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三十章 接风洗尘


  一行人在城外短暂寒暄几句,后由虎豹率人在前方为车队开路,引其入城,向太守府行去!

  李满亲至府门前,迎接蔡邕一行人的到来!

  车队行至府门前,李满快步走下台阶,亲自为蔡邕坠镫,笑道:“兄长一路辛苦,吾已备好薄酒,今日定要与兄长痛饮三大翁!”

  “子忠海量,邕甘拜下风!”

  李满爽朗大笑,将蔡邕扶下马车,从下人手中接过掸子,象征性的在蔡邕身上掸了几下!

  趁着间隙,蔡邕抬眼望向近在咫尺的太守府,啧啧称奇道:“子忠好大的气派!”

  李满停下手中的动作,顺着蔡邕的目光望去,嘴角微微翘起,道:“辽东地广人稀,太守府占地大些,倒也无伤大雅!”

  蔡邕微微叹口气,提醒道:“天威难测啊!”

  李满环顾左右!

  众人皆退,至十步外,止步!

  蔡琰大窘,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退也不是,留也不是,很是尴尬!

  李杨轻拍其肩,轻声安抚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昭姬无需回避!”

  “事无不可对人言?”,蔡琰环视四周,却见太守府前,只余寥寥数人,余者皆退,这叫事无不可对人言?

  嗫嚅良久,蔡琰却是满脸羞涩的道了句:“男女授受不亲!”

  李杨略显尴尬的笑了笑,躬身道歉,:“多有失礼之处,望昭姬多多见谅!”

  “无妨!”,蔡琰俏脸微红!

  二人间的小互动,被蔡邕尽收眼底,但他却并未理会!

  蔡邕环视四周,见众人纷纷低头,作非礼勿视状,其中不乏郡府配绶之人,蔡邕眉头紧锁,倒吸一口凉气,惊叹道:“好大的威风!”

  李满长长叹口气,无奈道:“自污尔!”

  人得有些毛病,要么爱财,要么好色,总得有一项爱好,过于完美的人,难以令天子安心,比如南宋的岳飞,他就很完美,既不贪财,也不好色,结果,含冤而死,而同为中兴四将的韩世忠却深谙为臣之道,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最终,平安着陆,寿终正寝!

  当然了,这里只是打一个比方,没别的意思!

  成熟的人可以为了理想卑微的活着,不成熟的人愿意为了理想英勇的死去!孰对孰错,一两句话很难说清楚,或许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是身为旁观者的我们,错误的解读了前人的行为与思想!

  蔡邕长叹一声,摇头道:“世道艰难,人心不古,君心难测,伴君如伴虎啊!”

  “心有羁绊,难以放手,只得尽力周旋!”,李满淡淡笑道:“人生如此,犹可奈何?维持罢!”

  长长舒出一口气,李满理了理情绪,再请道:“兄长远道而来,弟甚为欢喜,今日欲与兄长痛饮,兄长莫要推辞才好!”

  蔡邕一改前态,豪爽应道:“今夜痛饮,不醉不归!”

  “外有强敌,内有掣肘!”,蔡邕叹道:“子忠..不容易!”

  站在一旁,始终未发一言的李杨,闻言却是一脸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有感而发道:“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楚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李杨喟然长叹道:“百姓最不易!”

  蔡邕被揶了一个大红脸,嗫嚅良久,终化作一声叹息!

  “伯喈何曾说百姓不苦了?瞎卖弄什么?”,李满温怒道!

  报应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李杨亦被说了一个大红脸,真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蔡邕浑不在意的摆摆手,为李杨打圆场,道:“童言无忌,何必当真?杨儿极好,吾甚喜之!子忠莫要随意动怒才是。”

  “哼!”,李满冷哼一声,用力甩了甩衣袖,言语不善道:“还不退下!”

  “如此好词,竟无人懂得欣赏,真替张养浩感到可惜!”,李杨心中疯狂吐槽!

  饶是以东汉的审美观来说,此词亦属上佳之作,然而,词虽好,人却不咋地,时机选择的很不好,忒没眼力见儿了。

  如此当面揶揄长辈,纯粹是没骂找骂!

  李杨大脑,偶有短路之事发生,许是心脑血管的毛病,李杨前世,有着心脑血管方面的家族遗传史!

  在古代,若不懂得尊师重道,则必然寸步难行!

  君不见,出身豪族,且身为封疆大吏的李满,在蔡邕面前,不也是左一个兄长,又一句师兄的吗?古人尊礼,态度很重要!

  “孩儿告退!”,李杨行礼,正欲离开,却不想被蔡邕给拦了下来!

  “莫要来劲!”,蔡邕一脸不悦的斜睨了李满一眼,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左手拉着李杨,右手拉着蔡琰,迈着傲娇的步伐,大摇大摆的自正门而入!

  前文说过,有客来访,主家走正门,客走侧门,蔡邕此举,这是没拿自己当外人啊!

  李满微笑颔首,暗骂蔡邕:“老狐狸!”

  接风宴办的十分隆重,规格非童渊可比!

  蔡邕与童渊不可同日而语,童渊名为蓬莱枪神,实为江湖草莽,说好听点是大侠,说难听点就是白身,难入世家豪强之眼。

  蔡邕则大为不同,其精通音律,才华横溢,师从大儒胡广。除此之外还精通经史、善辞赋,又精于书法,擅篆、隶书,尤以隶书造诣最深,所创“飞白“书体,对后世影响极大。

  除此之外,蔡邕此行,并非只为游山玩水而来,他是带着朝廷的任命来的!

  天子下诏,令蔡邕为辽东郡学官掾史,主郡学校事,秩俸百石。

  蔡邕是李满未来的亲家,所以,他的官职也大不到哪里去,但是,贵在天子亲自下诏封官,天子此举,向天下证明了一件事:蔡邕已入天子法眼,此事传出去还是很有面子的!

  种种光环加持之下,辽东郡内一应官吏,世家豪强,亦不敢生出丝毫的轻慢之心,均携家带口亲至太守府为其接风洗尘!

  由于有女眷在,因而宴开两间,男女分席,李满在前厅款待郡中官吏,世族子弟!

  杨氏则在后堂款待随夫而来的一众女眷!

  与李杨年纪相仿的半大少年,则与一众女眷同席!

  前厅有舞女助兴,席间众人推杯换盏,一派歌舞升平之景!

  后堂亦是觥筹交错,席间不时传出女眷们的欢声笑语!

  李杨与虎豹同席,席间,李杨经杨氏特许,小酌了两盏!

  两盏下肚,李杨砸吧砸吧嘴,摇头道:“酸,没劲儿,实在难以下咽!”

  两盏过后,李杨将之弃如敝履,不愿再饮!

  李虎未将李杨之言放在心上,他的关注点在另一件事情上,李虎一脸好奇道:“兄长,此行可有什么收获?”

  李杨闻言,略加思索之后,挑眉道:“昭姬!”

  “额!”,李虎一脸无语,心道:“兄长越发不要面皮了!”

  “洛阳如何?”,韩豹好奇道!

  李杨闻言,皱眉沉吟良久之后,言简意赅道:“人口百万,城高四丈,其繁华程度,绝非辽东可比!”

  李虎与韩豹闻言,一惊一乍道:“城高四丈?”,二人直接忽略了人口百万这句话!他们年纪尚小,对百万之数,尚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

  李杨点点头,确认道:“四丈有余!”

  李虎与韩豹对视一眼,道:“辽东郡治襄平,城高竟不足洛阳的一半,洛阳不愧为京师重地,果然很厉害!”

  李杨默默颔首,并未开口!

  李虎与韩豹的关注点,完全符合了边关子弟的成长心路历程!

  身处边关,他们只关心城墙的高度,因为,这关系着他们的身家性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古人诚不欺我啊!”,李杨如是想到!

  言罢洛阳诸事,李杨又与虎豹聊起了沿途所见的自然景光,诸如山清水秀,怪石嶙峋之语,张嘴就来,听的二人羡慕不已,李虎恨不得立即收拾行囊,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韩豹亦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李杨无奈摇头,劝阻道:“汝等年纪尚小,不宜远行,待汝等武艺初成之时,为兄代汝等向父亲提请,准汝等离家游历一番!”

  虎豹难掩激动之情,异口同声道:“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言罢,三人击掌盟誓,此事就此定下!

  虎豹深知李杨的良苦用心,因而并未与之胡搅蛮缠!

  饶了一大圈,李杨的目的就一个,好好习武,待汝等武艺初成,咱们便去游历天下!

  前厅的酒宴,直进行到亥时初刻,才宣告结束!

  众人一一与李满作别,而后纷纷前往城中驿舍安歇!

  辽东郡地处边关,夜晚实行宵禁,天亮之前,无太守令,不得随意出城!

  蔡邕随众人前往驿舍休息,蔡琰则被杨氏给留了下来!

  杨氏很喜欢蔡琰,她从蔡琰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翌日一早!

  李杨照常前往校场习武,与虎豹不同的是,后者是以住校的形式,在校场常驻,而前者则需要每日跑通勤!

  自家人知自家事,李杨深知自己不是习武的材料,于是早早放弃了习武的想法,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没必要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里浪费时间,无论李杨如何练,他都成不了如关张那般的万人敌!

  论天赋,李杨稍强于韩豹,但二人的身世与遭遇却截然不同,李杨做不到如韩豹那般,秉持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去习武,那种近乎于自虐的习武方式,李杨只有敬而远之的份儿!

  穷文富武,绝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韩豹习武,很费药!

  在认清自身情况之后,李杨一改先前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习武,还是以强身健体为主罢!

  马车缓缓驶入校场!

  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许久未见的王良!

  一年前,年仅十二岁的王良被李满调往军中任事!

  一年未见,王良长高了不少!

  王良快步行至马车前,为李杨坠蹬!

  李杨摆手示意道:“无需如此,哪里就那么娇弱了!”

  李杨抬头望向高出自己一头的王良,笑道:“才一年未见,竟这般壮实了?”

  王良微微躬身,道:“经年未见,长公子可还安好?”

  “好的很!”,李杨爽朗笑道:“近一年来,你去了哪里?可是亲上战场了?”

  出乎李杨意料之外的是,王良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王良并未踏足战场半步!”

  李杨一脸不明所以的哦?了一声,然后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他很好奇,近一年来,王良到底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什么?

  王良娓娓道出自己近一年来的经历:“主公从军中寻得三百名九到十二岁的良家子,交由吾等,辅以钱粮,严加培养!”

  李杨不解道:“这是为何?”

  “主公命吾等对其严加训练,将来或可为三位公子的亲兵扈从!”

  李杨恍然道:“原来如此!”

  李满为了自己的孩子们,真是用心良苦,下了血本!

  古人大多患有营养不良之症,营养不良导致的后遗症有很多,首当其冲的便是夜盲症!

  在汉末,能够做到日日饱腹者,便可称之为中人之家,然而吃饱不等于吃好,饶是中人之家,一年也不见得能吃上几顿肉,要知道,肉类是人类所需的营养成分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不吃肉,人没劲儿啊!

  李满从军中子弟中挑选出三百名半大少年,辅以钱粮,供以肉食,只要膳食搭配合理,再严加训练一番,假以时日,这三百人必会成为李杨三人身边的强大助力!

  不求他们斩将夺旗,只求他们恪守本分,做一名合格的亲兵护卫,足以!

  古人可一点都不傻,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什么叫洗脑,但他们每日所做的事情,却与洗脑并无二致!

  李满从军中子弟中挑选三百名半大少年,自幼加以培养,其实,这就是一种变相的洗脑!

  洗脑分很多种,有些人整日在你耳边絮絮叨叨个不停,这是较为粗浅的洗脑方式!

  还有另一种相对比较高明的洗脑方式,便是如李满这般,择年幼者,自幼培养,让你知道,你吃的是谁家的粮!喝的是谁家的水!拿的是谁家的俸米!

  若有反叛者,则人人得而诛之!

  古人比较实在,承蒙一饭之恩,便甘愿效死者,不胜枚举!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