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十八章 韩当受教


  望向福伯,李杨皱眉问道:“为今之计,当如何处置?”

  “听凭长公子吩咐。”,福伯再次当起了甩手掌柜。

  李杨轻叹一声,道:“事关重大,杨年轻识浅,位轻而言重事,恐难以服众啊。”

  福伯摆摆手,环视四周,朗声道:“长公子人品贵重,辽东之地,何人不服?”

  福伯话音落后,负责守护在马车周遭的数十名精锐骑士纷纷拱手行礼,齐声道:“吾等皆以太守马首是瞻,太守之子,便为吾等少主,少主之言,既为吾等之法,言出法随,莫敢不从。”

  相比于满脸激动的李虎与韩豹而言,李杨却是一脸无奈的摇摇头,轻叹一声,自嘲道:“果然还是要做狐狸啊。”

  一句“吾等皆以太守马首是瞻”已经说明了许多的问题。

  “只诛首恶,余者尽数向襄平城方向驱赶,告诉流民,襄平城外正在施粥,可果其腹。”,李杨淡淡道。

  福伯点点头,拱手道:“末将领命。”

  二人正说话间,前军已与流寇接战。

  面对身无寸甲的两千余名流寇,韩当眼中毫无惧色,一马当先的冲进了迎面而来的流寇之中。

  数十名兵甲俱全的精骑紧随其后,径直杀入人群之中。

  对于韩当等人来说,身无寸甲,手中只余一根烧火棍的一众流寇,简直就是天赐的战功,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弃刀提槊,一杆马槊被韩当舞的虎虎生风,每每出手,必取流寇性命,

  流寇倒也不是吃素的,偶有身穿破甲,手持残兵,短弓之人,少数持兵之人,很难给韩当等人带来威胁,大多流寇皆身无寸甲,且衣衫褴褛。

  有道是甲胄不足人来凑,仗着人多的优势,他们鼓足勇气,前赴后继的迎向韩当,试图采取人海战术,将其击落马下。

  战场上,不时响起乒乓之声,这是棍棒击打甲胄的声音。

  “舒坦,再加些力气才好。”,韩当大吼道。

  对韩当来说,棍棒击打在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

  一来,流寇缺衣少食,大多骨瘦嶙峋面黄肌瘦的,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力气?

  二来,步卒对骑兵,本就毫无优势可言,何况流寇面对的还是常年与异族交战的百战精骑。

  此消彼长之下,两军甫一交战,韩当一方便牢牢掌控住了战场上的绝对优势。

  韩当状若疯虎,纵马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杀的流寇人仰马翻。

  李杨等人纷纷走出马车,在福伯的护卫下走上一座土坡,眺目观望。

  望着前方不足一里的战场,韩豹眯眼沉声道:“好大的杀气。”

  李虎闻言撇撇嘴,一脸的不以为意,目不转睛的望向在战场上左冲右突的韩当,崇拜道。“大丈夫当如是。”

  福伯抿嘴笑了笑,侧头望向李杨,轻声道:“年轻气盛,急于立功。”,顿了顿,斟酌了一下语言,道:“此子功利心较重。”

  “不失为可造之才。”,李杨点点头,笑道:“有功利心是好事,加以历练一番,或可成长为沙场宿将。”

  福伯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是否派兵增援?”,福伯问道。

  “速战速决。”,李杨点头道。

  福伯躬身应诺,转身向侍立于身旁的年轻都伯点点头。

  李杨顺着福伯的目光望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名双眉赤红的精壮少年,经过短暂的诧异愣神之后,李杨默默向少年点了点头,就算与之打招呼了!

  都伯是沉默寡言的性子,只是微微躬身还礼,拱手道了一声诺,随后亲率五十精骑,径直奔向战场。

  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王良面露忧色,喝了一声:“兄长当心!”

  “吾弟且放宽心,为兄去去便回!”

  五十精骑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般,甫一加入战场,流寇立时被杀的一溃千里。

  韩当一马当先,率人在战场上杀了一个对穿,将流寇杀的丢盔弃甲,纷纷跪地哭嚎请降。

  正杀得兴起时,便听身后传来了缴械不杀的声音。

  回头望去,却见刚刚加入战场的五十名精骑已然做起了招降纳叛的收尾工作,韩当长长叹口气,意犹未尽的恨声骂道:“真他娘的晦气。”

  也不知他是因为被袍泽扫了兴致而骂人,还是因为命运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恼怒。

  都伯打马与韩当擦身而过,忽的,都伯回头向韩当的背影喊了一声:“那个谁谁谁,先别急着走,带上你的人,打扫战场。”

  韩当闻言直觉吃了一只苍蝇般,恶心的不行,奈何形式比人强,自己一名小什长,在人家都伯面前,只有听令的份儿。

  打马转身,正欲行礼应诺,却只看到了都伯的背影,都伯已率人离开。

  “末将领命。”,望着都伯离去的背影,韩当大喝道。

  “不服?”,身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韩当侧头望去,却见福伯正一脸笑眯眯的望着自己。

  对于福伯,韩当不熟,亦看不透,今天之前,福伯在韩当眼中,犹如传说般的人物,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没办法,人家站的太高,自己根本够不着啊。

  韩当眯眼望向都伯的背影,缓缓地摇了摇头,嗟叹道:“韩当只是一名小小的什长,怎敢不服啊。”

  “呵呵。”,福伯笑出了声,道:“长公子与我说你是可造之材,还说响鼓要用重锤,你怎么看?”

  韩当闻言呵呵一笑,道:“长公子乃是郡守嫡长子,长公子自不会错。”

  福伯微微皱眉,但眉眼间却始终保持着笑意,瞥眼看向韩当,道:“年轻人,你的路还长着呢,给你一个忠告,做人要有敬畏之心,要懂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韩当微微一笑,拱手道:“多谢福伯教诲。”

  虽然韩当如此说,但他脸上的倨傲神色却丝毫没有减少半分。

  福伯长长叹口气,冲身旁之人勾了勾手指,那人见状连忙打马上前,将马槊递给福伯之后,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打马向后退出十数步,才将将勒马,于远处驻足观看,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来,接我一槊。”,福伯话音刚落。便挺槊向韩当胸口直刺而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击,韩当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人的名,树的影,太守府家将可不是谁都能做的,既能做到那个位置,就说明福伯定有过人之处。

  韩当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忙提槊格挡。

  当的一声。

  马槊被格挡开来,面对福伯软绵绵的一击,韩当先是一愣,继而勾了勾嘴角,眼中隐有嘚瑟。

  一击未成,福伯并未气馁,咧嘴笑了笑,出言提醒道:“年轻人,小心了。”

  “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何况人乎?”,韩当高声回应道。

  福伯抡起右臂,自左而右,一记横扫千军,径直扫向立马于右侧的韩当。

  韩当见状,屏息咬牙,挺槊格挡。

  一时间,火花四溅,二人周遭随之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金铁交击之声。

  感到一股巨力袭来,正在屏息咬牙的韩当,立时便被破了功。

  一声干咳之后,韩当受力,向后方仰倒而去,好在他反应及时,在即将落马之时,伸手攥住了胯下战马的缰绳。

  战马被拉的前蹄高高抬起,咴咴嘶叫两声之后,才将将稳住身形。

  饶是如此,战马却仍然在不住的打着响鼻,看的出来,它被韩当这一下给勒的不轻。

  韩当也没好到哪里去,由于受力的缘故,此刻他已移坐在了战马屁股上,重重的喘着粗气呢。

  调整好呼吸之后,韩当再次看向福伯,心中生出惊为天人之感。

  两合险将自己击落于马下,此等武艺,容不得韩当不服,韩当急急滚鞍下马,来至福伯面前,单膝跪地,一脸郑重的拱手行礼道:“福伯之言,实乃金玉良言也,韩当受教。从今往后,定不敢小觑了天下英雄。”

  福伯闻言,笑眯眯的点点头道:“公子所言非虚,义工果为可造之才,孺子可教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