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十七章 靠人不如靠自己


  “居然是他?”,李杨暗暗吃惊:“大名鼎鼎的江表虎臣。”

  按下心头的震惊之色,李杨深吸一口气,道:“以将军之能,任什长之职,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

  东汉军制为:

  五人为一伍、置伍长。

  十人为一什、置什长。

  五十人为一都(队)、置都伯(队率)。

  百人为一屯、置屯长。

  二百人为一曲、置军侯。

  千人为一部、置别部司马(校尉)。

  韩当现居什长之职,什长在军中,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基层小吏,连军官都算不上。

  对于韩当的际遇,李杨还是有所了解的。

  一来,韩当尚年轻,入伍时间不长。

  二来,韩当出身寒门,在当时,寒门很难获得施展自身才华的舞台与机会。

  正因为此,似有韩当这般大才之人,却也只担任了什长之职。

  老化说得好:乱世出英雄。

  似韩当这般的人物,大多是自董卓入京、天下大乱之后,才得以借势扬名,在此之前,他们均受身份所累,日复一日的过着有志难酬的蹉跎岁月。

  韩当微微一叹,面色凄凄然,拱手道:“末将入伍时日尚短,尚未经历过战事,难以立功升迁。”

  近几年来,辽东郡被李满治理的如铁桶一般,乌桓、鲜卑等异族皆不敢举兵犯境,大战一场也没有,小打小闹倒是不少,但是小仗不足以为将士请功,随着战事越来越少,辽东将士亦失去了上阵杀敌立功的机会。

  无仗可打,对百姓来说是好事,但是,对于不甘平庸的韩当来说,无仗可打,便意味着少了一份进身之阶。

  韩当的心情,李杨十分的理解,有本事的人,大多都不甘于平庸。

  “或许,这是韩当南投孙氏的原因之一吧。”

  李杨暗暗发誓,此生定要将韩当留在辽东,为自己所用,不给他投靠碧眼儿的机会。

  “义公之才,吾已知之,待见到家父之后,吾必将义公之才告知与家父,定不叫明珠蒙尘。”,李杨郑重承诺道。

  韩当心头一喜,侧头望向李杨,对其好感倍增,躬身拱手道:“当,谢长公子提携之恩。”

  李杨微笑点头嗯了一声,旋即便放下了车帘。

  韩豹见状微微皱眉,不解道:“兄长何不加以笼络一番?或许可以....”

  “令其归心拜主?“,李杨出言打断道:“莫要高看了自己,亦不可小觑了天下英雄,人贵有自知之明,吾等一无官职,二无声名,人家凭甚拜吾等为主?醒醒吧,我的弟弟,在武艺大成之前,没人会将吾等当回事。”

  李虎似有不服,出言辩解道:“可是,父亲他...”

  “父亲是父亲,吾等是吾等...”,李杨直视李虎的双眼,温怒道:“难道你想在父亲的庇护下,做一辈子的二世祖吗?”

  见李虎被自己说的涨红了脸,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李杨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温声道:“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人靠天靠祖先,不是真好汉。”

  李杨还有一句话没说:乱世将至,天下大乱之际,只能靠自己。

  名头是李氏的,本事却是自己的,靠人不如靠自己。

  韩豹闻言郑重点头,来到李杨面前,一脸诚恳道:“兄长所言甚是,韩豹受教了。”

  李虎则一脸郁闷的嘀咕道:“真真是人在车中坐,祸从天上来,我说什么了我,竟没来由的挨了兄长一通训斥。”

  李虎话音刚落,马车内,随之响起一阵哄堂大笑之声。

  王良用审视的目光望向李杨,注视良久之后,微微一笑,暗道:“长公子的良苦用心,三公子将来会明白的。”

  李虎身具龙象之力,是典型的天赋异禀型人才,但他的性格里亦存在着明显的缺点,大大咧咧、惫懒成性,习武时,总是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他将天赋看得太重,习武时,就属他最喜欢偷懒。

  因此,李杨才会时常敲打他几句,李杨希望通过自己的训斥与敲打,能让李虎有所转变,或许效果并不大,但聊胜于无,说就比不说强,不然李虎极有可能成为一名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

  东汉末年,英雄猛将何其之多,空有一身勇力,怕是连自保都难,更别说从众多猛将中脱颖而出了。

  君不见号称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李元霸,不也一样要随袁天罡习武吗?当然了,这里也就是拿李元霸打个比方罢了。

  作为一名沙场猛将,必须兼具勇力、智慧、及战场经验,上述三点缺一不可。

  李虎是否听进去了,李杨不得而知,但是以李虎的天赋来说,只要他能够坚持习武,假以时日,定可成为天下间数一数二的沙场猛将,这才是李杨时常敲打他的原因所在。

  懈怠可以,惫懒也行,得过且过也能接受,但是你必须给我坚持下去,起码也得将杀法招式学明白再说,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李杨不得不慎重对待。

  李杨对李虎寄予厚望,没办法,谁让人家天赋异禀呢。

  马车徐徐而行。

  韩当率领本什人马在前方开路,什内士卒纷纷向韩当拍马屁道:“恭喜什长,就快高升了,届时可不能忘了咱们这群老兄弟。”

  韩当刚刚行过冠礼(二十岁),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闻言难免有些得意,但嘴上却仍然谦虚了一句,道:“长公子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当不得真,尔等休要胡说。”

  虽然嘴上如此说,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什长的眼中尽是欣喜得意之色,在韩当看来,升官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正当此事,迎面飞来一支木箭,正中韩当胸口。

  甫一中箭,韩当心头一紧,却听嘟的一声,一声闷响之后,木箭应声落地。

  韩当低头望去,长长松了一口气,射中自己的只是一支被削尖了的木杆,并没有箭头。

  伸手抚了抚微微凹陷的皮甲,韩当喃喃道:“若能有件锁子甲就更好了。”

  前方传来杂乱不一的呼喊声,韩当抬眼望去,入眼处,数千名衣衫褴褛面黄肌瘦衣的流寇,正手持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径直向己方冲了过来。

  “结阵。”,韩当大吼一声,侧头看向身旁骑士,吩咐道:“速去通知福伯,流寇来袭,请福伯早做准备。”

  “流寇?”,李杨一脸狐疑的望向福伯。

  “每逢灾年,安于现状的是流民,敢于搏命的便是流寇了。”,福伯感叹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