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十六章 猛士


  福伯于马车上傲然挺立,高举佩刀,高声大喝道:“传长公子令,清道。”

  福伯话音刚落,守护在马车外围的百五十名精骑纷纷高举马鞭,狠狠抽向蜂拥而来的流民百姓的身上,一时间,噼啪之声四起,随之而来的则是流民百姓们的哭嚎叫骂之声。

  一些青壮试图反抗,可他们哪里是甲胄俱全的百战精兵的对手,结果,他们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精骑皆着重甲,手提马槊,但凡反抗之人,皆被精骑捅杀于当场。

  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李杨竟生出一丝不真实之感!

  “生命竟如此脆弱....”,李杨喃喃自语道:“不堪吗?”

  眼前发生的一幕幕,正在摧毁并影响着李杨的人生价值观!

  李杨忽然想到一句话:“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古人所言非虚啊!”

  “乱世未至,百姓的生活竟已如此不堪,天知道刘宏都干了些什么!”,李杨叹口气,随后闭眼假寐了起来,眼不见心不烦,或许逃避是此刻最好的选择,他还需要些时间来适应这个全新的世界!

  流民早已被眼前一幕惊的肝胆俱裂,只管自顾自的抱头鼠窜,夫不顾妻,父不顾子,真真是应了那一句:大难临头各自飞。

  相比于无情的男人来说,妇人们在大难临头时,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母爱的伟大,她们并未抛弃自己的孩子,她们以瘦弱的身躯为儿女挡住了直刺而来的夺命马槊。

  车窗外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使李杨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猛然睁开双眼,皱眉掀开窗帘一角,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心情极为复杂,当他看到一对母子因躲闪不及而被夺路而出的骑兵挥槊串成糖葫芦时,他终于出离了愤怒,大吼道:“不许伤害老弱妇孺。”

  正欲对其呵斥一句:违者,杀无赦,可李杨却并未将之付诸于口。

  这一刻,李杨心里想的是:自己一无官职,二无功德,这样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对镇守边郡抵御异族的百战精兵吆五喝六?只因自己是李满的儿子吗?或许这是一个理由,但李杨却并不愿意做此等狐假虎威之事,他有着自己的骄傲与节操。

  福伯何等的心思通透,见李杨欲言又止,他连忙板起脸接话道:“长公子有令,不得伤害老弱妇孺,违者,杀无赦。”

  福伯的表情落在李杨等人眼中很是有趣,因为无论他如何做出严肃的表情,他的脸上却总是一副乐呵呵的笑模样。

  出乎李杨等人意料之外的是,福伯之言犹如军令一般,话音落后,百十名精骑纷纷依令而行,隐有唯福伯之命是从之意。

  李虎探头凑上前来,啧啧称奇道:“未曾想,福伯之威,竟恐怖如斯?”

  韩豹偷眼瞥向身旁低头不语的王良,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奇之色,王良的沉着稳重,令韩豹侧目不已。

  福伯,本名王福,无表字,贱籍。

  世人常言:福伯是李满的影子,李满出现在哪里,他便出现在哪里,自打李杨三兄弟相继出世之后,福伯便被李满派到了李杨三人的身边。

  对于福伯身份,李杨始终没想明白,若说他是轻贱之人,似乎有些不对,因为,太守府内的众人均对其十分的敬重,就连心高气傲、待下人不苟言笑的杨氏,每每见之亦会露出一丝笑模样,甚至连军中的骄兵悍将亦对其敬服有加。

  若说他是出身高贵之人,似乎又有些不妥,因为他连最起码的表字都没有,整日里穿一身粗布麻衣,作一副下人打扮,与朴素打扮略有不同的是,他的发髻与短须修剪的一丝不苟,遇人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令人每每见之,不觉生出一丝亲近之感,单以外表来看,福伯的形象很有迷惑性。

  深深看了福伯一眼,李杨脑海中忽然想到一个十分贴切的形象:“笑面佛!”

  正当李杨陷入沉思之际,那笑面佛却是动了。

  “牵马来。”,福伯忽然大喝一声。

  一名骑士连忙滚鞍下马,将坐骑牵至福伯近前。

  福伯接过缰绳,翻身上马,手提环首刀,轻夹马腹,胯下战马心领神会,迈开四蹄缓缓加速。

  可令福伯与李杨等人均没想到的是,一骑忽然打马而出,径直奔向福伯早已锁定好的目标。

  福伯见状,急急勒马,战马咴咴叫了两声,缓缓止住了前冲的步伐。

  精骑径直冲入人群之中,骑士提刀向眼前之人挥砍而去。

  面前之人,早已被眼前一幕吓破了胆,连最起码的反应都没做出来,便被一刀削去了首级。

  一击得逞之后,骑士打马转身,寻向下一个目标。

  骑士接连斩杀三人之后,一名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忽然大吼一声:“官府杀人啦。”

  中年男人话音落后,李杨却是面色阴沉的皱了皱眉。

  就连没心没肺的李虎亦从中听出了些许的不同寻常:“中气十足啊。”

  “此人不是流民。”,韩豹眯眼道。

  中年男人之言,并未引起丝毫的慌乱,流民早已被吓破了胆,一个个噤若寒蝉的站在官道两旁,连大气都不敢喘。

  下一刻,骑士已经纵马来到了中年男人的面前。

  中年男人面色阴晴不定,经过瞬间的沉思之后,一咬牙,好似下了什么决定一般,于是伸手探入袖管,从中抽出一柄长约两尺的匕首来。

  骑士见状微微一怔,随后一脸兴奋的大吼一声:“好。”

  骑士话音刚落,中年男人便一跃而起,一脚踏在眼前战马脖颈处,顺势蹬踏而上,匕首直刺向骑士胸口。

  “来得好。”,骑士大喝一声。

  正当此时,骑士动了,他以左手为爪,一把擒住了中年男人握有匕首的手腕,与此同时,他抡起大刀,以刀背为鞭,狠狠抽向眼前男人。

  男人凌空受力,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丈余之后,才将将止住倒退滚落之势。

  骑士打马上前,用刀背将其击晕之后,才打马离开,径直冲向下一个目标。

  骑士在前方提刀杀人,福伯则在后方一一对号入座。

  一刻钟后,骑士收刀,打马而回。

  福伯暗暗点头,喃喃道:“十三人,没错了。”

  “继续赶路。”,福伯好似没事人一般,淡淡下令。

  马车再次缓缓启动。

  偷眼瞥向骑士,见其面露焦急之色,福伯抿嘴一笑,感慨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沉不住气。”

  “福伯。“,李杨唤道。

  福伯闻言转身望去,却见李杨冲骑士怒了努嘴。

  福伯心下了然,挥手将骑士招致近前,冲其点了点头,赞道:“眼力不错。”

  对于骑士的武艺,福伯却是出人意料的只字未提,或许,在福伯看来,骑士的武艺尚显稚嫩吧。

  骑士闻言微微颔首,拱手谦虚道:“末将眼力有限,只辨认出十三名可疑之人。”

  福伯点头嗯了一声,道:“随我拜见长公子。”,说着,调转马头,先一步向马车行去。

  骑士微微蹙眉,稍加思索之后,打马跟了上去。

  对于福伯口中的长公子,骑士自是知道的,他更知道这位长公子只是一名年仅九岁的小娃娃,甫一闻言,他的心里是有些不情愿的,但想到自己寒门的身份,骑士立时便释然了,人家肯见自己,已是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自己不能不识好歹。

  福伯打马来至马车旁,躬身解释道:“敢告于长公子,流民中有可疑之人,福已命人将其尽数斩杀殆尽,惊扰了三位公子,还请公子多多见谅。”

  “福伯老成持重,实乃吾等之福。”,李杨淡淡说道,望向福伯身后的年轻骑士,笑道:“敢问将军贵姓?身居何职?”

  骑士于马上躬身一礼,不卑不亢道:“末将姓韩,名当,字义公,现居什长之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