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九章 择兵


  李杨一脸懵逼,心中一万匹麒麟兽奔腾而过。

  “一座营房而已,跟骄奢享乐有什么关系?父亲未免有些过于小题大做了吧?”,李杨如是想到。

  知子莫若父,李杨的一举一动均未能逃过李满的双眼,见他眼中仍存疑惑,李满叹口气,为其解惑道:“辽东地处边郡,与鲜卑、乌桓等异族接壤、杂居。咱们的士卒必须时刻抱有死战之心,万不能生出半点的留恋之情,眼前这座营房看似宽敞舒适,实则是将士们的催命符,若是将士们因此而生出安逸享乐之心,则来日战场之上必不敢死战,届时,害了自己的同时,更会累得百姓受苦,朝廷蒙羞。”

  李杨闻言,低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众人见状,要么寻个由头走开,要么低头沉默不语,李满教子之时,无人敢出言打扰。

  良久之后。

  李杨微微颔首,轻轻嗯了一声,来至李满面前,深深揖礼,道:“多谢父亲教会,儿子受教了。”

  古代尚没有洗脑一说,时人当兵的理由与目的亦是十分的单纯,要么混口饱饭,要么子承父业,这里说的是和平时期,有的选。

  天下大乱时,百姓便只有被抓壮丁的份儿,根本没得选。

  李满闻言满怀欣慰,上前一步,亲手为李杨理了理衣冠,温笑道:“吾儿聪敏,一点就透,为父甚是欣慰。”

  李杨尴尬一笑,抬头望向整修一新的营房,忽然心生一计,于是,硬着头皮道:“儿有一计,不知当不当讲?”

  李满闻言,微微皱眉哦?了一声,投给李杨一个鼓励的眼神,道:“未曾想,吾儿还会用计?但说无妨。”

  “若是说的不好,还请父亲多多海涵。”,李杨笑道:“儿听闻,军中常有校武之事,不如......”

  未等李杨说完,李满便已露出了恍然之色,抚掌大笑道:“每月校武一次,胜者入驻新营房,败者入驻旧营房,循回往复。此举可以激发士卒间的良性竞争,亦可有效的提升军队的战力,吾儿之计,甚好。”

  李杨闻言谦虚一笑,拍马屁道:“父亲教的好,有其父必有其子耶。”

  李满闻言,朗声大笑,笑过之后,一脸欣慰的看着自己的长子,越看越满意。

  众人见状,纷纷陪着笑脸,马屁好似不要钱一般,张嘴就来。

  唯有李虎一副跃跃欲试样子,见父亲与兄长说起话来也没个完,于是,急不可耐的插话道:“父亲,何时教孩儿习武啊?”

  李虎话音刚落,却见李满忽然挥拳而出,沙包大的拳头带着呼呼的破风之声,直向李虎面门而来。

  李虎哪里是李满的对手,面对父亲爱的铁拳,他连最基本的反应都没做出来。

  “啊呀”一声惨叫之后,李虎踉踉跄跄的连连倒退不止,一步,两步,三步,直至踉跄后退七八步之后,才堪堪稳住身形。

  李满之举,将包括李虎在内的所有人给唬了一跳。

  福伯等人见状,纷纷躬身低头,看向地面,好似地上有什么宝贝一般。

  韩豹偷瞄李虎一眼,见他安然无恙,便放下心来。

  韩豹是少有的明白人,他知父亲此举定有深意,因为父亲从不做无的放矢之事。

  李杨偷偷打量父亲一眼,见他眼中尽露震惊之色,心下了然,凑近父亲,轻声探问道:“父亲刚刚那一拳,用了几分力?”

  “三.....三分”,李满说话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长长呼出一口气,眼中充满肯定道:“为父刚刚使出了三分力。”

  李杨闻言亦是难掩惊讶的啊?了一声!

  面对李满的迎面一击,李虎竟然没被击倒,此等表现,不可谓不惊艳了。

  要知道,李满可是当今天下首屈一指的骁将啊。

  看看李杨,瞧瞧李虎,又瞅瞅韩豹,一时间,李满心中五味杂陈。

  有骄傲,亦有担心,骄傲的是,三个儿子各有所长,堪称惊才艳艳。

  担心的是,拥有此等天赋之人,会安于现状甘于平庸吗?

  忽觉有人在看自己,李满猛然抬头迎向看向自己的目光,与之对视良久之后,李满笑骂一声:“这个臭小子,洞察人心的功夫,怎如此了得,为父在汝面前,竟毫无秘密可言。”

  李杨抿嘴一笑,轻声安慰道:“儿子们还小,想不了那么远,况且曾祖,祖父与父亲皆为大汉耿耿忠臣,儿子们在祖辈与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定然不会出现任何的偏差,父亲且放宽心便是。”

  李杨的言外之意是:父亲,您想的有点远,咱们三兄弟,大的八岁,小的七岁,这个年纪,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您得对曾祖,祖父与自己有信心,您三位均是大汉的忠臣,怎么到儿子这里,就能长歪了?没理由嘛。

  “我儿言之有理,确是为父想多了。”,李满倒也拿得起放得下,主动向儿子们承认错误,瞥眼见李虎一瘸一拐的走来,笑道:“咱们言归正传吧,习武之前,先选一件趁手的兵器,兵器乃武将安身立命之本,择选之时,需慎之又慎。”

  李满将李杨三兄弟带到兵器架前,指着兵器架上的各式兵器,道:“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流星锤等,共计十八种兵器。从中挑选出一件趁手的兵器,勤加研习。切记,选好之后,不可随意更改,此乃习武之人的大忌。”

  三人闻言连连点头,郑重称诺。

  “豹儿,由你先选。”,李满手指韩豹道。

  韩豹闻言点点头,在兵器架前徘徊挑选良久之后,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一根由熟铜所铸的熟铜棍上,沉思片刻之后,韩豹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韩豹转身回到李满面前,深深揖礼,道:“世人常言,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孩儿想学速成之法,孩儿想学棍法。”

  李满点头嗯了一声,暗道:“不愧是韩龙的亲生儿子,简直与他爹一模一样,都是急性子。”

  “熟铜棍稍短,不适合战场杀敌,为父会命人为你打造一杆适用于沙场之上的镔铁棍。”

  韩豹闻言难掩喜悦之情,郑重揖礼道:“多谢义父。”

  李满一脸满意的点点头,随后看向李杨,道:“杨儿,到你了。”

  李杨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儿子愿以戟为兵。”

  李满微微皱眉,出言提醒道:“戟之变化,何止千般,学习戟法恐会异常的辛苦,吾儿可想清楚了?”

  李杨一脸坚定的点点头,道:“想清楚了,儿子愿随父亲学习戟法。”

  “好。”,见李杨坚持,李满也就答应了下来,长子性情坚毅,李满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转头望向在兵器架前左右徘徊,早已挑花眼的李虎,李满却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以不容置疑的语气代李虎决定道:“虎儿便习槊吧,槊乃为父常用之兵,虎儿习槊,可传为父衣钵。”

  李虎闻言却是咋咋呼呼的啊?了一声,一脸不情愿的道:“为何哥哥们都有的选择,而我却没得选啊?”

  “槊乃百兵之王,为父的沥血破城槊实乃世所罕见的神兵利器,非勇者不能驭也。虎儿天生神力,身具猛将之姿,怎可持凡俗之兵?猛将与神兵,方为绝配也。”,李满忽悠李虎道。

  总要有个人来继承自己的沥血破城槊,既然李杨与韩豹已经选好了自己中意的武器,便也只能由李虎来尽一尽传承李满衣钵的责任了。

  李虎一点也不傻,李满那套说辞根本忽悠不了他,但是李虎亦深知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反复思量之后,最终只得捏着鼻子认下了父亲的沥血破城槊。

  李虎并非不喜槊,令他感到十分不喜的是,自己没得选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