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八章 考验


  一个时辰后。

  李满带着李杨三人将整个军营转了一个遍,包括营房与马厩。

  转罢之后,李杨难免有些失望,

  营房与后世建筑工地里的破旧工棚有的一比,略有不同的是,后世工人睡的是床,而营中士兵睡的却是榻,晴天倒还好说,若是赶上雨天,将士们怕是要遭点罪。

  “漏雨啊。”,望着破败不堪的营房,李杨嗟叹道。

  李满闻言点点头,顺着李杨的目光望去,沉声道:“习武之前,为父交给汝等一项任务。”

  自打入营之后,李杨已将父亲的意图猜了个七七八八,听闻父亲之言,李杨摇头苦笑道:“果然如此。”

  见李虎与韩豹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李杨一脸无奈的道:“整修营房。”

  “吾儿聪明,一点就透。”,李满满怀欣慰,道:“武道一途,如逆水行舟,艰辛异常,无恒心者难有所成。是以,习武之前,先从整修营房开始,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相比于习武之苦来说,此等小苦根本不值一提。”

  这是李满为李杨三人设置的一道考验,顺利通过考验之人,方能跟随自己习武。

  其实,李满也只是让李杨三人跟在匠人的屁股后边干些体力活而已。

  “不就是和泥巴吗?这有何难?”李虎丝毫不以为意,大大咧咧道。

  对李虎来说,此项考验简直不要太简单。

  韩豹皱眉看向李杨,希望他能为自己解开心中的疑惑。

  李杨笑道:“会有些脏和累,除此之外,的确没啥好担心的。”

  韩豹闻言一脸恍然。

  趁着间隙,李满将目光移到了跟随而来的数辆马车上。

  福伯见状上前一步,来到李满身边,轻声解释道:“主母得知三位公子即将随主公习武,是以,提前备了些名贵药材。”

  李满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笑道:“夫人有心了。”

  正说话间,前方百十步外,数十名衣衫褴褛、肩扛工具的匠人,映入李杨等人的眼帘。

  李满命人将其招至近前,自己要嘱咐他们几句话。

  郡兵领命上前,命匠人将工具置于一旁,随后将之带至李满面前。

  待匠人扣首行礼之后,李满伸手指了指李杨四人,开门见山道:“吾为汝等招来四名劳力,自今日起,他们与汝等同吃同住,一同整修营房,一切照旧,无需区别对待。”

  匠人闻言,纷纷扣首称诺。

  虽然李满说的冠冕堂皇,但匠人们却并不这么认为,什么叫无需区别对待?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可怜天下父母心,而身为父亲的李满亦不能免俗,一张嘴便露了怯。

  接下来的一个月,李杨、李虎、韩豹、王良四人,跟在一众匠人的身后,踏踏实实的做了一个月的苦力。

  虽说李满有照顾之意,但李杨四人却很有节操,四人专挑脏活累活干,仅仅一个月,四人便黑了许多,亦壮了一圈。

  匠人们亦跟着李杨等人沾了光,自打李杨等人入营以来,匠人们的伙食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每日两餐,改为一日三餐,大鱼大肉,敞开了吃,近一个月以来,匠人们直觉自己活在了天堂里,简直开心到飞起,干着活,哼着歌,吃着肉,这样的日子,当真是从未有过的好日子。

  最近匠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便是:真希望这是一场永远不会醒来的美梦。

  这话一点也不假。

  东汉末年,自恒灵伊始,天下凋敝,民不聊生。

  寻常百姓,别说吃肉,若是能吃顿饱饭,百姓都能高兴好些天。

  就汉末而言,若是顿顿有麦饭、藿羹、豆酱吃,便可以称之为小康家庭了,这里说的是东汉末年的小康家庭。

  置于困难户们,便只能饥一顿饱一顿了,沿海百姓或许还能下海捕些鱼虾充饥,但其他地域的百姓,怕是只能吃土了。若想改善伙食,吃顿肉食的话,便只能寻人易子而食了。

  因此,匠人们借着李杨等人的光,踏踏实实的过了一个月的如梦似幻般的好日子。

  除肉食之外,李杨四人每日睡前还要泡上半个时辰的药浴,并且喝上一碗由福伯亲手熬制的药汤。

  药汤与药浴皆为杨氏为其准备的额外福利。

  世人常言,穷文富武,其中的富武,主要富在用于淬体锻炼体魄的药材之上,一碗药汤,一场药浴,所需银钱,以数百计,这还只是一日所需的银钱数目。

  习武之期,以十年计,一日数百钱,一年则需要花费数万乃至于十万钱,药材需要按照三人份来准备,供李杨、李虎、韩豹之用,如此一来,便要将这个数字乘以三,也就是说,若想习武,每年至少需要花费三十余万钱,再将这个数字乘以十,十年下来,单单习武所需花费的银钱,至少要消耗三四百万钱。

  虽然王良与李杨三人一同随李满习武,但他却没有享受此等待遇的资格,虽然李家不差钱,但王良却不值得李家为其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因为,就目前而言,他还不值那个价儿。

  半个月的活,被匠人们故意拖延至一个月才整修完成,李满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他的本意便是让儿子们吃些苦头,大家各取所需罢了。

  一月后,李满亲自前来检查验收。

  站在焕然一新的营房前,李满眼前一亮。

  此前,供士兵休息睡觉的营房多以土坯搭建,以茅草封顶,屋舍内举架不足一丈,确切的说,举架高约七尺五(一米七三左右),但凡长得高一些的士兵,很难在屋舍内直起身子。

  饶是如此恶劣的生活环境,青壮们却仍旧争先恐后的踊跃从军,因为,当兵能吃饱饭。

  只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百姓有心当兵杀贼、保家卫国,可朝廷却并无征召之意。

  汉末时,各郡驻军人数并不多,与异族相接壤的边郡,驻军人数,数千到一万不等,而内地各郡的驻军数量甚至连两千都达不到。

  由此可见,军队这口饭,并不好混。

  如今这座崭新的营房与从前略有不同,墙壁仍以土坯堆砌而成,但封顶却大有不同,新营房以实木封顶,实木以油布包裹,上铺茅草,算是双层保护,就算下雨,亦不会出现漏雨的情况。

  屋舍内,举架高达一丈,且十分宽敞。

  每间屋舍内,都砌有火炕,炕内有火道,虽是大通铺,但御寒没问题,炕边置木箱,可供士卒放置杂物,屋舍一角置两张方形高几,供置物之用,门内立有四个一人高的木制衣架,士卒可将衣物悬挂于此处,每间屋舍内置十个木盆,供士卒轮番洗漱之用。

  楼梯、走廊、地面,皆为木制,踩上去嘎吱嘎吱响个不停。

  以上一应费用,皆出自太守府,此乃李杨先一步为士卒们备好的福利。

  营房共分上下两层,每层五十间屋舍,两层共计一百间,正好十人一间,可供一什士卒生活居住。

  “何人杰作?”,李满沉声问道,语气中隐有不喜之意。

  在李满看来,过于舒服的生活环境,会助涨士卒们的骄奢享乐之风,逐渐消磨掉士卒的血性,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李杨闻言出列行礼,道:“父亲,此间营房,由儿子设计草图,匠人们按图所作。”

  李满淡淡的嗯了声,转身望向李杨,缓缓说道:“吾儿好心,为父知之,但是.....”,李满忽然话锋一转。严肃道:“此举无异于画蛇添足,此间营房过于奢华,于军心多有不利。”

  在李杨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下,李满叹口气,道:“切不可令士卒生出骄奢享乐之心,此举于己于国而言,皆非幸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