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三十一章 疯豹


  辰时刚过,李虎与韩豹并肩向校场走来!

  自从败给赵云之后,李虎便一改惫懒本性,变得越发勤勉起来,日日习武不坠,训练量极其惊人!

  饶是韩豹见了,也羡慕不已,暗叹其天赋异禀,体能惊人,自己难以与之比肩!

  甫一见到王良,韩豹主动与之打招呼:“呦呵!稀客啊!”

  韩豹为人生性寡淡,能够入其法眼的人不多,王良很幸运,他是为数不多中的一个,通过几年的朝夕相处,韩豹认可了王良的武艺与人品,将其视作自己人!

  王良微笑躬身,行礼道:“二公子安好!”

  “好的很!”,韩豹微笑着抬手拍了拍王良越发结实的肩膀!

  未等王良见礼,李虎便抢先开口,道:“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劳三公子挂念,良一切都好!”,王良躬身行礼!

  李虎微笑上前,与王良相对而立,伸手在自己头顶比了比,手掌平移,与王良鼻尖持平,李虎惊讶道:“你可长高了不少!”

  二人原来身高差不多,一年未见,王良竟高出李虎半个头!

  李杨暗笑:“王良时年十三,到了发育的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王良挠了挠头,憨笑道:“今年不知怎的,吃的特别多,结果,都吃到了个子上!”

  众人哄堂大笑道:“吃的多还不好?能吃是福啊!”

  看着越发挺拔的王良,三人打心里高兴,四人相处多年,感情十分融洽,王良过得开心,三人自然高兴!

  看着又高又壮的王良,韩豹面露疑惑之色,好奇道:“此次为何而来?”

  韩豹生性敏感,喜欢胡思乱想,在他想来:王良忽然出现,必有缘由!

  无事不登三宝殿嘛!

  但是,对于王良的为人,韩豹还是很放心的,他只是十分好奇,为何王良会突然出现,仅此而已!

  “听闻二位公子,武艺有所精进,今日特来请教一二!”,王良受李满之令,前来试一试虎豹的武艺!

  王良年长虎豹三岁,正可作为虎豹的试金石,来试一试二人的深浅!

  虎豹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善!”

  二人俱是闻战则喜的性子,王良来的正是时候!

  “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啊!”,韩豹伸了一个懒腰,道:“今日定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你先还是我先?”,李虎望向韩豹,磨拳搓掌道!

  韩豹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李虎先上!

  李虎也没与他客气,经过短暂的热身之后,与王良道了一句:“小心了!”,言罢,李虎倒拖木槊,向王良冲了过去!

  槊乃重兵,李虎尚幼,以槊为兵,难以久战,因而,他突发奇想,每逢战前,均将木槊倒拖于地,如此,可以节省体力,加大与敌对战时的持久力!

  从旁观战的李杨皱了皱眉,说出一句极其外行的话:“莫不是拖刀计?”

  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在外行人李杨看来,拖刀在手,便可称之为拖刀计!

  而真正的拖刀计是指武将假装败走,将刀垂下,乘敌不备,而突然回头攻击之计。

  纵观历史,将拖刀计玩的最六的当属关羽,拖刀在手,令无数英雄尽折腰!

  韩豹侧头望向李杨,疑惑道:“何为拖刀计?刀在何处?兄长此言何意?”

  好奇害死猫,韩豹的老毛病又犯了,一连三个问题,将李杨问得老脸通红!

  “这便是拖刀计!”,说着,李杨右手四指并拢,趁韩豹不备,赏了他一记板栗!

  啪的一声脆响,韩豹双手抱头,将头扭向一旁,不敢再问!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李杨冷哼道:“口误而已,那么较真做什么?”,李杨还不忘为自己找补一句!

  韩豹:我只想做一名安静的美男子!

  李虎即将临身之际,王良提枪,甩了几个枪花,大笑道:“来得好!”

  眨眼间,二人已战成一团!

  校场中喊杀阵阵,枪来槊往,好不热闹!

  周遭不时传来阵阵的鼓劲叫好之声!

  此番交手,王良故意让了李虎一个先手,结果却吃了一个暗亏!

  经过数月的刻苦训练之后,李虎早已今非昔比,王良为自己的轻敌之举,买了一个大单!

  李虎使的尽是一力降十会的招数,任你千般来,我自一力破之!

  甫一交手,李虎便卯足力气,与王良来了一记硬碰硬,一合之后,王良双臂发麻,镔铁枪险些脱手而出,幸而李虎使的是木槊,否则,王良恐怕会落得一个非死即残的悲惨结局!

  王良暗暗吃惊:“三公子臂力惊人,不可力敌!”

  一合过后,李虎好似没事人一般,攻势一浪高过一浪,打的王良几无还手之力!

  正当王良准备向李虎缴械之时,身后却传来了福伯的一声怒吼:“投降,即死!”

  面对自己的儿子,福伯毫无怜惜之意!

  王良闻言,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实事求是的说,投降,即死,不至于,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人乎?但是,一顿暴揍,肯定躲不掉!

  福伯并非故意刁难王良,自己儿子什么实力,他一清二楚,有道是: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何况人乎?王良的轻敌之举,令福伯十分恼怒,今日若不给他一些教训,后果不堪设想!

  李虎尚幼,攻势必不能持久,此时谈缴械,还为时尚早,王良尚有一战之力,怎可轻言放弃?

  李虎举止轻佻,大大咧咧,得胜必忘形,若王良此时败于他手,对李虎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为李虎计,今日王良只许胜,不许败!

  王良只一瞬间便明白了福伯的良苦用心,于是,他做了一件令众人感到大跌眼镜的事情!

  王良蓄力拨开迎面而来的重击,然后......转身便跑!

  没错,王良跑了,跑的很狼狈,边跑边甩发麻的手臂,甩完左手,甩右手,短短数息间,镔铁枪已数次易手,模样甚是滑稽!

  王良跑了,李虎懵了!

  “什么情况?”,李虎一脸懵逼!

  王良跑出二十余步,在一片哄笑声中,回身查看,见李虎呆立当场,并未追来!

  王良停下脚步,长出一口气,对李虎说道:“为何不追?”

  李虎好似看白痴般望着王良,一脸不屑道:“你跑什么?”

  “以退为进!”,言罢,王良抖擞精神,提枪向李虎冲杀而去!

  王良现在只想找个地缝往里钻,哪有心思与李虎打嘴仗,王良只想速战速决,为自己找回些颜面!

  面对有备而来的王良,李虎咬牙与之交手三十余回合,最终因体力不济而败北!

  从旁观战的李杨见状则一脸满意的点点头,道:“小虎年仅十岁,已具名将之姿,假以时日,定可名震天下!”

  福伯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附和道:“长公子所言极是!”

  在福伯看来,李虎扬名只是时间问题,待其身体发育成熟之日,便是他威震天下之时!

  你方唱罢我登场,李虎败北,韩豹登场!

  二人擦肩而过时,韩豹轻声安慰道:“莫要气馁,为兄帮你教训他!”

  李虎微微颔首,出言提醒道:“王良枪法极为刁钻,一年未见,他的枪法中似乎多了一丝杀伐之气,兄长务必多加小心才是!”

  韩豹凝眉点头,表示知道了!

  来至校场中央,韩豹开口询问:“是否需要休息?”

  王良微笑摇头,道:“不需要,二公子尽管放马过来!”

  “好!”,韩豹倒也没与之客气,提棍便冲了上去!

  砰的一声闷响之后,二人正式交起手来!

  砰砰砰砰砰!

  韩豹出棍的频率非常快,超出了王良的意料之外,以至于在二人交手的前十个回合里,王良招架的十分费力,隐隐给旁观众人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

  韩豹的棍法中隐含着一股一往无前的狂暴之气,其中更是夹杂着一丝不成功便成仁的悲壮!

  王良越打越心惊:“比个武而已,您玩什么命啊!”

  韩豹出手即是杀招,看的众人心惊不已,生怕一个闪失,便害了王良的性命!

  “阿豹已经悟出了独属于自己的武道啊!”,李杨眯眼道!

  福伯点头,表示认同:“二公子未来可期矣!”

  福伯心里有数,深知韩豹与王良相去甚远,韩豹不是王良的对手!

  二人战至五十合,才侃侃分出胜负,韩豹气力不济,攻势渐缓,王良惨胜!

  望着鼻青脸肿,好似猪哥模样的王良,韩豹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这个...那个...呵呵呵...实在抱歉,刚刚没能收住手!”

  王良闻言,连连摇头,摆手道:“不打...紧,不打...紧!”

  王良有些怕韩豹,在他看来,韩豹比李虎更难缠,因为韩豹是疯子,他将比武当成了实战!

  李杨与福伯上前查看,见王良只受了一些皮外伤,总算放了心!

  为彰显体恤下属之情,李杨不顾福伯劝阻,执意要为王良请医问药,福伯拗不过,只得躬身道谢!

  李杨望向韩豹,言语不善道:“你与小虎一道,去城中寻坐馆郎中,来此为王良诊治!”

  韩豹自知理亏,不敢有丝毫的辩驳,满口应道:“兄长请稍候,我与小虎去去便回!”,说着,便拉着李虎逃也似的跑了!

  李虎边跑边道:“阿豹,你下手也忒重了些!”

  韩豹长长叹口气,一脸懊恼道:“今日之事,实非我所愿也!”

  李虎闻言,难掩震惊之色,暗道:“阿豹的疯病,怕是又加重了!”

  虎豹每日形影不离,李虎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韩豹的人,在李虎看来,韩豹已然不是正常人了,他常因发怒而丧失理智,好在他还分得清敌我,否则,可就真的悲剧了!

  李虎同情韩豹,因为理解,所以同情!

  韩豹心里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