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十一章 蝗


  马车行驶在凹凸不平的官道上,有些颠簸,李杨十分不习惯,于是,李杨命马夫缓行,以此来缓解颠簸之苦。

  挑开车帘,放眼望去。

  一望无际的稻田,稻浪滚滚,一片金黄,如金色的海洋般,令人阵阵目眩神迷。

  “距离秋收的日子,不远了。”,李杨喃喃道。

  忽的,一只蝗虫自窗口而入,李杨见状,一脸嫌弃的起身,脱履,将之拍死于当场,动作一气呵成,一看就是个中老手。

  前世,李杨可没少用拖鞋拍蚊子与蟑螂之类的害虫,后世有名言曰:拖鞋面前,众生平等。

  相对于一望无际的稻田而言,蝗虫则显得格外的刺眼,只一会的功夫,已有十余只蝗虫误打误撞的飞进了李杨等人的马车之中。

  “停车。”,李杨对马夫说道。

  马夫闻言,连忙依言而行。

  李杨四人依次走下马车,在李杨的牵头下,纷纷向稻田走去。

  福伯与一众郡兵见状,连忙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李杨越走越心惊,一边挥手拨打漫天横飞的蝗虫,一边喃喃自语道:“难道说......蝗灾提前了?”

  李杨前世是一所知名大学的图书馆管理员,工作十分清闲,他的爱好并不多,闲暇之余,除了临摹字帖,便是看书,李杨看过一本记录中国有史以来发生过的所有天灾的书籍。

  书中记载,熹平七年(177年)四月,大旱,九月,七州遭遇蝗灾。

  望着李杨眉头紧锁的模样,福伯有些不明所以,凑近李杨身边,轻声道:“今年年景还不错,并无蝗灾。”

  李杨一脸不可置信的嗯?了声,侧头望见福伯一脸肯定的样子,却也由不得他不信。

  听闻福伯之言,李杨已然没了继续走下去的兴趣,回转马车之后,他便陷入了沉思,不知过了多久,李杨终于想通了其中的关键点,暗叹道:“看来此等场景,已是常态啊。”

  古代没有行之有效的预防、治理蝗灾的具体措施,所以才会屡屡遭受蝗灾的侵袭,蝗虫过境,颗粒无收,民不聊生,国家凋敝。

  从某种意义来说,蝗灾比水灾还要可怕的多,因为蝗灾的发生频率十分的频繁,几年便来一次,搞的百信苦不堪言。

  李杨决定回府之后,亲自整理出一套预防、治理蝗灾的具体解决方案。

  虽然无法完全杜绝蝗灾的发生,但起码能为朝廷与百姓减少部分的损失,这种事,做了就比不做强,总不能坐以待毙啊。

  李杨心中已有腹稿,均是一些相对简单的预防蝗灾的方案,并不繁杂。

  回府之后,李杨径直向书房走去,接连三日,埋首于案头,将治理、预防蝗灾的方案写就于左伯纸之上。

  自打穿越以来,李杨便异常钟情于纸张,写字多以麻纸与左伯纸为主,如厕亦如此,对于厕筹那种东西,李杨始终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三日后,得知父亲回府,李杨连忙手捧整理完成的治蝗方案,前来请见。

  行礼过后,李杨娓娓道出了此来的目的,并将写有治蝗方案的左伯纸工工整整的放在了父亲面前的几案上。

  李满一脸惊讶的将几案上的治蝗方案一一拾起,细细翻看了起来。

  李满越看越心惊,因为,他从中看到了国家的希望与百姓的未来。

  千万不要小看古人的智慧,古人可一点也不傻,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李满作为辽东太守,眼光极为毒辣,对民生之事几乎到了了如指掌的程度,因此,当李杨拿出的治蝗之策时,他便已从中看出了其中的门道与可行性!

  良久之后。

  李满将左伯纸置于几案一角,抬头深深看了李杨一眼,而后低头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

  哒!哒!哒!

  李满的手指在几案上饶有节奏的敲击着。

  李杨则恭立于一旁,并没有急着开口,他知道,父亲需要些时间来消化眼前这些东西。

  李杨根据前世的印象与经验,总结出四条行之有效的治蝗与预蝗方案,具体操作如下:

  第一,世人常言,旱极而蝗,蝗虫在产卵时会把卵产在潮湿有水的地方,是以,可以在水边大量种植草木,使蝗虫没有地方产卵,从而达到灭蝗的目的。

  第二,可以通过引进天敌的方法将蝗虫大量杀死,蝗虫的天敌有很多,包括蛙、鸟、鸡、鸭、鹅等等,可以通过大量养殖鸡鸭鹅等家禽,来防治蝗灾。

  至于蜥蜴与寄生虫之类的,李杨并未将其列入其中,他担心治理了蝗灾,却又带来另一种灾害。

  第三,便是捕杀,甚至于捕食了,蝗虫营养价值高,有一定的饱腹感,可以此来充饥。

  关于吃蝗虫,最有名的要属唐玄宗:“你吃我臣民的粮,我吃你。”这句话了!

  第四,诏募黔首挖掘蝗种,官府发动百姓挖掘蝗虫虫卵,可以钱粮作为奖励,多劳多得,如此亦可激发黔首们的积极性。

  半个时辰后。

  李满伸手指了指几案上的左伯纸,沉声开口:“这治蝗之法,吾儿是从何处得来的?”

  李杨不假思索的胡诌道:“蝗灾由来已久,古人多有治蝗之策,儿子只是效仿先人之法,从古籍中总结经验,将之整理成册罢了。”

  李满闻言,面色复杂的望向李杨,眼神闪烁,脸上写满了将信将疑。

  李杨见状,毫无躲闪之意,迎着父亲的目光,与之对视了起来。

  望着坦坦荡荡,一身正气的长子,李满暗暗叹口气。

  在李满看来,长子越是如此,他的心里就越是犯嘀咕。

  李满微微叹口气,道:“惊才艳艳是好事,但凡事总要有个度,要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秉持中庸之道,方可立于不败之地啊。”

  李杨心中一凛,抬眼望见父亲正一脸慈爱的望着自己,他心中一暖,长舒口气,上前一步,行至李满面前,郑重稽首行礼道:“儿子谨记父亲教诲。”

  李满点点头,将李杨拉起,弯腰为其掸了掸膝盖处的灰尘,笑道:“吾儿聪敏,可教也。”

  李杨瞥了一眼几案上的左伯纸,问道:“父亲,这治蝗方略应该如何处置?付之一炬?还是?”

  李满摇摇头,笑道:“此策甚好,不可弃之。吾儿无需担心,为父稍后便命人快马加鞭前往洛阳,将之交于胡师之手,接下来的事,便交由胡师来做决断吧,吾等只需听之任之即可,胡师高义,定不会令吾等失望。”

  李满口中的胡师便是胡广。

  历史上,胡广薨逝于建宁五年(公元172年),而这一世,胡广的身子骨比之前世硬朗了不少。

  自打李满赴辽东郡上任以来,他便在李杨的有意提醒下,命人前往长白山挖采野参,然后择其上品,将之源源不断的送往京城洛阳的胡府。

  胡广倒也光棍,老头愣是将千年人参当成了家常便饭,每日必以参茶润口,每日晚膳中必有一道人参老鸡羹。

  胡广的褡裢里常有参片置于其中,闲暇时,他将切成薄片的参片含在口中,有固本培元、补脾益肺、安神益智之奇效。

  自打吃上千年野参之后,胡广是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好似返老还童一般,越活越精神。

  众人见状,无不啧啧称奇,每每见之,都要与之拍上一句马屁:老大人长命百岁,实有人瑞之姿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