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三十六章 仗剑而行


  五日后,太守府门前!

  望着手提巨槊的李虎,李杨就气不打一处来,出言训斥道:“古人皆言仗剑而行,何曾听过仗槊而行的?还不把槊给我放下!”

  李虎一脸懵逼,侧头望向以棍拄地,立于身旁的韩豹,自顾自的嘟囔道:“为何受伤的总是我?”

  李杨撇向幸灾乐祸的韩豹,一脸不耐的咬牙切齿道:“还不把棍子....放下!”,正说话间,却见韩豹已将镔铁棍交到了立于一旁的家丁手中!

  本着说话办事皆要有始有终的原则,李杨仍将“放下”二字给说了出来,不说心里怪别扭的!

  这时,福伯姗姗而来,身后跟着赤眉与王良,还有五头......驴!

  福伯行至近前,未及见礼,便见李虎一脸懵逼的率先开口:“不会吧?仗剑骑驴而行?这......未免也太寒酸了吧!”

  现实大大偏出了李虎的预想,在李虎的设想中,应该是手提镔铁槊,胯下高头大马,马鞍处悬挂一张威风凛凛的宝弓,身后跟随三五十名身材魁梧的健卒,如此才与自家身份相符,亦显逼格!

  可未曾想,槊没提成,马也被换成了驴,这叫什么事儿啊!

  还未离家,李虎便已经开始后悔了,他宁愿挨母亲一顿打,也不愿出门丢人!

  少年多爱惜脸面,喜欢风光高调行事,李虎自不能免俗!

  “出门在外,多有不便,当低调行事,以免招惹是非!”,望着意兴阑珊的李虎,李杨笑道:“山川大河,锦绣江山,风流墨客,仗剑游侠,青春少女,美艳少妇,林林种种,皆令我心向往之!若小虎不愿离家游学,便留在家中,代为兄与阿豹侍奉双亲吧!”

  李虎暗自咽了口口水,面露憧憬之色,催促道:“兄长说的哪里话?吾等年轻识浅,理应出门见见世面,莫再耽搁,速速出行,太阳都快落山了!”

  “可是.....母亲她?”,韩豹转身,望向内宅方向,他希望母亲前来,为自己送行!

  这时,一辆马车自仪门徐徐而出,李杨三人见状,脸上皆挂满喜色!

  一名年约三十左右的年长婢女,行至李杨面前,行礼道:“主母为三位公子备了些许盘缠,供三位公子路上支用!”

  “母亲她......”,李杨探问道!

  婢女抬手示意李杨噤声,而后向仪门方向轻轻怒了努嘴,道:“主母身体多有不适,不宜出门见客!主母令公子安心上路,家中诸事,自有主母打理,公子不必挂怀,安心求学即可!”

  “母亲面冷心热,所做一切,皆为我等考量,母亲大恩大德,吾等铭记在心,惟愿母亲诸事顺遂,身体康泰。待吾等归来之日,定每日晨昏定省,常伴母亲身侧,令母亲安享晚年!”,李杨向仪门方向深深揖礼道!

  韩豹想当面与杨氏道别,却遭到了李杨的制止,李杨缓缓摇头,道:“多情自古伤离别,相见不如不见,吾等在此给母亲磕个头,便上路吧!”

  韩豹黯然颔首!

  李杨,李虎,韩豹纷纷跪伏于地,向仪门方向叩首行礼,以作道别!

  杨氏背靠着仪门前的影壁,听着长子的话语,脸上挂着淡淡的浅笑,虽多有不舍,但心里很甜!

  “杨儿是极好的!”,杨氏如是想到!

  能说会道的,比默默做事的更加得宠,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太守府旁,一座宅邸前!

  蔡琰倚门相望,心中多有不舍之情!

  经过三年的相处,蔡琰对李杨好感倍增,已到了心生情愫的程度!

  蔡琰知书达理,李杨文质彬彬,蔡琰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李杨书法自成一派,任谁看来,二人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正当蔡琰低头黯然神伤之时,身前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此次游学,多则两年,少则半载,眨眼的功夫,我便回来了!”

  蔡琰循声抬头,含情脉脉的望着近在咫尺的李杨,俏脸微红道:“我...等你回来!”

  正值少女思春的年纪,因而蔡琰说起话来,竟也少了几分顾忌,若放在以前,此言定不会出自蔡琰之口。

  李杨伸手为蔡琰捋了捋鬓角凌乱的发丝,附耳说道:“琰儿快快长大,待我弱冠之日,便三书六礼,八抬大轿,迎你入门!”

  “啊?”,蔡琰轻轻的啊了一声,俏脸粉红似能滴出水来,惹的李杨竟不由自主的伸手捏了捏!

  这番举动落在旁人眼中,已经过于大胆,站在不远处的蔡邕见状,重重的咳嗽一声,示意二人注意分寸!

  “大庭广众之下,怎就上手了呢?真是岂有此理。”蔡邕在心中疯狂吐槽:“就算动手,也得选个没人的.....呸呸呸!我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先生保重!”,李杨向蔡邕行礼!

  “天色不早了,上路吧!”蔡邕一脸不耐的摆摆手,女儿被李杨当众捏脸,他的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李杨躬身称是,在蔡琰依依不舍的注视下,转身回到了人群之中!

  李杨来到马车前,掀开车帘,却见车厢中,早已塞得满满当当,亲自登车一一查看,看过之后,不禁感叹道:“换洗衣服,金铜器皿,药材佐料,精粮细米,竹简书卷,笔墨纸砚,长刀短剑,良弓劲弩,所需物品,应有尽有。母亲对吾等关怀备至,拳拳之情,皆在眼前尺寸之间,母亲厚爱,此生难报矣!”

  “母子亲情,不图报也!”,一名婢女自仪门处款款走来,代杨氏传话,道:“天色渐晚,主母令三位公子莫再耽搁,早些上路吧!”

  三人再次向仪门方向行礼,而后翻身上...驴,向南门行去。

  赤眉与王良做为三人的护卫,一路随行!

  四人骑驴,李虎驾车,悠哉游哉的行驶在襄平城的街道上,路人见状纷纷驻足观看,眼前场景十年难遇,错过怪可惜的!

  望着李杨一行五人,交头接耳者有之,指指点点者有之!

  突然,一人一骑迎面奔来,待其行至李杨近前,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道:“堂堂李氏长公子,竟寒酸到骑驴出行的地步?当真可笑之极!”

  李虎偏过头去,不理来人!

  韩豹怒目而视,来人见状,竟不敢与之对视!

  赤眉与王良深知此间事情与自己无关,于是绕过来人,先行一步!

  李杨微微颔首,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道:“你为送行而来?”

  来人好似被人戳破心思一般,面色微微一滞,嗫嚅道:“我....我只是途经此地罢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杨难得与之开了一句玩笑:“天色渐晚,吾等先行一步!”

  来人喃喃自语道:“有什么了不起的,神气什么!”

  李杨回头望向来人,高声道:“公孙瑶,咱们后会有期!”

  公孙瑶冲李杨离去的背影皱了皱鼻子,撅嘴嘟囔道:“我与你后会无期!”

  李满负手立于城头,望着渐行渐远的一行人,长长叹口气,道:“儿子们长大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