠闻言立时便来了兴趣,急声问道:“此言当真?”

  “华佗名动沛国,张机名贯长沙,二人神医之名,皆为黔首口口相传,小侄料想,百姓黔首定然不会无的放矢。”

  黄忠闻言大喜过望,激动道:“若果如贤侄之言,饶是天涯海角,忠亦要寻得二位神医,为吾儿诊病。”

  从黄忠的表情中不难看出,黄叙的病情怕是不容乐观,否则黄忠也不至于如此便轻信于一个年仅八岁的小娃娃,哪怕他是顶头上司的长子。

  见黄忠一脸兴奋的模样,李满长长叹口气,道:“华佗之名,吾亦有所耳闻,只是,此人立志济世救民,常游走于乡里之间,是以,行踪飘忽不定,汉升怕是要多费一番功夫,不若径直前往长沙,寻张机求医问药,张机乃长沙大族张氏子弟,等闲不会离开长沙郡。”

  黄忠向李满深深揖礼,道:“忠乃福薄之人,除叙儿之外,再无所出。是以,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忠亦要尽百倍的努力,此番若能寻来神医,救得吾儿性命,忠愿以长公子马首是瞻,余生为公子牵马坠蹬,终不悔也。”

  李满见状连忙上前搀扶,出言宽慰道:“吾儿尚幼,汉升何至于此?方才之言,就此作罢,准你半年假期,汉升快去快回便是。”

  黄忠闻言略有迟疑道:“此间军务?”

  李满抬手拍了拍黄忠的肩膀,笑道:“由吾亲自代为掌管,汉升可还放心?”

  黄忠闻言,再次向李满深揖一礼,感激道:“有将军在,汉升自是一百个放心。”

  言罢,黄忠将营内军务与李满进行了一番交接,交接完成,黄忠便匆匆离开了。

  望着黄忠离去的背影,李杨叹口气,喃喃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呵呵。”,身后徐徐传来一声微笑,李杨蓦然回首,不知何时李满已经站在了李杨的身后,目光柔和的看着他。

  李满微笑着伸手揽住李杨的肩膀,语气充满了骄傲:“吾儿果然了得,为父用了整整六年的时间,亦未能使汉升归心,可吾儿与之甫一见面,便令汉升生出了归附之心,这等能耐,为父当真是羡慕得紧呢。”

  李杨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谦虚道:“父亲文武双全,威震辽东,儿子还早的很呢。”

  李满闻言哈哈一笑,拍了拍李杨的肩膀,目光愈发柔和:“为父相信,以吾儿之才,超越为父,指日而待。”

  言罢,李满便亲自带着李杨等人在营内四处转了起来,期间,除了咋咋呼呼的李虎之外,几乎无人开口。

  世人皆有软肋,黄忠亦不能免俗,李杨急黄忠之所急,对症下药,趁机与其结交一番,也算是结了一个善缘!

  自幼体弱多病的黄叙便是黄忠的软肋,历史上的黄叙,年纪轻轻便已夭折,独子体弱多病,黄忠分心照料,从而耽误了武艺!或许,这便是导致黄忠未能年少成名的原因之一!

  当然了,上述均为猜测,当不得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