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十章 习武


  三日后。

  李杨三人分别拿到了各自属意的木质武器。

  李满早已为李杨三人量身打造了适合自己的习武计划,由于三人年纪尚小,气力不足的缘故,所以,三人目前只能以习练招式与淬练体魄为主。

  淬体好说,杨氏已为三人备好了足够的名贵药材,辅以药汤与药浴,三人的体质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愈发强壮。

  是药三分毒,所以,供与李杨三人饮用的药汤主要以滋补为主,并非用以疗伤治病的汤药。

  李杨三人早早来到校场,自顾自的做着习武之前的准备工作。

  李虎好似没头苍蝇般,呜哇乱叫着挥舞着手中的木槊,舞的毫无章法可言,模样很是滑稽。

  韩豹则是学着郡兵演武时的模样,双手提棍,一板一眼的重复着撩、砸、拨、挡等动作,相比于毫无章法的李虎而言,韩豹要强出不少,一招一式皆是有板有眼的。

  李杨最是与众不同,他将木戟置于一旁,先围绕着校场慢跑了一圈,然后便在原地做起了扭腰、压腿、拉筋等热身动作。

  良久之后。

  李满倒提马槊,向着几人迎面走来。

  三人见状连忙停下手头的动作,纷纷迎向李满。

  望着脸上早已布了一层细汗的李杨等人,李满满意的点点头,道:“汝等的兵器虽有所不同,但老话说得好,万变不离其宗,为父只能教汝等招式,将来到了战场上,随机应变的能力同样很重要,敌人可不会按照汝等习练过的招式出招。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武道一途,三分修行,七分实战,若想有所成就,唯有从实战中不断汲取经验,而后加以致用,如此,方能学有所成。

  战场与敌人才是习武之人最好的先生,当汝等在战场之上斩杀足够数量的敌人之时,汝等便可以出师了。”

  李虎难得一脸郑重的点点头。

  韩豹亦是深以为然。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李杨喃喃吟诵道。

  李满闻言眼前一亮,为长子的惊才艳艳而感到无比的骄傲,然而惊艳之后,便是后怕,他皱眉望向李杨,道:“杀谁?”

  李杨抿嘴一笑,笑过之后,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眯眼冷声道:“杀胡。”

  “善。”,李满长松一口气,冲李杨竖起大拇指,声音陡然拔高,道:“吾儿之言甚善,吾辈男儿自当倾尽毕生之力,杀尽胡儿,以报君恩。

  定叫胡儿不敢南下牧马。”

  “杀他个干干净净。”,韩豹冷声接话道。

  韩豹言语中的寒冷,竟令李虎为之打了一个寒战,偷偷瞥了韩豹一眼,见他眼中满是杀意,李虎撇撇嘴,暗道:“不能提胡,不能提胡,但凡提及半个胡字,阿豹立时便会现原形。”

  对于韩豹对异族的刻骨恨意,李满只是无奈一笑,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因此,他也不好过多劝说什么,他只能尽力教导韩豹,使他不被仇恨迷失了双眼与心智。

  接下来的数月时间里,李满对李杨、李虎、韩豹、王良四人的武艺进行了初步的指导。

  其实也就是让三人明白各自兵器的进攻特性,与防御特点。

  长兵的防御特点无需多说,不过就是拨,挡,撩等等。

  由于三人的兵器不同,因此,攻击的方式自然也不尽相同。

  比如说韩豹的棍,棍的攻击方式十分的单一,由于无刃的缘故,因此,棍便没有了捅、刺等相对繁杂一些的攻击方式,棍的进攻方式十分的简单粗暴,除了砸,便是扫,几乎没有花里胡哨的攻击动作。

  届时,上了战场,韩豹只需卯足力气,抡就是了。

  正因为此,人们才常说,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只因棍的攻击形式过于单一,只要有膀子力气,再辅以一定的战场经验,便可提棍上阵杀敌。

  李满让韩豹日复一日的做着重复且十分枯燥的挥棍练习,力劈华山(自上而下劈砸),横扫千军(左,右横扫),三个动作为一组,每日三百组,做不完不许睡觉。

  待韩豹每日能够十分自如的完成一千组之时,便通过了第一轮的训练。

  相比于韩豹来说,李满为李虎制定的训练计划,几乎可以用地狱模式来形容。

  槊为重兵,饶是木槊,分量也轻不到哪里去。

  相比于棍来说,槊的攻击方式要繁杂的多,其主要攻击方式为刺、挑、扫、削、砸,槊的攻击方式里,原本并没有砸这一项,此乃李满为李虎量身定做的攻击方式,沥血破城槊本就十分的沉重,而由于李虎天生神力的缘故,李满已经开始考虑为沥血破城槊增加长度与重量了,如此一来,将劈砸作为其攻击方式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

  李虎的训练方式与韩豹等同,只不过,他要比韩豹辛苦一倍,甚至于数倍。

  李杨为自己的喜好与执拗买了一个大单,因为戟的攻击方式实在是五花八门,戟根本就是枪与刀的结合体,可刺。可挑。可撩。可砍。可钩。可劈,总之一句话,戟基本具备了李杨能够想到的所有的攻击方式。

  对于自己的长子,李满毫无怜惜之情,留下一句:“此乃吾儿自己的选择,不可随意更改。”,说完,便径直离开了校场,作为一郡太守,李满日理万机,忙得很。

  李满并没有与李杨三人说什么完不成任务便要受罚之类的话,在他看来,习武之事,全凭自律,若是连这点自律都没有的话,不如趁早弃了习武的念头。

  李杨几人倒也没让李满失望,自李满离开之后,四人(包括使枪的王良)便十分自觉的开始了各自的训练。

  其中以韩豹训练的最为刻苦,他常常超额完成自己的训练任务,对韩豹来说,加练已如家常便,以至于校场内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一幕,韩豹练着练着,忽听砰地一声,众人闻声望去,却见韩豹已经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当此事成为常态时,李杨直接命人在校场中央置一顶大帐,累了倒头便睡。

  春夏之际,倒也不怕伤风感冒,至于蚊虫之类的问题,自有负责值夜的下人代为驱赶。

  从习武之事便可看出众人的能力与性格,韩豹性情坚毅,擅于吃苦耐劳。

  李虎天赋异禀,对于父亲布置给自己的训练内容,他总能游刃有余的轻松完成。

  每每见之,李杨总是既羡慕又嫉妒的吐槽一句:“真是一头牲口啊。”

  相比于韩豹的刻苦与李虎的天赋来说,李杨则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那一型。

  天赋比之韩豹高出些许,刻苦程度比之李虎强出了一大截,因此,并没有与二人拉开明显的差距。

  相比于李杨三兄弟来说,王良的表现则大大出乎了李杨的意料之外,王良的表现简直可以用惊艳来形容,倒不是说他的天赋有多好,而是说他的勤勉程度绝对不亚于韩豹,甚至犹有过之。

  王良使枪,因为比李杨等人年纪大一些的缘故,因此,他的兵器是一杆重达二十余斤的镔铁枪。

  同样的训练方式,相同的训练内容,而相比于李杨三人来说,王良的训练强度却是呈几何式增加的。

  按照李杨的说法就是,王良兄弟简直就是在自残,这是在往废了练啊,以王良的练法来说,他的下场只有两个。

  要么成活儿,要么死。

  身处汉末,残便意味着死。

  离开前,李满将王良招致近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王良闻言眼前一亮,心中难掩激动之情。

  福伯更是激动的涕泪横流,不住地磕头谢恩。

  李满之意已不言自明,看在福伯十数年如一日兢兢业业的份儿上,李满决定抬举王良一回,若是他争气,李满不介意给他一个跻身为上等人的机会,若是他不争气的话,先前之言,就当没说过。

  李满所言的上等人,指的是准许王良脱离奴籍,然后给他一个入伍为吏的机会。

  能否挣得军功,就得看王良自己的了。

  对于此等千载难逢的机会,王良自然倍加珍惜。

  数月以来,王良的双手已经生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虎口处,更是布满了细细的血痕,看的李杨心悸不已。

  要知道,王良今年才不过十岁而已。

  虽然李满由于公务的缘故,并没有在校场出现过几次,但李杨四人的一举一动却并没有逃过李满的双眼。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李满决定给四人放一个长假,否则,以韩豹与王良这么个练法,指不定什么时候便要闹出人命来。

  杨氏待韩豹视若己出,若是真出点什么意外的话,届时,自己可不好与杨氏交代。

  于是,直至八月中旬,李满告知李杨四人:汝等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注意劳逸结合,放汝等二十日假期,二十日后,再行训练也不迟。

  四人闻言,有人欢喜,有人沮丧,但父(师)命不可违,韩豹与王良只得呐呐应下,随李杨与李虎一同钻进马车,在二十名郡兵的护卫之下,打道回府。

  东汉末年,边郡很不太平,胡骑掳掠百姓之事,时有发生,饶是官宦子弟,亦不能幸免,是以,李家诸人出行,常有郡兵从旁护卫,做以防不测之选。

  抛开胡人劫掠不谈,饶是寻常百姓,偶尔也会搞搞副业,提兵出门,劫个道什么的!

  这便是民间不禁兵器所带来的恶果,官府不禁兵器的初心还是很好的,汉末匪患横行,官府为生民计,准许其持兵防身,结果,却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势,许多拥有兵器的百姓,最终成为了劫掠者!

  李杨时常感叹:“天下不太平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